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鬥風箏

      每個孩子都幻想過自己的未來,邱肆行也不例外。

      要當最好的宗主、做最善良的人,曾經他以為這會是自己的命運,未曾料想命運有時比想像中還要殘酷。那年他十二歲,最喜歡的人是父親和兄長,可惜三人幾乎沒有聚在一起的時光。

      他們的娘親死於難產,僕人們也在兩人出生後就換過一批,誰都不曉得那位女主人的容貌。

      父親邱玄知道自己沒多大的才能,所以特別努力,經常沒日每夜的工作著,只為了不讓祖宗蒙羞。

      邱肆行嘟起小嘴,偌大的宗主府安靜的不得了,連僕人都見不到幾位:「爹,你陪我玩一下啦。」

      他掛在父親的肩上,怎麼使力對方始終都紋絲不動。

      「爹在忙,等一下好不好?」邱玄窩在書桌前,那兒疊了一份又一份公文,每一樣都看得很認真,批閱的速度更是緩慢。

      「你每次都這麼說,我不管!」

      「你這小搗蛋鬼,還鬧脾氣了。」話雖這麼說邱玄還是放下手中的筆,將孩子放到懷中:「你之前不是跟小夏說好要去放風箏的嗎?」

      小夏是邱肆行的侍女,雖說才十五歲卻非常能幹,必要時還能當侍衛用是個非常厲害的人。

      「小夏是女孩子,我已經十二歲了。」邱肆行眨了眨大眼睛哀求道:「不然我們三個一起玩吧。」

      他沒想到都這樣拜託了還有人抵擋的了這波攻勢,如果成年鬼族是帥哥和美女擔當,那鬼族的幼崽就是可愛擔當。更何況是自己的孩子,一般來說都有攻擊力加成的。

      「爹真的沒辦法,下個月就是四宗會談了。」不是所有大宗們都能生出天才,只是機率比較高而已。他自己就不怎麼樣,好在最近修為突飛猛進才勉強撐住場面。

      就是因為沒有資質才更要努力:「會談過後爹一定好好陪你。」

      「每次……每次你都這麼說!」邱肆行委屈了:「你每週都會挑兩日陪哥哥,怎麼就不願意陪我呢。」

      「噓,說過多少次別在外頭提哥哥的事。」邱玄先是神色緊張,接著又柔聲道:「你哥哥身子弱,當然要多花點時間陪他呀,你可以接觸到白日裡許許多多美麗的色彩,看遍生機盎然的一草一木、感受陽光的溫暖,擁有世界贈與人們的光明。」

      他嘆了口氣:「可你兄長卻見不到這些。」

      「我知道的……你說的那些我都知道!」邱肆行從父親懷中掙脫出來:「爹你什麼都不懂!」

      「誒?小陽你別跑啊!」

      「別叫我小陽,我長大了!」邱肆行哪管這些,一溜煙就跑沒影了。

      這一跑是去找侍女小夏了,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滾了幾圈又死死抱住被子,不甘心道:「爹一點都不公平。」

      「老爺又怎麼啦?」看著自己才摺好的被單,小夏突然有種心痛的感覺。

      「爹老是叫我體貼兄長,我當然知道哥很辛苦呀,可為什麼只提哥哥的苦呢!」他忿忿不平道:「我也感受不到夜晚的冷風和柔和的月光呀,哥哥說過,後山的小溪附近有螢火蟲,就像在水面上點燈一樣可好看了。」

      邱肆行一字一句無不是對夜晚的嚮往,可他只能透過一扇狹小的窗接觸這些,更多還是聽邱無疾說。

      「還有熱鬧的夜市,各種美味的小吃,青樓附近許多漂亮的姑娘四處招攬客人,比嬌艷的花兒都好看。」

      小夏聽完也跟著同仇敵愾起來:「宗主真是太過份了!咱們少爺也很辛苦啊。」

      放眼整個宗內極少有人知道邱家其實有兩位少爺,小夏就是其中一個。更鮮為人知的是這兩位少爺都有特殊道體。

      道體這東西運氣好一點就是登上人生巔峰的寶貝,運氣差的那是各種大小毛病不斷。邱家這兩位就是這樣。

      日隱道體和月隱道體,一個極陰一個極陽,導致一人受不了白日的陽光,另一位吹不得黑晚的冷風,明明擁有優秀的修練天賦大部分卻活不了多久。好在兩人是雙生子,待在對方身邊就能抵銷道體帶來的不便,等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就不會對周圍的環境那麼敏感了。

      可惜身為兄長的邱無疾身子貧弱,為了不連累弟弟,也為了保護哥哥,只好讓兩人共用身份,待黑夜降臨邱肆行便會乖乖待在特製的臥房間內,邱無疾則會趁日落後身體舒服一點時才出來透透氣。

      「少爺你不是說好了要和我去放風箏嗎?這回還去不去呀?」

      「去!當然要去!咱們去放給哥哥看。」

      小夏猶豫道:「要是被宗主發現你又要被罵了。」

      「哼!那傢伙總是神經兮兮的,讓哥哥見識一下白天的世界怎麼就不行了。」

      「但還是得小心點。」

      「放心。」邱肆行不滿道:「臭老爹忙得都沒時間陪我玩呢,哼!」

      兄弟倆的房間幾乎是相連的,只隔了層公共空間,兩人會在約定好的情況下見面,一般是看當時的時辰決定誰先去敲門,以免一離開房間就身體不適。

      邱肆行拿著他特地請人做的風箏,顏色是鮮豔的大紅色,小夏則選了只亮黃的。

      兩人沒走幾步便繞到邱無疾窗前,三兩下就將風箏給放上去了。兩架風箏以飛鳥做為參考,放到天上便如同真正的鳥兒般十分逼真。只可惜窗戶上的簾子還罩在上頭,頑強阻擋著陽光。

      「哥哥!」邱肆行敲了敲兄長的窗框:「哥哥——我給你帶風箏來啦!近距離看更漂亮呢!」

      等了許久都沒有反應邱肆行也不急,兄長身體不好,光是從床上爬起來就得花不少時間,更何況邱無疾都是白天睡覺,晚上才醒來活動的。

      又過了一會兒,一陣細碎的腳步生越來越近,直到對方走到窗前才聽見那人弱弱的開口:「是小陽嗎?」

      「別叫我小陽!我已經十二歲了欸!」十二歲還被叫小名也太丟臉了,可他的父親和兄長老是改不了習慣,也不知何時才能學會改口。

      邱無疾頓了頓,完全不想放棄這個稱呼:「可是小陽就是小陽啊。」

      「你這樣我也叫你小月了!」

      對方阻止道:「不行,哥哥就是哥哥,我喜歡你叫我哥哥。」

      「哥你怎麼跟爹一樣不講理啊!你們兩個能不能別這麼像。」

      邱無疾聽完突然不說話了,場面一片死寂。急得邱肆行以為兄長在房內昏倒了。

      「哥哥!哥哥你沒事吧!」

      「咳咳……沒事。」邱無疾輕咳幾聲,呼吸聲重的不像個修者:「我跟父親很像嗎?」

      「很像啊!你跟爹爹一樣不講理,不過……也不是沒有好的地方啦,你們倆都挺溫柔的。」

      「嗯。」對方語氣淡淡的,聽不出喜怒哀樂:「畢竟我是父親的孩子呢,你把手伸過來吧。」

      「啊,好!」

      邱肆行將白嫩嫩的小手放進窗框內,房間是特別打造的,邱無疾的臥房陰氣比一般地方重些,冷得他手指都要凍僵了。好在一雙溫暖的手很快就覆上來,將所有寒冷驅散。

      邱無疾也一樣,一股冰涼的氣息湧入體內,終於不再熱得難受。他小心翼翼將窗簾掀起,見到久違的陽光一下子還有些不適應,暗紅的雙眼瞇成一條細細的線,盯著天空上兩架鮮豔的風箏。

      「哥哥你看,很漂亮吧。」邱肆行一副求表揚的模樣,急著想得到回應:「這可是我特地請人做的,還是小夏幫我推薦的人。」

      「嗯,好漂亮啊。」

      邱無疾看得入迷,陽光打在他蒼白的小臉上,映照出精緻的五官,嘴角微微勾起,眼睛更是眨都捨不得眨,直到撐不住了才緩緩搧動纖長的睫毛。

      對他來說白日裡所有一切都是珍貴的,哪怕只是平凡無奇的景色他也會默默記在腦海中,待夜深人靜再拿出來細細品味。

      「小陽,這風箏做的好逼真呀。」

      「還不只這樣呢。」靈力沿著線傳到風箏上,風箏就像被賦予生命一般或展翅或盤旋,不仔細看還以為是真正的飛鳥。

      這也是許多孩子練習靈力控制時會玩的遊戲,誰先把對方的風箏打落誰就是贏家,當然只能用自己的風箏做武器。

      解釋過一次後兄弟倆都有些躍躍欲試。

      顧忌著兄長的身子邱肆行再三確認道:「哥,你真的可以嗎?」

      「我想試試。」邱無疾接過小夏手中的風箏:「我對自己的操控能力還是很有信心的,到時候輸了可別哭鼻子。」

      對於兄長狂妄的發言,邱肆行發自內心覺得對方是在痴人說夢:「我玩這個從沒輸過,你一個新手是不可能贏我的。」

      「你是下任宗主,他們自然不敢贏你,想必早就被爹娘千交代萬叮嚀過了吧。」邱無疾笑了笑,似乎早已看穿一切。

      他一直是個早慧的孩子,這也是為什麼身子孱弱的他始終沒有被邱肆行瞧不起過,甚至還帶了些敬畏。

      即便如此邱肆行也不願相信兄長的胡言亂語:「行不行比過就知道了!」

      「嗯,開始吧。」

      由小夏做裁判,兩人開始激烈的比試。

      剛開始邱無疾只是一味閃躲,似乎在尋找節奏,邱肆行則奮力發起攻勢果然一下子就把對方的風箏打落了。

      「我就說我很厲害吧!」

      「嗯,小陽你很厲害。」邱無疾並沒有特別失落,反而有些興奮的道:「再比一次吧。」

      「還要再比?比幾次都一樣的,你可是新手呀。」

      「再一次,我還沒玩夠呢。」

      「好吧……」邱肆行無奈道:「到時輸了可別太難過。」

      風箏再次飛上天空,這一次邱無疾閃躲的時間更長了些,兩架風箏追逐了好一會兒黃色的那只才終於落敗。

      風箏一落地,他又道:「再比一次吧。」

      「那就……最後一次了。」邱肆行怕兄長一直輸會傷心,自己又不願放水:「真的是最後一次哦。」

      邱無疾點點頭:「好。」

      第三次的情況完全不同了,邱肆行無論怎麼追,對方的風箏始終在離他三尺以上的距離,即便不甘心他也拿對方沒轍。

      「哥你別一直逃跑呀,這樣不好玩,我不玩了!」

      「欸?不好玩嗎?」邱無疾為難的道:「那我要攻擊囉。」

      原先一直逃跑的黃色風箏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對手衝去。邱肆行見狀趕緊操控自己的風箏閃避。

      沒想到風箏的速度能這麼快,對方馬上又繞了一圈回來,他根本來不及閃躲。沒一會兒邱肆行就徹底輸了。風箏落到地上那刻他都還沒回過神。

      鬥風箏這遊戲其實跟修練等級無關,相反,正因為他靈力量龐大,對於這種需要精細操控的事反而沒那麼擅長。

      多年後他才明白邱無疾一開始就有打贏他的實力,那是怕他落了面子才故意輸的。要是沒說那句不玩了,邱無疾肯定會一直跟他玩追逐戰直到膩了為止。

      可此時的邱肆行還不知道這回事,以為剛才發生的一切只是場意外。

      這次換他不服輸的道:「再一次!剛剛是我太鬆懈了。」

      「好哇。」聽到還能再玩邱無疾求之不得。

      接下來幾場無一例外,邱肆行輸得一塌糊塗,死都不願相信身為新手的兄長能贏他。

      「再一次!再一次!」

      「小陽,你讓我歇歇……」不知怎麼地邱無疾臉色慘白,氣息也比方才弱了些。

      邱肆行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比賽上也沒發現兄長的異狀,更何況邱無疾的房內雖然有燈卻不是特別明亮,更難看清對方臉色了。

      「這次我一定會贏!」

      等風箏重新放好邱肆行才發現他們倆的手已經不是拉著的了,窗上的簾子也重新被拉起,只能聽見一個人不斷喘息,努力呼吸空氣的聲音。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