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定8/17開放銀聯卡服務
HOT 閃亮星─禾風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消失的初戀

   「湘澄學姊,恭喜妳畢業了。」眼前戴著眼鏡的斯文男孩,是小我一屆的同系學弟。

   「有些話如果不說,我怕以後就沒機會說了。」男孩的手上捧著禮物盒,上面還夾著一封信。

   「學姊,我、我喜歡妳!」果然又是告白,算一算這是今天第五個了。

   「我暗戀妳很久了……」這位學弟名叫柯東良,算是我在系學會裡的小跟班,從他大一剛加入系學會時就認識了。

   「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東良怎麼會跟我告白?他不是最常說「跟我告白的人都該去看眼科」嗎?

   「我嚇到妳了嗎?」希望我拒絕以後,東良不會難過太久。

   「東良,我覺得你該去看眼科了。」我語氣平淡地說,但內心仍是有些緊張。

   「學姊,我是認真的!」

   「不只眼科,腦袋也去檢查一下吧。」雖然早已習慣類似的情況,但我實在不喜歡這種尷尬的場面。

   「學姊,這就是妳的回答嗎?」東良露出落寞的表情。

   「我不是跟你說過嗎?我還不想交男朋友。」

   「學姊,妳不能仗著自己漂亮就一直拒絕人,太挑的話小心變成老處……唉唷!」聽到即將脫口的關鍵字,我用力捏住東良的手臂。

   「你確定你要繼續說下去?」

   「學姊,我這是在擔心妳的將來啊!」東良一臉無辜地說。

   「你還是先擔心自己吧,我記得你不是單身很久了?」我鬆開手指,無奈地嘆了口氣。

   「很多人跟我告白好嗎?只是我都拒絕了。」

   「幹嘛拒絕啊?裡面沒有你……」東良該不會是因為喜歡我,所以才拒絕那些告白?

   「抱歉……總之,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不對,那是他自己的選擇,我幹嘛愧疚啊!

   「好女孩還是很多的,依你的條件一定可以……」不知何時,東良身後出現一個人影。

   「學姊,不要答應他!」仔細一瞧,那人竟是鄭元浩,同樣是系學會的一員,也是東良的死黨。

   元浩氣急敗壞地吼著:「柯東良!你不是說你沒有喜歡湘澄學姊嗎?」

   「鄭元浩,你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學姊,我喜歡妳很久了!」等等……元浩他也喜歡我?這到底是什麼超展開!

   「喂,你之前不是說要挽回前女友嗎?怎麼現在又……」

   「你少亂說,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他倆莫名吵起架來,原本尷尬的場面更加尷尬了,還增添不少火藥味。

   後來天空下起雨,我才趁勢離開現場,元浩當然也被我拒絕了。

  

   畢業典禮充滿離別的不捨與祝福,感傷之餘卻也喜悅,而我則多了些提心吊膽,因為根據以往的經驗,肯定會有人選在畢業前夕跟我告白,有的是交情不錯的朋友,被我拒絕後關係變得尷尬,從此便漸行漸遠,還有男生為了我而跟別人打架,甚至被拒絕後就到處講我的壞話,原本還會感到氣憤難過,現在竟也逐漸麻痺了。

   但其實……還是會難過吧,只是我刻意去忽略、壓抑這些負面情感,卻沒有真正的釋懷。

   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總覺得好不值得……

  

   「你是中樂透了嗎?居然請我吃火鍋!」又夢見那天的情景了,那是國中畢業前夕,我和暗戀已久的初戀第一次單獨約會。

   「幹嘛閉眼?你想給我驚喜齁!」他是與我同窗六年的國小同學,一位幼稚固執、聰明且溫柔的男孩。

   「可是我的生日還沒到啊?」我們上了同一所國中,雖然沒有同班,但我們仍是時常聯絡。

   「先說好,你可不能對我亂來喔!」忘記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等到發覺時,我對他的喜歡早已超乎想像。

   「唔……」看到他和其他女生聊天會吃醋,會因為他的一句讚美而開心,看到他難過我也跟著難過,他的一切總會牽動我的思緒。

   「你、你幹嘛親我……」那天的約會很開心,我們在市區玩耍一整天,還拍了不少合照。

   「唔……」約會的最後,他將我的初吻奪走了。

  

   「妳怎麼不反抗呢?」本以為我們會在一起的,像大多的兩小無猜那樣,談一場青澀平凡的戀愛。

   「妳應該反抗的……」帶著許多憧憬入睡,我以為一覺醒來,又能見到那張令我小鹿亂撞的臉龐。

   「如果我去了遙遠的地方,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見面……」但是到了隔天,他並沒有出席畢業典禮。

   「妳會等我嗎?」典禮結束後,我打電話給他卻聯絡不上,還匆忙跑去他家找他,卻早已人去樓空。

   「沒什麼,只是無聊問問。」後來聽師長說他移民了,提早領了畢業證書。他與所有人斷了聯繫,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了。

  

   「你已經親我了,就要對我負責!」這些年我一直在尋找他的消息,卻一無所獲。

   「你如果敢搞失蹤,我一定會追殺到底,哪怕是天涯海角!」在網路上搜尋他的名字,查到的只有國中以前的資料,就算查到了也只是同名同姓,並不是他本人。

   「真是嚇人啊。」所有與他有關聯的人我都問過了,沒人有他的消息,他也沒跟任何人聯絡過。

   「我是說真的,你敢搞失蹤你就死定了!」他就像被外星人抓走般憑空消失,我甚至懷疑他死了,但就連新聞也沒出現過他的名字。

   「一言為定喔……」時間一久,大家逐漸忘記他的存在,就連我也開始產生一種,根本沒認識過這個人的錯覺。

   「就算是天涯海角,也一定要來找我。」他的相貌、聲音,所有與他的回憶都隨著時間逐漸模糊,唯獨那天的親吻依然熾熱,依然牽動著我的心跳、還有淚腺。

  

   「褚希宇,晚上要去逛夜市嗎?」早知道就把他五花大綁、囚禁在我家,看他還能逃去哪!

   「那個……你有喜歡的人嗎?」早知道那天就晚點回去了,早知道就多拍幾張合照……

   「褚希宇,明天畢業典禮見!」早知道就不給他親了,那可是我的初吻……

  

   早知道,就不要喜歡他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