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槍響

      槍聲響起的那瞬間,一切好像都成為了慢動作。

      周丞預想過很多次──或者說,每一位員警都預想、模擬、演練過很多次──提槍,滑套後拉回彈,出槍,板機扣下。

      然而當子彈真正衝著一個活生生的人擊發,和模擬卻又是兩碼子事了。

      也許是高度緊繃、腎上腺素作用的關係,他的所有感知變得無比清晰。那一下槍響分明震耳欲聾,所有細節在他眼中,卻彷彿被一幀幀放慢拆解。

      撞針釋放,撞擊底火炸響,空彈殼從身側飛掠而過。他甚至能在這陣混亂之中,聽見子彈入肉的沉悶響聲。

      當下他其實並未多想。犯人倒在地上哀嚎時,他甚至看都沒看去一眼,而是拖著一身傷痕,全速趕到自己重傷昏厥的同僚身邊。

      這位犯人年紀很輕,不過是位二十歲的少年而已,卻手段兇暴,用石磚重擊了警員的頭部數次。

      周丞的手緊緊按著警員流血的傷口,一聲又一聲地喚著他的名字,直到救護車聲終於響起,將他們通通都送到了醫院去。

      警員到院時已無意識,緊急推入手術室搶救。

      也不知該不該說是惡有惡報,總之犯人更慘一些,中彈後失血過多,到院時已無生命跡象,急救無效。

      事後,犯人的母親抵達了醫院,哭著喊了那句非常經典、堪稱警界噩夢的話:「你為什麼不打腳就好?!」

      周丞:「……」

      該怎麼說呢,人在極度緊迫的時候,盲射是很本能的反應,也根本沒有「仔細瞄準非致命部位」的時間。沒下意識地直接給人爆頭就已經很不錯了,更別說當時他們都受了傷,有危及性命的襲擊與威脅迫在眉睫。

      但周丞是誰?

      他的各種考核和體訓素來優異,精準射擊和實境模擬的成績更年年都是同梯第一。個性開朗溫和、謙遜有禮。妥妥一個前途光明、備受長官期待的警大畢業資優生。

      死者的母親大概沒做好功課,沒搞清楚自己兒子的死因──還真別說,在那樣十萬火急、一般人根本反應不過來的情況下,周丞的確瞄腳了。

      對空鳴槍一次後,他第二槍擊碎了犯人同夥的車窗,第三槍射中了此人的大腿。

      大概天要收人都是躲不掉的。這一槍竟直接射穿了股動脈,當場大出血,沒能救回來。

      每位員警開槍過後,都會有專人給做心理輔導。

      周丞從不覺得自己是個脆弱的人。相反,他意志堅定,問心無愧。心理輔導時態度平穩,心態良好,輔導員都誇了他幾句。

      因為他並不後悔。

      要重來一次,他仍會選擇開槍──否則傷得更重的就是那警員了。

      然而人心是個複雜的東西。

      時間過去得越久,他倒是越來越常想起那位死去少年的眉眼。

      偶爾他也會好奇,這樣一個如此年輕的人,死前那刻在想些什麼──是否終於感到了懼怕,感到了懊悔?

      但再也沒人能知道了。

      周丞,二十四歲,從警第二年。

      他殺了一個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