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醫院裡的藥水味道,永遠濃烈得令人有種窒息的感覺。可是,無論是住在裡面的人,還是外來的探病者,都必須一直地強忍下去,直至……

        現實與夢魘是否在互相交錯著?無論我瞌上眼睛,或是睜著雙眼,總是被一片「白」所包圍著:白色的牆壁、白色的窗紗、白色的醫生袍、白色的護士帽、白色的床單枕套、白色的病者的臉……

        細胞是從哪秒鐘開始變壞?我相信沒有人可以確實地告訴我,那怕是精通於醫學名詞的學者們,因為人實在是太渺小了!

        那個按着常規運作的晚上,一個倏地鬧遍客廳的電話,使正在沐浴的我,立感慌亂無助,我內心猛然在叫喊著:「不可以的!不可以的!」我迫使自己保持冷靜,盡快把衣服穿上。然後我們一家人像瘋子般在街上攔截計程車,車箱內鴉雀無聲。

        病房外,那位像天使般白得發光的醫生,就像電影裡的橋段一樣,以低沉的聲線對沉默著的我們說:「你們要有心理準備。」一句只有八個字的說話,卻重重鎚擊著我的心臟,掏空了我的腦袋。我的雙膝不由自主地蹲在地上,雙手毫無因由的肆意地弄亂直長烏黑的髮絲,透明的珠淚大滴大滴的落在奶白色的長廊上。

      「阿晴,我們進去吧!」滿臉淚痕的姐姐嗚咽著說。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用五指將頭髮略作整理後,便緊隨著家人,走進爺爺的病房。我望著病床上那張蒼白而凹陷的臉容,我的腦際竟閃過了「死亡」二字!驚慌與恐怖立即盤據著我整個心房,我衝到爺爺的身旁,輕力地執起他那隻瘦骨嶙峋的手,按照前陣子鄭姑娘教我的按摩法,溫柔地按摩著爺爺的掌心。鄭姑娘教我按摩時,曾說過:「只要你用心地替病人按摩,他便會感受到你的關懷。」我想,這是我在無助的現實中唯一可以替爺爺做的事情。

        沒有人知道爺爺會在何時醒來,甚至是醫術高明的醫生也無可奉告,所以我們立即打了一通長途電話給居住在美國的姑媽和姑姐,把爺爺的病況告訴他們,希望他們能盡快乘飛機趕回香港。整夜,我們都在醫院裡守候。我坐在病房內那張咖啡色的沙發上,時而觀察著還沒有醒過來的爺爺,時而睜著眼睛呆看天花板。白天的時候,天花板是白色的;到了晚上,天花板在床頭燈的映照下,就變成了暗黃色。日與夜之間,差別已經是如斯的大!上一秒跟下一秒的交接間,已經可以徹底改變一切。我的思緒跟著眼前的環境在轉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