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外 傳:紫羅蘭

      「從未離身的思念。」

───────────────────────────────────────────────────────────

      2017年10月29日(日)2109時 

​​​​​​​       為了明天的操偶行動(Operation   Puppeteer   ),經過多次的模擬測試,Lucy已經可以從任何一種被綁架的狀況下脫身,並且反制車上所有的假想敵,把扮演假想敵的其他幹員打的唉爸叫母。如果有個競賽項目是掙脫綁架,那Lucy可說是毫無懸念的奪下冠軍。

      下車之後的Lucy在棠睦帶領下到淋浴間沖過澡,身上各自掛著條浴巾回到更衣室,正在穿回衣服時,棠睦開口提醒:

      「Lucy妹妹,那個手環要戴著喔。明天很可能會被打鎮靜劑之類的,為了避免妳馬上睡著,情況不對要先用手環暗藏的細針注射逆轉劑。」

      「啊,好的。」

      「用法還記得吧?想辦法擠壓下去,就會啟動內藏的暗針。可能會有點不舒服就是了。」

      「沒事,我還滿常被打鎮靜劑的,會有什麼生理反應我很清楚,逆轉劑這類的藥劑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

      說來諷刺,Lucy恐怕只有談到以前身為實驗體的事情可以對陌生人侃侃而談。

      「啊……這樣啊。抱歉。」

      「沒關係的,我不在意。」

      ──真是白癡,沒事講這個幹嘛。

      棠睦這時才突然意識到Lucy是從路克斯逃脫出來的實驗體,想到自己的發言是不是無意間觸發了Lucy當實驗體時的回憶,自覺一陣尷尬隨即轉過身穿衣服,雖然Lucy根本不當一回事。因為就在此時,Lucy真正在意的根本不是什麼逆轉劑還是麻醉針,而是從棠睦打開的衣櫃中看到鑰匙圈上掛著一個黑色的防狼噴霧器。

      以及她腰間露出一個黑色刀柄。

     

      防狼噴霧器就算了,深黑色的刀柄上頭還帶著雕刻,雖然只瞥到一眼,這可完全引起Lucy的注意力,讓幾乎沒主動跟棠睦搭話的她也忍不住開口:

      「棠小姐?」

      兩個人的髮尾都還低著水,聽到「棠小姐。」三個字的棠睦像個人偶一樣東看西看,最後看回Lucy,眼睛眨呀眨的。

      「棠小姐?妳剛才叫我?」

      「對不起……是不是有點失禮了?」

      Lucy顯得有一點膽怯,但棠睦看了似乎被逗得很開心直接噗得一下笑出來。

      「唉唷,叫棠小姐多生疏,妳可是我好學弟的女朋友耶。」

      「女朋友!?我跟宇辰不是妳想的那個樣子、真的。」

      「好好好,那女朋友候選人?」

      「候……候選人?」

      Lucy慌張的辯解整個連都紅成番茄樣,棠睦抓著下巴興致盎然地看著Lucy,要不是她們兩個剛才坦誠相見,Lucy還會懷疑眼前這個盯著自己笑的不懷好意的人是個大叔。

      「猴~臉紅了齁。」

      「沒有!沒有臉紅!」

      與其說是反駁棠睦,不如說是Lucy要講出來催眠自己。

      「不是女朋友的話,那你怎麼認識他的?」

     

      旁人體感的兩秒鐘,這時Lucy腦中跳出兩個選擇:

      ──A:大學「通四課」學妹。

      ──B:逃出路克斯後偶然間看到宇辰幫助路人而主動找上他。

      A方案拿來唬妍星說不定管用(雖然最後還是被拆穿),但不管怎樣棠睦可是從大學就認識宇辰的人,至今都還有聯繫肯定是騙不了她。情急之下也只剩B方案可以選擇。

  

      「我逃出路克斯的時候,在台北偶然間遇到宇辰幫忙路人,觀察他好一陣子之後決定找他來幫忙。」

     

      本以為只要把當初跟宇辰說的照搬過來再說一次就好了,但她沒想到其實這理由也是漏洞百出。高她半個頭的棠睦一手撐著頭靠著置物櫃皺起眉毛:

      「子晴把你從路克斯救出來之後,妳到處亂跑跑到台北?」

      「ㄉ……對。」

      「就那麼剛好遇到宇辰?」

      「嗯嗯對。」

      「嗯──齁──是這樣喔?」

      「怎……怎麼了嗎?」

      其實不用國安局幹員,隨便一個路人都知道Lucy動搖到不行,這種情勢反而讓棠睦覺得自己像是在欺負小朋友一樣,但她不打算點破,而是將計就計。

      「宇辰一定是很特別的人對不對?」

      「特別?啊……對、他,呃、那個、很特別。嗯。」

      棠睦在心裡偷笑了一下,雖然有什麼隱情,但跟她心想的狀況應該相差不遠,想想繼續欺負下去也怪可憐的,打算見好就收。

      「算了,看妳好像有什麼現在不能說的理由我就不追問了。妳知道嗎,我今天看到宇辰的口袋掉出保險……啊沒事。」

      「什麼?」

     

      ──哎呀差點說溜嘴、忍耐忍耐。

      棠睦暗自打算這件事情之後再拿來當面取笑宇辰,為了保留這個樂趣趕快閉嘴。

      「沒事沒事,反正妳那麼可愛,我准許妳叫我棠睦姊姊!」

      「棠睦姊……?」

      「是棠睦姊姊!棠睦姊聽起來好臭老!」

      ──差別在哪?

      Lucy不太懂少一個「姊」字的差異,吞吞吐吐的說出:

      「棠……棠睦姊姊?」

      看著一個貌美可愛的女孩子叫自己棠睦姊姊,讓一直以來很想要個妹妹的棠睦心花朵朵開,直抱著Lucy蹭。

      「哇這也太犯規了!豪可愛!姊姊抱一下!」

      「棠睦姊姊不……不是在抱了嗎,救……救命、窩不能夫吸。」

      「啊啊啊抱歉太激動了。」

      理智線接回來的棠睦把Lucy放到長凳上後自己也坐著,回神想起一開始Lucy好像要問自己事情?

      「所以妳剛才叫我幹嘛?」

      「剛才?啊對,棠睦姊姊背後那個是刀嗎?」

      「喔~妳說這個啊?這是我的寶物喔,連那個宇辰呆瓜都不知道,破例讓妳看看。」

     

      棠睦嘿嘿嘿笑著,一臉急著現寶的樣子雙手探到身後,拿出一把帶著硬殼刀鞘的短刀。

      「鏘鏘~妳看!」

     

      接過短刀的Lucy仔細端詳,刀鞘跟刀柄上都有個雷射雕刻燒出的花朵,看起來像是另外刻上的紀念,拔出刀鞘是一把灰色刀身、鋒利無比的短刀,刀背還帶有一小段鋸齒刀刃,連刀帶柄全長不到20公分,配重得宜拿起來非常順手,不過是把短刀卻讓Lucy不自覺看了入迷,特別是兩側的刀身有個手寫字體的「睦」字雷射雕刻。

      但讓她在意的是從設計上來看比起日用,更像是純粹為了傷人而製造出來的利刃,看著看著Lucy呆呆問了句:

      「現在外面的女孩子都會帶刀嗎?」

      「外面的女孩子?什麼意思?」

      「我待在路克斯四五年,外界流行什麼,我不太清楚。」

      ──看起來真像有點怕人的流浪貓。

      棠睦看著Lucy瑟縮的樣子不禁如此想著,Lucy似乎深怕自己跟現實社會脫節而說出什麼奇怪的話,棠睦接過刀子馬上就察覺到了,只是笑笑的解釋:

      「沒有啦,全台灣會隨身帶刀的女生恐怕就我而已了。」

      「這把刀是很重要的東西?」

      Lucy看著自嘲的棠睦,卻沒放過談到這把刀時的溫柔眼神,以及言語中一股懷念的氣息。

      「很重要喔!這小傢伙可是有故事的,想聽嗎?」

      看著Lucy認真的點點頭,棠睦不藏私地把陳年往事講給她聽:

      「這東西啊,大概是我18歲的時候從一個很重要的人手上拿到的禮物。至於是幾年前的18歲要保密,嘿嘿嘿。」

      數年前,18歲的棠睦順利考取她心中的第一志願,本來應該在大學享受學生生活的她,卻因為突然發作的先天性瓣膜心臟病而臥病在床,只能先休學調養身體,但幾經休養並沒辦法恢復以往的健康,醫生建議的手術卻需要高額的醫藥費,長期住院已經快耗盡棠家積蓄的狀況下更是無法支付,偶爾推著點滴架站在窗邊看著外面世界的棠睦,內心也被一點一滴的消耗。

      棠睦還記得那陣子是農曆鬼門開過沒多久,那陣子都常常聞到空氣中瀰漫著焚燒金紙的味道,那天剛下班的哥哥棠武來醫院探望她。

      「小睦?今天還好嗎?」

      「哥,下班啦?咳咳……」

      「別起來,躺著休息就好。」

     

      ──連起來跟哥哥打招呼都做不到,真沒用。

      努力擠出微笑的棠睦害怕哥哥擔心,乖乖躺回床上如此想著不敢說出口,看著嘴上嚷嚷累死了的哥哥問道:      

      「今天上班還好嗎?」

      「還好喔,有個好消息等一下再跟妳說!小睦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棠睦不懂哥哥又在玩什麼把戲,仔細思考了下放棄作答,交白卷。

      「好消息?今天?我只知道七月初一鬼門開沒多久。」

      「沒事講什麼鬼門開多煞風景,今天是情人節唷,農曆七月七號的七夕情人節,所以妳看,我準備了禮物。」

     

      對,果然永遠都搞不懂他在想什麼,棠睦看著眼前這個解開領帶捲起袖子,頂著短髮擠眉弄眼的大哥從身後拿出一個紙袋,袋口還細心貼個大大的紅色蝴蝶結。

      「七夕情人節不是應該找一個大嫂來探病嗎?」

      「掃興耶,妳打開看看。」

      面對妹妹無情的打擊,棠武只是嘿嘿笑著催促她拆禮物,本來棠睦還喜孜孜的解開蝴蝶結,直到拿出一個長條形的紙袋包裝好的盒子。

      一拿出盒子,棠睦反而整臉堆滿狐疑的搖搖看,還把盒子湊到耳朵旁仔細聽,盒子發出不規律的叩叩響,她完全猜不出是什麼禮物。

      「你應該知道你妹有心臟病,不適合那種打開會跳出拳套的驚喜包吧?」

      「哪會!我沒那麼壞心眼,妳拆開看!」

      棠睦看著哥哥兩個眼睛瞇到不能再瞇,只好乖乖拆開盒子。嘴巴上說是這樣說,其實她意外收到禮物也是很期待裡面裝著什麼,棠睦撕開牛皮紙的一角,小心翼翼地抽出紙盒,打開盒子一看。

      一個小罐裝的黑色防狼噴霧器,以及一柄短刀。

      看著這「別出心裁」的禮物,那一瞬間棠睦的血壓應該有飆高一下。

     

      「七夕情人節?防狼噴霧器?刀子?」

      棠睦把包裝紙跟禮物盒放在自己大腿上,一手拿防狼噴霧器,一手拿帶刀鞘的刀,質疑自己的哥哥,這畫面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棠睦姊姊的哥哥在七夕情人節送防狼噴霧器跟刀子?」

      「唉,對啊。」

      「防狼噴霧器是妳鑰匙上面那個嗎?」

      「觀察力很敏銳嘛,對啊對啊就它。」

      「它沒有保存期限的問題嗎?」

      「哈、過期了吧?。」

      ──但妳還是把它們都帶在身上。

      這句話Lucy只敢想不敢說,因為棠睦笑歸笑,笑容底下是清晰可見的陰鬱,弄得Lucy趕緊轉移話題:

      「一般人的哥哥都這樣嗎?」

      Lucy忍不住吐槽了起來,沒有兄弟姊妹的Lucy確實不清楚親生哥哥會怎麼跟妹妹互動,一時間還懷疑了一下宇辰是不是也會買刀子送妍星?這個精確的吐槽反而讓棠睦笑到掉眼淚。

      「哈哈哈哈!沒有啦,我哥超怪的,妳聽我講完,然後啊他說……」

      棠武不放棄上訴的機會,拉著椅子往前傾:

      「小睦妳聽我說,刀子我還特別請人雕刻,妳看。」

      棠武伸出手把硬殼刀鞘轉個面,讓棠睦看清楚兩邊的刀鞘、刀柄以及刀身都有個「睦」字,看起來像他親手寫好請人照著樣子用雷射刻字燒上去的,而在字旁邊,還有一朵花。

  

      「旁邊這朵花是紫羅蘭花喔,漂亮吧?」

      「漂……漂亮。」

      雖然平常這哥哥就有點無厘頭,但今天更是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麼,棠武不管妹妹想不想聽,得意的介紹防狼噴霧器跟刀子的用法之後笑笑地說著:      

      「小睦是女孩子嘛,女孩子要好好保護自己。」

      「我還以為會是什麼巧克力之類的,這種東西也太沒情調。」

      被面對妹妹的嫌棄,棠武用耳語般的音量低聲回答:

      「情調又不能保護妳。」

      「哥哥你說什麼?」

      「啊!沒事沒事。」

      ──剛才哥哥臉上是不是閃過一片陰影?

      懷疑自己看花眼的棠睦嘆口氣,一臉拿你沒辦法的樣子接著說:

      「拿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幹嘛,我有哥哥在就好了啊。」

      「也是,但我趕來之前你要有辦法自保,之後交給我就好了。」

      就這樣,棠睦不太記得哥哥還跟他說了些什麼,印象中因為那天是七夕情人節,所以談了些未來對象之類的的話題:

      「你說男朋友嗎?至少比我高吧?然後溫柔體貼,會做家事,其他……我不知道,有誰會要除了躺床什麼都不會的女生?」

      棠睦看向病床尾端自己伸展的腳丫子陰沉的自嘲。

      「一定會的,我妹妹那麼可愛,但不管是哪個對象都得先過哥哥這關。」

      「可別弄什麼比武招親的,算我求你了。」

      棠睦想像出拳擊擂台上哥哥雙手碰著拳擊手套躍躍欲試的樣子,雖然擂台的另一角會站著誰她也不清楚,但由衷希望這畫面不要成真。

      「說到這個,小睦,剛才不是說有好消息嗎?」

      「喔對啊,工作上的嗎?」

      「真聰明!我有一筆獎金發下來了,已經幫妳安排好開刀,開刀完妳只要乖乖調養身體,明年就可以順利去讀大學了喔!」

      「真……咳咳咳咳……真的嗎!」

      「小睦別激動,我說的是真的,錢的事情不用擔心,哥哥都處理好了。」

      棠武起身拍拍妹妹的肩膀,看著棠睦虛弱的身體,眼神裡滿是不捨。

     

      聽到好消息的棠睦也跟著打起精神,陪著哥哥聊天到九點多之後,棠武也差不多要離開。

      「小睦,我明天公司還有事情要處理,今天就先回去,不過我要出國出差兩三個月,妳之後開刀我可能不在,妳要保重身體等我回來。」

      「出差?這麼突然?兩三個月嗎?」

      「對,我去去就回來,一定要等哥哥。」

     

      棠武起身抱著棠睦,拍拍她的背之後才離開病房。那時候的棠睦,不知道為什麼哥哥一直強調「他一定會回來。」

      ──不過就出差嘛!哥哥馬上就回來了,然後會帶著奇怪的禮物吵吵鬧鬧的來找我。

      棠睦如此想著,但讓棠睦想不到的是,在那之後棠武再也沒出現過。手機、LINE等一切手段都聯繫不到他。甚至連開刀時也不見蹤影,只能把防狼噴霧器跟刀子擺在床頭陪著她。

      手術後過了半年,棠睦康復出院了,去到哥哥的公司一問,才知道他早在七夕前就離職,家裡也完全沒他的消息,棠武消失的無影無蹤。

      出院後隔了一陣子,棠睦接到一個陌生電話,是一個女性的聲音:

      「請問是棠睦、棠小姐嗎?」

      「我是,請問是哪位?」

      「我們是法銀信託,先前棠先生有委託一筆信託,並且請我們跟您聯繫。」

      「棠先生!棠武嗎!」

      「是的。」

      「是哥哥!我哥哥人在哪裡!」

     

      終於打聽到棠武的消息自然不放過這條線索,但追尋到信託公司也完全問不出任何消息,她只知道棠武留了一筆可觀的金額,足以支付她所有的醫藥費、生活開銷,甚至是大學四年的學費,連帶每個月的零用錢都委託信託轉帳給她花用。但棠武到底跑哪去依然沒頭緒,一切就像回到原點一樣讓人無力。

      每次看到帳戶匯進來的款項都覺得非常諷刺,哥哥準備的錢卻完全找不到他的下落,灰心喪志的她這才搞懂為什麼哥哥留下那麼奇怪的禮物,以及那天各種不自然的對話。而就在棠睦看著刀子想起哥哥時,決意振作起來。

      「在哥哥回來之前保護好自己,不讓他擔心,並且我一定要要找回哥哥。」

      說完故事的棠睦看著更衣室的天花板大嘆一口氣:

      「就這樣啦~所以這刀子可以說是我的護身符,從那天之後我刀不離身。」

      「為了找到哥哥就到國安局工作了?」

      「對唷!Lucy真聰明。」

      棠睦傻愣著看著那把刀,關於這個故事她有一件事情沒跟Lucy說。

      棠睦曾經委託各家徵信社去調查法銀信託這筆款項,但不管怎麼查,最後不是無疾而終,就是不斷有各種公營與民營單位介入而無法繼續追查下去,四處碰壁的棠睦只知道那些阻力的源頭是來自國家安全局。

      抱持著「打不贏就加入你。」的心態,一氣之下畢業後馬上報考並加入國安局,找著找著一路找到現在,成為國安局第三處情報部的棠主任。

      進入國安局第三處工作後,她這才搞清楚因為國際法的關係,台灣地區對於那間公司的任何情報都在國安局的控管內,導致當年怎麼找都找不出個所以然,棠睦靠關係勉強追查到當時法銀信託的資金來源。

      正是那間販賣能力繼承的公司──路克斯企業。

      但就算現在負責國內情報的工作,碰到這間可說是情報黑洞的奇妙公司,也是束手無策。棠睦不自覺的輕撫刀鞘上的花卉圖騰,Lucy順著棠睦的手指看向那朵花,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棠睦姊姊,妳說那是什麼花?」

      「這個?他說是紫羅蘭?」

      「紫羅蘭嗎?原來是這樣。」

      「紫羅蘭怎麼了?」

      Lucy笑的輕柔,似乎從花朵的雕刻發現了棠睦從來沒注意到的細節,但棠睦看到她臉上充滿羨慕的神情:

      「我滿喜歡畫畫的,無聊的時候會看看花語這種東西。棠睦姊姊妳知道紫羅蘭的花語是什麼嗎?」

      「花語?沒想過這件事耶,紫羅蘭花語是什麼?」

      「紫羅蘭的花語是『等我回來』。」

      「等我回來?」棠睦看著手中的刀鞘陷入沉思。

      「相傳以前法國人在離家前,會給親人送上一束紫羅蘭,代表我會回來。我想妳哥哥就算有什麼不能說的苦衷也希望妳好好活下去。可能是他那時不好意思也不方便說,才特定選了紫羅蘭,我想他是認為妳某天會發現他留下的訊息。所以……棠睦姊姊?妳怎麼了?」

      「那個笨蛋。」

      棠睦緊抓著刀鞘,臉上露出懷念的笑容喃喃自語。

      「Lucy妹妹謝謝妳。」

      「不……不客氣?」

     

      ──應該沒說錯話吧?我沒說錯話吧?

      本來還怕惹哭棠睦的Lucy偷偷安心了一下。

      「好啦,我沒事了,謝謝妳,我會等那個笨蛋回來的,為了謝謝妳給我解答,這個送妳。」

      棠睦說著說著又從身上取出另一組刀具,棕色的硬殼刀鞘外頭露出個霧黑的圓形金屬套環,Lucy一看這個奇特的外型酷似日本忍者用的苦無。不過棠睦像是變戲法一樣突然掏出刀子,讓Lucy臉上滿是驚愕。

      「棠睦姊姊妳是刺蝟嗎?身上到底有幾把刀?」

      「刺蝟?哈哈哈哈哈哈!原來我哥當初看到的是這個表情!」

      棠睦毫不客氣的直接爆笑,讓Lucy也跟著笑出來,棠睦食指探進刀子的套環後抽出來把玩給Lucy看,單邊開鋒的SOCP匕首套在棠睦手指上耍得跟蝴蝶刀一樣,示範完正手跟反手怎麼使用之後,俐落的塞回刀鞘內拿給Lucy。

      「這玩意這樣用就好了,妳看懂了嗎?」

      接過刀子的Lucy睜大眼睛點點頭,依樣畫葫蘆地抽出刀子順暢的操作,跟剛才棠睦用刀的樣子一模一樣,刀子在Lucy手上就像有意識一樣靈活轉動,讓棠睦暗自佩服這個女孩子驚人的學習能力。

      「我剛才看妳在車子裡面的表現就這麼覺得了,妳學東西的速度實在有夠快。」

      「就……這算做了很多大腦實驗的補償吧?哈哈。」

      看著Lucy把刀子收回刀鞘後不好意思地回答,棠睦不自覺的微笑了起來。

      「都我那個笨蛋哥哥害的,我後來常常會想著哥哥挑選這把刀的時候在想什麼?於是就自己跑去查資料,查到最後我反而對刀具之類的東西很感興趣。妳看,這些是我的收藏。」

     

      棠睦拿出手機叫出相簿,快速滑過幾個頁面之後把手機螢幕轉給Lucy看,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少說也幾十把各式各樣的刀子,讓Lucy非常好奇棠睦現在倒立的話會掉幾把刀子出來?

      ──真的是刺蝟,絕對不能惹她生氣。

      Lucy擦掉額頭的冷汗暗自下定決心:這個姊姊惹不起。

      棠睦如數家珍的講過幾把刀之後,話題拉回手上的隨身短刀:

      「啊,抱歉,聽人講沒興趣的話題好像很無聊齁?」

      「不會啊,因為妳的表情看起來很開心。」

      「哈哈哈哈哈,是這樣嗎?我跟妳說這把蝴蝶匕首可好用了,藏在身上根本看不出來,要摸出來也很方便的,送妳防身,說不定明天用的到。」

      「好像很貴的樣子,我真的可以收下?」

  

      看著Lucy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著刀鞘,棠睦爽朗的輕拍她的肩膀說:

      「Lucy是女孩子嘛,女孩子要好好保護自己。」

     

      找到共鳴的兩人相視而笑。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