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CH.6-6

      這句話竄入耳中的同時,我眨了眨眼睛。

      「很像一個他知道的人」?這是什麼意思啊,難道他在穿書之前認識我嗎?既然如此,為什麼現在才提出來?如果彼此在穿越前有交集,就不必擔心離開書後無法再見,這也會影響到我對他的態度,以及彼此間關係的維繫,別說他沒想過這種事!又不是選擇性癡呆。

      我凝神端詳了他半晌,「你本來的樣子長得跟徐胤宇像嗎?」

      既然倪靜長得跟我本人有七、八分像,或許徐胤宇原身的臉也跟現在大同小異吧,但我不記得身邊有長得這麼好看的男生啊?如果有又怎麼可能記不住,畢竟是連匆匆一瞥都難以忽視的出色外貌。

      徐胤宇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細部稍微有點差異,不過五官總地來說算是像。怎麼了?」

      「我不記得曾經看過你,照理說你這張臉我應該能過目不忘。」皺眉,我換了個方式,「我的本名叫沈姝靜,名字跟你知道的人對得上嗎?」

      我留意到他的眼睫微微顫動,隨後卻歉然搖頭,「我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對方正常也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們沒有真正對話過,也不曾好好地正視彼此,況且我已經好幾年沒見過她了,不曉得她現在變成了什麼模樣。」

      我懷疑他的知道跟我以為的知道不是同一個知道。

      難道他是指對某個知名人士那種常識級別的知道嗎?別鬧了!

      我的嘴角不由自主抽搐,「……你在說外星話嗎?我好像不是很理解欸。」

      徐胤宇拍拍我的頭,讓我有些不自在地縮了下脖子。見狀,他收回手,竟眼神柔和、語氣十分親切地蹦出一句:「這是中文,妳的中文理解能力總不會比一個國外回來的轉學生差吧,加油好嗎?」

      我現在可以物理制裁他嗎,可以嗎?

      瞪著徐胤宇往門口走去的背影,我張開口,略微一頓,才總算擠出聲音,「那你的名字呢?」

      「嗯?」在他回頭的同時,我已追上他的步伐。

      「我、說,你的名字呢?我都跟你說了我的本名,照理說你不是應該也要告訴我你的本名嗎?」而且,說不定沒見過長相,但我聽說過名字啊!

      「有這種規定?」他故作納悶,但隨即理所當然地道:「反正名字沒辦法核對,就當沒這回事吧,在這裡也用不到本名。」

      他迴避了。

      我很直覺地明白,他不願向我透露他真實的姓名。

      這瞬間,盤據在心頭的情感難以言喻,說不上是氣惱、尷尬,還是很純粹的失望。

      根本雙標嘛。既然自己什麼都不肯說,幹麼老是招惹我啊?先引誘別人靠近,等真的靠近時又無情地推開,搞不懂這是鬧哪齣耶!難道是他的惡趣味嗎?被潑了冷水的感覺超級不好受。

      我安靜下來,短時間內下降的溫度差彷彿讓我的舌頭麻痺了,半個字都說不出口,而徐胤宇似乎沒察覺到我古怪的反應般逕自邁著步,也可能是刻意不主動和我對話,只顧走路的他很快便將我拋在後頭。

      到鐵門外的時候,徐胤宇叫的車還沒到,他拿出手機看了眼,幾秒後又再次確認,雖然不動聲色,我卻能讀懂他舉止中隱約洩漏出的焦躁。

      好吧,都送到門口了,他如果不想要我待在這,我就趕緊滾吧。

      孰料在我啟口前,徐胤宇便先一步說道:「妳要不要先回房子裡?我自己等就──」

      我抬起手打斷他,很沒靈魂地邊揮邊說:「好好好,我就不造成你的困擾了,再見啊……也不曉得是誰下午硬要跟來,莫名其妙。」

      仍不由自主地抱怨了兩句,正欲旋身離開,卻被他握住手腕。

      「妳誤會了,我不是急著趕妳走,而且這裡還是妳家。」大概覺得這件事必須澄清,他的語氣透著一絲無奈,「我原本是擔心何仲晏聽說了消息,會直接過來找妳,加上放學那時還乾脆在大門口巧遇,可能性就更高了。但直到現在都沒有動靜,就當是我神經緊張多想吧,可是親眼看著妳進屋會比較安心一點。」

      因為是完全沒考慮過的理由,我花了好幾秒才消化這段解釋,回過神後呆呆地問:「那你為什麼不直說啊?」

      連留下來吃飯都講得那麼白目迂迴!明明是為人著想的心意,有必要九彎十八拐的嗎?如果不是發現我心情不好,他自己親口說出來了,否則有誰能懂?

      他扯了下嘴角,而後聳聳肩,「也許我沒有直說的天分?」

      也許吧,真實的原因往往難以啟齒,害怕自己難為情也害怕對方感到負擔,所以才用各種搞笑浮誇的方法來掩飾。

      「他目前估計還等著我去懺悔,不會紆尊降貴地來找我。」否則下午就衝過來了啊,然而並沒有,拖到現在何仲晏的脾氣約莫都不在最頂點了。

      「也是。」認為我的推測有道理,徐胤宇緩緩點了點頭,鬆開我的手。「不過妳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車也快來了,妳不用陪我餵蚊子。」

      嗯,最後那句很實際,深深地打動了我。

      摸摸手腕,在心頭仍有些躁動的情況下,我只簡潔回道:「好。」

      沒有再出聲道別,被努力按捺的情緒催促著快步離開,可惜直到進屋前,我才慢半拍意識到,他的解釋和我真正想知道的答案,根本是兩碼子事,而我依然簡簡單單就被他繞了過去。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