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某種東西

      千代女在離開那片沼澤之地後,找到了一個她從未看過的足跡。

      鬼火虎是屬於會主動襲擊人類村莊的危險寄生體,與只生活在沼澤地的力士牛蛙不同,鬼火虎屬於第一級危險生物,必須立即消滅,也因此,鬼火虎的足跡並非常見物。

      所以,這個足跡大概率是鬼火虎的。

      千代女從腰間拔出半臂長的短刀,開始撥開擋路的長草跟藤蔓,只為更清楚的觀察足跡。

      一路上,千代女的腳步十分安靜,安靜到完全無聲,專注在找尋並跟著足跡。

      然後……千代女便發現了。

     

--燃燒著雜草的紫色鬼火苗

     

      不只雜草,樹木藤蔓上、石頭青苔,都有一點零碎的火苗。

      這不是正常的火焰,加上這個足跡的走向。

     

--鬼火虎距離不遠了。

     

      不過這樣,還是無法找出牠要走去何方,必須得有更加標誌性的地方,她才能夠判斷清楚。

      千代女繼續動身跟著足跡。

      跟著跟著,千代女發現了一個新的東西。

     

--狼的屍體。

     

      就側倒在巨大石頭的一旁,肚子被開腸剖肚、血肉流出,眼睛早已變成死白,腹部明顯的是被撕咬開來的。

      在寄生蟲出現的這數千多年,生態發生巨大的變化。

      雖然被寄生蟲寄生的生物會變得凶暴,但本就溫馴的草食動物並不會,甚至有些肉食動物可以被人類馴服。

      而這些被馴服過的寄生體,基因早已被竄改,後代也會是類似寄生體的動物。

      所以當今,除了危險生物外,世上大部分的變異動物,都並非是寄生體了。

      而這頭死去的狼,就是可以被馴服成座騎的牙狼。

      千代女在屍體旁單膝蹲下,靜靜的觀察著這頭死去的狼。

      血跡還有點新,這頭狼應該是在這幾個小時內死去的。

      千代女摸摸下巴沉思片刻。

      貓耳微微一動,千代女抬頭望向遠方。

     

--有一頭巨熊四隻腳著地的站在遠處草叢後面,靜靜的看著千代女。

     

      森林的守護者,魔熊。

      千代女維持著單膝蹲下的姿勢微微轉身,反手緊握短刀,戒備著魔熊。

      魔熊是屬於不會主動攻擊人的寄生體,但是牠一旦發現有人妄圖危害森林的安寧,便會化作暴怒的惡魔,屠殺一切敵人。

      千代女聚精會神的戒備魔熊,只要牠有一絲敵意,她就立即逃跑。

      而魔熊只是靜靜的看著千代女片刻,然後雙腳站起。

      “■■■---”魔熊仰天咆哮了一聲,其中的話語千代女微微一驚。

     

--森林裡有『什麼』在蠢蠢欲動。

     

      魔熊咆哮完,前肢著地,然後轉身慢慢的走路離開。

      千代女神色凝重的垂首思考片刻。

      難道是在說鬼火虎?

      能讓魔熊感覺到危險,而親自出面警告靠近森林的人類……。

      也只有兩百年前,特級危險生物的出現……。

      “居然連魔熊也主動出現在人的面前,想必這次的危險生物已經開始危害大自然了。”

      男聲響起,千代女一驚,她居然完全沒能發現!

      一個轉身,只見一個深色的和服褲裙、深藍的羽織,深藍高馬尾的青年就悠哉的坐在石頭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青年笑著說道“別害怕,我並非惡徒,只是一個喜歡吃點美味飯菜的小小武士而已。”

      青年瞬間跳了下來,閃過狼的屍體,走到千代女面前。

      雖然千代女戒備的蹲著後退幾步。

      “壓低了重心、眼神發出警示般的殺氣,哎呀哎呀,難道我英俊的臉龐看起來就是心懷不軌嗎?”青年有些難過且疑惑的別過頭,摸摸自己的尖下巴。

      青年背上背著一把長刀,細長得幾乎像是一把細杆子一折就斷。

      只有深藍色握柄沒有刀顎,收入了一個與握柄同色系花紋的刀鞘。

      “我並沒有看過你這樣的蟲殺者”千代女緩緩道出戒備理由“這裡即為神風村,偏僻山間之地,山泉水秀之鄉,被古代大森林包裹的神聖之地,除非與固定每週來此一次的商團同行,否則一般人幾乎是難以隻身抵達這片山中之地。”

      “忍者小姐不也一個人來到這裡?”青年笑著擺手道“在下只是一介揮揮刀來小打小鬧的武夫,除了劍術以外沒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斬下幾個對我張牙舞爪之獸的首級還是可以的。”

      “……你真的不是賊人?”千代女戒備一問。

      “當然,即便我想要性騷擾忍者小姐前,恐怕在那瞬間,我的手就得跟我說永別了”青年微笑道“在下迷路了,正愁著找不到出森林的路呢,還請忍者小姐帶我離開這裡。”

      千代女見這個武士有自知之明,只是輕嘆一聲,將短刀收為腰背上的刀鞘裡“你敢有糟糕的念頭我就將你斬了。”

      “當然,雖然死在美人手上不妨為一件美事,但是我可還想多活幾年多吃點小米小菜的”青年微笑的說道。

      “……”千代女冷冷的看了青年一眼。

      青年微笑。

      兩人就這樣開始同行了。

      “我叫作燕,是個四處流浪的劍士”在森林,青年的聲音緩緩響起。

      “……望月千代女”千代女遵循禮貌還是報上了名。

      燕一聽,依舊笑道“好名字,讓我想起了古時的一位女忍者。”

      千代女淡淡的說道“我的師父就是那樣代稱我的,我並沒有名字。”

      燕倒是有些詫異,可是千代女卻沒有繼續講下去了,只是稍稍加快了步伐。

      燕撓撓太陽穴,聳肩一下後就加快腳步追上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