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對廖佑倫而言,有些兒時的記憶,忘了或許會比較安心……

      最近的永緜街跟以往較不同,自從上個月開始每天都被壟罩在暗灰色的烏雲之下,有時還會下起一陣小雨,顯得大街上過於陰沉,微微的風將人行道上一片片泛黃的落葉吹起,在半空中四處飛舞著,其中一片飄落在一棟毫不起眼的小公寓上的某一扇窗邊,似乎在窺探窗戶裡頭的景象。

      廖佑倫坐在床上,緊緊抱著手上有些補針痕跡的布偶,靜靜地聆聽著外頭呼嘯的風聲,露出空洞的雙眼朝窗外看去,時不時轉動那僵硬的頭部左右來回觀望,彷彿想從窗外尋找什麼似的,但除了冷清的街道和一旁隨風擺動的行道樹之外,幾乎也沒什麼值得觀察的地方,畢竟現在是週末,這個時間點僅有少數晨跑的民眾或出門散步的阿公阿婆偶爾才會出現在永緜街上。

      可不知為何,廖佑倫經常就會像這樣一大清早不發一語地看著外面的景象,且通常都會持續數分鐘,最長甚至達到半小時,之後才肯下床。這個習慣他也不知哪裡來的,或是從何開始,只知道它就這樣出現了。

      叩、叩、叩

      突如其來的短暫敲門聲瞬間打斷了他並將注意力轉移到身後的房門,站在門口處的女孩一手握著馬克杯,一手拿起含在嘴裡的牙刷,嘴邊還沾有一點點的牙膏沫,有些含糊地對他說:「你到底要坐在那兒發呆到什麼時候,老弟?」

      「什…什麼?」廖佑倫些微無神地轉頭答道。

      「不要再賴在那兒不動,快點起來了!」廖雨欣邊走回浴室邊說,「我等一下還要出去一下,隔壁的林阿姨過一會兒就會過來,你先去吃早飯吧,我已經幫你放在廚房裡了。」

      忽然間,廖佑倫像是被某種無形的電流刺激到一般,整個人終於完全清醒,且二話不說立馬下了床,並朝廖雨欣的方向追了過去,嘴裡還略微支支吾吾地對她問:「姊…姊姊,妳…妳今天要去哪裡?」

      「我得要先去學校一趟,之後再去飲料店幫我同事代班。」廖雨欣漱了漱口後說著,同時對廖佑倫叮嚀道,「你在家的時候可別給林太太添麻煩喔!」

      「那…那妳什麼時候會回來?」廖佑倫緊抱著他手上的娃娃問。

      「我大概下午就會回來了啦,至少一定會在晚飯之前到家,你也用不著那麼緊張吧?」

      廖佑倫並未再多說什麼,只是默默點個頭後又緩緩地回到房間,而廖雨欣望向他離去的背影時,不禁輕輕地嘆了口氣,畢竟這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弟弟一大早坐在床戶旁邊發呆或是這麼慌慌張張的跑來詢問自己接下來的去向,但老實說,她其實也並不完全了解為何他時不時都會如此地緊張兮兮,又或者說是,害怕。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後,林太太便已到門口等候,廖雨欣向她做了簡短的招呼後就匆匆穿上夾克外套、背起側背包準備出門去,「不好意思,今天又得麻煩您照顧我弟弟。」

      「不會啦,反正我現在也正好有點閒得發慌。」林太太親切地笑著說,「出門可要小心一點喔。」

      廖雨欣向她表達感謝之意後隨即走下樓,並騎乘機車往街道的盡頭離去,獨留下在一旁沉默地吃著早飯的廖佑倫與熱心的林太太。

      每到這個時候,廖佑倫通常會顯得比平常較無精打采的,今天早上也不例外,雖然他並不是因為得跟林太太相處長達半天的時間而感到有些無奈,相反地,他非常喜歡這位待人處事都很和藹可親的獨居中年婦人,同時也認為身邊有越多人陪伴會更好,只不過,少了真正的家人可以待在自己的身旁,不免令他流露出些許失落感,儘管這過程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而已。

      享用完早飯後,當林太太幫忙收拾碗筷進廚房時,廖佑倫回到房間,從書桌抽屜裡拿出一盒蠟筆以及一本厚重的畫冊,隨後將其拿至客廳打算用來打發時間,快速翻閱先前一張張繪畫過的作品集,直至新的空白頁面,順手拿起一支極短的黑色蠟筆,開始畫下一筆,跟往常一樣,趁著記憶仍清晰之時,把前一晚夢見的景象,一一繪入手上的畫冊裡。

      對於一般的孩童來說,記錄夢境所發生的事,大多數都是如此夢幻美好的美夢才會捨不得遺忘,但廖佑倫比較特別,他只運用紅色和黑色蠟筆,卻能夠將昨晚夢見的畫面描繪得淋漓盡致,和其他好夢相反,他畫的是一場又一場的惡夢。

      同時林太太也剛收拾好餐具,正準備要好好坐下來休息一會兒,恰巧看見佑倫坐在客廳地板上,拿著蠟筆在紙上揮灑著藝術創作,頓時也令她感到好奇地向前查看,「小倫啊!你在畫甚麼啊?可不可以讓阿姨我看看呀?」

      林太太熱情的詢問讓認真作畫的廖佑倫突然被嚇到,並且急忙地用雙手遮擋住眼前已經畫到一半的作品,好似不想讓人看到,這一舉動雖然讓林太太感到困惑與不解,但她也知道這孩子為人內向且不擅長表達的性格,因此最後仍保持溫和的笑容,摸了摸他的頭鼓勵說:「好啦好啦,阿姨不強迫你要給我看啦,阿你慢慢畫哦!我先去廁所一下。」

      只見廖佑倫依然盡量遮住畫冊,直到他用餘光瞥見林太太已往走廊盡頭的洗手間移動後才又放心的繼續繪畫,並且加快速度完成它,以防林太太再次打擾他。至於林太太看見那孩子的反應後雖表示不打斷他的創作,不過在佑倫避免讓她看見自己的作品前,仍隱約看到他所畫出來的某些東西,而這不免也令她產生有些疑惑。

      「阿小倫畫的那個紅眼睛的長條形黑色怪獸是什麼東西啊?」林太太小聲的自言自語,但她也並沒有想太多,僅認為這頂多就是小孩子的想像力過於豐富罷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