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有的時候會兩肋插刀你的不止仇人

      清晨,電話鈴聲響起,醉了一宿的廖寞然倏地睜開眼。

      惺忪睡眼在幾秒鐘內轉而清明,多年的職業習慣使然,她總能在各種不適當的時候保持清醒,例如半夜、凌晨、逢年過節,又或者是突然被失業的隔天早上。

      思緒到這一頓,啊對了,從上禮拜開始,她就是愉快的無業遊民了。

      廖寞然揉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一看手機屏幕,來電者是帶她入行的師父,師父大人退休多年,目前處於雲遊四海的肥貓狀態。她這運氣不會真這麼差吧,才剛莫名其妙被解雇,就被師父抓到,免不了又要被一頓念。

      廖寞然的尾巴霎時垂了下來,盯著手機響了一聲兩聲三聲,暗暗祈禱它自己掛了,可天不從人願,一通電話掛了,她師父又從通訊軟體打來,當第三通電話打來時,廖羽盺慫慫地以食指劃過通話鍵,她師父的大嗓門隨即傳來——

      「你欠揍啊?小屁孩!居然敢不接我電話!」

      「我,呃,我剛剛在睡覺沒醒。」

      某人睜眼說瞎話,可惜技術太差,一秒被師父戳破:

      「你少來,別跟我說忘了我教你的第一守則。」

      廖寞然身子一抖,估量了下說謊和講實話哪個比較痛,最後乖乖的選擇了吐出實話:

      「隨時保持清醒收拾爛攤子。」

      「很好。」

      電話另一頭的師父心情似乎不錯,廖寞然剛鬆口氣,卻馬上被師父下一句話給驚了下:

      「聽說你最近被解雇了。」

      「咦?咦咦?不是啊師父你聽我解釋,我沒有挪用公款,也沒有偷拍照片,更沒有和藝人談戀愛啊!」

      「我倒希望你幹些什麼壞事,拐個明星回家也好啊,哪像現在什麼都沒做就被踢出來了。」

      恨鐵不成鋼的語氣,廖寞然彷彿看到了一手把她帶大的師父正站在面前,她委屈的抽抽鼻子,眼框有點酸,一聲撒嬌的「師父」還沒出口,她師父一句話就打斷了這溫馨的氛圍:

      「但你長這樣,師父我也不好苛責你。」

      「……師父我是少了一隻眼睛還是嘴巴?」

      「少了倒還好,就是沒少還沒魅力,為師擔心啊。」

      廖寞然膝蓋中了一箭,現在她相信這是她師父,絕對沒被人穿了。

      她心中正嘟嘟嚷嚷著,她師父冷不防地突擊她,語速極快:

      「廖小寞啊,我這裡有個活,你答「嗄」就代表你答應了。」

      「嗄?」

      她愣了下,突然驚覺自己被師父陰了,亡羊補牢地想拒絕,剛失業,好歹讓她休息一下吧,沒想她師父卻語句犀利的說:

      「做我們這行,沒有休息的權利,龜兔賽跑,你只能假設自己永遠是隻龜。」

      廖寞然「唔」了聲,被她師父這麼一說,頹喪地窩回了沙發上,默了片刻後,她有氣無力地說:

      「這次是哪個剛出道的小孩兒要幫忙?師父,要是方便的話,順便透露一下背後是誰,我好掌握一下管教的態度。」

      提起工作,廖寞然的態度認真了些,說到她的工作,絕對不在熱門工作排行榜上,也沒聽哪個小孩說過這是未來目標,她,是個經紀人。

      說得好聽點,每個明星背後都會有這樣一個人,說得難聽點,這是一個把屎把尿的工作。

      嗯,是個把大人當寶寶哄的工作。

      廖寞然為她前一份工作做了個註解,頓時感到神清氣爽,這時她的耳朵捕捉到她師父說了極不負責的一句話:

      「時間地點我發給你,當生活助理,其他不能說。」

      「喂?師父?師父!」

      她想哀號,但她師父手段高超,已然快狠準的掛了電話,廖寞然捏著手機,這時一條訊息恰巧滑了進來,她點開一看是短短一條地址,心中瞬間為未來老闆打了三個金錢符號——

      信義區豪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