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節零:引子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在五角大陸的中林裏有一家三口正樂融融地玩耍著。

    「老婆,你看我們的兒子多可愛!」張晨一臉幸福,緊緊攥著搖籃說。

    「行了行了,這句話你從我七天前把他生出來後已說上千遍了……」張夫人嘀咕著,又問:

    「話說回來,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嗎?」

    「嗯!我想給他取名為清河,以紀念我們這裡的良辰美景。

    『清怡風送千里至,白花赤鱗流川河。』

    有了他,我們才算是完整,才能在這裡生根,你覺得如何?」

    「張清河……還蠻不錯嘛!」張夫人笑道。

    此時,天外飛來一人。他穿著一身白色短袖馬褂,長髮飄逸,加上他那輕盈的步伐,看上去如一個年輕俊俏的仙人。

    「喂!劍天!」張晨揮手喊道。

    「孩子呢?」劍天臉都紅透了並急切問道。

    「在這裡呢!他這下算是你半邊兒子了,乾脆你就認他做乾兒子吧!」

    「乾……乾兒子?」

    「對啊!老婆七天前生下他,你就七天都過來,我們也看得出來你很喜歡他。」

    「唉……不用不用,太麻煩了。話說回來,他有名字了嗎?」

    張晨和張夫人相視一笑又齊聲說道:「有,張清河。」

    「張清河……哦?就是張晨早幾天一直呢喃著的那句詩嗎?」

    「是啊哈哈哈!」張晨手指擦擦鼻子笑道。

    「清河嗎?真是個動聽的名字。」劍天說著又走到搖籃那裡,看著張清河說:

    「清河,我是劍天,你好~」說著便輕輕握起張清河那纖細的食指。只見張清河「哎咿」一聲便開始笑了起來,另外三人見狀也很是歡喜。

    然而,歡樂並沒有持續太久。

    張晨驀然眉頭緊皺,夾出一個「川」字,說:「劍天,你感受到嗎?」

    「嗯……好濃厚的殺機……」

    天空不知何時已被陰霾遮蔽,空氣頓時變得沉重,壓得張夫婦和劍天仨難以呼吸,不論天空還是大地都瀰漫著肅殺和蕭索,殺機重重。

    良久,一個男人從遙遠的天邊飛身過來,停在那三人頭上。

    這是飛行靈技?劍天心生疑惑。

    飛行靈技在大陸上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哪怕是頂級武尊也不能任意飛行,只能一躍飛出一大段距離而已。

    而劍天所知道能夠不借助外物飛行的就只有一人,那便是帝北斗。

    「你就是張晨?」老人問道。

    「是,又如何?」張晨不屑地說,右手更是已經放在腰間的月夕花朝劍的劍柄上。

    「幸會,老夫名叫帝北斗,為殺手團的統帥。」

    「殺手團?所以你來幹嘛?」張晨此時轉頭看向劍天,只見他目露惶色。

    「招攬。」帝北斗吐出二字,等了一下又說:

    「問蒼茫大地誰主浮沉?是強者。而老夫就是要招攬強者,滅了那些不願歸順的宗門,與老夫一統天下。」

    「那我要是不依呢?」張晨的聲音開始變得沉著且言語間滲出一絲絲殺意。

    「死。」帝北斗皮笑肉不笑地說。

    張晨看向他的夫人和劍天,又再仔細打量了帝北斗一番,便向劍天說:「喂,乾爹!把你乾兒子帶走。你千萬不要跟他交手,無論如何都要離開中林,把清河帶回張府,那裡有北帝國的軍隊保護你們!知道嗎?」

    「可……可是……」劍天頓時不知所措。

    「沒什麼可是的了,以我老婆六十幾培鬥尊的靈力是不能逃離帝北斗的魔掌的,只有我和你這樣的頂級武尊才能離開。」張晨停頓了一下又說:

    「拜託你了,好好照顧清河,我希望他覺醒後能被你我一起培養的。」

    劍天頓時覺得鼻子酸酸的,眼睛有股熱流搶著要湧出。他點點頭示好,於是用左手一把抱起張清河,右手仗劍,拔腿就跑。

    帝北斗也看到這一切了,便衝口大罵:「劍天!你這個叛徒!」

    隨著怒喝聲,帝北斗反手拔劍,猛力揮出一道劍氣。

    「休想!」張晨的月夕花朝劍也已經出鞘了。他從底下往上劃出一道藍色弧形,這道藍色弧形高約十米,其經過方圓五米之處均被那隱形的可怕的氣壓撕碎,此時張晨大叫一聲:

    「劍海!」

    這是張晨得意的靈技「劍海」,能揮出一道劍氣,劍氣為主,周圍被扯動的空氣為次,如浩瀚無底的海洋,深不可測,威力強大。

    兩道劍氣碰在一起並轟然炸開,化為無數細微的靈力碎星飄落。

    「也罷,這次的目標不是他。」帝北斗眼看自己傷不了劍天便說。

    「哦?看來你不是虛張聲勢呢。

    我是張晨,四十四歲,八十六培頂級武尊,未請教。」張晨暫時停下攻勢。

    「帝北斗,八十八歲,九十培靈皇。」帝北斗不以為然地說了一句。

    然而此話一出,張夫婦二人心裡大驚。在頂級武尊以上的世界,一培之差可謂差天共地,而張晨和帝北斗居然相差四培,誰勝誰負基本上是一目了然。

    這個時候,又有三個來自殺手團的頂級武尊趕來,不一樣的是他們不會飛。

    「需要如此興師動眾嗎?」張晨微笑看著帝北斗。

    「應付一個四十四歲就有八十六培的天才,這點人力還是需要的。」

    此時大家都陷入一片沉寂,默不作聲,不敢輕舉妄動,直至殺手團中的一個手執長槍的人突然衝前,大家才開始動手。

    長槍倏然刺來,張晨不慌不忙地一彎腰避開,再飛身上前,揮動月夕花朝劍。銀光掠過,張晨零距離地釋放了劍海。

    碰!

    一個頂級武尊的身體就那樣輕易地被切開,周圍的四肢則被連動的氣刃劈得血肉模糊,就這樣死了。

    另外兩名頂級武尊分別是一個法師和拳手。

    法師揮揮法杖,一道靈光飛向拳手並斂沒。

    「增幅靈技嗎?」張晨嘀咕。

    拳手磨拳擦掌,他的金屬拳套突然燃燒了起來。他一個前跟斗後就猛力錘向地面,地下隨即犁出數道溝壑,並噴出烈焰。

    張夫人見狀便開啟範圍性的護身壁,包著夫婦二人。烈焰在護身壁的保護下不能入侵,只能隨著護身壁的形狀攀爬。

    裂縫延伸到他們身後的木屋,木屋也瞬間炸毀。

    「御劍百行!」張晨喝道,隨後便甩出月夕花朝劍。

    然而這樣丟出佩劍是難不了頂級武尊的,二人很快便閃開。這時,張晨劍指旋動又指向拳手,月夕花朝劍突然回首飛向拳手。

    「小心!」帝北斗從上大喊一聲,便要飛身下去,卻未能阻止張晨的攻勢。拳手瞬間以靈力護身,但月夕花朝劍一下子就刺穿了護身並準確地穿過拳手的心臟,拳手亦因此殞落。

    「臭小子!」帝北斗怒喝,法師隨即施展靈技,向張晨射出幾個直徑兩米的大火球。

    砰砰砰!

    三個火球破了張夫人的護身壁,張晨見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回月夕花朝劍並揮出一道劍海,把火球強行切開和吹散。

    火球被切開數份,砸毀周圍的草木,煙火四起。

    帝北斗和法師兩人雙雙邁步打算打向張晨,卻忽然被一道靈力暴風吹得不能前行,更騰騰退出數步。

    漫天硝煙中有一處靈光匯聚,那是張晨的月夕花朝劍的紋上閃爍中的靈光。藍色靈力在劍上不斷暴湧,張晨的衣服無風自動,仇視的眼光彷彿能奪命。來自張晨的殺機瞬間遍佈方圓五十米。殺意騰騰升起,黑中帶點淡紅的殺氣浮現。

    八十七、八十八……不!是八十九培靈力!

    張晨的靈力瞬間提升至八十九培巔峰的靈力。

    「能夠短暫提升靈力壓力的靈技和黑中帶淡紅的殺氣,比老夫和劍天那猩紅色殺氣低了一等,卻也是強悍霸道的殺氣啊……這是劍天教你的吧?

    張晨啊張晨,像你這樣的天才殺了未免太可惜了。若你能加入殺手團,我便既往不咎,赦免你殺我兩大頂級武尊的大罪。」帝北斗說。

    「哈!!!!!!!」張晨並沒有理會,他高舉月夕花朝劍,張夫人則在背後開始為張晨增幅,一道藍光沖天而起。

    大地劇震,大海翻涌,天地再次變色,烏雲聚頂。就在藍光穿天之處,驟然扭曲,捲起了一道詭秘的漩渦。

    漩渦處忽然爆出七道雷電,各為一色,落在月夕花朝劍上。

    下一刻,月夕花朝劍被七彩雷電纏繞,包覆著的靈力更開始變得越來越大,數息後居然變成一把藍色筆直伫立並通天。

    它的藍光璀璨奪目,透出一股肅殺及莊嚴,如君臨天下。

    轟——

    它停止變大了,一把巨響轟然響徹九天。一股熱氣亦隨聲從其劍身向外擴散並翻騰。

    這是張府的禁斷心法,寸斷靈心訣。以把大量靈力提出壓縮後再一舉納入自身經脈中,使自身實力短暫增幅至少百分之四百。而這個心法之所以被納入禁斷心法是因為鬥師很容易在壓縮或重新吸收靈力的過程時自爆經脈,以致死亡。就算不死,每次使用時其代價是要承受身體每處關節被掰斷般的痛楚,而且使用後三天內不得使用靈力。

    再加上劍天傳授的殺氣及張夫人的增幅,張晨一舉得以暫時步入八十九培巔峰的靈力,離靈皇只差一步。

    此舉動也被逃亡中的劍天看在眼內,說:「張晨,你可別出事啊……」

    張晨此時揮下巨劍,強大的氣息瞬間把法師壓得跪地不起。帝北斗這時也使出真功夫。只見他眉心閃出一柄紅色小劍紋樣,突然間,他噴發出無比恐怖的猩紅殺氣,緊接著便包裹在劍上,不亞於張晨的巨劍。他猛力一揮,對上了張晨那劍。

    他們各有不足。先說張晨,他只是短暫進入八十九培巔峰,很快便會打回原形,所以他並不是「真正」的八十九培頂級武尊。而帝北斗的巨劍是以殺氣包成,對比起張晨那把以靈力包成的巨劍是還略遜一籌。

    可是就現在而言,佔據上風的是張晨。

    帝北斗很快也意識到這事,因此便轉頭叫法師動手破壞張夫人與張晨的增幅連繫,最簡單直接就是把她殺了。

    法師雖然驚惶,卻照辦了。他拿出幾道靈符便射在地下,靈符掉落之處驀然炸開。

    張夫婦二人見之稍微被分了心,帝北斗也順勢把劍盡量壓過去。張晨也自知分身不暇,於是沒有多管其他事,只能專心應對帝北斗了。

    「啊!」張夫人突然慘叫一聲,張晨也意識到自己從張夫人的靈力增幅驀然消退。

    他轉身一看,只見自己的老婆胸口穿了一大洞,法師則在她身後不斷退後又跑回帝北斗那裡,法杖上有鮮紅的血液。

    原來在剛才那一連串的爆炸中,法師趁著塵土飛揚時跑到張夫人身後並把她刺殺。

    「你這混……」張晨帶著哭腔怒喝,他話還沒有說完,巨劍開始變小並開始被帝北斗頂回去。

    憤怒與仇恨交織,令張晨的殺氣暴漲,黑中帶淡紅色的殺氣越發越接近猩紅色。

    帝北斗大感不妙,法師也丟出大火球企圖與張晨對抗。

    「啊!!」

    三人齊聲怒喝,最後在各自的靈技和武器的碰撞下閃出一抹白光,隨後便是一個大爆炸。白光瞬間蔓延並覆蓋樹林,方圓百米瞬間被夷為平地。

    濃濃硝煙中火光四濺,張晨最後與法師殞落了。

    帝北斗亦被張晨重創,部分臟腑破碎,身上多處骨折,其傷勢使他終生不能突破九十培靈力及需要長年休養。

    同時因為被重創了身體各處,他的外貌亦從一個中年男子一夜變回一個白頭老人。

    待劍天把張清河交回張府後,他實在是忍不住想要回去助張晨的衝動。只是待他回到中林時也為時已晚。

    回到那裡,他只見地下滿目瘡痍,理應綠草如茵的地方也只剩被火燒得赤紅乾旱的土地。而被火光包圍的,是兩具他熟悉的屍體。

    是張晨和張夫人。

    他顛簸地走前,雙膝跪地,拿起月夕花朝劍並抱著張夫婦兩人的身體痛哭:「對不起……張晨,對不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