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桂花之香》

秋風肅殺,蒼涼無邊,天空灰濛濛。陡然間,瓢潑大雨滂沱落下,斗大雨珠起先顆顆分明,旋即連成一線,宛若珠簾般壟罩大地。雨勢所及之處,周圍視線模糊,如雲似霧。

竹林間,鏢車傾斜,木製圓盤車輪陷地,物品東歪西倒,四處均是身穿布衫寬袍的屍身,幾乎無一倖免,看上去剛被人劫了鏢。

唯一生還的是一個年約五、六歲的男孩,他蹲坐在地上,前方是一具被雨水浸濕的屍體。屍體腹部窟窿的鮮血汩汩流下,順著雨水滑入泥濘不堪的凹凸地,從傷口看來,此人遭亂刀砍死,行凶手法殘暴卻粗糙。

男孩雙手不住顫抖,嘴唇發白,雙眼空洞無神,因為這具屍體主人是他的父親。他們兩人相依為命,就在剛才不久前他父親還和他說玩笑話,轉眼間已是死屍,再也無法摸著他的頭。

男孩悲愴至極,卻是欲哭無淚,他想擠出幾滴眼淚宣洩哀痛,可惜恐懼感佔據了他的心房,他連絲絲啜泣都辦不到,只能任由雨水拍打在臉上,權充淚水。片晌,男孩定過心神,他瞥向一旁地上長刀,刃長三尺,刀柄首呈圓環形,重達七斤,以他柔弱的力氣根本提不起來。

男孩想起他父親隨身攜帶短刀,伸手一探,果真從凌亂布衫裏找到一柄短刀。他盯著閃著光芒的銳利短刀,怔了一怔,嚥下唾沫,緩緩闔上雙眼,巍巍顫顫地反手對準咽喉。

「如果要自殺,你的手握得不夠緊。」一個聲音傳來,男孩雙肩一顫,他膽戰心驚地睜開雙目,一個頎長身軀,頭戴銀冠,灰髮蒼蒼的老人佇立前方。灰髮老人刀削般的臉龐佈滿皺紋,雙眼炯炯有神,目光銳如鷹隼,他手持花鳥繪畫的油紙傘,面容靜如止水,深深凝視過來。

男孩被灰髮老人身上不尋常的壓迫感震懾住,頓時語塞,良久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問,「你、你是什麼人?」

「死人沒必要知道我的名字,如果你打算活下去,那便另當別論。」灰髮老人臉沉如水,意味深長地說道。

「我、我不知道。」男孩垂下頭來,哀怨地說。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自殺,並非他尚有留戀,而是他沒勇氣自殺。很多人以為自殺很簡單,一了百了,但對一個五歲大的男孩要親手了解自己的性命,這委實太為難他了。

「你為什麼要自殺?」一個纖細柔弱的聲音傳來,男孩為之愕然,話音傳出之處在灰髮老人的膝邊,他低頭一瞧,一名跟他年紀相仿的女孩正望著他。女孩怯怯地走上前來,她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呀眨,不等男孩說話,女孩咧嘴一笑,「我叫冷如霜,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水中月。」或許是年齡相近,男孩感到親近感,答話自然許多。

「你是不是沒東西吃?」冷如霜歪著小腦瓜子,笑吟吟地說,「我這有桂花糕,你要吃嗎?」她拿出一個用油紙包起來的桂花糕,頓時香氣四溢。

「我不餓。」水中月猶豫半晌,低垂下頭,淚水在眼眶打轉,「我沒心情吃。」

冷如霜聞言一怔,露出哀傷之色,「其實我差點被人擄走,幸虧這位老先生出手相助,要不我也看不到我爹娘了。」

水中月驚訝地看著女孩,旋又淒然一笑,「妳還有家人。」

「你也還活著不是嗎?」冷如霜天真地說。

「我一個人活不下去,我什麼也不會。」水中月搖了搖頭,他想起過往跟父親在一起的回憶,眼眶再次泛紅,淚珠一串串滑落細嫩的臉頰。

「我可以幫你,但前提是你想活下去。」灰髮老人捋了捋鬍子,「如今我也到了知命之年,差不多該找個繼承人了,你我相遇即是有緣。」

「你能教我武功嗎?我想報仇!」水中月躊躇片晌後,他擠出了這句話,他的眼神忽地變得堅定,雙手緊握小小的拳頭。

「報仇?」灰髮老人淡然一笑,「不錯,這是很好的動力,我不會阻攔你。但你必須想清楚,跟著我可不輕鬆,你能吃苦嗎?」

「好!」水中月果斷點頭,他的雙眼燃起熊熊的生命之火,似是找到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冷如霜抿了抿嘴,蹙眉道:「那你還要吃桂花糕嗎?」

「吃!」水中月大聲地說,「要吃!我要好好活下去,我要替我爹報仇,在那之前我絕不會輕易倒下!」

冷如霜雖然不理解水中月所謂的報仇,但仍笑嘻嘻地將桂花糕遞過去,水中月接過之後,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

「好吃嗎?」冷如霜燦爛一笑。

「好吃!」水中月答。

灰髮老人捻鬚沉吟道:「吃完後先埋好你爹他們,接著隨我來吧!」

水中月點了點頭,順勢把桂花糕吞入嘴裏,冷如霜本想責怪他暴殄天物,忽地瞧見他臉頰塞得鼓鼓宛若小倉鼠之後,忍俊不禁,覺得十分逗趣。

親手埋葬好遺體後,水中月拾起地上木頭,用石灰粉劃了個名字,簡單地替他爹立了個墓碑。水中月雙手合十,拜完之後,雨竟也停了,遙遠的天邊綻放出彩虹,彷彿一切雲過天晴。

冷如霜雙目放出亮采,拉著水中月一起看,兩人看了一會,灰髮老人在一旁乾咳兩聲,水中月回過神來,連忙走上去。

灰髮老人俯下身子,雙手張開,左右抱住兩人,身子忽地騰空而升。過不多時,灰髮老人帶他們來到山腳下,在一間酒館放下了冷如霜,一個灰髮蒼蒼的老嫗杵著拐杖走出來,一眼見到冷如霜,趕緊將她摟在懷裏,她朝灰髮老人說,「若不是多虧了你,我真不知該如何跟老爺交代。」

「下次小心點。」言罷,灰髮老人再次起身,身子一掠,竟已飛出數丈外,水中月雙目瞪大,待回過神來,冷如霜的身影已消失在他視線裏了。

灰髮老人將水中月帶到一處江上,江上有一艘雙桅橫帆船,船頭方正,甲板尚且寬敞,但空無一人,似是沒有其他人。灰髮老人身輕如燕,悄然落地。水中月舉目環視,忍不住道:「這裏是哪兒?」

「這裏以後便是你的家。」灰髮老人淡然道。水中月舉目四顧,似是打量新家,過不多時,他問道:「我何時能開始學武?」

「現在。」灰髮老人微微一笑。

物換星移,風吹雨打,水中月在灰髮老人教導下,日漸茁壯,恍眼間,已過去十多個春秋。灰髮老人將他收為義子,但鮮少提起過往,水中月只知他叫銀冠侯,有個外號叫「刀魔」,曾是中原武林裏不可一世的絕世高手。

望著奔流滾滾的江水,潮汐變化,水中月日日勤修苦練,不曾荒廢怠惰。終於,五年後,他以銀冠侯賜他的鏡花刀,親手斬殺弒父仇人,並將其頭顱割下,帶去墓碑前祭拜亡父。

「爹,孩兒為你報仇了。」水中月雙目如刃,靜靜凝視著墓碑。

PS: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點讚、收藏和留言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