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捌拾章

      漆黑的夜空看不見半顆閃爍的星子和明亮的玉蟾,如墨的陰雲遮去整片天空,幾點零星的白雪飄落,和厚重的濃霧一同遮去人的視線,看不清周遭,只有刺骨的北風呼嘯而過,不至於讓黑夜陷入一片死寂。

      寒風從窗戶隙縫中鑽入,吹得燭火不停搖曳,映在牆上的影子隨著跳動的燭火晃動著,看不出原貌。

      路箏坐在桌前,執筆在紙上細細描繪著孤寧,臉上的表情不似對他人的冷酷,專注中又帶有幾分溫柔。

      畫下最後一筆,隨意把筆扔到一邊,他看著紙上巧笑倩兮的少女,有些出神。

      本來只打算畫個畫像讓底下的人記住獨孤寧的臉,方便找人,也免得他們動手誤傷她,沒想到他會不知不覺畫出記憶中他們初見的場景……看來要再重畫一張才行。

      路箏看著畫紙上那明明背光又只露出側臉,卻被他畫得特別清晰的那雙墨紅眸子,思緒漸漸飄遠。記憶中清澈的貓眼和前些日子分別時看到的並無甚分別,都同樣乾淨又清澈……明明都過了好幾年,可他竟從未忘記過。

      雖然他們的初見只是一場意外,到現在她也不知道那個曾經被救的少年是誰,或許更乾脆地忘記了曾救過那麼一個因過度勞累而倒在路邊的少年,但他不曾遺忘半分,那時看到的墨紅眸子更是深深刻在他的腦海中。

      為什麼不會忘呢?又不是曾經那些深入骨髓、彷彿連靈魂都撕裂的痛苦和仇恨,為什麼好像刻在心上一樣?難不成就像是那些可笑話本裡寫的,那是他第一次接觸到的溫暖存在,是他第一次親身體驗「光」照在身上的溫暖,所以才念念不忘?他有那麼蠢嗎?

      這麼多年,他看過、經過了那麼多,也不是沒看過其他「善人」,或是被其他人當成「光」的存在,可看著那些人,他半點感覺都沒有,只覺得虛偽噁心。他們的慾望也和那些渣滓一樣永無止盡,只是吃相難不難看、掩蓋手法好不好的差別。

      當然他偶爾也會遇到比較乾淨的人,但他們總是很快就死了。死因很多,但總結一下也不過就那幾種──被陷害、欺凌,被那些不知饜足的血蛭吸乾,或是被壓榨得操勞過度死去……幾乎沒有好下場。有的難得好像境況好轉了,卻很快就會又遇到垃圾,然後消失在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

      那他為何在孤寧身邊時,心底會湧起不一樣的情緒?為什麼,他會對她和她身邊的青虹、紫澄特別寬容?甚至偶爾會生出一點都不像他會有的、無用的渴望?

      是他等得太久才久到忘卻了過去,甚至覺得陌生了嗎?明明當初聽到預言,他就決定要阻止預言中的少女拯救這個腐敗的世界,現在好不容易找到預言中的少女,等到了這個完成他畢生夙願的時刻,為什麼他會猶豫?是因為和她們相處的時光太安逸嗎?還是動搖了?抑或眷戀那虛假的安寧?

      他輕嗤一聲,秀麗的臉上掛起嘲諷的笑。為了活下去,再冷酷、兇殘的實驗和任務他都做了,這雙沾滿了血的手不可能有洗乾淨的一天。這樣早就把所謂的心丟棄的他,還有心可以動搖?還會眷戀安寧?若被那些死在他手上的人知道,怕是要笑死。

      或許少時的他還有心,可有心的笨蛋死得早,現在的他,早只剩空殼了。

      一個只有滿腔復仇之火在中心燃燒的空殼。

      不過,為何他那明明早就空蕩蕩的胸口,在她身邊的時候還能感覺到一點溫熱?

      叩叩。

      被劃破深夜寧靜的敲門聲拉回神,路箏把畫捲起收好後才開口,「進來。」

      「有消息了?」路箏漫不經心地睨了單膝跪地的下屬,「派去的聆風查到渾沌宮跟青王在找什麼了?還是找到獨孤寧的下落了?」

      「稟宮主,聆風沒得到渾沌宮的消息,但查到了青王派人去找虎寅各地的大小祭壇,具體目標並不清楚。」黑衣人低著頭,語速極快卻又咬字清晰地把情報上報給路箏,「還有,碎染城內的聆風傳訊來,似乎見到宮主囑咐要特意注意的妖怪,說見到一隻白色巨貓駝著一名粉髮女子朝牛丑的方向趕,速度太快,來不及追上查清。」

      「知道了。」金眸一黯,路箏的表情有些凝重。畢竟是行俠仗義了千年的大妖,是要趕去與孤寧匯合,一齊救世的吧。

      「算你們好運,撿回一命。」他擺手示意黑衣人退下,「讓聆風繼續去打聽,有消息立刻來報。一旦打聽到具體目標,若能在他們之前先找到他們的目標最好,再不濟也要跟在他們後面到,及時毀了他們要找的東西,懂?」

      「懂。」黑衣人恭敬一禮,隨即起身告退,「屬下告退。」

      路箏沒說什麼,只再一次擺手讓人退下。

◈◈◈◈◈

      書聿看著無穹傳來的消息,不由得想起他們前幾日的談話。

      真沒想到獨孤寧就是預言中的少女……他讓人明查暗訪那麼多年,結果就在那麼近的地方,該說是燈下黑嗎?那個異世靈魂又是什麼時候到天靈的?是那次被公主推下水那次?抑或更早?

      「算了,現在糾結這些也沒用,重點不在這裡。」他捏緊手中的信紙,面色有些沉重,「有長生宮阻攔,而且路箏即是長生宮宮主啊……真難辦,有最麻煩的這一群邪教瘋子阻擾,要找東西可不容易,尤其還有對獨孤寧頗熟悉的路箏在,難度又更上一層。」

      「罷,就算再難,該做的事還是要做。」他敲兩下桌上的金鈴,「來人。」

      從窗外閃進一抹黑影,一名黑衣女子單膝跪在書聿面前,「屬下在。」

      「領一半青羽隊的去,把虎寅境內所有祭壇找出來並小心保護。注意不要洩漏蹤跡,途中發現任何長生宮人,能活捉就活捉,不能便就地格殺,務必不能讓他們有搗亂的機會。」

      「遵命。」

      「去吧。」擺手揮退女子,書聿把信放到一旁,另取了一張紙,伏案振筆疾書。

      要救世還要從上向下勸人向善,還真是從根本救起啊……不過,若他按這樣的目的改完原本就寫好、預備提出的新政能被接納並施行的話,那應該可以讓滅世之劫再延遲一些吧。也算他為救世貢獻,不至於全扔給來自異世的靈魂來救天靈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