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英雄膽 魂飛亂世 洛陽行 途遇群盜

        在「樓桑村」那株亭亭如車蓋的桑樹底下,一抹迅捷無比的疾轉身影便於奔繞巨幹過程間,正掌出如電的將周遭灑落樹葉不斷拍回天際!

 

        此人雖已重複這個相同動作將近有一炷香的時辰,卻絲毫不顯疲憊或吁喘的神情,反而更加快其速度與勁道,讓臨空飄盪的群葉密集飛揚;遠遠望去,就像千萬頭夜竄出洞之蝙蝠覓食前在大樹旁的慣行聚舞,亦彷彿久久未散的環狀煙火持續綻放不墜,煞是好看壯觀。

        那是一名耳垂比常人稍大且長了副娃娃臉的年輕後生,若非身上所穿的一襲潔淨白衫是尋常布料,威儀出眾的他模樣可不輸給任何名門子弟;但現在,這獨自練功的青年一等體內雄渾真氣足足運行四十九周天後,腰邊懸掛的兩柄竹竿即驟化道道炫目綠虹,帶出之強烈氣旋也因他宛如龍吟的驀然長嘯,頓使半空中無數繞圈葉片「轟」聲向外肆炸,而待紛降落葉於地面漸佈成了直徑丈許的大圓環,青年早已穩穩站妥,並昂首注視著頭頂那仍綠葉茂密的枝幹某處------。

        他的名字叫劉備,字玄德,昔日以編蓆織履為生,侍母至孝;聽村中的耆老們說,這貌似少年的遊學子弟跟當今皇室彷彿還很有些淵源,祖上因是劉漢宗親而曾派駐地方為官,並獲封為「涿鹿亭侯」。

        不過此刻他軀體裡面,裝得卻是一縷來自二十一世紀的魂魄。

        「天哪!我怎麼會莫名其妙便跑來這亂七八糟的時代來?而且還鑽進了這愛哭鬼的身子裡------」那是當天一不小心就佔據了未來皇叔暨「蜀漢昭烈帝」肉身的他,嘴巴最常喃喃自語的一道無解難題。

        也難怪他著惱訥悶了;原名劉漢龍的他,是台北一處軍械研發局的新任副主管,已近不惑之齡雖始終未婚,但這年紀即官拜中校可稱得上是前途似錦,而昨天趁著休假約朋友到外縣市一座「白帝廟」遊玩時,卻連廟壇內的神明長啥模樣都還沒瞧清楚,他便為了營救一個不慎落下山崖的小男童,在剎那間的雙雙墜跌中失去了意識。

        或者是陰錯陽差的巧合吧,那時的青年劉玄德剛好亦正爬上樹想拿幾顆鳥蛋回去孝敬老母親,不料淋過雨後的樹皮異常滑溜,他一不小心就倒栽蔥的直往下掉,而摔落地面前,腦門還在另一根斜橫硬枝上狠狠撞了一記---;於是,靈魂也驟然飛入時光隧道裂縫的劉漢龍隨即在這個時候,恰巧竄入了漢末靈帝年間那副「青春的肉體」內。

        若非他自幼深具家傳的厚實武術根柢,危急中掌拍樹幹削減落地的速度,否則任誰從那約三樓高的地方一摔,不死亦得摔成了智障------。

        也幸虧咱的劉副局長生性樂觀豁達,嘀咕歸嘀咕,經過整日埋首苦思及自我安慰,他也逐漸接受了這已無法改變的殘酷事實;反正既來之則安之,何況擁有前世、今生雙重記憶的他由於以往愛打三國電玩系列遊戲,亦曾對那時代的野史、正傳做了好一陣子功課,所以決定當新「玄德公」的劉漢龍在調適完心態後,便著手整理滿腦袋的紊亂思緒,衡量該從哪邊踏出他探索這混沌亂世的第一步。

        他印象裡,掀開三國序幕的「黃巾之亂」離現在還需約莫五年左右才會發生,自己目前可是剛結束朝廷「議郎」盧植處的課業,仍在因受黨錮之禍而暫居盧府的新業師鄭玄那裡學做文章,這趟回來亦是用省親藉口臨時告假的;但就算是劉備本人也心裡明白得很,跟著盧植好歹還學了些弓馬武藝與帶兵打仗的本事,然而劉皇叔對鄭玄成天的「之乎者也」則根本一點興趣都沒有,投門習藝無非是想藉此拉抬身價,順道看看能否在政治舞台混水摸魚的搞搞人脈兼套點裙帶關係。

        那可怎辦?即使現在去尋覓他那兩個很能打又忠心耿耿的牛人把弟關羽、張飛吧,沒客觀環境因素的配合,找不找得到是一回事,人家願不願意跟他結義拜把子換帖,可又是另外一回事哪;況且,關二爺此刻搞不好還剛在遙遠的河東解良宰殺土豪劣紳,準備亡命跑路呢。

        歷史上的劉備,優柔寡斷的毛病只稍贏袁紹一些而已,否則追隨他到江夏的十幾萬荊襄百姓便不會遭曹軍鐵騎屠殺,而那剛投靠沒多久的倒楣軍師龐統,更不至於在征蜀途中慘掛「落鳳坡」了------。

        還好咱這主角性格上沒這缺點,而且原有的功夫在穿越過程還增強了數倍,剛那一幕就是他練例行性的基本功;等略作休息後,新劉備即咬著牙轉過身來,並緊握拳頭大吼道:「回洛陽去!我不能再四處寄人籬下、受人白眼了;我要搶地、練兵、搞內政,我要尋找我的文臣武將,我要把欺負我的那票政治無賴們,修理到滿地找牙!」

*     *       *

        在出鄴城往虎牢關的官道上,腰懸雙劍及鞍旁斜掛「鐵三截槍」的劉備便騎著一匹青棕瘦馬,正往洛陽方向緩緩馳行。

        眼角猶濕,因為他想起了臨行前那慈祥老太太的諄諄叮囑:「兒啊,你安心的在洛陽城盧將軍和鄭老師那裡習藝求功名,勿再以娘為念;咱劉家以後能否揚眉吐氣,可就全靠你了------」

        上輩子的記憶中,父母的關心一直是他最渴望擁有的愛;由於一場離奇車禍,未曾尋獲遺體的兩位老人家早在自己十五歲那年就撒手西歸了,要不是藉著埋首書堆及寄情練武來麻痺傷痛,他可能撐不到去讀軍事學院即先找個地方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

        便也因這樣的滄桑歷練,才造就他日後面對險惡環境的一身本事。

        劉備想到這裡,不禁摸了摸掛於右腰的新劍劍柄---;說來巧合,以前參加武術比賽,雙劍即是他的強項,但在群雄割據的混亂世界,戰場廝殺卻需靠較長的刀槍重戟取得優勢〈難怪舊史中劉備常給敵將追著跑〉,於是他便將拿手的三截棍配合槍法,託村中鐵匠打造了鞍上這件自創的武器,臨時又挑兩把鋒利長劍,就風塵樸樸的朝洛陽出發。

        拜穿越時空之賜,現在的劉備不僅兼具兩個時代的智慧,同時還擁有對方武力和自己穿越時意外獲得的神奇能量;雖然三國裡的玄德公打起架來頂多只算二流角色,但若再加上一位二十一世紀的功夫高手,相信日後即使遇到像呂布那樣的變態猛男,也不至於吃虧到哪裡去------。

        過午。

        熱辣辣的大太陽烤得人汗濕衣襟,劉備雖不以為意,然而胯下坐騎倘若曬癱了,那他可就得徒步走到目的地啦---;而當他正打算找個涼快樹蔭歇歇腳,五丈外那條石坡路上此刻突然冒出了二、三百條身揹箭囊的人影,而且手上均抄有亮晃晃的刀子。

        「呔,前面的娃娃聽好了!留下你的馬匹和身上值錢東西乖乖走回頭路去;牙縫裡若敢蹦出半個『不』字,老子的手中刀立刻叫你死無葬身之地!」那灰衣帶頭大漢中氣十足的吼道。

        先是冷眼瞧了瞧對方;確實有張孩兒臉的劉備忽露著如金童般之微笑,向那滿臉鬍渣的勁裝持刀漢子拱手說:「這位兄台,小弟只不過是路經貴寶地而已,犯得著留住我所有的身家財產麼?」

        灰衣漢愣了一下,隨即哇哇大叫的瞪眼珠子怒喝:「反了反了!哪竄出來的野種,胎毛未褪的黃口雛兒,竟敢衝著褚爺爺放這等大膽狗屁;好心給你活路走不聽是吧?你給我下來,老子非砍死你不可!」

        「寨主,跟一個娃兒囉嗦什麼?一刀宰了乾淨,省得這愣頭青砸了咱們的計劃------」他旁邊一名白臉高個漢子亦搭腔道。

        「別急,您老兄若想鬆散鬆散筋骨,我保證待會絕不讓大夥失望就是;但動手前,我有幾句話想請教---」劉備輕撫著瘦馬頸鬃,氣定神閒的問:「你們想要搶我財物便罷了,幹嘛叫我回頭?難不成各位看中了這塊鳥不拉屎的風水地,要在此處挖掘寶貝嗎?」

        搖動手中的鬼頭刀,自稱姓褚的漢子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惡狠狠的回答:「好,讓你死而無怨!臭小子,俺老褚等一下要在這幹票大買賣---;今天城裡有支押糧餉的隊伍會打這經過,咱兄弟已綴上那隊肥羊了,我不叫你回頭,莫非任由你到前面去壞事嗎?」

        「原來老兄是發善心,要放小弟一馬啊;」嘴裡長長「哦」了一聲,劉備先笑了笑,但卻又立刻眼神漠然的說:「可是恕我礙難從命,而且這條路麼,在下更是非過不可,你有本事---就留我下來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