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39 我想你了 (3)

            下半賽季第二輪比賽,排名第五的南翠主場對陣排名第十的司鷹,對賽往績為一戰一勝。

           

            此次方學仍然是後備上陣,他坐在後備席,手肘抵在大腿上,托著半張臉靠前,神情不明看著草地上奔跑的隊友,四周震耳欲聾的叫喊聲彷彿都與他無關。

           

            上半場司鷹主力防守,南翠未能破門,中場休息前雙方互交白卷。下半場南翠換入方學,成功於76分鐘攻入致勝一球,最後南翠小勝一比零,獲得寶貴三分。

           

            但方學仍未能如願取得他加入南翠後的首個入球。

           

            走回更衣室時,方學還是平常那副不瞅不睬的樣子,但從他捏著毛巾的手勁來看,他顯然還是對自己今天的表現不太滿意。

           

            「你已經有進步了。」司徒辰主動走到他身邊,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至少你現在願意給我們傳球了。」

           

            司徒辰進的那一球,雖然是小海傳中的,但在那之前,球在方學腳下,是他把人都引到他那邊,再趁機傳給身邊全空的小海的。

           

            換做是上星期的方學,早就不管不顧,自己撞開防線衝就算了,還怎麼會分神看小海在哪。

           

            司徒辰感受得到,方學在慢慢努力敞開自己,學會將進攻權交出去,信任隊友會為他接應。

           

            畢竟要徹底改變自己的踢法絕對不容易,方學的性格使然更是困難,短短一週內他已經調整得很快了。

           

            司徒辰相信方學一定能做到。

           

            比賽後司徒辰在物理治療師和按摩師的照顧下進行了賽後護理,順道跟徐丹吃了頓飯就載她回家,然後也回了自己的住處倒頭大睡。

           

            隔天是週休,他起床晨跑之後去買了點早餐,開車去了周諾寧家。他按了門鈴但沒人應門,看了眼時間也就九點多,看來她不是徹夜沒回家,就是還沒睡醒了。

           

            不過他覺得前者更有可能。

           

            因為南翠和方學簽約名氣大增,那些負面的風波也處理妥當,現在他們的形象正好,很多贊助商和廣告商都想找他們合作,公關團隊忙得焦頭爛額,周諾寧身為方學經紀人要幫忙把關,自然也無法抽身。

           

            以她工作狂的個性,熬夜不過是家常小菜。

           

            明皇的比賽之後他們一個忙著訓練,一個忙著工作,除了高空訓練那天周諾寧來了一會兒,之後都沒機會再見面,更遑論單獨相處了。

           

            他抿了下唇,把早餐一同帶下樓了。

           

            本來想著今天他休假,能跟周諾寧見一下面吃個早餐,不過看來她是忙得連這個時間也沒有了。

           

            剛到停車場時,周諾寧的電話撥了過來。

           

            「來我家了?」

           

            他愣住,「你⋯⋯你怎麼知道的?」

           

            「看到了。」

           

            「啊⋯⋯對喔。」他醒悟過來,「你看得到。」

           

            因為他實在開不慣速度太快的跑車,兩個人商量過之後還是把車換了回來,條件是他不能聽徐丹說的隨便載人去兜風。

           

            「走了?」

           

            「現在準備走了。你還沒下班啊?」

           

            「嗯,有份合同趕著修正。」

           

            「你這樣太不健康了。」他抱怨,「飯不好好吃,覺不好好睡,認真工作也不是像你這樣的。」

           

            他要保持良好體格,一向生活規律,晚上甚少超過十點入睡,早上六點就會自然醒,所以他完全想像不了周諾寧是怎樣維持那樣的生活模式的。

           

            周諾寧沒回應,只是問,「怎麼不直接來公司找我?」

           

            「這麼早我以為你在家啊,怎麼想到你還寄宿在公司了,整個晚上都沒回去。」

           

            「那你現在要過來嗎?」

           

            司徒辰沉默,心底有些掙扎。

           

            一方面他很想見到周諾寧,這提議確實很誘人,但另一方面他怕自己去了會妨礙到周諾寧工作,之後她要花更多時間追上進度,就等於她要熬更多的夜,他也捨不得。

           

            「呃⋯⋯我等會兒要去跟房東談房子交接的事情,一來一回可能趕不及。」他遲疑地說,聲音有點低了下去。

           

            房子要做交接的事情是真的,這周諾寧也知道,但實際上他約了在下午,其實去找周諾寧吃頓飯的時間還是夠的,只是他把這當成了藉口,免得自己影響她工作。

           

            周諾寧冷笑一聲,「你放假還能比我忙了?」

           

            看他說得躑躅猶豫,加上他本身就是來找她吃早餐這個事實,她又怎麼會看不穿他錯漏百出的說辭。

           

            周諾寧無情拆穿,司徒辰一下就窘了,「⋯⋯我⋯⋯我就是不想打擾你工作,怕耽誤你了。」

           

            「你對我的工作能力就那麼沒信心?」

           

            「不是⋯⋯」他趕忙否認,一字一句地慢慢解釋,「只是⋯⋯你在我踢足球的時候給足我空間,我也應該在你忙工作的時候給足你空間。」

           

            雖然她沒有刻意表現,他知道周諾寧一直想得很細緻,從來不會在他練習途中,比賽中間聯絡他,讓他心無旁騖,全心全意集中在足球之上。

           

            所以他不想自己反過來影響了她的工作,即便只是一通電話,一個短訊。

           

            他心目中的公私分明,是要尊重彼此的專業領域,不阻礙對方追求自己夢想和事業,不因自己的私心要對方為自己犧牲。

           

            「你不用管我的,我就順路過來,下午還得跟房東見面,之後再收拾一下家裡,算起來還是很多事情忙的。」他極力表現出自己是真的沒有關係。

           

            這段關係是人生的昇華,而不是負擔。

           

            他們見面不算甚麼要緊事,她沒必要因為他特地放下工作,甚至影響了之後的休息時間。

           

            「等你忙完這陣子⋯⋯」他壓抑著心底的顫動,睫毛垂過眼睛,唇角繃得有點緊。

           

            決定追求周諾寧開始,他就預想過會經歷很漫長的旅程,準備好要將一輩子的耐性都留給她了。

           

            可是他卻是何其幸運,沒有等待太久,回過神來她已經在他懷裡了。

           

            現在他還有很多耐性,就算是再長的時間,他都可以慢慢等。

           

            等她忙完了,休息好了,也不遲。

           

            他們的日子還長呢。

           

            「我們去約會吧,無牽無掛地。」

           

                       

————————————————————————————————————————————————————

作者的話:閃的部分來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