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在李又慎離開後我也如願考上刑警,分發到犯罪重點區,有繁重的勤務在身也讓我暫時忘記想念。

在老前輩老陳和學長藍定揚的帶領下,我的菜鳥時期過得很順利,這幾年經手過的案件很多,也和一些『道上』兄弟結上梁子,總會有一些不甘被抓進牢裡的人物心生不滿,第一次還有些後怕,現在還有點習慣成自然了。

第三年了,李又慎依舊無聲無息,我從原本的菜鳥刑警變成學姊,也在兩年前從碧皇社區搬了出來,畢竟離分局有些距離,也不想再等那個毫無音訊的男人。有次我想到碧皇社區拿東西,發現我的指紋已經被刪除,還以為是李又慎回來了呢,但等到的人卻是面無表情的張舒然。

那晚,我看著手機上的通訊錄想了好久,才終於鼓起勇氣撥下撥出,可回應我的是冰冷的是冰冷的女聲,重複著「您撥的電話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播。」,李又慎從我的世界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甚至還腦洞大開,想著,會不會他犯了罪被抓進監獄不敢跟我說?但沒有,我查過,並沒有他的犯罪記錄。

我大概是想他想瘋了吧。

「喂!發什麼呆?」藍定揚從我身後輕推我一把。

「啊?喔,沒事,呵呵。」把吸食毒品的現行犯帶上車後,我望著空曠的馬路發呆,這才回過神來。

當我離開分局時已經凌晨了,走在街上總有種被跟蹤的感覺,且已經持續好幾天,為了不打草驚蛇,我還是照著原本的路線上下班,大晚上的,街道上人也少,後方的腳步聲更加明顯。

我停下腳步向後看,媽呀,三個人手持棍棒兇狠地朝我靠近。

見情勢不對,我拔腿就跑,天底下有看過我這麼聳的警察嗎?我這不是怕殃及無辜嗎?

我轉身跑進巷子裡,氣喘吁吁地用手撐著膝蓋喃喃自語,「當上帝關上一扇窗,」

我站直身體,轉轉手腕,拉拉筋,面對這個略窄還被堵死的死胡同笑了出來,「也會幫你關起窗。」

「死到臨頭還在碎念什麼?」光頭男怒瞪我。

「才剛從看守所出來,就這麼急著找兄弟來跟我報到,是不是太急了?」我不畏懼,笑問。

「媽的,如果不是妳這八婆,我會被抓進去?」才說完,光頭男手上棍子就朝著我招呼。

我側身閃過這沒有威力的攻擊,接著往他肚子上踹了一腳。

另外兩個長、短髮小弟見狀一起撲了過來,我不斷後退躲避,數著他們往前的步伐,抓準時機猛然停下腳步,抓住短髮小弟的手,使出吃奶的力氣給他一個過肩摔,但還是沒能躲過長髮男的棍棒攻擊。

後腦杓被棍子重擊,疼痛感襲來讓我支撐不住跪在地上,我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黏膩的液體從我指縫蔓延,昏昏沉沉的感覺隨之而來。

我搖搖頭,想讓自己清醒點,但眼前的三人都變得更加模糊,在失去意識前,我似乎在這個又黑又窄,可能即將成為我的墳場的死胡同裡,看見熟悉的人影,還有那人眼中的冷漠和淡然。

當我吃力的睜開雙眼時,窗外依舊昏暗,看來我並沒有昏很久。我想起身,但後腦杓傳來的疼痛還是讓我吃不消「嘶……」

「還知道痛?」

「李……又慎?」我睜大雙眼,不可置信地看著站在房門口的男人,他還是一身黑,要不是床頭的小夜燈亮著,他都快和黑暗融為一體。

「幫妳簡單的擦過藥了,先好好休息吧。」他面無表情的說。

「李又慎,陪我。」後知後覺的想念讓我莫名地紅了眼眶,只見李又慎微微頓了一下,緊握這門把猶豫片刻,還是走了出去。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咬著唇,當初是他不告而別,反而是我這個被丟下的人依依不捨?越想越委屈,一低下頭眼淚居然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我側身想拿衛生紙,注意力被唯一的光源吸引,一個小小的夜燈,白色的邊框、黑色的底,配上發亮的白字,「Every   cloud   has   a   silver   lining.」雨過天晴的意思嗎?

不,不管天不天晴,我現在可有著被甩的心情!我等了這麼幾年的男人對我如此冷淡,我怎麼樣也不想繼續在這待下去。

當我走出房門,李又慎正坐在沙發上,鬱鬱寡歡的抽著菸,一見到他這幾年來的思念湧上心頭,我深呼吸強忍住發痠的眼眶,倔強的走到他面前。

「謝謝你今天救我,我先走了。」我用這客套的語氣對李又慎說。

「大半夜的妳要走去哪?」李又慎皺著眉,語氣透漏著不悅。

「當然是回家,或是回局裡,反正不會是留在這裡。」我轉頭就想走,卻在轉身時被李又慎抓住了手。

「別鬧!」或許是著急,他的聲音很大,緊抓著我的手腕。

我甩開他的手,快步走到門前,才剛打開門就被李又慎從身後把門壓住,他把我轉向他,再看見我臉上的眼淚時,冷漠的眼眸,多了一絲慌張。

「小魚……別鬧。」李又慎語氣軟了下來,甚至多了祈求的味道。

「回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回來很久了?」

「還好,半年多。」

「好,你真的很好!」半年,他有無數次的機會打電話給我,但他沒有,我瞪著他,又氣又難過。

「妳哭什麼?」他把我擁進懷裡,聲音柔和許多。

「我哭是因為我居然喜歡你這種白眼狼!到底出什麼差要出國三年?回來還沒有來找我!」

李又慎輕嘆一口氣,不多做解釋,只是收緊懷抱,「我真是高估自己對妳眼淚的免疫力。」

就算隔了幾年,但我對李又慎沒有一點陌生感,他總是對我的眼淚沒輒,總是只對我溫柔。

我們坐在沙發上,我刻意與他拉開距離,死死的盯著他。

「妳眼睛不痠?」李又慎好笑的看著我。

「你老實說,你這幾年都幹嘛了?」

「去美國開拓市場,物色好的商品。」李又慎說的輕描淡寫,完全沒有猶豫。

「可是也去太久了吧?」我疑惑,盯著他的雙眼,想找出一點破綻。

「現在市面上,和我們一樣的玩具經銷商太多,雖然市場需求大,但還是需要兼顧品質。」李又慎真摯地看著我,不疾不徐地解釋著,「不只談合作,也留下來看工廠的製作過程順便監督,在美國也忙著回台後的企劃,順便渡個假。」

「嗶。」我和李又慎的談話被打斷,門被從外面打開。

我轉頭看,走進來的是張舒然和柯昱靖,而他們兩人看見我則是有些驚訝。

「小魚兒好久不見!來,哥看看!」柯昱靖說著就要過來,被李又慎瞪了一眼,柯昱靖雙手一攤,表示無言。

張舒然倒是沒說話,彎著嘴角充滿玩味的看著李又慎,而李又慎也直勾勾地凝視著張舒然然。

「咳⋯⋯」我抓頭有點尷尬,看一眼李又慎又看一眼張舒然,他們兩人散發奇妙的氛圍,說是粉紅泡泡嗎?也不是,還是說諜對諜呢?我忍不住發問,「你們兩個該不會在一起了吧?」

「都在亂想什麼呢。」李又慎不滿,手指輕彈我的額頭。

「我喜歡他,但他不喜歡我。」張舒然坦然道,表情沒有一絲變化。

「大半夜的,小魚兒妳怎麼在這阿?」柯昱靖打破我們之間的沈默,坐到我旁邊,問道。

「喔,剛剛被之前逮捕的犯人偷襲,碰巧遇到李又慎!」我乾笑,說來也有些尷尬,堂堂一個警察,居然被一個正經老百姓解救。

「真巧。」張舒然有些陰陽怪氣,臉上的笑容讓我渾身不舒服。

「還好。」我笑了笑,「你們感情真好呢,大半夜的還會到彼此家,甚至都有指紋鎖。」

「對阿,而且這三年我們都有聯繫喔!」張舒然手抱胸,微彎著身體和我平視,眼裡的笑意多是諷刺。

她一定是故意的!我忍住憤怒咬著下唇,但還是不滿地瞪了李又慎一眼。

「但我心裡只有妳。」李又慎無奈地笑了笑,不顧旁人講著肉麻兮兮的話。

不等我回答,李又慎像幾年前一樣拉著我到門口要幫我設定指紋。

「吃醋了?」在門口李又慎問。

我嘆氣,點頭,想了想又搖頭。

「一下點頭一下搖頭,所以吃沒吃醋?」李又慎輕笑,手邊的動作依然沒有停止。

「我哪有什麼資格吃醋,以前在你家時我明明告訴過你,我喜歡你,但你不也沒有回應我嗎?這說明什麼,就是你不喜歡我唄!」我盡量用送輕鬆的語氣回道。

「呵。」他輕笑,手撐在門上把我框在懷中,彎下身吻住我的唇,我想把他推開,可他抓住我的手腕不讓我亂動。就在我快窒息前他終於把我放開,摸摸我的臉「傻。」

我摸著發燙的雙頰,弱弱的反擊,「我傻?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李又慎繼續設定著指紋鎖,我靜靜的看著他的側顏心跳莫名的加快,就在我恍神之際,李又慎牽起我的身走回家中,我害羞地想甩開手他卻抓得更緊。

「我把你們的指紋解除了,以後來記得按門鈴。」李又慎恢復一貫的淡漠。

「我靠,這是第二次了李哥,你這是見色忘友啊!」柯昱靖指著我們,一副委屈巴巴的的模樣。

我本以為張舒然會生氣,畢竟李又慎是她喜歡的人,不料她卻不以為意回道,「隨你。」

「這麼晚了你們可以回家了。」李又慎淡淡地說了句。

柯昱靖感覺要爆炸了,摀著心臟深受打擊的指著我,「李哥,我們來陪你,你居然這樣對我們!小魚兒,這種男人愛不得,太狠心了!」

「呃,呵呵呵。」我晃了晃李又慎的手示意他放開,「倒也不用走啦,你們聊吧,我進去睡一下,頭還是有點痛。」

「很痛嗎?我陪妳。」李又慎擔憂地看著我。

「不用!不用!你們聊!」我擺擺手強烈拒絕,光速抽走被李又慎緊握著的手溜進他的房間。

一個人待在房間裡,靜謐下來的空間讓我可以好好思考,理智告訴我要矜持,不可以這麼快就接受李又慎,但我的心和身體太誠實了!光是想像哪天他又消失不見,我是不是會很後悔自己無謂的矜持呢?

怎麼辦,我就是想待在他身邊,想成為他無法隨意拋下的唯一⋯⋯尤其知道李又慎出國的那三年,他和張舒然一直都有聯繫,真是讓我忌妒到快要瘋掉!

我將自己藏在棉被裡,心想,墮落了阿于晴!有了男人,沒了腦子!

過一會,外頭沒了聲音李又慎走了進來,他看著只露出一雙眼睛的我略顯無奈,「躲在被子裡幹嘛?」

「沒。」我搖搖頭。

李又慎把燈關掉,走到床邊將床頭的小夜燈打開坐在地板上,我側過身和他對視。他伸出手對我挑眉,見我不動,他將手伸進被子把我的手拉出來,緊緊握在手心,他笑了笑把頭靠在床沿。

「其實我沒想過要再見妳。」李又慎低聲說,而我有一瞬間腦子「轟」的一聲無法思考,想抽回手,卻被握得更緊。

「小魚,我們在同個地方長大,也一起吃過不少苦,小時候那些發生過的事多提一次,傷口就會再次裂開,會感覺到疼。」李又慎低沈的嗓音講述著第一次說出口的疼痛,我不能替他分擔什麼,只能用力握住他的手,興許是感受到我的心疼,他笑了笑接著說,「不管我再怎麼疼,看見妳的時候都還是覺得慶幸,還好有妳,只有妳會像個笨蛋一樣,在我身邊要我別怕,妳總是很勇敢,替我的世界打了一束光,妳就是照亮我的那顆小太陽。」李又慎輕捏我的手掌,「這次出國我想著,該是放下從小對妳的執著的時候了,這幾年確實過得不錯,在沒有妳世界裡我依舊是李又慎,只是心缺了一塊,但也無所謂,我哪裡奢望自己多有血有淚?不過我也認了,栽在妳手裡,我甘之如飴。」李又慎眼裡滿是釋然,一掃方才的低氣壓,取而代之的是他好看的笑顏。

聽見這些告白,心裡泛起一絲暖意,但還有些不滿意,「喂,什麼話呀,我也對你蠻好的吧?怎麼聽起來好像很勉強呢?」

李又慎莞爾笑了笑,親吻我的手背,「嗯,妳一直都很好。」

空缺的三年裡,我常常看著李又慎送的項鍊發呆,我想,如果對李又慎而言我是太陽,那麼,李又慎一定就是高掛在黑夜裡的月亮,就算星光閃耀他依舊孤身一人,孤單卻美麗的存在。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