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救蒼生 義留棗祗 援跛叟 緣結甘彤

        這場人數與士氣成反比的肉搏戰,不到一盞茶的時間便結束了。

        確定再無殘餘的禁衛營活口後,渾身血污的陳叔至就牽著坐騎在劉備面前單膝跪稟道:「啟稟主公,一千四百零六名敵軍均已殲滅,百姓也都救出來了;除三十七位死於混亂外,共有一千五百零二名生還者。」

        上前扶起這員得力大將,仍蒙臉的劉備拍拍他肩膀說:「幹得好!大夥辛苦了---;咱眾兄弟的傷亡情形如何?」

        「託主公洪福,弟兄們僅戰死了十三名;受傷的有八十九位,但幸運的是都無重殘之憂---」他講到這裡,又不禁一臉欽佩的表情道:「大哥所言無虛,主公果然勇猛神武,令到大開眼界了。」

        正想謙遜幾句,一旁的褚燕已和郭、李兩副手亦領著郭嘉及那文士來到身前;只見他邊抹去頰鬢的汗漬,邊對郭嘉咧嘴的笑說:「二弟,你看俺可沒說錯吧!咱主公剛剛跟天神下凡有啥差別?」

        「你也勇不可當,所向披靡啊---」劉備先讚了他一句,隨即又提醒這直爽的傢伙道:「不過從今起千萬莫讓奉孝再孤身犯險了,我爾後還得多靠神機妙算的他,替眾兄弟出謀劃策呢。」

        「郭嘉知罪,謹記主公訓示---」心頭感動莫名的他趕緊向劉備一拱手;是的,想起適才險況,他仍不免餘悸猶存。

        「奉孝,你身邊這位是---?」眼尖的劉備已注意到那名中年文士,料想郭嘉必定曉得此人極為重要,便先開口相詢說。

        「啟稟主公,這位是嘉同鄉的棗祗棗先生,剛也因為棗先生不顧自身危險仗義相救,嘉才得免卻了一刀之厄;」郭嘉又向棗祗引見道:「棗先生,這是我家主公劉少俠,年輕有為兼禮賢下士,義救眾鄉民之舉,也是他身先士卒斬賊將於馬下,您二位多親近親近。」

        「棗祗謝過劉少俠救命之德。」躬身一揖,但棗祗等了許久卻不見對方有任何表示,片刻後不禁抬頭瞧了瞧劉備。

        看蒙臉的主公忽然發愣失態,陳到等人亦感覺不對勁了;褚燕甚至以為劉備激戰中可能頭部受了什麼創傷,不禁大著膽子去拉他手,情急的追問:「主公、主公,您---您沒事吧?」

        劉備卻沒搭理焦慮的褚燕,反倒去拉那一頭霧水的棗祗衣袖,且略顯激動的顫聲說:「棗---棗先生,能見到您真是太---太好啦,天下蒼生以後---以後可就不必再擔心沒飯吃了------」

        不明所以的睜大了眼睛,棗祗先轉頭看看郭嘉,即又對著劉備訥訥的道:「呃---劉少俠,我不太懂您---您的意思------」

        其實不光棗祗不懂,現場所有人除了劉備外,誰都不敢相信這位文士後來在曹魏轄地推行的「屯田制度」,會大大改善老百姓的缺糧危機,減少饑民易子而食與餓莩遍野的慘劇,進而奠定了魏晉一統江山的雄厚籌碼;簡單的講吧,曹操創業初期若沒這號人物幫他穩定後方的糧食來源,能否稱霸漢末可還是個大大問題呢。

      「你會懂的,你慢慢便會懂的---」他先喃喃自語了一番,這才回過神的朝棗祗拱手說:「在下劉備,草字玄德,請先生原諒我剛才的失禮;敢問棗先生目前在何處高就,為何會遭官兵陷害?」

        臉上一紅,棗祗過了好一陣子才微顯尷尬的回答:「說來慚愧得緊,我因看不慣十常侍賣官鬻爵的醜陋嘴臉,言語間得罪了段珪、趙忠,去年沒敢赴朝廷派任的『司農郎中』一職就離開洛陽躲到了鄴城;後來本打算往陳留去投靠家叔,哪曉得方出城幾天便遇上了這夥賊官兵,即不由分說的將我當盜匪抓了起來,要不是少俠率諸位好漢搭救,棗祗項上人頭可變成他們的請領賞金了------」

        「棗先生大才如千里良駒,甭怕碰不到伯樂;」劉備這時向褚燕招手道:「褚兄,您之前提過兄弟們在上黨『太行山』山區的家眷,亦曾在林外平坦土地開墾了百多畝田,可有此事?」

        點點頭,褚燕肯定的回答說:「千真萬確,而且以那附近的廣闊地勢而言,再多墾個十倍田區也沒關係,但咱人手不足,技術問題也欠缺改進的方法,所以米麥瓜果的收成並不是很理想------」

        聞弦歌而知雅音,棗祗不待劉備開口,便捻鬚微笑著問:「少俠言下之意,是要棗祗為這些好漢改良耕作技術嗎?」

        換劉備一揖到地啦,他語氣誠摯的道:「中原來日大難,眼見百姓們糧食將無以為繼;能否活人無數,端賴棗先生一念之仁了------」

*       *       *

        等發送糧食財物給不願同往山寨定居的百姓,並確定他們均離開後,已拿掉蒙巾的劉備先指示郭大賢、李大目領百餘人焚埋屍體與清理戰場,務必做到不留下任何跡證;隨即便和褚燕等新收下屬押解所得的糧餉輜重及近三百匹馬,連夜轉返位於上黨東南方山區的寨營。

        他算是撿到寶了,非但平白無故招攬到了幾位優質班底,對方更附贈了一支戰力不差且會陸續擴編的部隊------。

        在這年頭想跟人爭強鬥狠或稱孤道寡,就得有兵有將、有糧草地盤不可,靠單槍匹馬之勇是成就不了什麼大事的;目前他的實力雖仍嫌薄弱了些,然而至少還有個不錯的起跑點,因此劉備到山寨等見完了另三位留守頭目孫輕、王當、杜長,即於結束飲宴的翌日立刻召集寨中幹部,開始著手安排內部的各項整頓工作。

        首先,他從追隨的獲救民眾裡召募了近三百個健壯男丁編入軍籍,將寨軍人數補滿千名之數,其次任命歷史上統率徐州勁旅「白毦兵」的陳到提前當練兵團長,並各分撥至褚燕、郭大賢、李大目、孫輕、王當、杜長麾下,輪流與山寨居民投入棗祗領導的拓田農耕工作;最後,劉備便委任郭嘉為「相令」,全盤統籌規劃「新寨郡」的擴建事宜,以便收容將來源源不絕湧入的流亡難民潮。

        此外,來自二十一世紀的他曉得再不加強環境衛生條件,未來面對的將不僅僅是糧荒問題,而且更要應付隨時可能奪去全中國三分之一人口生命的疫病爆發危機------;有鑑於此,劉備特地集合所有軍民灌輸了種種防制概念,例如做好個人衛生習慣、忌飲生水與生食肉類,並規畫妥善處理糞便穢物等措施,要求幹部落實推動。

        當然,他自沒忘記若想打造一個強而有力的革命大本營,必須要吸收更多人才來加入自己的陣容;所以在停留短短的三天後,劉備就暫別了眾兄弟們,再度策馬啟程前往洛陽目的地。

        臨行前,這武功高強的主公特地將一套據說傳自清末獨臂使刀怪俠的「破虜刀法」,毫不藏私的盡數授予褚燕,好強化他日後與人PK的自保本錢;「破虜刀法」雖只有簡單的一十三式,但配合沉重膂力卻威力十足,對擅長使重武器的褚燕而言,在戰場上亦頗合用。

        另一方面,劉備也告訴原籍冀州常山郡的褚燕有機會回故鄉時,記得代為打聽真定縣一位名叫趙雲字子龍的人------。

*       *       *

        沒多作耽擱,劉備問明了方向即沿箕關一路向西,直奔河內。

        來到河內郡已是八天後的事了;他曉得這裡也有個望族,那便是輔佐曹魏四代君主,甚至效法曹丕終結三國亂世的司馬家。

        但曉得歸曉得,早改變歷史軌跡的他對於找到司馬防卻一點把握都沒有;史料記載畢竟有限,而  

劉備既已打亂了三國原來時空順序,人家若提前去當了洛陽的「京兆尹」,亦非絕無可能之事。

        想著想著,牽馬步行於郡側市集的劉備不免意興闌珊了起來。

        「臭老頭,你給我站住!」他正打算找家客棧打尖睡覺,忽聽隔壁那座簡陋的飯舖二樓傳來了一句嬌叱,接著有個戴藤冠穿破爛青衣的矮小老者就在「哎喲---!」驚呼聲中,從撞塌半邊的窗口飛摔而下。

        眼看老者快要倒栽蔥的橫屍街心,無暇猶豫的劉備即抓起了右側攤架上的那捲布匹,將抖展長布「呼」一聲的疾捲老者腰間,並於拉回時輕托對方背脊,讓老者安安穩穩的落在自己身旁。

        俐落身手頓時引起路人震天響的喝采及鼓掌聲。

        「老丈無恙否?」劉備正要替他解開纏腰布捲,驟覺一股冷森銳氣凌空而至,而對準的目標竟是這老者喉頸之要害部位!

        由於惱怒對方出招狠辣,所以雖見那人是個公子哥兒的打扮,劉備左手猝閃的攔截冷芒豈止仍令那人狼狽倒翻躲避,趁對方踉蹌退後之餘,還索性「噹」聲削斷他手中的峨嵋鋼刺。

        先是不敢置信的愣在當地,這捧住麻痺右腕的公子哥兒隨後便故意沉著嗓子恨聲問說:「你是誰,居然敢管本姑---本公子的閒事?」

        「路不平,有人踩;小兄弟年紀輕輕,何以對一個老人家下此重手?」劍已歸鞘的劉備扶著那齜牙咧嘴老者,漠然的反問對方。

        「是啊是啊!小妮---伙子這一腳可真夠狠的,若非道爺我身體向來硬朗,骨架子早被她踹散了哇------」那眇一眼、跛一足的老頭兒也邊揉屁股,邊跟著罵罵咧咧的苦臉埋怨道。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