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寫於連載之前:妳在十七歲時喜歡過一個人嗎?

      妳曾深深地喜歡過一個人嗎?在十七歲時。

      那個人,是女生嗎?妳也是嗎?

      如果都是,或許,不,是我想,妳會喜歡《與妳的寂寞花火》。

      ──我曾喜歡過一個人,在穿著學校制服的時候。

      所以,我才會在寫完的當下感到如此悲傷吧。

      兩年前出版《妳的餘生,我的餘燼》時,我曾說過,如果妳是我的讀者,那妳會喜歡《餘生》。

      兩年後,我寫了《花火》,但這一次,我知道,妳可能不會喜歡。

      如果一個故事的賣點在於意想不到的結局、峰迴路轉的劇情、賺人熱淚的主角……很抱歉,這個故事裡,這些都沒有。

      沒有讓妳讚嘆連連的劇情發展、沒有讓妳耳目一新的劇情設定,也沒有圈粉無數的女主角們,

      在這次的新作裡,只有在那年夏夜裡,映照在彼此眼裡的煙花。

      僅此而已。

      《花火》是我在學生生涯中的最後一部作品。

      我一直都有些抗拒寫長篇的校園愛情故事,主角就是單純的兩個學生,這樣一個純粹的校園故事──儘管今年六月我才剛結束學生這個身分。

      我隱隱知道,若我真的開始寫了校園純愛的長篇,那麼,我一定會想起穿著制服的那幾年,我一定會。

      我會想起教室與考卷,我會想起坐在隔壁桌的那個人,我會想起身上曾穿著的制服與體育服,我會想起那時的無力與惆悵。

      我會把熟悉的校園風景──經過那麼多年仍烙印在腦海中的人事物──都不自覺地寫進去故事裡。

      我會這麼做,實際上,我確實也這麼寫了。

      這部新作我寫得緩而慢,斷斷續續的,直到最後快畢業時,我意識到「若是再不寫我大抵就沒法完成了」──那就沒有紀念的意義了。

      然後,我就寫完了,總共十二萬字。

      儘管書寫過程中曾感到不適,對,是不適。因為對我而言,這太真實了、太直接了,寫作同時就是直面那些事情,那些不願承認卻曾真正發生過的事。

      有些事情,長大自然能解決,可當時最大的問題,就是還沒長大。

      我們都曾盼著長大,也在長大後希望能不要變成大人。

      或許,只是不想要再那樣無能為力而已。

      如果寫完《餘生》是圓滿,那麼《花火》就是悲傷。

      《花火》是平淡無奇的故事,是妳可能經歷過、身旁看過的故事,在這裡面,沒有好人、沒有壞人,都只是個平凡無奇的人,或許是學生、或許是老師、或許是家長,又或許是哪個路人。

      沒有真正的好人,也沒有真正的壞人,在這故事裡。

      正因為如此,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沒有唯一正解的題目答案,有的,不過是那當下,我們都想這麼做。

      於是作出了選擇,不談後悔。

      如果妳能在這個故事裡找到自己,那就太好了。

|7/29   開書|8/05   正式連載|雙日更|

若妳願意,歡迎來POPO找我,聽我說一個,關於「喜歡」的故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