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整人節目

      現在整人節目特效做得真好。

      #

      我想這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不是我出現幻覺,就是我突然學會了瞬間移動還是什麼特殊能力的。

      這裡是什麼鬼地方?到處充滿我看不懂的文字和聽不懂的語言,猜測大概是日語。

      我莫名奇妙的跑來日本?從隔了好幾千公里的火車站?

      我是知道車站常常有些莫名的傳說,什麼午夜的十二點會出現某某神奇還是萬能火車,能帶你到某某奇怪的地方。但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我可是在下午五點四十四分上車的啊!


      然後突然跑到看起來起碼午後三四點的地方?而且似乎還是在日本?


      搞……搞什麼鬼東東啊——!

      如果是平常那還好,起碼我不會太引人注目。可是我現在身後背了一個看似烏龜殼還是金龜子的書包……啊、更正,是運動包。

      我把運動包當書包在用,才裝得下學校的量少卻重得要死的書和筆記本,外加一台白色的Macbook而不至於早早報銷……啊、別誤會,我不是帶去學校玩,而是學校規定的。

      所謂「Save   the   tree」。不過不管什麼save   the   tree,學校大概還是會要我們帶去……吧。總之學校網站就是我們的功課表、網路信箱就是我們的連絡簿,外加上網查詢資料、製作   slideshow   還是什麼影片、錄音的。

      不過主要的還是偷玩電腦,Mac簡直是為了偷玩而製作出來的!

      ……開玩笑的,是為了方便才是。

      Mac真的是超方便的,自從開始用了之後直接就覺得Windows算什麼……咳、抱歉、Windows愛用者不要圍毆我,只是個人看法。但要玩遊戲就是要有Windows要不然幾乎什麼遊戲都不能玩……哎呀、矛盾了的樣子。

      總之現在感覺超級不自在,似乎每個路人都會看我一眼(可能是錯覺,我沒戴眼鏡、看不清楚)。大概是因為我的樣子真的有點像是……登山客?總之就是溶不進這社會的樣子……呃,局外人?
應該是我多心了,希望是。

      ——哎呀,床到橋自然直啦。

      是平常我一定會這麼說,但現在我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啊!
別看我現在面無表情的樣子,我慌到極點了。

      怎麼辦?
閉著眼數到三,默念這是幻覺?這真是白癡到了極點。

      不對,應該說是我很膽小,臉皮薄,很多事不敢做。尤其是在有陌生人的時候。

      我左看右看著這商業街,看看是不是有任合華人的影子,還是西方人之類的。我對自己的英文不算有自信,但一般的對話應該是可以的,起碼可以問出這裡是哪裡。

      要不然我在國外讀書是做什麼的?

      ——浪費錢的。

      ……我吐自己的槽做什麼啦!

      也許我可以在這裡亂逛一下,這樣也許會比較快知道這裡是那裡也不用大費周章的問人了?

      ……。

      不,我臉皮沒這麼厚。

      我突然發現一股視線,似乎是從身後來的,並不像其它人只是短暫的瞄個幾眼而已。

      保持跟方才相同的動作,然後用同樣的速度往後看——就像是不經意的一般。目的是不要做出太過引人注目的動作。要是有人突然一個大動作的轉身一般來說一定會有人注意的吧?

      ……應該。

      話說要是今天一直待在這裡回不去的話,我今後要如何是好?

      才剛轉一半的頭,就有一股力道踹向我的背。我踉蹌地前進了幾步。

      「唔。」是誰踢我啊?

      定眼一看,發現是一個身穿黑西裝帶黑帽的小……小孩子?不對,這種身高,這種比例……不管怎麼樣現實世界都不可能吧,我是指能跳起來踹人而且還跳那麼高。

      話說這輪廓貌似里包恩的小孩子是怎回事?Cosplay?不對吧,照我毫無用處經驗應該一般都是會扮成十年後的里包恩——應該。

      攝影機在哪?這是哪裡的整人節目?居然有辦法找到這樣的小孩子,還瞬間讓所有人都說外語,搞這節目肯定要花「廢」不少錢。

      說不定是我看錯了,嗯,我近視雖然不深,但有比近視還嚴重的視差。

      瞇起眼,脖子稍微往前傾。

      該考慮是不是要把放在書包裡的眼鏡拿出來了。

      不,是早該考慮了。

      我清楚地看見對方張開的口,也清楚的聽見聲音,但卻完全無法消化半句話,我甚至無法確定那是不是日語。

      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黑色矮小的人影再度開口,完完全全讓我愣住了。

      是中文。

      ——<b>聽不懂日語嗎?</b>

      六個字,外加一個問號,清清楚楚——雖然帶了點口音。

      我無語,我表情呆滯。

      我想我大概傻掉了,所以只默默地點了點頭。

      忽然,我只看到一抹黑影劃過眼前,肩上立即多了一個不明重物,以及脖子上的金屬冰涼。

      「右轉直走。」

      「呃?」莫名奇妙啊!

      「妳想死嗎?」

      我頓了一下,接著搖頭,一個往右旋身,乖乖地往貌似指定的方向走去,「啊——呃……」由於不知怎麼開口,我只好用手指了指靠在脖子——大概是在脊椎旁邊一點點——上的冰涼物。

      「是真槍喔。」去你的——不好意思,請自動消音——媽媽啊、我真的出運了,而且不是普通的運,是十分帶霉的運。

      「呃……喔……」我苦笑。

      很可怕。

      非常可怕。

      這小鬼光是坐在肩頭就有一股壓迫感。

      連我這被朋友喻為大神經的傢伙都感覺得到。

      「我叫里包恩,是個殺手喔。」去……!———糟糕,我又想罵髒話了——死小鬼我沒問你啊啊啊!我寧願希望你不是啊啊啊啊——請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呃……喔,這樣啊。」我微微一笑,雖然僵了點……不,我根本笑不出來。

      「那妳叫什麼名字?」

      「我?」

      為什麼要問?為什麼啊里包恩,隱密地拿槍指著我的脖子,還順便自我介紹,外加問名字,到底是在幹嘛啊,還又不要一臉「不回答就宰了你」的溫馨笑臉啊!

      我還想活著回家啊!呃、可以的話。不行的話起碼幫我留個全屍……也許還是直接燒成骨灰讓我隨風還是隨海飄散?喔喔、搞不好還可以飄回家。

      ——對於這灰暗的想法讓我想揍我自己一拳。

      「李、李鷹。」

      不需要說真名吧,我是抱著這種想法的。

      那是跟爸爸一起想的假名,所以應該沒什麼關係吧——我猜。

      雖然腦內OS已經抱著頭大叫思緒混亂,OS旁的人也開始對他拳打腳踢了,我依舊面不改色。

      Brain   automatic   image   off.

      反正我對他說謊又不會怎樣。

      應該,只要沒被發現就好了。

      「這邊左轉。」他說。

      「呃。」似乎是沒在意的樣子……我悄咪咪往左肩看去,發現里包恩已經把槍收起來了,沒看到列恩,估計隱身了。

      突然覺得列恩好方便啊……但我不太喜歡全綠又光滑滑的爬蟲類……列恩是爬蟲類對吧?

      我眼神直視路面,邊走路邊發呆,這是最好的放空辦法。

      如果這不是整人節目的話,這是對付里包恩最好的辦法吧,雖然之前我已經想了一坨拉庫的東西。

      ——無心,我要無心……

      「左轉。」老兄你慢著!那是別人家的門口啊!我隨便進去不好吧!

      抬個半步,猶豫了一下,在走進去的同時,我瞇眼瞄到了一眼門牌:「澤田」。

      而迎面而來的是一團紫色、冒著黑煙的異物,仔細一看的瞬間還有些貌似蟲子的東西在上面扭動。

      ——噫嗚喔哇啊嗚哇啊啊啊喔哇啊啊啊!是Poison   Cooking啊啊啊啊啊!

      我趕緊蹲下,免除了一場食物中毒之災。

      ——看來這似乎真的不是什麼整人節目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