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BL/虐向】但求下次遇見你時,是個風光明媚的日子。

      迅風暴雨如子彈似地打在身上,黑色的襯衫濕濕黏黏的緊貼著我的肌膚,皮膚被雨打成了淡粉。

      我不喜歡下雨天,因為雨都是隨著悲劇而來的,恰好適合今日。

      哀悼我竹馬,許誠漢的日子。

     

      穿過了幾個眼熟幾個陌生的人,我用著一副狼狽的模樣停在泣不成聲的陳媽媽面前,她模糊的視線裡發現了我,原本就抑制不了的悲鳴更加放肆的宣洩而出,她嚎啕大哭著,像個剛出生的寶寶,渴求安慰、渴求關注。

      溼答答的我抱起來肯定不舒服,可她使了勁地往我身上蹭,水珠不停落在她的白髮上,我沉默半會才輕拍著她的背,「阿姨。」

      然而開了口才發現,原來我的喉嚨疼得厲害,渾身冷得要失溫。

      「好了……老婆啊,妳讓小光先把衣服換掉吧,別讓孩子感冒了……」

      「我……我知道……就是……忍不住……不好意思啊……」

      我笑著用手抹掉她的淚珠,即使抹不盡。

      「沒事的。」

      隨著一聲聲輕緩的安撫,我走入了熟悉的房間,將濕得難受的襯衫與黑色長褲脫下,用毛巾擦拭全身,開了他的衣櫥,套了他的衣服。

      這屋子還有你的味道啊。我低下頭想著,伸手摸了下自己穿的那件衣服,感受著布料的柔滑。

      他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中逼迫我吸取著他的氣息,直到味道被線香味給取代。

     

      我喜歡許誠漢。

      不多不少,剛好十年。

      剛遇見他時,是像今天這樣的天氣,滂沱大雨、雷電交加。

      我也像今天一樣,濕了整身的衣服,像隻被遺棄的小貓,瑟縮在公園旁的小涼亭裡,冷得渾身發顫。

      一個小小的身影撐著傘,走過來幫我擋住了打在身上的雨,他毫不猶豫的舉動,讓自己一瞬間也成了落湯雞。

      「為什麼在這裡?會感冒的喔。」

      孩子的嗓音宏亮得在這陣震耳欲聾的雨聲中,清晰傳來。

      那天我跟媽媽吵架了,一氣之下跑出家裡,結果不巧剛好下起大雨,才會落得這般慘澹的模樣。

      他聽我說完,很沒良心地捧腹大笑好一陣子,他的媽媽過來幫我擦乾頭髮時,他才指著窗外,奶聲奶氣:「等等陪你回家吧,你住對面吧?」

      「嗯?」我才知道,原來他是鄰居的小孩。

      於是我們成了竹馬。

      我小時候頑皮時會跑到他家躲著,他鬧脾氣時也會跑來我家。

      彼此做了許多的蠢事,所以約定好誰也不准說出去。

      我們擁有不計其數的秘密,對彼此毫無隱瞞。

      除了我喜歡他這件事。

      第一次發現我喜歡他,是十五歲的那年。

      他擁著女友笑得如往常燦爛,清澈的眸子透著無法壓抑的喜悅,上揚的嘴角不曾落下,他說:「嗨,我女友,漂亮嗎?」

      嗡──

      我的世界耳鳴了,眼睛昏花了,心臟疼得要犯氣喘,遲遲無法說出那句「嗨」但我說了:「嗯,漂亮啊。」

      可我的眼裡沒有她。

      明明能從他的眼裡看見我撐得難看的笑容,明明能看見呢。

      「是吧!我朋友羨慕死了!我想說一定要先跟你說,畢竟你是我最重要的兄弟啊!夠義氣吧我?」

      但他卻這麼說了。

      我也不懂,明明很不甘心,可心裡卻也覺得──幸好,你的幸福遮蔽了我的痛苦。

      「是啊,真羨慕。」

      我忘了是誰從誰的人生中消失了,我忍著和他們在一起總犯的悶痛,一邊克制自己對那女孩冒出的糟糕想法。

      不要用妳的手去碰他!不准這麼親暱的稱呼!不要!不可以!

      ──如此可悲地在垂死掙扎著。

      於是到後來,我們越走越遠,而他牽著她的手也越走越遠。

      也好,我曾經這麼想著,或許走遠了心就不疼了。

      直到收到他喜帖的那天,我才知道,從來都沒有不犯疼這事。

      他的婚禮我想辦法塘塞過去了,因為我就是如此氣量小的人。

      我看不得她幸福。

      「小光你真沒意思欸!為什麼不來我婚禮啊?」

      「我說過啦,那禮拜要去國外出差,真沒辦法啦!我不是包了很大包的紅包嗎?」我笑著推開他喝了酒後神智不清地往我身上黏過來的熱意,無法忍受自己忌妒的醜陋。

      「誰要紅包啊!」他氣惱地吼著,又一次黏了上來,醉得死沉地抱緊了我,熱氣吐在我的耳邊:「我只要你啊!」

      他抱怨著,說好了要當伴郎、說好了要讓我拍結婚照、說好了要一起租房子兩家住一起。

      「嗯,抱歉,做不到啊。」

      我也忘了,我到底是以什麼樣的表情,跟他說了這句話。

      幸好他喝茫了。

      又過了幾個月,我逃到國外去了,試圖掩蓋自己喜歡他的事實。

      然後上個禮拜,收到了噩耗。

      「一對夫妻帶著孩子去溪邊戲水,許姓先生為了救失足落水的妻子與剛滿三歲的小孩不幸溺斃──」

      我將臉埋進枕頭中,鼻腔滿是他的味道,走過了幼稚純真的童年、青澀懵懂的少年、故作堅強的成年……卻沒能陪他走到老年。

      我的房間也好、他的房間也是,裝載了多少的過往、成長的痕跡,在來的路上,全都有他的影子,踏上樓的階梯每一步都是他踩過的印記。

      可他卻停留在了冰冷的溪水裡。

      一家三口全溺斃了。

      而我竟然連那樣的不幸都覺得羨慕。

      真好啊,怎麼會有個人,能讓你如此捨身自棄呢。

      如果是我溺水了,你會如此不顧一切嗎?

      ……肯定不會吧,因為我肯定,會為了你那幸福的笑容,而捨棄自己吧。

      你會救我,而我會救你。

      鼻頭酸得我無法再忽視自己滿盈的淚水,一滴一滴的全落在了有他味道的枕頭裡,房子漏水了,就像我的心已經漏水很久了,找不到人可以修補。

      水氣模糊我的視線,迷迷糊糊中好像看到了你溫暖的笑容。

      「小光,如果你是女的就好了啊!我們肯定會很幸福的!」尚不成熟的少年時期,他曾踩著大步,在那一片昏黃夕陽底下朝我笑得暖熙。

      我抓緊了背包,翻了他一個白眼。

      幸好那時天很橙,他看不見我紅到耳根的羞赧與不甘。

      「……許誠漢。」我的聲音很沙啞,細細緩緩地、輕而易舉地被外頭響得心煩的雨聲給蓋住

      「我喜歡你喔。」

      憋了十年的四個字,這才甘願出口。

      我討厭下雨天,卻也喜歡下雨。

      是這樣的日子裡,遇見了你。

      失去了你。

      但求下次再遇見你時,是個風光明媚的日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