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日記寫了誤解

      我在班上的排名相當名列前茅,可是我並不擅長指導別人功課,尤其在我不曉得對方是來問我功課,還是藉機找我說話的情況下。

      「請問,〈秋聲賦〉長在我的臉上嗎?」抬起頭來,我睜著大眼睛問道。

      被抓包的男同學盯著我,一時語塞。請教別人功課時就該好好學習,像這樣心猿意馬地用嘴巴虛應著,想讓我覺得他很認真上進嗎?可能要等一千年後囉。

      「不好意思,這篇我不太會耶,請你去問別人吧。」〈秋聲賦〉我大概唸了有十遍左右,熟到裡面有幾段都會背誦了,但我不喜歡他求學的態度,所以無法教他。

      男同學很認命地收起課本離開。瞄了他的背影一眼,我從抽屜裡拿出地理講義,想複習自己不熟的世界氣候;周圍傳來了輕笑聲,我也相當習慣了,敢死隊來一個陣亡一個,班上的不夠慘還有別班的跑來碰壁,真的令我很困擾,為了應付他們,我的成績都下滑了!上學期的末次月考,我的校排是排在宗毓後面的,但寒假後的複習考竟然掉到第五名。

      第一次月考一定要追回來!

      「妳很認真哦。」又一個人走了過來,坐在我前方的空位上。

      「呵呵,還好啦。」禮貌性地抬頭看他一眼,我又將視線移回講義上。

      是今天在體育課跟我表白的男生,他叫周家和,是少數我還記得名字的同學之一。我對他的印象並不壞,不壞並不代表就得接受他;我很慶幸他還願意來找我說話,這表示當不成情人還是能做朋友。

      「今天數學老師發的講義,如果妳回家沒有要複習可以先借我抄筆記嗎?」說話聲中斷了一陣子,他又接著問道,語氣裡沒有任何尷尬。

      今天應該不會讀數學吧?晚上排的是歷史進度。思考了會,我轉身從書包內的文件夾中抽出一份紙張講義遞給他。

      他接過講義,道謝地說:「謝謝。哇,妳的筆記做得好整齊。」

      我略微揚起嘴角,明白那是客套話,便沒有多作回應。周家和拿到講義後並沒有離開,我的餘光可以瞥見他持續盯著我的臉看,即使他沒有說話,那帶著欣賞意味的目光還是讓我全身不太自在。

      有沒有辦法不開口就讓他離開?我不想因為多說話,讓他誤會自己還有希望,還讓別人誤會我們的關係。宗毓也愛盯著我瞧,那是在我們兩人獨自相處的時候,況且他的眼神不像周家和一般,如水卻熾人。

      我會覺得很抱歉、很愧疚,卻也相當懼怕。

      上課鐘打了,周家和的手在我的桌面上輕輕撫過,便走回自己的座位。我的雙眸半瞇了起來──桌面讓他碰過的地方放上了一盒巧克力,包裝得很精緻,卻引不起我任何興趣,反而在心中還湧出了無力感。

      我已經拒絕了你,不要這樣對我示好,地點還選在人群眾多的教室裡,這種宣示的行為不會讓我覺得你勇敢,反而會讓你的印象大打折扣的。

      我默默地將巧克力收進抽屜裡。想歸還它,今天放學勢必得最後一個走了。

      「靈。」心璇走過來拍拍我的肩膀,悄聲說道:「你們兩個……」

      「絕對沒有任何關係。」我無奈地聳了聳肩。

      心璇雖然和我走得很近,但她的想法和價值觀與我有很大的差異,所以我們並不能算是交心。關於我的八卦不算少,經常變成幾個朋友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沒有八卦生活也就少了點樂趣,對吧?我很識相地不阻止她們。

      「那他為什麼要送妳東西啊,今天不是男生回禮嗎?」心璇蹲到了我的桌子旁邊神祕兮兮地問:「妳上個月有送他巧克力啊?」

      「我連情人節是哪一天都不知道耶。」我一臉尷尬地望著心璇。

      「不要騙我了,還裝無辜。」心璇打了我一下,隨即跳回其他正在聊天的女生中央,笑吟吟地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她們全都回過頭來看我。

      喔不,我不希望自己的清白是毀在一盒巧克力手中。

      好不容易忍耐到放學時間,我在座位上複習著講義左等右等,終於等到班上同學們全走光了,連忙拿出抽屜中的巧克力,孰料一轉頭,竟發現周家和還沒有離去,拿著巧克力回頭的一幕還正巧被他看見了。

      我在心裡喃喃自語著。這是天注定的,既然如此就直接交還給他吧。

      我走到他的座位旁,他在位置上看著我溫柔地笑,可能一度以為我想向他道謝吧。我輕輕地將巧克放回他的桌面,「對不起,你的心意我收下了,但這份禮物我不能收。」

      沒等他回半句話,我轉身就想離開教室,但教室門口卻站著一個高瘦的身影。

      「……宗毓。」話語不小心溢出口,我連忙遮住嘴巴。

      宗毓的眉頭皺得很深,好像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畫面一樣。難道他誤會了嗎?不是我送巧克力給周家和啊!這一剎那,我意外地感到不能向他解釋是件痛苦的事情,誰都可以誤解我,他不行。

      我回絕他不是因為喜歡別人,他千萬不能誤會!我心急如焚。

      在門口停滯了一會兒,宗毓才想起什麼似地望向右方,接著急急忙忙跑走。

      「我不會放棄的,鍾靈。」周家和的聲音不大不小,正巧可以傳入我耳裡。

      就算造成我的困擾也沒有關係嗎?周家和是用什麼心態來喜歡我的呢?

      幾名女孩子從我們教室前面經過,往四周顧盼著像在搜尋什麼。想想,應該就是讓宗毓方才慌忙逃跑的理由吧?看他的表情,本來應該是想進來對我提出質問的。

      我們約定過,要是我喜歡上誰,一定第一個知會他,所以他要相信我啊。

      「你不會放棄,但是我也不會答應的。」語畢,我低著頭,頭也不回地離開教室。

      幾乎是一到樓梯口,我就開始奔跑,宗毓和我一樣騎腳踏車上下學,說不定他還在腳踏車棚裡。抱著一絲希望,我跑得滿身大汗,好不容易終於到了車棚,車棚內卻空蕩蕩的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唉,也是……今天是他最害怕的情人節,他在衝出重圍後肯定迫不及待地想離開學校吧?怎麼還會留下來等我給他一個交代?是我太天真。

      走向自己的腳踏車,我將書包放到有鐵夾的後座上,深深地嘆了口氣。

      背後突然傳來腳步聲,我吃了一驚。車棚有些陰暗,經過學校呼籲,我常常都是與朋友結伴同行的,今天由於歸還巧克力多留了快一個鐘頭,也找不到人和我一起來車棚牽車,天色老早轉黑了,偏僻的車棚藏有不軌人士也是可能的。

      我遲遲不敢回頭,直到那個人拉扯我的制服下擺。

      本來想拿起書包砸他然後快速逃跑的……

      「小靈。」熟悉的嗓音喚了我的名字,讓我的計畫喊了卡。

      「宗、宗毓?你怎麼還沒走?」我的心中像放下一顆大石頭般輕鬆。

      「等妳啊。」他板著臉孔說道,眼裡有著濃濃的不服氣。

      「剛剛是我退還他巧克力,你不要想太多。」我解釋道。

      「……我當然猜得到是妳退還人家巧克力啊,喂,那個男的哪裡比得上我,妳要送也是第一個送我啊,哼哼哼!」他的語氣很自負。

      那怎麼一聽到不是我送對方巧克力,他的眼神就突然像元宵點燈一樣亮起來了?想給自己找臺階下也要有點演技吧。我很不捧場地將視線移開。

      「我還是很生氣!」莫名其妙地鬧起彆扭,他用命令式地口吻說:「不管,妳今天要給我載,我要知道妳家在哪裡。」

      這分明是小孩子才會有的行為!都已經向他解釋過了還生什麼氣?而且要是給他載,我的腳踏車就放在車棚裡了耶,明天怎麼來上學啊?

      「除非你想讓我明天走路來上課。」我將腳踏車的鎖打開,牽出停車格。

      「我載妳回去,明天再到妳家接妳上學啊。」他理所當然地回答。

      「真謝謝你,可是我不想紅耶。」讓他載著來上課?恐怕當天謠言就滿天飛,我連辯解的機會都沒有就會被扣上枷鎖送進大牢了。

      他「啊」了一聲,理解地垮下雙肩點點頭。

      「你的車呢?」我問道。他是一個人站在我身旁,腳踏車不曉得放哪裡了。

      「停在警衛室旁邊,我請警衛幫我顧一下。」他將雙臂還在胸前,情緒相當焦躁不安,頭不停轉來轉去觀望,雙眼卻又無神不帶焦距。「妳……」

      「到底怎麼啦?」欲言又止的模樣,看了實在令人好奇。

      「唉,我只是不喜歡被人搶先一步。」他將臉別到一邊,從口袋中掏出一個小東西遞到我面前。

      那是個小小的透明盒子,裡頭裝了顆心形的紅色包裝巧克力,底下襯著粉色綿絨,是相單簡單又不失典雅的設計。

      「……你剛剛看到我退還人家禮物了。」不否認,宗毓手上的巧克力的確比周家和送的金色包裝還要吸引我,那種包裝雖然亮眼卻落於俗套。

      宗毓手上的就不太一樣,我從沒看過這種包裝的巧克力,光是包裝就比巧克力貴了吧?但它確實較符合我的視覺美學。

      然而只要是男生送的,我都不能收。

      「喂!這我自己做的,妳不要不領情喔。我是朋友送朋友,跟那個不懷好意的男人不一樣!」他硬要替自己的行為辯駁。抓起我垂在身側的手,他將透明盒放入掌心裡,由不得我反對。

      「是你自己做的?」我不敢置信地反問。

      「對啊,用的都是家裡現成的材料,哈哈哈──」驕傲地大笑,他一副自己是新好男人的模樣。

      我想,全校的人都知道宗毓是風雲人物,都知道他人帥身材好,都知道他成績優秀多才多藝,但絕對不知道他會親手做禮物送給心儀的女孩子。

      我噗地笑出聲來,為了掩飾只好假裝咳嗽。

      「鍾小靈,妳剛嘲笑我對不對?」他站起三七步,痞子架式十足。

      我拚命地搖頭否認。

      「妳還我,我不送了。」他對我伸出右手食指,勾兩下。

      「不要。」我將禮物放到裙子口袋裡,快速地垮上腳踏車踩踏板前進,還回頭對他吐舌頭,「趕得上就還你啊,慢吞吞──」

      「還來、還來、還來!」他從後頭追來,大叫著。

      「不要、不要、不要!」踩踏板的動作變得更快,「我說不要就是不要!」

      謝謝你的心意,這份禮物,我就收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