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克萊娜(下)

      克萊娜死後的第二年,卡米爾和他父親間的僵滯氣氛也逐漸得到緩解。

      第五年,他的父親在某次打獵時失足摔落山崖而死。

      陸續失去摯愛的女孩和家人,卡米爾悲痛地將自己關在山裡整整一年,並重拾打獵生活。想起以往會陪同父親下山將獵物換個好價錢,如今他也學習剝下獵物毛皮,拿到山下的市集去賣。

      在那三年間,他曾在商人的介紹下參加過不少盛宴,也因卡米爾出眾的外貌及得宜的儀態,時常獲得女孩及婦人們的青睞。

      這也是商人們之所以會在他身上打如意算盤的主要原因。

      卡米爾的身高近一米八,擁有雙墨綠色的深邃雙眸、俊毅的臉龐。而他的談吐溫和有禮,襯上那頭湛黑的短髮,更是格外有魅力。獵戶出身的他所具備的穩重沉靜更令女性們著迷不已。

      但奇怪的是,即使見過許多美麗的女人,卡米爾卻從沒有心動的感覺。僅是與商人的女兒──卡捷莉娜結為好友。因為下山做買賣的關係,卡捷莉娜時常會介紹他許多有趣的事物,所以自然而然就跟她交好了。

      直到一月的某天──

      那天雪下得很大,卡米爾在山上毫無所獲。他喪氣地下了山,原先想找卡捷莉娜訴苦,卻意外遇到一個裹著紅格子圍巾的女孩。

      原本以為她是迷路了,但事實卻不然──

      「大哥哥,你冷嗎?」見卡米爾注意到她,女孩笑得極甜,不以為意地湊近他的懷中,不斷摩擦著雙手,「我好冷啊。」

      「妳迷路了嗎?」卡米爾溫柔問道,同時,某樣事物忽然印入眼簾──

      同樣是亞麻色的長髮。

      「沒有,我在等人。」女孩故作不經意地,將雙手拂上他結實的胸膛。「但天好冷,我真怕自己等不下去了。」

      「妳在等誰?」聞到熟悉的羊奶香。不知為何,卡米爾的呼吸頓感急促。他忽然湧上想將這女孩緊緊摟住的衝動。

      「大哥哥願意成為那個人嗎?」女孩微揪住他的衣服,嬌笑問道。

      之後似乎聽到女孩提到克朗和旅館等字眼,但他的心已經徹底淪陷了──

      為了那名叫做露莎的女孩。

      他不明白之後的事是怎麼發生的。只記得她那柔軟的唇和耳垂,還有褪下圍巾後露出的白皙脖頸……一切是令他如此著迷。

      但露莎不過是個十三歲的女孩,而他已經二十三歲了。

      一想到這裡,他極力遏止住內心升騰的慾望,停下手邊的動作,手忙腳亂地拾起褲子下了床。

      「大哥哥,你不要了嗎?」露莎此時只穿著件粉色的內衣,亞麻色的長髮凌亂地披散在肩上。她跪坐在他背後,神情透著絲不解。

      卡米爾坐在床上,背對著她,一手按住額頭,內心陷入掙扎──

      他怎麼會做出這種事?對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

      「來嘛,大哥哥。」露莎毫不避諱地從後頭抱住他,微偏過首,輕咬住他的耳垂,然後在他耳邊輕呼氣道:「我很喜歡你這樣對我呢。」

      「夠了,妳去洗澡吧。」浮躁地揮手驅趕露莎,卡米爾竟不敢正視她。

      因為他內心的慾望並沒有完全消退,更糟糕的是──愈發壯大。

      「克萊娜……」獨自坐在床上,卡米爾夢囈般喊出這個名字。

      等到露莎洗好澡之後,他仍然沒有離去。

      猶記得露莎出浴完的模樣令他感到怦然心動,而她身上的淡淡香味也徹底俘虜了他的意識,之後更是與他摻雜了汗水的麝香交混而成──

      「大哥哥……」

      「叫我卡米爾吧。」方說罷,他輕喘著氣,隨後又像猛然回過神般,再度慌忙地下了床,迅速地穿回衣物。

      「卡米爾──我很喜歡你的唇呢。」露莎配合喚道,她趴在床上,雙手倚著臉頰,雙腳前後搖晃著,笑得燦爛。「今天玩得可真開心。」

      「……唇?」像是聽見什麼不可置信的字眼,卡米爾皺起眉頭,終於下定決心離開這裡──離開這個女孩。

      在遙遠的記憶裡,某段話似乎緊緊攫住他的內心深處,不曾忘卻。

      『喜歡小哥哥溫柔的眼睛,每次看見時總會覺得特別安心──』

      離開露莎後,卡米爾慶幸自己沒有感到一絲留戀。

      「卡米爾。」忽然間,他聽到背後有人在叫他。

      轉過頭去,原來是卡捷莉娜。

      「呼──幸好你有下山。」卡捷莉娜似乎是一路小跑過來,講起話來還氣喘吁吁的。

      「什麼意思?」

      「咦?難道你不是下山來找我的嗎?」卡捷莉娜瞪大雙眼,隨後又像是會意般,眼神挾入絲埋怨,「還是說你和其他女孩有約了?這也很有可能啦……」

      「不,並沒有。」卡米爾也確實想起自己原先的目的了──「妳說得沒錯,我是來找妳的。」他認真凝視著眼前的女子──這僅是他一貫的作風。

      但卡捷莉娜卻臉紅了,完全不像她平常的樣子。

      「是、是喔。那你、你找我做什麼?」

      一直以來將卡捷莉娜當作最好的朋友,所以卡米爾並不以為意,以為她會臉紅只是因為剛才小跑的關係。

      「今年冬天毫無所獲,待在家裡也沒事做,所以來找妳。」他說。

      「那正好!你就一起來我家吃晚餐吧。」卡捷莉娜說罷,神情忽然滲入絲黯淡,苦笑道:「今晚過後,我就要跟父親一起去外地了。」

      「妳要離開這裡了?」不知為何,卡米爾的心莫名抽痛了下。

      「是啊,其實我……」她為難地望了眼卡米爾,下一刻又硬生生嚥下喉中的話,故做歡快地別過首去,「沒有啦,快走吧,你再拖下去,晚餐都要涼了!」

      「卡捷莉娜……」卡米爾搞不清自己的內心為何如此慌亂。

      「算了吧,叫我克萊娜就行了。我父親都是這麼叫我的。」卡捷莉娜希望藉機拉近兩人間的關係,卻不知她的這番話在卡米爾的內心投下了一顆震撼彈。

      「克……萊娜。」恍惚間憶起那抹嬌小可人的面容。

      「怎麼了?」卡捷莉娜略顯侷促,「如果你不喜歡這麼叫也沒關係的。」

      「不,我不討厭,這是很美的名字,真的。」

      「對了,那個……」悄悄瞥了眼卡米爾,卡捷莉娜終於鼓起勇氣問道:「明天,你願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同行?我很希望你可以──」

      說起來,卡捷莉娜一直都是這段期間最關心他的人。

      和她相處時,孤寂的內心宛若被溫暖的春雨洗淨,這股感覺似曾相識──

      『小哥哥,無論你的心飛往哪裡,小公主永遠都會在你的心裡。』

      溫暖的字句宛若清爽的泉水般湧上心頭──

      那童年最為美好的回憶,至此都是。

      克萊娜,不為這個名字,而是那溫暖的五年造就了他的一輩子。縱使第一個結局並不圓滿,但卻是她牽引著他邁向第二個圓滿的結局。

      『小公主願意嫁給王子,那麼小哥哥,你願意嗎?』

      這番話與卡捷莉娜接下來有些遲疑吐出的「你願意嗎?」相互重疊──

      但最終轉為清晰的,是卡捷莉娜的面容。

      「我願意。」他不加思索地回道,隨後朝她揚起抹溫柔的笑容,「我跟妳一樣,可能是因為不想失去妳吧。」沒有遺漏卡捷莉娜臉上的驚喜之情,卡米爾忽然覺得自己格外幸福。

      對於這股再度萌生的感情,他很清楚,也不願再錯失了。

      『哪怕小公主一直沉睡著,只要小哥哥能幸福,想必她也會感受到,而做著幸福的夢喔。』

      是的,他深深相信,即使走到人生末路,也將永遠不會失去他的小公主──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