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家賊難防》

ㄚ鬟穿過正廳,走在狹長廊道上,不久後便來到一處屋子前。屋中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門縫透出霧氣和香味。

水中月躲在樑柱後方,但見ㄚ鬟踱步不前,雙手負後,嘴裏唸叨,似是盤算。過了半晌,ㄚ鬟伸出白如瑩玉的手掌,雙手齊揚,功貫掌心,暗施巧勁。聲音雖微,水中月隱約聽見門扉後方喀啦一聲,似是門閂震斷之聲,一時心念電轉,暗忖莫非洗浴之人是冷如霜?

水中月劍眉一軒,虎目生寒,注視ㄚ鬟的背影,心中閃過可怕念頭。身為ㄚ鬟未得主人呼喚便闖入浴房,本是大不敬,更遑論她震斷門閂,意圖不軌。

ㄚ鬟左右環視後,輕推開門,壓低腳步聲,躡手躡腳地走在光滑木板上。水中月身影一閃,驀地掠去,騰空翻身,躍至內室樑柱上。ㄚ鬟忽覺一陣勁風拂過,雙肩一顫,猛地轉過頭去,卻連水中月的衣角也沒瞧見半分。

水中月聞到一股熟悉的甜膩味道,大感訝異之際,陣陣水聲從底下傳來。此處恰巧好可窺見屏風另一側風光,但見下方瀰漫蒸騰水氣,朦朧白霧中浮出妙齡女子的窈窕身影。

冷如霜蹲在橢圓形大木桶裏,藕臂粉肌,曲線畢露。她全身赤裸,胸脯茁秀,玲瓏浮凸的纖腰半身浸桶,白皙玉手輕抬,盆中熱水倏然往身上淋澆。她滑膩如水蛇的嬌軀扭動兩下,宛若新剝雞頭肉的椒乳微顫,香艷無比,誘人心醉。

水中月大感驚詫,他自認無心當君子,但仍不願欺人暗室,本想避過視線,他又怕ㄚ鬟趁隙對其不利,猶豫半晌後,目光不移。

冷如霜沾滿水珠的秀髮,濕漉漉的光滑胴體,每一寸肌膚均令人心旌搖蕩,為之銷魂。她柔嫩的渾圓香肩向下一沉,水波之上,傲人的高聳雪乳浮出,水珠沿著飽滿的弧面輕滑落下。冷如霜美若天仙,膚質白皙,早已令女性妒火如焚,上天甚至賜予她姣好體態,簡直完美無瑕。

放下小木盆後,冷如霜趴伏桶沿,光滑如雪的粉背微微一弓,渾圓修長的美腿向後伸展,圓丘般的雪臀拱起,酥白誘人。這下水中月憂喜半摻,大飽眼福自是喜,憂的是若被冷如霜知曉此事,秋後算帳,自己又該如何辯解?

陡然間,殺氣湧現,水中月立時定過神來,虎目瞥向另一側。ㄚ鬟隔著六扇花卉曲屏,從懷裏取出一柄短刀,步步逼近。水中月心叫不妙,莫非她想逞凶?水中月臉色一沉,鬆開刀鞘,狹長的鏡花刀泛出銀亮寒芒。

「是誰?」冷如霜發現有人闖入,身子一縮,舉起木盆遮掩腰乳。「大小姐,水溫還好嗎?」ㄚ鬟將短刀藏於背後,臉上堆起笑容。

「妳為何在此處?」話音甫落,冷如霜驚覺不對勁,她記得自己明明鎖上門閂。冷如霜柳眉輕蹙,杏眸一閃,慍怒地問,「是誰派妳來的?」

「大小姐不愧為明理人,我不過請大小姐去個地方罷了。」ㄚ鬟語氣輕描淡寫,雙目卻猶如蛇蠍射出狠毒之光,似是警告對方勿輕舉妄動。ㄚ鬟繼續說,「倘若大小姐配合,明早妳仍是冷香舫的主人。」水中月聞言大驚,言下之意,倘若冷如霜不肯乖乖就範,只怕再回不到冷香舫。

冷如霜輕蔑瞥了她一眼,冷笑道:「既是請帖,為何不說出邀約之人?」

「我家主子只想同衾共枕,一夜夫妻,各分東西。」

「住嘴!」冷如霜大叱,「滾回去告訴妳家主子,多行不義必自斃。」

「哼,給妳三分顏色便開起染坊了,我本好言相勸,妳既逼我動手,那休怪我不顧昔日主僕之情了!」ㄚ鬟惱怒道。

「莫非我會怕妳?」冷如霜沉下面色,一字字地說。自從幼時被擄走,她勤修苦練飛刀,便是為了日後自保。如今她武功稱不上絕世高手,對付地痞無賴,已是綽綽有餘。

「自不量力。」ㄚ鬟冷笑。冷如霜被她一激,心中著實不悅,她深知江湖險惡,不敢輕敵。她運氣丹田,立掌如刀,欲一掌劈去,身子忽地一軟,傾斜前墜。所幸她人在裝滿熱水的大木桶裏,嘩啦一聲,僅是跌入水裏。

冷如霜狼狽至極,好不容易從水裏爬起來,途中嗆了幾口水。陡然間,她察覺自身真氣逐漸殆盡,僅剩一成不到。她杏眼圓瞠,雙肩顫抖,驚惶地問,「妳對我做了甚麼?」

「妳未免太天真了,我怎可能毫無準備?我在妳平常沐浴時使用的寧神焚香裏摻了軟香散,如今妳內力驟失,已然無勝算。」ㄚ鬟嘴角上揚,勾勒出令人不寒而慄的狡黠笑容。

軟香散?水中月恍然大悟,原來這名ㄚ鬟方才在浴房外躊躇不前,便是在等軟香散發揮功效,他聞到的甜膩味道正是軟香散餘香。他大皺眉頭,此女處心積慮,謹慎行事,必是行家,唆使她的人來頭肯定不小。

冷如霜一聽是軟香散,登時發怔,她略懂醫經,多少明白此物特性。一旦中了軟香散,表面上看似無事,但若是催促內力,軟香散便會立刻發作,致使此人暫失大半真氣,渾身乏力。

水中月搖頭苦笑,銀冠侯多次告誡他,行走江湖,最忌諱輕敵。他暗忖這ㄚ鬟若夠果決,眼下應要立即點冷如霜的穴道,絕不能讓其有機可趁。

冷如霜所想與水中月相同,她佯裝懦弱害怕,餘光瞥向一旁木櫃。木盆裏有換洗的羅裳,內層藏有紫檀木針匣,按下機關便可發射毒針。

冷如霜暗忖道,眼前ㄚ鬟認為她受軟香散所制,防備必有所鬆懈。她目的既是要擄走她,必不會痛下殺手。盤算至此,冷如霜已有對策,她故作氣憤,「今日栽在妳手裏了,要殺要剮隨妳處置。」

ㄚ鬟瞇起細眼,陰惻惻地笑道:「妳的演技委實迫真,換作平常人早已信了,但妳忘了我曾是妳ㄚ鬟,我知道妳有一只紫檀木針匣,我不會給妳半分機會。」

冷如霜心中大訝,跟來冷香舫的ㄚ鬟是府中揀挑,三個月換一批,原因便是不讓她們掌握自身秘密,如今卻仍被識破。按照ㄚ鬟方才所述,對方僅奪她清白,若不抵抗興許能活命。但是,未出嫁女子遭人玷汙,此事傳出去,這比死難受。

片晌之後,ㄚ鬟似是不耐煩了,她一手持著短刀,一手五指併攏為掌,小心翼翼地往前靠去。冷如霜櫻唇緊抿,面色蒼白,秀眸緊攫ㄚ鬟,好似仍在盤算甚麼。

說那時遲這時快,水中月縱身一躍,震臂疾揮,腳不沾地,人未至刀已出。他借下壓之勢運足勁力,突如一劈,寒氣大盛,凜冽刀氣破空襲去。ㄚ鬟左肩遭削,一時失聲大叫,鮮血湧現,疼得她踉蹌一跌,不偏不倚撞倒了屏風。

水中月雙足觸地,落至兩女中央。他腰桿筆直,虎背拱開,看上去偉岸高大,宛若屹立不搖的巨岩。霎時間,冷如霜忘了掩胸遮股,美目緊緊地凝視他的背影,內心湧起莫名的安全感,鬆下一口氣。

肩傷令ㄚ鬟痛苦不堪,但她仍迅速回神,鯉魚打挺,高舉短刀,試圖反抗。但見水中月龍行虎步,往前一跨,鏡花刀順勢一蕩,氣勢磅礡,猶若千軍萬馬馳騁。水中月沉聲道:「我只想問幕後主使,妳若掙扎後果自負。」

ㄚ鬟心中一凜,面色鐵青,她深知水中月絕非虛張聲勢。眼見大勢已去,ㄚ鬟取出懷裏一顆藥丸,猛地一吞,面色頓時猙獰,雙目瞠大。

壞了,她想自盡!水中月身形倏起,猿臂疾伸,可惜為時已晚,ㄚ鬟嚥下最後一口氣,雙手墜地,香消玉殞。

水中月驚詫,暗忖此女不惜犧牲自己,如此忠心耿耿,對方究竟對她有何大恩?倏忽間,他轉念一想,或許這名ㄚ鬟自殺,不過是擔心把真相說出來後,等待她的是生不如死的日子。

無論如何,事已至此,懊悔無用,水中月倏然起身。便在這時,他忽聞後方冷如霜失聲大喊,「不許回頭!」頃刻間,水中月想起她一絲不掛,連忙別過頭去,「我在門口等妳。」

「等等!」冷如霜瞿然一驚,面有難色,「我、我現在使不上力。」

「我去喚其他人過來。」

冷如霜驚魂甫定,惴惴不安,抿唇道:「不了,如今我誰也不信。」她面紅過耳,猶豫半晌後,赧然道:「你保持這個姿勢,緩緩退至我身旁,將毛巾拿給我。」

「好。」水中月答道。

水中月依冷如霜所述,正眼平行面對門口,取下毛巾往後方遞給她。冷如霜費了不少力氣從木桶裏走出來,伸手接過毛巾,擦拭身上水漬,旋即裹巾。毛巾不大,僅能遮住胸脯和腰臀,白嫩如筍的大腿仍露出一大截。

冷如霜正打算往前走,卻因軟香散渾身無力,意外踩空,一個踉蹌跌向水中月。水中月聽聞不對勁,不假思索地轉過身來,張開雙臂接住了她。冷如霜回過神來,驚呼一聲,詫然地看著一雙大手隔著毛巾緊貼她白璧無瑕的處子之軀。冷如霜心中既赧又窘,板起面孔,「我說了不許回頭!」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擔心妳出事。」水中月本想收手,可對方嬌軀重心壓在他胸膛,玉體搖搖欲墜,突如抽身只怕要摔倒。

冷如霜玉手無力地按在水中月肩上,檀口微張,嗔道:「你還不轉過頭去,莫非想讓我羞憤而死?」水中月經她提醒,驀地閉目,移過臉龐。冷如霜瞧他乖順,想起若非他出手相救,只怕自己貞節不保,頓時怒氣全消。良久,她柔聲道:「扶我過去木櫃旁拿衣服,這次你可不許再看了。」

水中月怔了一怔,應聲道:「明白。」

PS: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點讚、收藏和留言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