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2 最孤獨的孤獨

    再次見面,是尖峰時段的合作社,這次我是跟著柯宇潔一起來的。要不是他們鬧出那麼大的動靜,溜進廚房聞香的我也不會注意到。

    「同學,這是我先拿的。」薛然將一包滷味舉過頭頂,顯然並不打算讓給柯宇潔。

    「那是我的東西,我在你拿之前就看到了。」柯宇潔拉高音量。

    薛然聳聳肩,對她的話充耳不聞。我打從心底佩服這位轉學生,在蔚海高中別說一般學生,連老師都拿柯宇潔沒辦法,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基本上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你是哪班的?我不記得之前見過你。」柯宇潔說著就要去搶他手裡的食物。薛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巧妙地將滷味換到左手,讓她撲了空。

    「我沒必要告訴妳,八班的柯同學。」

    「你──」柯宇潔由憤怒轉為困惑,「你知道我?」

    此時的我已經回到柯宇潔身邊。聽到薛然的話,我差點原地昏過去,看樣子他徹底把我和柯宇潔搞混了。

    薛然點頭,視線落在柯宇潔身上。不管我怎麼扮鬼臉,他始終沒移開視線,彷彿我不存在。

    當我和柯宇潔在一起的時候,他好像看不見我。我發出長長的嘆息,這世界對影子的不公又添了一樁。

    薛然朝柯宇潔走近一步,白皙的臉蛋在合作社的光線下似乎比稍早更加明亮。

    「滷味讓給妳可以,不過妳得答應和我一起吃飯。」薛然把滷味伸到柯宇潔面前。

    「憑什麼?」柯宇潔昂著頭,儘管薛然比她高上十公分。

    「我認為妳和我合得來。」

    「還真直接。」柯宇潔勾嘴一笑,趁對方不注意,一把搶過那包滷味。「不過,這次容我拒絕。」

    薛然雙手插在黑色制服褲的口袋裡,表情沒有任何不悅。在柯宇潔離開合作社後,他追了過來。

    「今晚一起讀書吧,我聽說後天要考試。」

    我和柯宇潔走在樓梯上,聽到動靜,我們倆同時回頭。薛然額前出了一點汗,皮膚的白略顯紅潤。

    「行。」她說。

    柯宇潔的回答出乎意料,薛然也略顯驚訝地挑眉。正當我還在震驚之際,一隻白貓躍上樓梯間的矮牆,不知道是哪裡蹦出來的。牠的眼睛比藍寶石還要清澈,純白的被毛不像是長年流落街頭的貓。

    「啊!」柯宇潔大叫,「快把牠趕走!」

    這下我更加疑惑,能徒手打蟑螂的人居然怕一隻看起來毫無威脅性的貓?

    之前我們也在路上遇過貓,那時的她只是裝作視而不見,反應沒有這般激烈。

    剎那間,白貓將臉轉向柯宇潔和薛然的方向,瞳孔放到最大,彷彿看見了令牠恐懼的東西。在柯宇潔準備第二次尖叫前,牠一溜煙消失了。

    我沒放在心上,反而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柯宇潔看上去心有餘悸。

    「晚點自習室見。」薛然拋下這句話,轉身離開。

    目送他離去的背影,我發現了一處異樣。

    他沒有影子。

    柯宇潔三年來從沒留下晚自習,因此,這是我第一次進到圖書館的自習區。負責核對證件的男老師戴著粗框眼鏡,髮際線嚴重後退,他毫不掩飾看到柯宇潔在隊伍裡的驚訝。

    「柯宇潔,是什麼風把妳吹來的?」矮墩墩的男老師不客氣地冷笑。

    以柯宇潔的個性,她才不會理會中年老頭的調侃,事實上她也沒有回應。柯宇潔抽回學生證,順手將手機丟入保管箱後朝著揮手的薛然走去。

    男老師自討沒趣,摸摸鼻子接過下一位同學的學生證。

    薛然替柯宇潔留了他旁邊的座位,她沒有坐下,而是挑了另一條走道,背對薛然的位置。

    他無聲笑了笑,翻開桌面的數學參考書。

    自習室裡沒有人說話,紙頁「唰拉」翻動,銳利筆尖頻頻劃過紙面。除了柯宇潔,其他人都專注在自己的書本上,像是要把紙上的文字烙進記憶裡一般。

    柯宇潔在這裡顯得格格不入,她的睡意全寫在臉上,沒有掩飾,和那位男老師的性格頗為相似。

    看著滿是塗鴉的題本,我實在想不通她為什麼答應薛然的邀請。柯宇潔和張彤認識兩年多,她不可能因為張彤早上幾句話就奮發圖強。

    和他有關嗎?

    我望向薛然。他是有點與眾不同,甚至還能看得見我。

    回想起上午的對話,心跳略微加速。直到現在,我仍覺得不真實,十七年來,頭一次有人和我說話,這簡直比做夢還虛幻。

    負責監督的老師一位坐在圖書館門口,另一位在座位區後方。三十出頭的女老師從倒數第三排小跑步到前方,她遞給薛然一支手機,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薛然點了點頭大步走出圖書館,臉上毫無波瀾。

    目睹這一幕的柯宇潔不服氣地找到後排的女老師,要她也將手機還給自己。女老師面露難色,還是門口的男老師把柯宇潔「請」回座位,事件才算平息。

    走廊的燈開學兩天就故障了,門口黑漆漆的。確認沒有人注意柯宇潔後,我悄聲無息地摸出圖書館。

    外頭確實沒有開燈,幸好操場的照明設備夠強,不至於連路都看不見。夜晚的黑暗照理說應該是恐怖的,對最初身為影子的我也是如此。只是時間一長,我也變得不害怕了,不是真的不怕,而是體會到了更深的恐懼。

    這份恐懼來自陽光。七十八億人口站在同樣的陽光底下,我卻無法被任何人所見。彷彿自出生前,我便被惡魔穿上一件無法脫去的隱身斗篷,對應到寫著「孤獨」的世界。

    繞了整個二樓一圈半,我終於在一年一班的教室前找到薛然。他背倚在窗台上,朦朧的月色使他的臉蒼白得近乎透明。

    我看過這裡,剛才連個影子都見不著。薛然凝望著遠方,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沒什麼特別之處。右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手動得都痠了,他的眼睛依然眨都沒眨。

    當我困惑得摸不著頭緒時,他幽幽地說:「妳害怕死亡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