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55 路間花樹

      林驍在市中心有一套房,平日都住在那裡,一應生活用品俱全,離公司近,上下班也比較方便,而且比孟盼盼的雜誌社更近,他先帶孟盼盼回去原先的租屋處整理一些必需品,其他的之後再派人來收拾,兩人就這樣正式開始了同居生活。

      關於辭掉雜誌社的工作,孟盼盼最後還是沒有接受。雖然林驍說他可以養她,但孟盼盼從來就不想做依附別人的菟絲花,也不想當被人眷養的金絲雀,一個女人說話要有底氣,首先就是手上要有錢,所以她需要一份固定且穩定的收入。換工作這一事她確實有在考慮,畢竟背後有雙眼睛長期在暗處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確實是讓人毛骨悚然。

      林驍知道孟盼盼的性子,只怕他若是直接提議替她在公司內找一份適合她的職缺給她,她也會毫不猶豫地拒絕。

      簡毅思考了下,提議道:「總裁,您之前不是為了夫人投資了一間遊戲工作室嗎?那裡您覺得如何?」

      林驍被他這一提醒才想起,對啊!他怎麼就忘了還有這兒呢!

      他立刻拿出手機打了那人的電話,對方響了很久才接起,慵懶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響起:「有事?」

      林驍勾唇笑道:「幫我個忙唄!」

      孟盼盼在雜誌社修圖,一旁的手機突然傳來提示音,有一封新的郵件,是人力銀行發給她的。

        之前她曾在人力銀行留下履歷,平台會自動為她媒合適合的工作,如果有公司看見她的履歷感興趣,也會透過平台對她發出面試邀請,這次是一個遊戲公司看見她的履歷,來詢問她是否有意願去面試。

      孟盼盼平時就有在玩手遊,這個遊戲公司是靠著前陣子那款爆紅的遊戲崛起的,雖然規模不大,但不論美術、特效、劇本都製作精良,也會悉心收取玩家的想法與建議,算是個良心公司。

      她幾乎都沒多想就同意了對方邀請。

      當晚孟盼盼就告訴了林驍,林驍面上不動聲色,面試當天因為公司要開會,讓簡毅送她去。林驍一點都不擔心孟盼盼會過不了,因為他可是砸下血本了。

      「我不缺人。」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冷漠的拒絕。

      林驍一點也不惱,他知道這人的性子,也知道對方需要什麼,「你不是準備要開發新遊戲嗎?就你那不到十人的工作室,一邊要維護已經上線的遊戲,一邊要開發新遊戲,你當你那些員工各個都是鐵人?」

      「……我沒多餘的預算。」這次倒是很直接了。

      「我投,行了吧?」就知道,這傢伙這是張著口等他呢。

      「那人是誰?對你很重要?」投資可不是兒戲,況且這數目可不小,他一點猶豫都沒有就答應,可不像他的風格。

      「很重要。」林驍收起調笑的姿態,語氣嚴肅又正經。

      對方沉默了片刻,沒再打探,只是道:「先說好,能力不行我不要。」

      「放心吧!她可以,我相信。」這幾天的煩憂終於解決,林驍緊皺的眉頭才舒展開來,「謝了。」

      「別忘了你答應的。」

      孟盼盼的面試果不其然相當順利,對方表示他們即將開發一款新遊戲,所以要擴大工作室的人力,這才要招募新的夥伴,孟盼盼帶了自己的作品集,他們看過之後很滿意,雙方當下就敲定了,只待孟盼盼從雜誌社辭職,馬上就可以來辦入職手續。

      面試結束後孟盼盼打算去租屋處整理剩下的東西,簡毅開車載她過去,本來以為只有他們兩個人,準備搬重物下樓時卻突然冒出兩個壯碩的黑衣人,他們自顧自地搬起地上的紙箱就出了門,期間完全沒有開口。

      等他們離開,孟盼盼才看向一旁的簡毅,挑眉問:「他們是?」

      她就不信哪個搬家公司的人會身穿黑西裝還帶墨鏡。

      「這是總裁派來保護您的人。」

      「他們……一直跟著我們?」

      「是,但夫人請放心,他們平時不會現身,只是在暗中保護,您不用理會,就像平時一樣就行了。」

      孟盼盼點點頭,她知道林驍是擔心她的安危,沒有惡意,雖然她不喜歡一直有人跟著自己,但如果這樣能讓他放心……她可以繼續當他們不存在。反正這種狀態只是暫時的,等風頭過了,這些人就會撤了。

      簡毅見她從房裡提了個行李袋出來,連忙上前想接過,孟盼盼避開了他伸過來的手,「沒事,這個我自己拿就行了,我沒那麼嬌貴。」頓了一下,又道:「對了,你還是繼續叫我孟小姐吧!」說完便快步下樓。

      簡毅站在她身後,憶起剛才瞥見的那一抹紅暈,偷偷在心中竊喜。他們這夫人,是害羞了啊!

      孟盼盼出來時沒想到會看見這個人。

      「盼盼。」他看著她手裡提的東西,問:「妳要搬家?」

      簡毅跟在後面下樓,看到來人,他下意識要擋,孟盼盼先一步制止他,「你先去車上等我,我跟他說幾句話。」

      簡毅的目光在他們兩人間來回掃蕩,半晌才點頭答應。一坐進駕駛座,他立刻就給林驍打電話報備。

      孟盼盼等簡毅上車後才對著那人道:「我要搬去和林驍一起住。」後面那句話她是刻意說給他聽的。

      「妳……真的決定好了?」

      「對,這裡我已經退租了。」

      退租了。

      這三個字在溫尚恆腦海裡不停打轉,像魔咒,也像一記重槌,粉碎他最後的自信。

      這個租屋處有他們兩人的回憶,只要孟盼盼還繼續住在這裡,他就可以告訴自己還有機會重新追回她,但她說她要走了。

      徹底捨棄與他們有關的一切,走進另一個男人的世界。

      孟盼盼就如她自己所言,敢愛敢恨,當真灑脫,而他,原來才是那個小丑。

      溫尚恆寡言的性格始終未變,無論他在法庭上如何能說會道,私下上的他仍是那樣冷淡木訥,他們倆人的相處,看似主導權在他身上,但只有他知道,他的一顰一笑,皆因孟盼盼而牽動。

      可如今,她親手斬斷了他們最後的連結,不再給他任何一點幻想與奢望。

      溫尚恆輕笑了聲,再抬眼時,心中翻湧的情緒已經被他隱藏。

      「祝妳……幸福。」

      如今再多的挽留都是徒勞,他做不到像當年的孟盼盼一樣死皮賴臉地追著他,停在這裡,至少,不會從此陌路。

      孟盼盼靜靜地看著溫尚恆離去的背影,就像以前她還沒追到他時,他每一次留給她的身影,只是這一次,她不會再追過去了。腦中忽然跑過許多他們以前的畫面,風吹過路間花樹,捲過她的髮梢,捲往他的衣角。她知道,她和溫尚恆徹底結束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