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那並不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但人是這樣的,隔些日子不見就生疏了。當初再用心、再情深,都是抵不過時間磨礪的。柔軟的回憶是如此,僵硬的過往也是如此。最後愈發圓滑的只有態度,但扎在心口的,尖銳依舊。

      唐靖知道自己年輕,算不上飽經風霜,可人們只要心碎過一次,就再不復當初了。她還是會為了熟悉的香菸氣味感到厭惡又懷念,那些冉冉上升的煙霧只消風一吹就散,但竄入鼻腔、胸口、心間的回憶,卻要耗費多時才能慢慢淡掉。

      她有時也討厭自己的念舊。

      唐靖努力改掉多看一眼和他喝同樣牌子的茶、抽同樣牌子香菸的人的習慣,只是機械式地結帳,刷條碼、對金額、收錢,最後就是謝謝光臨。每天都是如此反覆地迎來新的人,然後又送走他們。

      唐靖其實不喜歡這樣的工作,許多事做久了就是反射性動作,腦袋已經空下來了。但腦袋不能空下來,這會無端增添許多胡思亂想的時間。

      她是這麼度過自己失戀期間的,若是往後回想起如今的時光,可能會把當下所做的事都遺忘,卻不會忘記極力忍住眼淚工作的哀傷。記住悲傷太容易,快樂就顯得微不足道。

      但是哭也是私下裡哭,唐靖沒讓幾個人知道自己失戀了。反正所有社群平台裡,前任本就出現得不多,如今消失了也不大會被過問。就好像這段戀愛,從頭到尾都只有自己一個人記住而已。

      想到這又讓唐靖鬱悶。

      感覺倒楣的時候,壞事只會接二連三。唐靖甚至在晚上下班後,與他人發生擦撞,把貸款尚未繳清的機車給撞爛,人還倒在路邊受了傷。唐靖腦中曾一閃而過的念頭是,為何不乾脆被撞死。

      不過她的傷勢不算特別嚴重,只是被迫在家養傷了一週,期間還得到醫院檢查、包紮,並開始處理交通意外的責任歸屬。唯一值得慶幸的地方是,撞到她的年輕男人十分有禮,除了陪著她到醫院之外,事後也都有親自致電道歉,並且願意負起責任,賠償她的醫藥費與機車維修費。於是很快達成和解的共識。

      唐靖原本想,若對方是個殺千刀的,那她也不會表現軟弱。身邊的爛事已經夠多,她沒有心力再被欺辱,大不了就是豁出去跟對方槓上而已……幸好所有想到的壞事都沒有發生。

      聽對方的說法是,他騎車時分神闖了紅燈,才會與唐靖撞在一塊。唐靖對這樣的說法並沒有追究,只希望他日後別再分神又撞上了誰,畢竟不總是能這麼好運地碰上她這種皮糙肉厚、大難不死的人。

      和解那日,男人也送來了慰問的禮盒,全程態度都畢恭畢敬,讓唐靖即使感覺倒楣也無法生氣。

      「唐小姐,真的很不好意思。」男人坐在她對面時,貼著紗布的臉上盡是歉意。他是個好看的人,穿著打扮也顯示出他的性格,黑色皮外套、牛仔褲、馬丁靴,他的耳上還戴著小小的銀色十字架。想來平時是個作風大膽的人,和現在這樣謙卑的模樣,倒有些衝突了。

      「沒關係,謝謝你的水果。」唐靖尷尬地笑了笑,收下了禮盒。她深覺若不是出了這次的意外,恐怕一輩子也不會和這種類型的人有什麼交集。

      或許是唐靖的目光有些直接,於是男人也看了過來,眉頭微皺,露出了十分歉疚的笑容。

      唐靖垂下目光,點頭示意後,隨即將注意力放到了和解書上。確認內容時,對方的名字映入她眼中。

      巫亦恆,是個並不常見的姓氏。

      但唐靖只想趕快處理完這件事,養好傷回去上班。

      一個禮拜的時間終究不足以讓車禍受的傷完全好起來,但機車已經修好了,這是唐靖最高興的事情。也多虧了巫亦恆願意負起責任,將機車維修的費用包下來,否則她真不知道這個月繳掉這筆費用,還剩下多少錢可以吃飯。

      巫亦恆事後傳過一封簡訊給她,大意是問及傷勢是否痊癒,若有問題可以再打電話給他。唐靖禮貌回覆後,兩人就沒有再聯絡過了。

      但身邊唯一知道此事的朋友,洪雅辛,一聽聞唐靖發生車禍,就趕緊打電話、傳訊息的遞來關心。唐靖很安慰,至少這個朋友沒有白交,心情自然也就好了許多。

      洪雅辛甚至和她約了時間,打算特底從臺北南下探望她。就算唐靖說了不用擔心,對方也沒有聽進去的意思,隔不久就傳來她訂好車票的截圖。

      事已至此,唐靖也就不好推辭。

      上班時,進貨、上貨都讓唐靖感受到受傷的不便。雖然都是小傷,可是手掌和膝蓋的擦傷,對於在超市上班的她而言,都是困擾。搬東西都需要用到雙手,但只要商品重一些,壓到掌心傷口就痛得她眉頭緊皺。更別說要蹲下補貨,膝蓋一彎她就疼得齜牙咧嘴。

      只是錢不賺不行,這個月已經少了一週的薪水,唐靖就算痛也都咬牙忍著了。

      否極泰來,唐靖心裡總這樣安慰自己。就像一直以來遭逢那麼多爛事,也都這麼撐過來了……

      「你喔,出門在外要注意啦。」周末,洪雅辛一到車站,還是唐靖去接她的。但看到她的手掌、膝蓋都包了繃帶,忍不住就碎碎念了起來。

      洪雅辛的個性就是如此,愛操心又愛唸,大學四年沒少讓她罵的。可是唐靖是開心的,至少她還未失去太多,還是擁有著會在乎自己好不好的人。

      「我很注意了。」唐靖笑著說,洪雅辛不禁瞪了一眼,「你很注意還撞成這樣?那不注意怎麼辦?」

      「我還好好地站在這裡就好了,沒事。」唐靖的話讓洪雅辛氣得往她背上用力一拍,她差點以為自己臟腑都要被拍出來。

      但唐靖還是笑個不停。

      那些因為受傷感覺到的疼痛,終於開始減緩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