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柒拾玖章

      收到孤寧傳來的消息和她附上的關於提示裡那座祭壇的記憶,無穹立刻拿出隨身攜帶的鏡子給闇堂屬下下令,讓他們改去尋孤寧遊歷路上經過的所有祭壇,並把她已尋到浮生墨筆的消息轉傳給在外雲遊的疆肅知道,讓疆肅改成幫著打探他們沿路上經過的那些祭壇的歷史和用途。

      看著無穹發布這一串命令,青虹想起仍在牛丑皇城的書聿,轉頭雙眼發亮地看向剛聯絡完疆肅的無穹,「無穹哥,你說我們去求助青王怎麼樣?」

      「青王重視禮法又十分愛護百姓,定不會放任這世界毀滅,那我們請他幫忙找祭壇如何?這樣就算小姐還沒篩選完遊歷前去過的祭壇,我們也能透過青王先過濾一遍,尤其我一直都跟著小姐,小姐行蹤我瞭如指掌,完全可行。而且勸人向善這部分由他這個高位者來做,效果會不會更好?」

      無穹沉吟一會,想起和書聿的少數幾次碰面,肯定了青虹的想法,「可行是可行,但我們得先去牛丑皇都和他會合,畢竟還有長生宮在虎視眈眈,當面說才是最保險的。」

      「那我們這就出發?」青虹試探地問,「我們離牛丑皇城還有一天左右的路程,趕一下路,早點到才能早點布置,特別是我們不知道小姐除了找到祭壇,是不是還有什麼要準備的,早點出手比較好吧?」

      「嗯,也是,準備一下我們就出發。」

      「好!」

◈◈◈◈◈

      沉入意識深處,孤寧和獨孤寧打了個招呼,讓小姑娘繼續看記憶、學習之後,就同樣窩進加快時間流速的結界裡,把她後面那些比較新、獨孤寧還沒看過的那些記憶抽出來複製好,還在每顆紫色圓珠上一一標日期,然後按順序擺放整齊,裝了一盒子。

      都弄好後,孤寧捧著盒子湊到獨孤寧身邊,拍了一下認真學習的小姑娘肩膀,「這些,是妳還沒看過的近三年的記憶,我都標好日期了,如果我們提早找到祭壇、救世成功,妳就自己補完這些記憶吧。」

      「已經差不多了嗎?」接過盒子,獨孤寧好奇又有些不捨地問,「三樣寶物都找齊了?」

      「是啊,不過還差一點。」孤寧坐到她身旁,「夜凰女神說還要找到一個祭壇,那個祭壇是我去過的,只有那個祭壇能承受三樣寶物的力量,所以救世的最後一步就是找到那個祭壇。」

      「那我幫忙翻找記憶?」

      「不用了,之前給妳看記憶,我也跟著溫習了一遍,印象還深著,那裡面的祭壇沒幾個,一隻手數得出來,都還挺完整,但跟女神給的提示不一樣。」孤寧低頭看自己手上的紫珠,「我要過濾的也就剩這些,現在有木華他們守著,我可以專心看記憶,不用擔心被長生宮的人抓到,可以加快播放速度。」

      「妳乖乖學習、看記憶吧,留給妳的時間不多,徹底把身體交還給妳的時間已經快到了,妳還是為妳以後能好好接手自己的人生準備吧。」

      獨孤寧有些遺憾,不過還是乖巧點頭,「好,不過妳也不要太拚,該休息要休息。」

      「我知道的。」

◈◈◈◈◈

      路箏斜倚在主位上,看著半跪在底下帶傷前來的手下,神情冷漠,金瞳裡隱隱能看見煩躁的情緒。跪在底下的黑衣人微不可察地輕顫著,背後的衣衫全被汗濕,卻滿臉鎮定恭敬。

      「還沒找到獨孤寧?」秀麗臉孔上寫滿不耐,「渾沌宮那邊的行動呢?也還沒探查到他們究竟在找什麼?」

      「回宮主,已經有疑似獨孤寧的下落了,但渾沌宮尋找的事物似乎也變了。」

      路箏聞言挑眉,眉眼間的煩躁稍減,「她在哪?渾沌宮又改什麼目標?」

      「獨孤寧和疆無穹分開後似乎直接走水路順流而下,到下游的水蓮鎮去了。」黑衣人恭敬地把蒐集來的消息一一上報,「屬下尚未探查到渾沌宮的新目標,但發現他們似乎和虎寅青王也搭上線,兩方都在尋同樣的東西。」

      「給你一天時間,動用那些在外出任務的聆風,趕快查出他們的目標,不然就提頭來見,聽懂沒?」

      「是!」

      看著屬下倉促離開,路箏垂眸,長長的眼睫遮去一雙金瞳,看不清他的眼神,「阿寧在水蓮鎮啊……」

      「直接去找她好了。」

◈◈◈◈◈

      孤寧發現自己又做夢了,那個意義不明的夢。她站在青石小路上,撐著那把熟悉的雪白油紙傘,打量周遭。濃霧掩去一切,四周很安靜,只能聽見細密的雨聲,彷彿全世界只剩下她一個人。

      在紙傘的遮蔽下她抬頭仰望天空,仍舊是一樣的深青天空和厚重的煙灰雲層,雨絲從天而降,帶來絲絲涼意。她不再像先前的夢一樣伸手感受雨滴,轉而凝神細聽,試圖從雨聲中聽出其他聲音,直接去前幾次夢境結束的地方。淙淙水聲自不遠處傳來,她勾起唇角,和上次夢境一樣往聲源走去。

      走沒多久,就看見上次夢裡所見的木橋,木橋橫跨在小溪之上,不寬卻沒法一步跨過去的急流匆匆向下游奔湧,小巧細緻的小橋則橫跨流水之上通往對岸,卻因濃霧而看不清楚對面的景象。

      她走到橋頭,停步,隱約看見一抹人影影影綽綽地從另一頭走來,離她越來越近。從那模糊的輪廓能辨別出是男性打扮,可看不清面容,也沒聽見他的聲音,分辨不出到底是誰,只能隱約看見他勾起一抹淺笑。

      「你是誰?」

      這回人影沒有停下腳步,反而離她越來越近,卻在幾乎可以看清面容時停下腳步,站在濃霧中。

      她試著邁步向前,一邊問,「你是誰?這是哪?」

      才跨出一步,她就發現自己無法更進一步,只能站在橋頭。她傾身向前,試圖看得更清楚,卻只能看見對方的輪廓,和隱約傳來的熟悉氣息。

      他到底是誰?為什麼她三番四次地夢到他,他們到底有什麼關聯?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我一直夢到你?」

      話才出口,她就醒了。

      她有些苦惱地皺起眉,心情並不如在夢中那般寧靜平和。

      這個夢,到底有什麼含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