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女人心機

        一推開厚重大門,宛若要將心臟擊破的狂亂音樂聲不客氣的大把放送,吵雜的空間擠滿了人,各種香水的氣味與混沌的酒味、菸味,讓昏暗的空氣更加的混濁。

        夜店裡的音樂強大到讓羅聿祁心浮氣燥,旋轉不停的燈光,炫彩霓虹圍繞的空間成了一種壓迫感。

        雙人DJ,B2B對接的表演方式掌控著全場的氣氛。

        羅聿祁搖頭,不禁納悶的問自己:田詩涵這位大小姐,喜歡這種地方?

        與她本身所散發出來的品味有很大的落差,而且,自己跟她少說也有一年未見過面,她突然把自己約出來,倒讓羅聿祁有了很大的好奇。

        而羅聿祁也就是因這份好奇在深夜答應赴約。

        這樣說來好像羅聿祁很安份,做事很有原則的過著呆板人生,其實不然。

        由他襯衫的扣子由第三顆鈕扣扣起,多少也透露出他一點都不在意展現自己的好身材與些許的放蕩,他只是不喜歡這樣吵雜到無趣的地方而已。

        就算想要談事情,這裡絕不會是最佳地點,就算要談情說愛,吵的要命的這裡更不適合。

        羅聿祁眉心一皺,只因一位身材火辣的年輕女孩,藉著幾分酒意往他的胸膛靠近;羅聿祁沒那麼清高的不近女色,只是他現在沒有那個心情。

        羅聿祁側著身,讓年輕女孩藉機依靠的想法撲了個空。

        或許從小在國外生活,一百八十幾公分的身高,深邃的輪廓讓他有幾分混血兒的味道,再搭配唇角玩世不恭的笑,羅聿祁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誘人的氣息。

        他的俊目一掃,看見坐在最遠處的田詩涵正看著眼前的一切。

        高貴的大小姐選了個輕浮的地方約自己見面?羅聿祁又在心裡狐疑一回:她的品味還真是令人捉摸不定。

        羅聿祁俊美的身型左繞右讓,就是盡量不讓別人碰觸到自己的身體,在一陣又一陣讚嘆的私語中,他來到了田詩涵的座位前。

        看著田詩涵那張細緻的臉,就算她稱不上是絕世美女,但良好的教養讓她有一種溫文的質感,再加上她總是輕聲說話的語調,讓她從小大到大,所收到的情書可以編成好幾本書了。

        但羅聿祁就是對這樣的她沒興趣與沒感覺,無關人長得漂不漂亮,而是有關喜不喜歡;雖然兩家的父母親總是喜歡把她跟自己送作堆,不但玩起指腹為婚的戲碼,現在更是覺得二十六歲的她跟二十九歲的自己是天作之合,但羅聿祁就是對她沒感覺。

        他也知道田詩涵不是壞,只是被寵過頭了,顯得驕縱過度。

        所以每當羅家兩老有意無意的問起訂婚的事時,他總是逃得遠遠的。

        羅家兩老對羅聿祁興趣缺缺的態度無言,但羅聿祁的大哥跟二哥倒覺得他還年輕玩性重,情有可原,以至於這樁婚事就這樣延了又延,一年過後仍這樣的拖著。

        雖然羅聿祁對羅家跟田家兩老表明自己不想跟田詩涵結婚的態度,但是他們總是很有默契的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以至於他玩心更重的想讓田伯父知難而退。

      田詩涵自己也不是很喜歡這個場所,以前跟同學來過幾次,剛開始是因為新鮮,所以會與好友或同學到夜店放鬆,後來失去了新鮮感就只覺得吵;不過她曾聽男同學說,在夜店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衝著這個可能性,她把羅聿祁約來這裡見個面。

        因為需要,所以她想誘導他跟自己發生關係,那麼他就再也賴不掉。

        她聽說有一種藥粉,加入液體後會無色無味卻會使人情慾高漲;透過許多管道田詩涵還是把藥弄到手,再精心策劃今天的約會。

        過了今晚,這個驕傲到不行的男人就是我的。

                      /

        「妳非得約在這裡談心不可?」與田詩涵本來就是舊識,讓羅聿祁的警覺性降低了不少;一在田詩涵面前坐下的羅聿祁按著額角,不耐煩的問。

        看著連按著額角都好看的人,田詩涵按下心中的讚嘆,不動聲色的問他想要喝什麼?

        羅聿祁想都沒想的回答一句:「氣泡水。」

        田詩涵無所謂的幫他點了一杯氣泡水來讓他解渴。

        「有什麼事?」舉起氣泡水要喝的羅聿祁被一個喝醉的人撞到,他不耐煩的皺眉的回頭看他一眼,確定他踉蹌的離開後才回過頭。

        就在羅聿祁回頭的那一瞬間,田詩涵認為是幸運之神站在她這一邊,把一直握在手中的藥粉胡亂的倒進羅聿祁的氣泡水裡,心裡七上八下的看著那些藥粉快速的在水裡散開,田詩涵才按捺住因過於亢奮而瘋狂跳動的情緒。

        等羅聿祁再回過頭來時,藥粉早就已經溶化大半了。

        見她不說話,再加上空氣過悶,羅聿祁三兩口就把氣泡水喝到剩下一些。

        「有什麼事嗎?」羅聿祁發揮耐性的再問一次。

        田詩涵把自己的身體挪近,一手勾搭在他的肩上,言不及意的說:「就只是想看看你,這樣的藉口可以嗎?」

        羅聿祁一聽火氣都上來了,撥開她勾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不隱藏情緒的回著:「不可以。」

      「再怎麼樣,我也是你的未婚妻,不是嗎?」田詩涵漠視他的冷淡,把自己軟香的胸緊貼在他結實的臂膀上,一隻手由小腹往下撫摸。

        羅聿祁不吃她這一套。一揮手,把她推離。

        雖然軟香的胸貼進時,羅聿祁知道自己的原始本能有被撩起,情慾感官逐漸高漲,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那麼沒有自制力的人。

        被他拒絕的田詩涵也不生氣,只是笑著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調酒。

        既然田詩涵約自己見了面又什麼話都不說,羅聿祁想說再坐一會,若她再這樣賣弄玄虛,那麼他就要離開了。

        兩人對坐的那幾分鐘,羅聿祁無意的盯著喝剩的氣泡水,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杯底好像有什麼東西未完全溶解,他伸手想拿起杯子看清楚,卻撲了個空。

        羅聿祁心想,怎麼可能?杯子在伸手就拿得到的地方,自己怎麼會撲了個空?他又伸手去拿杯子,這次是把杯子直接翻倒。

        等他意識有點模糊時,他才驚覺剛剛的疑惑與迷亂好像不是錯覺。

        羅聿祁甩甩頭,因為田詩涵在他的眼中出現好幾個影像,每個影像都成了一種誘惑。

        他很想質問她對自己做了什麼事,但心念一轉的告訴自己,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有了這層想法的羅聿祁撐起模糊意識,強迫自己起身走動;才走沒幾步,就覺得胸口開始燥熱起來,再加上燈光不停的旋轉與直敲心臟的音樂,讓羅聿祁模糊的感覺加驟。

        羅聿祁瞬間明白,這個田詩涵,居然對自己下藥?

        俊美的眼眸剎那間露出怒意,田詩涵卻不在乎的伸手想要抱住他,卻被羅聿祁用蠻力甩開。

        羅聿祁很惱怒,但他更不想浪費所剩無幾的意識,為了保持清醒,他邊跑邊抓起不知是哪一桌的冰桶,往自己的頭上澆上足以令人凍傷的冰塊與冰水。

        一身濕漉、橫衝直撞的羅聿祁決定了,不管怎麼樣,就算會在路邊被別人撿屍,他也不想讓田詩涵如意。

        緊跟在他身後的田詩涵,不知道他哪來的力氣,不是推倒椅子撞歪桌子,不然就是胡亂撞開舞池中的人群,加深了她緊跟的困難度。

        或許是過於吵雜,後方發生的事等前方察覺時,已經慢了好幾拍,而狂歡人們的思緒都已經到達某種分離的狀況,有的人甚至還以為是店家所安排的餘性節目,而大聲鼓譟著。

        也因為狂歡人們情緒的鼓譟下,羅聿祁才有辦法混在人群中離開那裡。

        想從人群穿過的田詩涵被人拉住手,她回頭一看,愣了幾秒才看出是大學同學,拉著她的手的男人驚喜的說:「好久不見!」再看看她身後沒有友人同行再問:「一個人來?」

        田詩涵看他那喝的幾分茫的臉、以及不懷好意的笑,隨便想都知道他心懷不軌,再加上又急著攔阻羅聿祁,她很不高興的甩開他的手:「我要回去了。」然後不理他的咒罵聲追了出去。

        等她追到門外,羅聿祁已坐上計程車,她氣急敗壞的想搭另一輛計程車追他,但前者的車子已轉進巷子裡揚長而去。

「可惡!可惡!可惡———」田詩涵生氣的踢了又踢,不斷的把怒氣發洩在計程車招呼站牌上。

/

日更作者渣快陣亡了!

求留言互動求收藏!!(๑•́   ₃   •̀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