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一切的開端(2)

「扭呀!妳竟然是理事長的女兒?!失敬失敬了……」看著這隻不明生物在自己旁邊轉來轉去,茉莉蹙起眉頭:「老師,我目前還不是這個班的一份子,所以你的注意力應該放在業身上才對。」這麼一提醒,殺老師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回到赤羽業面前。

「殺老師可以叫我業就好了。」業絲毫不在意剛才殺老師的舉動,露出了微笑,然後,他伸出手:「請多指教,殺老師。」

他的手掌上一定有做手腳,一定。

茉莉這麼想。

然後,殺老師將他的…觸手?與業的手相握,接著,噗一聲,觸手融化了?!

之後業拿出藏在袖子裡的刀揮向殺老師,雖然殺老師都躲掉了,但還是看得出來他有些驚恐。

「哈哈哈,我把它切成小塊貼在手上,沒想到竟然有用,老師也上鉤了,而且還躲得這麼遠,難道……」業靠近殺老師,由下而上嘲笑道:「殺老師其實是個菜鳥?」此刻的殺老師看起來很生氣,但他卻也不能怎麼樣。

然後,業轉身離開,茉莉在跟上去之前,對著殺老師喊了聲:「老師,剩下這半天我都待在這可以嗎?」殺老師一掃方才的低落,對著茉莉喊了聲好。

噗嘰、噗嘰、噗嘰……

這堂課是小考,茉莉跟殺老師要了一份考卷。

然後,聽見了這奇怪的聲音。

「在幹嘛?」

「打牆洩憤?」

「觸手太軟了對牆壁不會有傷害吧。」

「今天生命被威脅到當然會不爽啊。」

不要告訴我這是第一次有人傷到殺老師!!

茉莉在心中喊道。

但從對話聽起來,事實確實是如此。

「呀!一直噗嘰噗嘰的吵死了!我們在考試欸!」前排的一個女生發火了。

此話一出,換來了殺老師的頻頻道歉。

「呦赤羽,一來就把章魚惹火,你還是回家蹲著比較好吧?」叫寺坂的男生對業挑釁的同時,茉莉正好完成了試卷。

「還有淺野同學,妳也滾回主校舍吧,像妳這種人根本不懂我們的感受。」

「寺坂,惹火他是我有實力,才不像你,一失手就嚇破膽。」

「什麼?!你想幹架嗎?」結果被挑釁到的是自己。

「寺坂同學,我的確不懂『你』這種人,但我知道來這裡或許才是我真正想要的,誰說這裡是結束,沒有結束哪來的開始,是吧?」茉莉輕笑。

「那邊的,安靜,現在是考試!」

你也沒安靜到哪裡去好不好!

在殺老師憤怒的制止之後,是業愉悅的嗓音:「哎呀哎呀,抱歉,那我安靜的吃冰淇淋吧。」

「課堂中不可以吃東西…扭呀!這不是我昨天飛去義大利買的嗎?為了不讓它融化,為師還特意飛在寒冷的平流層耶!」赤羽業輕笑:「啊,我看它放在教職員室的冰箱裡,原來是你的啊。茉莉要嚐一口看看嗎?」業將冰淇淋遞到茉莉面前。

不是,哪有人去教職員室翻冰箱啊!!

「沒關係,為師吃剩下的……」噗一聲,殺老師踩到被業灑在地上的對老師專用彈。

「欸?又上當了呢。」說完,業起身朝殺老師走去,之後把剩下的冰淇淋往殺老師身上一抹:「我會繼續的,是否干擾上課關我屁事,如果你不爽,那就把我殺掉啊,不過,從那之後,就不會有人再把你當成一個老師了。」

「像你這種老師,遲早會死在我手上。」

「考卷給你,估計全對。茉莉要一起走嗎?看妳早就寫完了。」茉莉起身,將考卷遞給殺老師,看了一眼已經離開的赤紅,茉莉向殺老師行了個禮:「殺老師,請你救救他。」

「扭呀!淺野同學這是做什麼……」

「在他心中,老師這個角色已經死了,殺老師必須讓他相信你才行!拜託了殺老師。」茉莉站直了身子,丟下這段話,就跑出教室追上剛走不久的赤羽業。

「渚同學,業同學跟淺野同學是什麼關係呢?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一名叫茅野楓的女孩這麼問。

「他們是青梅竹馬,業同學嘛……他很厲害,如果先不看淺野同學的話,他的成績可說是這班上最好的,再加上他另一方面的才能,這間教室有他的加入,應該會有不小的改變。至於淺野同學,我只知道她平時很善良溫和,但業同學似乎說過,她在爭取自己要的東西時會有不一樣的一面。」

「原來是青梅竹馬啊?感覺挺有趣的,淺野茉莉也沒有理事長跟淺野會長那麼難相處的感覺,她還挺可愛的。」中村莉櫻這麼說。

此刻的她也沒想到,茉莉之後竟然會和她那麼要好。

「其實……我國小就認識茉莉了。」速水凜香開口道。

「欸?!」

「不過我們國小都只是同學,並沒有很多交集,我看到的也都只有茉莉溫和的一面而已。」也許是因為國小的淺交,茉莉來到E班以後,和凜香的交情也好了起來。

業送茉莉回家後,一個人來到車站附近,看見渚正在被D班的兩個人嘲諷。

「我寧願死也不想去那裡。」業拿了一個酒瓶朝牆上一砸,哐啷一聲,玻璃碎裂後的切面就像是一把尖銳的刀,業皮笑肉不笑地把玻璃瓶朝向那兩個人:「喔?這麼想死啊?我成全你們?」

「是…是赤羽!快走!」然後兩人就落荒而逃了。

「哈哈哈,想也知道只是威脅而已啊,我有了這麼好玩的玩具,哪有閒工夫再被停學啊。」業把碎玻璃弄到一旁,邊說。

「業同學…?」聽見渚的這聲叫喚,業揚起一抹笑:「走吧。」

兩人進了車站後來到了月台等車,業朝渚丟出了問題:「話說,那傢伙介意別人叫他章魚嗎?」

「這個啊…看起來是不太介意,他畫在我們考卷上的自畫像都是章魚……」渚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業打斷了:「這樣……」業轉過身,眼底盡是狠戾以及怨恨:「我就一定殺得死了。」

茉莉回到家後,免不了父親的一頓罵,但她對此只是淡淡的說了句:「我說過會反抗,這才第一步而已,如果受不了的話就讓我去E班。」

「不可能。」又是一口回絕。

隔天,茉莉又被淺野學峯「抓」去了學校,今天幾乎整天,淺野學峯都待在A班教室附近盯著她。

啊,煩死了。

手機也沒有業傳來的訊息,大半天過去了,父親還是一直死死地看著自己。

連接最後一堂課的下課,淺野學峯有要事暫時離開,茉莉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就這樣,她又溜走了。

她來到E班教室時,沒有看見那顆赤紅的腦袋,反而看到潮田渚朝另一邊走去。

茉莉悄悄跟在後面,看到了坐在懸崖邊的赤羽業。

潮田渚好像開口說了些什麼,卻被業不耐的駁回。

然後,殺老師出現,笑呵呵的說業今天被打磨了好幾次,甚至是說出明天還會繼續打磨他這種驚悚的話。

打磨?怎麼打磨?業看起來也沒事…不,怎麼可能沒事。

在茉莉發愣的同時,業站起身,問殺老師:「殺老師是老師沒錯吧?」茉莉回過神來,聽見了這句話,心中的警鈴響起。

「是的,正確無誤。」

「那就好,這樣我就殺得死了。」業舉起槍對著殺老師。

不,不行,不要,她不准——

業將身子往後一躺,任由自己掉下懸崖。

「業!!!不要!!!」幾乎是用嘶吼的吼出這三個字,茉莉衝到懸崖邊往下看,本想跟著跳下去的,卻被渚攔住。

茉莉急得都快哭出來了,直到底下殺老師悠悠的聲音傳上來:「蠕呼呼呼呼呼,我把觸手變黏,然後織成一張網子,這樣你也沒辦法開槍了呀。」

「可惡,這觸手是萬能的嗎?」業掙扎。

「業同學利用自己的計畫很不錯,但,老師可沒有見死不救這種選項喔。」瞬間,業感覺到了一股暖陽照在自己身上。

他沒輒了,他不願死,怎麼做都沒用的。

話說,剛才聽見了茉莉的聲音。

她看見自己跳崖了對吧?

對吧?

對吧?!

意識到了這點,已經來不及了,回到懸崖上面後,業看見茉莉焦急的表情,心裡冒出了一絲絲的愧疚。

他正想走上前向茉莉搭話,她的眼淚就這樣毫無預警的滴落。

阿咧,把女孩子弄哭了怎麼辦??

怎麼辦?哄啊!!

「茉莉妳別哭了,我不是沒事……」

「沒你個頭啊!我真的快嚇死了!你瘋了吧?啊?瘋了吧?!」茉莉氣得朝著他罵,他卻一副討好的臉:「我用這些錢請妳吃東西,別生氣了,嗯?」茉莉看著業手中不屬於他的錢包,疑惑:「這誰的?」

「扭呀!這是為師的錢包啊!」

……什麼鬼啊!!

淺野茉莉頓時覺得她的呼吸好像隨時可以停止:「赤羽業!要請就用你的錢請!」業嘿嘿笑著:「啊,反正裡面也沒多少錢,我就捐出去了。當然是花我的錢啊,妳想吃什麼?」茉莉狠狠瞪了業一眼,之後和業一起無視身後快爆炸的殺老師。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