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世界的真實

        李釋亞的心思回到了三年前。

        作為一名國安局局長,每天都有各種開不完的會議,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情報,都必須具備充分的掌握,畢竟只要組織出現任何一點紕漏,都有可能會影響到整個臺灣的安全。

        不過,這次會議似乎稍有不同。

        今天有個國外的大人物特地來到臺灣,雖然尚不清楚那位的來意是什麼,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沒有白白提供情報這種事,至少是為了達成某些協議。

        為此,李釋亞還特地在會議開始前提早15分鐘來到橢圓桌會議室,就怕因為某種禮數上的不周而得罪這位外來的貴賓。

        他看了看自己的便宜塑膠指針式手錶,還剩3分鐘就到約好的上午9點。雖然這個時代大家都拿智慧型手機看時間,但從事這行的他明白,原始還是有許多好處的。

        他又看了看一旁的翻譯員與紀錄員,他們神情專注,看起來已經準備好應付接下來的重要工作。

        過了不久,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請進!」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說。

        會議室厚重的門應聲開啟,門外的衛兵打開了門,並對走入會議室的三人行禮。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留著棕色波浪長髮的女性,她身穿襯衫與黑色長裙,外面又套了件棕色的大衣,給人的感覺相當具有威嚴,但在使人感到她能力強大的同時又不失魅力,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領導者。在她後面還跟著兩個穿西裝的男人,手裡拿著黑色公事包,看來可能是同行的隨扈或下屬之類。

        那位女性走上前,向李釋亞伸出手,並微笑著率先開口:「你好!我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名叫安娜.布萊絲。」

        李釋亞也起身與她握了手:「你好!我是國安局局長,名叫李釋亞。」

        李釋亞趕緊招呼對方入座,隨後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有勞妳長途跋涉親自來到臺灣,辛苦了!」

        「不會,我沿路來時看到了,臺灣確實是個美麗的島嶼。」

        安娜清了清喉嚨:「我們還是趕快進入正題吧!我想我們的時間都很寶貴。這件事情已經在聯合國達成決議了,不過因為你們沒有加入聯合國,所以我才特地親自來與你們商談。使用遠距視訊的方式的話,又怕資訊會被那些駭客截獲,所以還是採取親自會面的方式了。」

        李釋亞會心一笑,原始的好處。他點點頭,並全神貫注的傾聽,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沒想到這一天,安娜要告訴他的事情是如此奇幻,讓他彷彿掉進了愛麗絲的兔子洞裡。

        安娜朝隨行的西裝男人使了個眼色,男人立刻將那個黑色公事包放到橢圓形的會議桌上並打開。原來這公事包是一台電腦,安娜使用鍵盤輸入密碼,又輸入自己的指紋後,電腦立刻投射出全息投影,照亮了整個會議室。

        李釋亞看見這科技後不免有些吃驚,不過還是維持住了表面的鎮定。

        安娜開始說:「我想你知道,我國曾於二十世紀中後期與蘇聯進行冷戰。在那個時候,我們曾經在科技、軍事、太空等等領域進行各式各樣的競賽,為的就是超越對方,以鞏固自己國家的地位。」

        李釋亞點點頭,表示他也很清楚這段歷史。

        安娜開始透過手勢操縱那些全息影像:「但一般人所不知道的是,我們兩國當時也針對另一種領域進行研究——我們稱為『人類未知能力開發計畫』。說白了,就是超能力者。」

        李釋亞慶幸他當時沒在喝水,否則可能會直接濺到桌子的另一端去。

        「等一下……妳說超能力?」

        安娜鎮定地點點頭:「沒錯。這本來是機密中的機密,但最近發生了一些大事,我們不得不向各國政府公佈出來,共同商討對策,但還不能對一般群眾公開就是了。先別急著驚訝,背景說明還長著呢!」

        李釋亞於是嚥了口口水,安靜地繼續聽下去。

        「首先,為了取信於你,先來簡短說明一下歷史上我們的研究成果好了。」

        安娜揮一下手,切換全息投影的畫面。李釋亞看見了,那是一個臨終的老人躺在一個透明艙室中的景象。

        「我想你可能在坊間聽過那種傳說,靈魂的重量。早在冷戰時期,我們也做過那種實驗。我們徵求了一些壽命到了尾聲的老年人,有些人可能要靠呼吸器才能勉強維持生命。放心吧!他們都是自願的,簽過合約書,希望能在生命的最後依然對國家的科學發展起到一點貢獻,所以他們也是光榮的戰士。我們將他們放置在一個完全密閉的艙室中,任何物質都無法進來或出去,艙室下面有一台精密的電子秤重儀,理論上,只要艙室的門沒打開,那麼裡面的重量不可能發生任何變化。」

        李釋亞看見了影像右下角的那一串數字。

        65833.4297   g

        「仔細看清楚了。」安娜按了一下影像上的播放鍵,影片隨即開始有了變化。

        一開始,李釋亞看見了,老人的胸脯隨著呼吸而上下起伏著,而秤重儀的數字也只有小數點以下第四位在微微上下變動。隨後老人胸口的起伏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到了起伏完全停止時,李釋亞簡直覺得這個瞬間令人窒息。

        65811.7943   g

        他不確定自己有沒有看錯,不過秤重儀的讀數好像在那一瞬間突然下降了。

        「這是……?」

        「你沒看錯,秤重儀的讀數下降了約22公克左右。順帶一提,這個數字因人而異,從13到50公克的都有。既然任何物質都無法進出艙室,那麼消失的重量是什麼呢?」

        安娜又揮了一下手,這次畫面切換成了一個年輕人站在像是X光檢查室裡的景象。不過畫面似乎有點奇怪,因為年輕人的周圍好像籠罩著一層微弱的光暈。

        「說來慚愧,這項研究是由蘇聯先完成的,不過後來我們也成功重複了這項實驗。一開始,他們將受試者置於強大的電場或磁場中,再使用特殊的塗料抹在玻璃上,拍下了這張照片。他們將這種現象稱為『人體光輝』,也就是人體所發出的微弱光線。他們發現,這種光輝的亮度、顏色、密度與受試者的身體與精神狀況有緊密的關聯。」

        安娜又切換了一張畫面:「後來隨著科技進步,我們已經可以使用專門檢測微弱光線的光電子倍增管與顯像裝置拍下更清楚的照片。你可以看見光輝特別亮的地方,剛好與你們東方人所謂的穴道位置相符合。」

        李釋亞定睛看著,確實在畫面上看到一些亮點。不由得讓他聯想到那種經常擺在中醫診所裡的小金人。

        「說到這裡你應該明白了,人體確實潛藏著一些我們尚未完全了解的能力。雖然蘇聯已經解體了,但不只是我國,蘇聯當時的研究計畫也並未中斷,而是被新的俄羅斯政府繼承,並繼續秘密推動下去。今日我們的研究成果已經不可同日而語。根據我們的情報,甚至其他大國也相繼展開了這方面的研究。這些當然都是為了國家利益。試想一下,倘若我們擁有遙視能力,我們不必破解保險櫃密碼也能得知其內容物;倘若我們擁有瞬移能力,我們不必破壞任何建物也能入侵防守嚴密的設施並逃出……好處簡直說不完。或著回到更簡單的,根據質能守恆方程式E   =   mc²,如果使用超能力的能量來源與所謂靈魂的重量有關,那麼22公克可以轉換成多大能量,你應該明白吧?」

        李釋亞點點頭:「當年落在廣島的原子彈消耗了1公克,就有那麼大的威力。如果人人都能將那種力量發揮出來,不用一半,只要10公克就好……」

        「而且不像核彈那樣只能一次放出。人如果經過訓練的話,甚至可以將這份能量發揮得更加精準、有效率,經過休息還可以回充。」安娜附和道。

        李釋亞用右手扶住自己的額頭:「我的天啊!難怪這是機密……」

        不難想像,要是這種開發人體潛能的技術被敵國、恐怖分子或不法之徒盜取的話,將會帶來多麼嚴重的後果。

        「等一下,」李釋亞提出質疑:「妳到現在為止說的都只是你們觀察到的現象與理論推測。我想問的是,超能力實際存在的證據究竟是什麼?」

        安娜沉思了一下,隨後嘆了口氣。

        「你有筆嗎?」她問。

        「喔……有。」李釋亞從自己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支鋼筆,接者起身想要遞給對方。

        「等一下,」安娜制止他:「放在桌上,你的面前就好。」

        李釋亞愣了一會兒,雖然不知道對方打算做什麼,但還是照做了。

        只見安娜稍微做了幾次深呼吸,讓心情平靜下來。接著她睜開眼睛,右手伸向那支距她約十米遠的鋼筆,並緊緊地凝視它。

        不會吧?李釋亞有點困惑。難道她打算……

        李釋亞與在場眾人一同凝視那支鋼筆。原本那支筆一直沒動靜,但過了一段令人屏息的時間後,那支筆開始顫動起來。

        突然,那支筆飛向空中,就在李釋亞面前像直升機螺旋槳一樣旋轉著。

        「我的天啊!」李釋亞忍不住叫出聲。

        「如何?」安娜一邊維持專注力一邊說:「我一直自認學習哪門學問或技能都很快速,但光是要從零做到這一步,就花了我一年的時間呢!」

        李釋亞在那支鋼筆附近揮了揮手,確認沒有釣魚線之類的機關。

        應該是認為差不多了,安娜緩緩放下右手,鋼筆也跟著輕輕落在桌面上。

        「這下你滿意了吧?本來向普通人展示能力可是禁忌,但這次情況特殊,就通融你一下吧!」

        「我知道了……」

        李釋亞整理了一下情緒,又將鋼筆收回自己的口袋裡:「那麼,為什麼要將這麼重要的情報告訴我?這根本是國家等級的軍事機密,怎麼能隨便讓他國知道?」

        安娜沒開口,只是再度揮手切換了一個畫面。

        畫面看起來像是佇立著許多褐色岩山的沙漠地帶,但使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是,畫面中央出現了一個碗狀的焦黑大坑。

        「這是……隕石坑?」

        「實際上,不是。直到兩年前,這裡一直都是我們的超能力者研究基地,深達地下25層,以保證那些接受測試的人不會逃出來。本來這基地隱藏在內華達州某處沙漠地下,沒有人能輕易得知它的確切位置,但兩年前的那個事件發生後,全世界的人都能用Google地球找到它。後來我們還是以隕石撞擊為由對大眾搪塞過去了。」

        的確,李釋亞還依稀記得兩年前有過相關新聞,雖然官方堅持是隕石撞擊,但還是因為沒有找到隕石殘骸而受到一小群陰謀論者質疑。

        「這到底是……?」

        「嗯……從冷戰時期,一直到兩年前,也就是2027年,我們的研究基地一直都運作得很順利,不但成果日新月異,也能一直維持在秘密狀態不被大眾發現。但是那一年,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李釋亞又嚥了口口水。

        「說來慚愧,我們會利用一些重刑犯來進行實驗,不過許多人都是這樣,與其考慮道德,不如抓住擺在眼前的利益。在受試者之中,有一個人,我們本以為他也只是個能力平庸之輩。但有一天,那人似乎再也無法忍受了,於是覺醒了超乎我們想像的能力……遠遠超乎我們當時所能想像!他大鬧了一場,爆發的力量遠超過當初基地設計時所能承受的程度,結果就是,基地完全毀滅,基地內的人無論是受試者還是研究人員無一生還,而他自己也在那場動亂中喪失了性命。」

        李釋亞盯著畫面上的大坑,一滴冷汗沿著他的臉頰滑落下來。

        安娜又切換了一張畫面,這次是在某處零星散佈著針葉林的冰原地帶。同樣的,畫面中央有個圓形的大坑,不過並不像美國那樣是塊焦土區域,而是被周圍融化的冰雪填充,形成了一個湖泊。

        「同年,在俄羅斯西伯利亞一帶也發生了一樣的事件。反正劇本跟剛才差不多,就不多提了。」

        李釋亞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些事件造成了我們兩國在研究方面的重大損失,包括建造設施的費用、寶貴的研究資料以及相關人員的性命。我們兩國各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將造成這些事件的背後原因找出來。後來,多虧了我們培養的那些能力者,他們之中有人擁有採集,呃……我們稱之為『生命能量』,並從中檢驗出對方能力的能力。整件事情才逐漸明朗。」

        安娜又揮了手,全息投影的影像再次切換,成為一個穿著實驗白袍的老年男子的畫面。

        安娜接著說:「關於這方面,我們還是交由專業人員來解釋好了,當初我們向總統做簡報時也是這樣的。歡迎本計畫的首席研究員,在此領域投入三十年光陰的馬克.希金斯博士!」

        安娜按了影像上的撥放鍵,畫面中的老人隨即動了起來。

        「各位先生與女士們,大家好!」希金斯博士開始說:「我想大家都很想知道去年內華達州研究基地發生的事故原因,我敢自信地說,我們找到答案了!不過在這之前,各位必須對能力的基本理論模型有個初步的瞭解。」

        李釋亞不禁開始想像或許當年這部影片曾在五角大廈內播放過的景象,也許當時美國總統、國防部長與其他將領都坐在座位上,像現在的自己一樣專心地聆聽。

        「我想大家都知道,超能力的來源,也就是我們所謂的『生命能量』,發源於大腦中一個名叫松果體的區域。不過由於每個人生命能量的性質稍微不同,展現出來的能力也各式各樣。在經過大量的研究與分析後,我們驚訝地發現中國古老的模型非常有用——也就是『五行理論』。我們經過些許改良後,將能力者分為下列五大類型:金、水、木、火、土。」

        李釋亞看見了畫面上出現了五個圓形,內部分別寫上了金、水、木、火、土五個字樣,它們依序排列成一個五邊形。他又定睛觀察了一下,相生相剋的線條標示得清清楚楚,連圖案顏色都依照著古代的五行學說,絲毫不差。

        「藉由現代的儀器,我們可以直接觀察到……我們稱之為『靈核』的東西,它就是生命能量的源頭,坐落在松果體這個地方。而我們可以直接透過靈核的顏色,來判斷能力者屬於哪個系統。」

        「第一個系統是『金』,靈核反映出的顏色是白色。金,指的就是金屬,眾所周知,因為金屬硬度很強,可以用來製作成各種工具,推動人類文明的發展。屬於這個系統的能力者,可以使用自己的生命能量大幅強化自己的身體強度,舉凡爆發力、耐久力、自癒力等等,甚至能加諸到武器上,提升武器的硬度與破壞力,達到削鐵如泥的效果。」

        「第二個系統是『水』,靈核反映出的顏色是黑色。水,我們知道它沒有固定的型態,可以隨著容器任意改變形狀,甚至進行三態變化。屬於這個系統的能力者,可以任意改變自己生命能量的性質與形狀,包含發火、放電、變成球型、箭矢型等等,來應付各種各樣的狀況。」

        「第三個系統是『木』,靈核反映出的顏色是青色。木,也就是植物,它可以將自己的根與枝枒伸展到各種角落裡,連一株小草都能擠破石頭的縫隙繼續生長。屬於這個系統的能力者,可以將自己的生命能量滲透到各種物體、甚至其他人體內,進而操控那個物體或人的行動,包含物體漂浮術、幻術、精神控制等等。」

        「第四個系統是『火』,靈核反映出的顏色是紅色。火,這個最好理解,它會向四周不斷散發出自己的光與熱。屬於這個系統的能力者,可以將自己的生命能量發射到很遠的地方,常見的光炮型攻擊就屬於這類。」

        「第五個系統是『土』,靈核反映出的顏色是黃色。土,指的是大地,在各國古老的傳說中,都認為大地是能無中生有、孕育萬物的存在,換句話說,其精髓在於創造。屬於這個系統的能力者,可以將自己的生命能量化為擁有實體的物質,用來製造各種器具,更高階的能力者,甚至連各種虛幻的概念、現象都能具體化。」

        「最後還有一種系統,我們稱為『外道』,靈核反映出的顏色不一。任何稀奇古怪、無法被歸類到上述五個系統的能力,都會被歸類在這個系統。」

        「五個系統之間是有相生相剋的,但不是表現在能力者之間的戰鬥中,而是個人習得其他系統的能力上。其能力從強到弱依序是:本位、我生、生我、剋我、我剋。舉例來說,如果一個人系統屬金,那麼他學習金的能力是100%、學習水的能力是80%、學習土的能力是60%、學習火的能力是40%、學習木的能力是20%。但這也不表示他這輩子屬木的系統就不行了,只不過他可能需要花費原本屬木的人五倍的時間,才能將能力提升到相同的水準。至於外道習得其他系統的能力各不相同,並沒有一定,但其他系統習得外道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基本的介紹似乎結束了,畫面中的希金斯博士稍微停頓了一下,李釋亞也趁機喘了口氣,在腦中整理一下剛才所得到的資訊。

        「這次引發內華達州研究基地毀滅的受試者,原本接受儀器測驗靈核顏色的時候,反映出來的顏色是白色,也因此我們一直以為他只是普通的金系統能力者。但後來,我們非常幸運地發現受試者有一些以前採集的生命能量被保留了下來,於是我們請擁有檢測他人生命能量以得知他人能力的能力者來檢測這樣本。結果有了驚人的發現。」

        「這是一種全新的能力者。因為能力覺醒後,他們的虹膜會隨著心情改變顏色,所以我們將之命名為——『彩虹眼能力者』。這種能力者的出現毫無規律,跟國家、種族、宗教、血緣還是性別全無關係,即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現,完全的隨機,機率大約是六千萬分之一,也就是說六千萬人中會有一個彩虹眼能力者。這是我們對受試者的家屬、以及大量人偷偷進行抽樣檢測後發現的。」

        「他們原本的表現看起來跟普通人沒兩樣,但在彩虹眼的能力覺醒後,他們在五個系統的學習能力瞬間全部成長為100%,所能使用的生命能量也暴漲了數百到數千倍,甚至覺醒了原本沒有的外道能力。這外道能力屬於視覺方面,大致可分為下列四項:望遠、透視、顯微、分析。」

        「望遠,指的是他們的視線可以像空拍機一樣飛出去,而不局限於眼眶內,距離則由個人能力強度決定;透視,即他們的視線可以不受任何物質阻礙;顯微,即他們可以放大所看見的景象,在尺度小到光線產生繞射現象以前皆適用,同樣的原理也能使他們看到距離遙遠的事物;分析,即他們可以直接看見生命能量,也可以直接由靈核顏色判斷對方系統。」

        此時李釋亞已經說不出任何話來了。

        「總歸一句,這種能力者能力異常強大,只能用一騎當千形容,是能力者之中的頂點。若非有特殊專長,普通的能力者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這次內華達州的事件,就是因為擁有這份力量的受試者暴走造成的。以上,我的調查報告到此結束,之後要怎麼做,就全憑各位的決定了!」

        影片播畢,希金斯博士的影像立即消失。

        李釋亞按了按自己的睛明穴後,思考了半晌,接著緩緩開口說:「也就是說……那些所謂的彩虹眼能力者,有許多都尚未覺醒,並且在世界各地的角落四處遊蕩?」

        安娜表情無奈,並且不斷點頭。

        「……我大概能猜到後來的發展了。」李釋亞說。

        在十五世紀以前,世界總人口數不超過五億人,就算那時世界上某處出現了彩虹眼,大概也會在能力未覺醒的情況下平凡度過一生。但自從工業革命以來,世界人口大幅增長,到如今的2029年,世界人口已突破八十億人,照機率來算,世上很可能有134個彩虹眼在外遊蕩。要是其中有人意外覺醒如此強大的力量,不知會有什麼後果。

        彩虹眼擁有看穿一切的能力,任何精心隱藏的秘密都將被攤在陽光下;彩虹眼擁有核武級的戰鬥力量,各國的軍事力量將會失衡;彩虹眼的出現完全隨機,世界的貧富、文化、宗教、種族等諸多因素所形成的社會階級將會失去意義。

        簡而言之,世界現行秩序將徹底崩潰。

        李釋亞說:「也就是說,你們為了國家利益……不,這可說是攸關全世界的命運。你們選擇與其他國家合作、大方共享情報,目的是抓到世上所有的彩虹眼能力者,消除隱患?」

        安娜點點頭:「正是!我們甚至與俄羅斯、中國達成協議了,誰都不希望能破壞現行秩序、推翻自己政權的潛在份子存在於世上。雖然他們不一定都是壞人,但誰也不能保證他們不會做出無法預測的行為。因此,我們與其他國家達成共識,先下手為強,此計畫名為『彩虹獵人』。目前各項搜尋的任務已經在世界各地展開了,我們也在夏威夷建立了跨國合作的研究基地,準備將抓來的彩虹眼運到那裡……不論生死。儘管這項行動如同大海撈針,但總比什麼都不做來的好。」

        「所以,」安娜終於提出了此行的核心問題:「你們願意參與這項行動嗎?」

        李釋亞仔細沉思了一會兒。

        「……我們有什麼好處?」

        「你們可以派一到兩個人來學習、開發能力,當然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親自來。若協議達成,我們將會提供資源與儀器協助這項行動,當然私藏彩虹眼是違反協議的,這點還務必記住。」

        真是的!李釋亞若有所思。果然只有共同的敵人能讓立場不同的人站在一起。

        「所以,」安娜問道:「你的答覆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