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風起

      「奶奶你有聽到嗎?」

        悅耳柔細的嗓音娓娓道來,嗓音的主人拿雙手撐著上身,在老婦的懷中探出頭來,金色的眼眸微瞇,四是想透過掩不密的窗看清外頭的情況。

      年邁的婦人聽見女孩的提問,淺笑著伸手撫摸女孩如瀑般的金色髮絲,柔聲說道。

        「蕾娜,起風了,明早還得要趕活,我們趕緊睡吧!」

      與生俱來的感知不斷地告誡著,使得蕾娜不得不警惕,若是一般的風聲,那來自身體那股蠢蠢欲動的澎湃力量究竟是什麼?

      蕾娜緊了緊眉宇,緩緩搖頭。

        「奶奶那不是風的聲音,這個季節不該起風的,妳聽。」

        隨後闔上眼眸,側耳傾聽著從風中傳來的變化。

      似是雄鷹,又似遊龍,不斷的破風朝著她們的方向而來。

      並未感受到任何惡意,卻帶著風雨欲來的錯覺。

      有什麼,即將打破女孩與婦人的寧靜。

      「蕾娜,奶奶已經老了,聽力實在大不如前,妳就別賣關子了,趕緊告訴奶奶,要是真有什麼不對勁,我們也好有個應對。」

        發現女孩的不對勁,老婦也醒了,雖說眼前的女孩年僅十二歲,但早熟的個性,外加與生俱來對外界的感知,讓老婦深信,真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也不得不跟著緊張起來,抓著女孩的手腕,另一隻手撐著上身起來,一臉擔憂地看著女孩。

      「蕾娜?」

        老婦輕喊,等待著女孩的指示。

      「奶奶這裡已經待不得了,我們趕緊走吧!」

        感受到來自手腕的溫度,蕾娜張開了眼眸,語氣不容置疑的嗔道,利索的翻身下床,隨後拉著老婦便要下樓。

      雙腳還未踏穩,老婦便在女孩的拉扯下踉蹌地跟隨在對方的身後,險些跌落在地。

      相依的兩人還未離開臥房。

        「太晚了。」

        女孩的驚呼聲後,緊接而來的便是由都卜勒效應擴散而來的洪量嗓音。

      「且慢。」

      來自空中的聲音夾帶著大量的風壓降臨,銳利的鋒刃擊破脆弱的玻璃窗,最後落在女孩跟前的木製地板上,阻擋了兩人的腳步。

      蕾娜緊了緊老婦佈滿老繭的手,皺起好看的眉宇,朝後又退了一步,維護的擋在老婦身前,金眸戒備的望著那矗立床邊並且長著四翼的巨大偉岸。

      「四翼天使,天羽翼族最後的遺珠,被稱作來自煉獄的天神?這、這不可能啊!你不是早被勇者艾里克恩給殺了?」

        婦人高舉著手,直指著朝她們接近的黑影,不可置信地喊道。

      「老人妳很吃驚嗎?看在吾今天心情不錯的份上,我便告訴妳吧!妳所崇拜的那位不過是個懦夫,當初他沒能摘下吾的頭顱,倒是虐殺吾族的後輩,湊足與吾相似的羽翼,忽悠了無知的人類,你們將他捧成英雄,讓他坐擁榮華、手握朝政,讓他繼續洗腦你們,吾族是禍害人類的罪魁禍首,不過也多虧他,吾才能安然無事的出現在地界。」

      「既然如此,你該去找的是艾里克恩,不是我們,難不成你也需要靠虐殺他的族人,才得以平息你的怒火嗎?這樣你不就成為你所憎恨的模樣?」

        四翼天使落地後,風壓盡散,女孩這才得以放下橫在額上護眼的單手,並在其餘兩人話語落盡後,還不畏懼的直視著男人。

      在女孩心裡並沒有什麼英雄崇拜,即便老婦經常提起那人的豐功偉業,但對她來說唯一重要的,那便是將她拉拔長大的老婦。

      要是沒有對方,她能否活到現在還未可知。

      兩人並沒有血緣的羈絆,但對於老人的感情卻是遠超過血親。

      「沒錯,吾是該找艾里克恩好好算帳,但今天吾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男人勾起雙唇,視線落在蕾娜身上。

      「不管你要做什麼都與我們無關,放過我們,離開這裡,我們不會對皇室上報你來過地界的事情,地界會發生什麼也與我們無關。」

        感覺到對方的目光,蕾娜下意識地提高聲量,不外乎就是想威嚇對方,別打她們的主意。

      「不要說艾里克恩了,就算整個皇室來了,那也沒用,您先別急,對了,是微臣莽撞了,由於剛剛出現小插曲,讓微臣沒能好好地向您自我介紹,我是洛林.薩德恩,聖羽皇族生生世世的管事,天羽族最高統領。」

        洛林微笑的說道,看著聽見自己話語後,老婦望向女孩的眼神有些變了。

      向來,天羽族不會單一行動的,他們不光是羽族的主要戰力,還是聖羽皇族最厚實的堡壘,萬一聖羽殞落,天羽也不可能獨活。

      蕾娜緊皺眉宇,對於對方突如其來的友好態度起疑,再加上對方那詭異的笑容,讓她感到有些擔憂。

        「我對你的身世不敢興趣,應該說我們點也不想跟羽族牽扯上任何關係,你走吧!」

      洛林右手抱胸、單膝下跪,對著蕾娜做君臣禮,同樣璀璨的金眸直望著對方,話語當中是掩蓋不住的喜悅。

      「您可以對微臣的身世不感興趣,但您不能阻擾我執行我的職責,陛下,微臣終於找到您了。」

      聽見洛林的話後,這下換老婦不淡定了,拉過女孩牽著她的手,將對方擋在自己的身後,昏花的眼眸此時目光如炬,毫無畏懼的迎向前方的金色偉岸。

        「那不可能,蕾娜身上沒有半點聖羽的特徵,你在說謊,你們羽族向來都是這樣的道貌岸然,不管你對她有什麼目的,我都不可能讓你將她帶走,她是我很重要的人,不是你口中所說的聖羽。」

      「是『重要的人』而不是『至親』嗎?看來艾里克恩對你的洗腦還不只這樣,吾堂堂天羽翼族的統領,至於無聊道來拆散你們?如果我能讓妳看看陛下身為聖羽的證明,即便是艾里克恩的指令,妳還願意把陛下留在身邊嗎?」

      洛林勾起嘴角,冷眼看著嘴裡唸叨著不可能,眼中的堅定開始有了動搖的老婦,再接著嘲諷的望著那明顯還想著將他驅離的女孩。

      陛下現在除了我的身邊,您在沒有其他容身之處了。

      包裹在輕甲之中的結實小腿朝前一邁,牽引著金色的偉岸向前行進,鐵甲在行動中發出框啷聲響,擊碎了老婦心中最後一道薄弱的城牆。

      「那不可能,蕾娜怎麼也不可能是羽族,艾里克恩不可能會將羽族的遺孤留下來,你在說謊,你騙我。」

        老婦癱軟的後退一步,要不是蕾娜就在後方支撐著,可能早已摔在地面。

      溺水般的錯覺鋪天蓋地傳來,一觸及來自後方傳來的溫度,老婦便如同抓到浮木般,雙手交疊緊握著蕾娜的單手,婆娑的一聲一聲詢問著。

        「蕾娜妳告訴奶奶,妳快點告訴奶奶,妳不是羽族,不是天羽效力的對象,更不是什麼聖羽,妳跟我一樣,都只是人類,生於母胎,孕育了十個月的生命。」

      蕾娜緊皺著眉宇,沒有漏掉老婦的話語。

      要是眼前的男子說的都是真的,艾里克恩是個小人,而她又是四翼天使口中的聖羽,那艾里克恩將她留下的用意,不外乎就是想再次向世人宣示自己的偉業,而老婦只不過是遵照對方的指示,兩人之間的羈絆,也不過是「命令」?那些親情、那些睡不著的夜晚溫暖的擁抱,是可以演出來的嗎?

        女孩有些茫然,緊握對方的手,一度鬆開,卻又再次緊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