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太陽無情的曝曬,溫度至少超過三十度,才走了幾分鐘的路我已經渾身是汗,只好快步走進大門,迎面而來的冷氣涼風吹過我的身體,被太陽照到發熱的髮絲漸漸找回涼意。

我環視周圍一圈,許多人哭得肝腸寸斷、梨花帶雨、悲痛欲絕。

好吧,除了我。

我手插腰歪著頭看著眼前那張黑白照片,明明他是我的爸爸,該是我最熟悉的人,可我竟沒有一絲悲傷。摸摸自己的臉頰,沒有一滴多餘的淚水,內心的感覺有點微妙,算不上難過,但能確定的是我真正的變成一個孤兒了。

我嘆口氣想離開靈堂,餘光瞥見一個約180的年輕男人站在靈位前低頭啜泣,這裡畢竟是殯儀館,很是正常,只是當他將頭微微抬起時,我一霎那有些驚訝。

我從側背包裡拿出紙巾,將葬儀社員工給的杯水一併拿在手中,走到他的身旁。

「李又慎。」我輕點他的肩膀。

他的哭聲嘎然停止抬眸看我,神情有著和我方才一樣的訝異,而訝異只維持了一秒,他瞪了我一眼將頭轉向另一邊。

「給你。」無視他的不友善,我將紙巾和水遞到他眼前。

不料,他用力的推開我的手,杯水「啪」的灑滿一地,連同我的鞋子都濕了一半。

我一下就怒了,「你不要可以說阿,發什麼脾氣啊?」

李又慎還是不發一語,周圍的喪家頓時都將注意力放到我們兩個身上,一氣之下我踹了他的小腿。

他吃痛的「啊」了一聲,便蹲下身摀著小腿,不忘再瞪我一眼。

不想理他,我揚著下巴走到外面去。

陽光還是一樣刺眼,我不自覺的瞇著雙眼,隨便找了一顆大樹坐在樹蔭下。看著被潑濕的鞋,想起李又慎跟著李奶奶搬家前,又被李爸毒打一頓,身上滿是傷痕,一個人躲在公園裡哭,我拿著玻璃瓶裝的牛奶想給他喝,同樣也被他打翻,當時他轉身就走,留下我哭著蹲在地上收拾玻璃,小小的身體一個重心不穩向左邊倒,左手前臂被玻璃劃了五公分的傷痕,至今疤痕都還在。結果沒多久李又慎又走回公園,原本還板著面孔,一副要教訓我的模樣,結果看見我鮮血直流的,他難得露出驚慌的表情,急忙背我回家包紮傷口。

一眨眼我們都是二十幾歲的成年人了,偶爾會接到他的電話,一起在外面吃飯,但他再也沒回來我們曾一起生活過的老街。

而他爸還是在老街當垃圾,跟我爸一樣,近墨者黑。

我自嘲般地笑了笑,怎麼就這麼會投胎,窮就算了,爸爸還是個吸毒犯。

「我還以為妳躲在這裡哭。」李又慎的聲音還有一點哭過的鼻音,而臉上的淚水消失得一乾二淨,一臉淡漠的走了過來。

「你以為我還是國小生喔?」我翻了一個白眼。

「樣子是蠻像的。」他彎著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我抬眸瞪他,又嘆了口氣,拍拍地上示意他坐下,「我脖子痠。」

「誰死了?」一坐下李又慎挑明地問。

「還能是誰,于先生啊。」

「難過?」他笑了笑,雖然是疑問句,但我聽出他的話裡的一抹朝諷。

「怎麼可能。但就是變成孤兒了,哈哈。」我乾笑兩聲,笑意卻達不到眼底。

「那就剩李力一人在老街苟延殘喘了呢。」李又慎眼神裡多了點不屑,他將手撐在身後,抬頭望著陽光,莞爾一笑,「從小到大我哭的次數蠻少的,就偏偏都會遇到妳,好煩。」

「然後兩次都打翻我的東西。」我斜睨看他,真是欠扁的男人。

「抱歉。」李又慎大手撫在我的頭頂,語氣溫柔的讓我消氣。他手順著我的髮絲向下,舉起我的左手端詳了一會,「還是留疤了。」

「廢話,當時劃的很深耶!」我收回手,抱著自己的膝蓋,小心翼翼地詢問,「那裡面的是,奶奶?」

李又慎的笑臉倏然變得僵硬,舔了舔乾澀的唇才又開口,「嗯,癌症。」

「癌症?那你的醫藥費怎麼辦?半工半讀?」

「妳傻啦,我沒讀大學,和朋友一起……創業,算是發展得不錯。那妳呢,妳們于先生過世後,學費呢?」

「你是覺得他活著就會幫我付學費嗎?」我嗤笑,「我讀警校,公費。明年就畢業了。」我起身拍拍褲子上的灰塵,「我要回家收東西,準備回學校了。」

李又慎沒動,一下抓頭、一下抿唇,我受不了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幹嘛?有話說話!」

「沒事。無聊的話多打給我吧,反正妳也是個孤兒,沒人陪。」

「靠!」我白眼都快翻到後腦勺了!知道自己是孤兒,和被說是孤兒的感覺是有差別的。

不想和他計較,我問,「不過,奶奶癌症的事,之前在電話裡你怎麼沒說?」

「說了也沒用。」他不以為意的聳肩,「妳讀警校的事不也沒跟我說嗎?」

「好啦,我們半斤八兩!」

嗯,對的,我們雖然偶爾聯繫,但也都只是閒話家常,從沒真正報備過自己的生活,只是……想確認彼此是否還好好的活著,只有彼此知道自己曾受過哪些傷了。

處理好後事我沒想在老街多留,本來就沒在這留下太多物品,讀大學前能帶走的一件都沒留,留下的只有殘破不堪的家庭,和我爸這個累贅。

準備回學校前,我特地繞回以前就讀的國中,買了懷念許久的雙胞胎準備上客運後吃。

雙胞胎有點油,但對當時的我來說,能吃到一口都覺得特別珍貴,好幾次看著李又慎吃,口水都差點流下來,他還算有點良心,總會和我一人一半。

他說,「我有的,我想讓妳也有。」

現在想起來心還是暖暖的,儘管我總是猜不透,他悲傷、淡漠的眼神中,都在想些什麼,可至少,他的眼中有我,有的……吧。

我和李又慎的家庭結構很像,都是單親家庭沒媽媽,只是他比我多個奶奶。

李又慎他爸爸叫李力,清醒時對他很好,要錢給錢,想吃什麼就有什麼。可惜,只侷限於清醒時。

李力喝醉時會家暴,奶奶每次都會阻止,但從來不會報警,因為李爸有吸食和販賣毒品前科,或許是怕唯一的兒子會因此再次入獄吧。

雖然不該評斷別人的家庭,可我就是心疼李又慎,甚至,偶爾有點討厭總是對李力心軟的奶奶……幸好,奶奶終於在李又慎快被打死之際帶他離開老街,他才得以脫離李力的魔掌。

也許是童年的經歷造就李又慎的冷漠和孤僻吧。

李又慎不愛和我們玩,只會站在階梯上看著我們,明明只大我一歲,卻總是像個小大人似的,管著我的規矩和禮貌,隱約記得有次我對隔壁大媽頂嘴,當下李又慎擋在我面前,替我向大媽道歉,我很生氣,明明不是我的錯,為什麼要道歉?於是推開李又慎,又罵幾句回去。

事後李又慎把我帶去他家訓了一頓。

他冷著臉語重心長的看著我,「小魚,妳是想和其他人一樣,當個沒禮貌的小孩,長大再和我爸、妳爸一樣,成為禍害社會的人渣嗎?當人渣的小孩就算了,還想走他們的後路嗎?」

而我不知道是被他嚴肅的模樣嚇到了,還是擔心會成為和我爸爸一樣的人而害怕,一顆顆淚珠不斷滑落,越想越傷心,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李又慎有些無奈,拿著紙巾在我臉上胡亂擦了一把,見我沒有止住眼淚的跡象,只好把我抱在懷裡哄,一下、一下地輕拍我的背,就算他沒有開口安慰我,也能感受到屬於他的溫柔。

如果有人問我:「為什麼要當警察?」

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決不是什麼胸懷大志,更不是有偉大的正義感,而是,只有如此,我才可以變成一個有用的人,短暫的忘記曾經活在那骯髒混亂的泥沼裡,我只是……不想成為像他們一樣的大人。

「小魚,沒人跟妳說妳吃相很醜嗎?」李又慎一屁股坐在我身旁的位置,臉上寫著嫌棄兩個字。同時也把我從回憶拉回現實。

「你怎麼又在這?」我原本張大嘴巴準備把雙胞胎一口塞進嘴裡,一見到李又慎,又默默地閉起來。

「回家啊。」

「跟我同方向?」

「嗯,就在警大附近的碧皇社區。」他把手伸進我的牛皮袋裡拿了一個雙胞胎放進嘴裡。

「碧皇?你?」我驚訝地瞪大雙眼,碧皇可是出名的貴阿!

「嗯。和朋友一起創業加上股票賺得不少。但也不是買的,是朋友家,租給我。」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認真地咬著嘴裡的雙胞胎。

警大在一個很偏僻的區域,周圍沒有太多休閒娛樂的場所,房價比起其他城市相對低,唯獨碧皇社區,華麗又高檔,隱蔽性也足夠,更是吸引許多有錢人入住,反正我這輩子怕是買不起。

「喂,在想什麼啊?」李又慎伸出手在我眼前揮兩下。

「喔,沒什麼。」我傻笑看著他。

「妳是不是都沒回過老街。」

「當然。」

「那妳寒暑假怎麼辦?總不會還待在宿舍吧?」李又慎皺著好看的眉眼,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怎麼可能,就,找短期的租屋之類的,或是好心的同學收留我,哈哈。」我笑了笑,原本麻痺的心泛起微微心酸。

我聽見李又慎輕嘆一口氣,到下車前他都沒再開口說話,但在睡著前,還喬了個舒服的位置靠在我肩上沉沉的睡了過去。

被他一問,我才想起已經接近期末,該是開始找房子的時間了,再晚就真的要露宿街頭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