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口腔外科的總醫師楚文昕,和胸腔外科的主治醫師劉思辰,分手了。

      醫院八卦的傳播速度那是風馳電掣,一天之內就能傳遍整間院所。上至主治醫師,下至實習生,不需要一週,身旁所有人都會用關懷的目光看著你。

      尤其這倆愛情長跑四年,以職業來看算是門當戶對,以外貌來看也是郎才女貌。最終竟仍是不歡而散,分道揚鑣。這就格外引人深扒討論。

      兩人為何分手,眾說紛紜,未有定論。有人說是楚文昕事業心太重,而劉思辰想結婚生子了。

      但也都只是揣測。

      反正八卦的女主角情緒很淡定,該上診上診,該開刀開刀,冷艷姣好的面上淡漠平靜,倒是看不出什麼情傷的氛圍。

      總醫師非常忙碌。幾乎是醫師生涯中最忙碌的一年。

      一方面得照顧主治醫師的病人,一方面自身也即將獨當一面、有自己的病人得管。另外還要處理科內行政、分配下面小醫師的班表與職務,除此之外還得準備即將到來的、非常重要的專科考試。

      於是楚文昕這陣子忙得昏天暗地。

      也挺不錯。她才在情場失意,正好有事情可以轉移注意。

      戀愛是什麼,能吃嗎?

      楚文昕:我是冷酷的楚醫師,不需要。

      冷酷的楚醫師正在刷手。

      「學姊,消毒鋪單好了。」

      口外的學弟彭淮安從一旁的開刀房中探出一個頭,衝著她說道。

      「好。」楚文昕用無菌毛巾把手上的水滴擦乾,略略一點頭,說:「我們先救他的眼眶。」

      口腔外科是個很有趣的科別。

      雖是外科醫生,但並非醫科畢業,而是出身於牙科。也是牙科中唯一一個常遊走在刀房與病房的科別。

      來的病人五花八門,重則有癌症或顏面骨碎裂、需要開刀手術的,輕則也有嘴唇破洞兒或牙縫卡菜渣的。

      病人絡繹不絕,群魔亂舞,千百種狗屁倒灶的事兒楚文昕都遇過,每天都在刷新對人類想像的極限。

      像今晚這個青年就不得了了。閒著沒事,騎著吵得要命的改裝機車在路上狂飆,最後「砰」地一聲自撞,差點兒當場再見。

      於是今天值班的楚文昕、彭淮安,還有一線的實習生,都得在大晚上趕來給這位仁兄動手術。

      楚文昕披上手術袍,戴上外科手套,動作俐落地來到手術檯邊。

      除了鼻青臉腫、大大小小的擦傷和骨裂之外,病人左眼眼窩塌陷,看起來眼珠已經不在原處。

      「眼底炸出性骨折。」彭淮安正跟實習生解釋:「眼球往下掉到上顎竇了,我們得把它墊上來。」

      眼球受到巨力撞擊後不見得會爆裂,但應力可能傳導到周圍骨頭,尤其眶底是比較薄弱的部分,往往會在此處發生骨折,臨床上就可見眼球下塌。

      看起來挺恐怖──這位菜鳥實習生都有點兒驚呆了。眼珠子掉到鼻竇似乎超出了他的想像力──但其實眼球與重要神經沒太大損傷的話,日後視力不見得會留下嚴重的後遺症。

      楚文昕已經看過病歷與電腦斷層,拿起手術刀後便熟練地劃刀,切線漂亮,動作穩定。

      一邊說:「準備鈦金屬骨板。」

      楚醫師開刀時很專注,不是喜歡閒聊的性格。

      於是這台刀開得挺安靜,只時不時有彭淮安對著實習生教學幾句。剩下就都是楚文昕偶爾開口要東西的清冷嗓音。

      「止血鉗。」

      「骨剝。」

      「電刀。」

      「十五號刀片再來……」

      楚文昕與彭淮安都是口腔外科醫師。實習生卻還沒選科,只會在口外待兩個月,其他時間都在牙科的其他分科,補補蛀牙或洗洗牙結石,壓根兒沒見過這種「開臉」的血腥場面。

      整場手術耗費了好幾小時,即將收尾時,實習生看起來神智都有點兒恍惚,也不知是累的還是嚇的。

      「可以了,學弟你先回去吧。」

      傷口縫合時,楚文昕不經意地瞄到了,覺得看著有點兒可憐,就讓人先走,說:「剩下的我和淮安來就好了。」

      現在時間已經很晚了,但彭淮安精神似乎還挺好,實習生一走,就忍不住問:「學姊,妳和劉醫師分手了?」

      怕不是憋很久了。

      楚文昕手勢漂亮地將手中的縫線打結,眼皮都沒抬一下,說:「剪斷。」

      彭淮安乖乖拿線剪給人剪線,還不放棄這個話題,剪完又看她,說:「怎麼就分手了?不是交往很久嗎?」

      楚文昕穿著手術衣、戴著口罩,一頭直長髮紮成俐落的高馬尾,通通收在手術帽下。全身上下幾乎就只有露出那一雙眼睛。

      但光是這樣也已經足夠吸引人。

      那雙眼睛漂亮清澈、線條優美。長而濃密的睫毛低斂,遮去了眼瞳中的情緒。一顆淚痣綴在右眼眼角,替這位冷傲的女子添了一抹恰到好處的勾人嫵媚。

      彭淮安與楚文昕算是非常熟了,才敢這麼直接。否則誰敢當著高冷楚醫師的面這樣窮追猛問?

      楚文昕倒也沒生氣。

      她了解彭淮安的個性,這人純粹就是關心,外加對她有點兒小心思,並不是想看熱鬧或問八卦。

      於是手邊動作不停,平淡道:「誰說久了就不會分手嗎?結婚的人都可以離婚了。四零縫線再一條。」

      彭淮安遞給她,又問:「是因為劉醫師想結婚嗎?」

      楚文昕聳聳肩,不置可否,說:「一小部分吧。紗布壓一下。」

      彭淮安乖乖壓了兩下,然後躊躇了一會兒,像在思索要怎麼開口,半晌終於又委婉地問:「那學姊現在單身嗎?」

      顯然這位強勢女子並不喜歡忸忸怩怩、彎彎繞繞,睨了他一眼,開門見山地說:「我喜歡年紀大的。」

      彭淮安:「……」

      男孩的小心思被一下子戳破,無語了片刻。

      然後也不用小心翼翼地試探了,翻了個白眼,回歸正常模式。說:「年紀大有什麼好?而且我們也才差不到兩歲好嗎?」

      氣氛終於回到平常相處那樣輕鬆。楚文昕笑了笑,沒再接續這個話題,而是道:「好了,快給這個病人收尾吧。」

      彭淮安說的其實沒錯。

      楚文昕二十八歲,而彭淮安只小她兩屆,差距不大。只是她對這人沒那心思,這不過是委婉拒絕的理由罷了。

      不過,楚文昕以往挑對象,年齡也的確都是「上看」。覺得年紀大的男人該會更為獨立成熟,不需要一天到晚膩膩歪歪。且會有更多的包容,能夠尊重她對事業的追求,理解她的忙碌。

      『妳眼中總是只有工作!太無趣了,一點也不可愛……』

      想起了分手時劉思辰說的那些話,楚文昕心中苦笑一聲,想:但原來也不見得是這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