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虎山迷陣(上)

東方不敗帶著第二小隊在朱雀城裡最好的酒樓,一邊吃著各種佳餚一邊等人。

在《君臨天下》裡,所有玩家有體力限制,若體力耗盡,角色就會變成虛弱狀態,狀態持續太久可是會死的。

因此,需要吃食物補充體力,而且遊戲公司很有心,非常努力還原了食物的味道。

他們提早了一小時到酒樓,討論等等要去的地方。

第二小隊如其名,為龍蕭幫第二強的小隊,專門做公會裡一些最高階任務或是機密委託。

至於第一小隊,只有在公會戰時才會集合。

等待之餘,墨如雨來到酒樓最貴的包廂裡,將東方不敗請了出來。

墨如雨將人帶到無人巷,緊張的四處張望。

東方不敗難得看到一向精明幹練的墨如雨如此,不由得好奇起來接下來的對話。

確定沒人之後,墨如雨開口道:「幫主,我有一件事想請你幫忙。」

「嗯?都沒人了說話還繞圈子,快說。」東方不敗倚靠在一旁的牆上,隨意的拿出一張空白符紙,開始畫符。

「請讓我參加此次任務。」墨如雨道,眼神十分認真。

寫到一半的毛筆頓了一刻,墨水暈開,一張空白符紙就此作廢。

他拿出另一張,故作鎮定的繼續畫符:「原因呢?」

「我想向沈青談談。」在那日之後,他無數次回憶那把劍,越來越覺得那把劍就是清夜的佩劍。

所以,他想再度仔細看看那把劍,如果真的是同把佩劍,墨如雨要好好詢問清夜的下落。

「在答應你之前,你要先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再考慮要不要幫你。」東方不敗將畫好的符收起來,然後以極快的速度發了一條訊息。

他回憶起那一幕,少女的眼神帶著哀傷,語氣卻極為認真。

「請說。」

「你⋯⋯是要向清夜復仇嗎?」他問:「我可不信你之前說什麼另有隱情。」

沒錯,另有隱情這四字只是方便他找清夜的理由正常些。

聞言,墨如雨愣住了,因為到現在,他還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找她了。

看到對方答不出來,東方不敗拍拍他的肩膀:「等你想好了再告訴我,我還有任務,先走了哈。」

回到酒樓包廂,一進門就看到三個人圍著沈青,瘋狂的問她各種問題。

不過她的回答基本上都很簡短,只有「是」、「否」、「無可奉告」三種。

雖然人齊了,但是他沒打算提早出發,這是他們的習慣。

他一邊喝茶一邊看著他們問沈青問題,前面幾個問題還挺正常,但是到了後面⋯⋯

「沈青大大,你對什麼樣的女性感興趣啊?」一位眉目清秀,年約十七歲的少年率先提起這類話題。

他是陳年好酒,第二小隊的肉盾,同時也是活寶擔當。

第二小隊的所有人都一臉好奇的望著戴著銀面具的沈青,而東方不敗則是故作鎮定的再喝一杯茶。

「江眠東你淡定,他們不知道她是女生。」東方不敗自我安慰道。

他同時也好奇者沈青會怎麼回答。

「你猜?」沈青意味深長的拋出問題。

眾人大喜,沈青終於說別的話了。

「那,猜中有獎勵嗎?」第二小隊的弓箭手,雪梟好奇的問。

沈青點頭,成功的忽悠了他們。

接下來就是他們無止境的猜沈青喜歡的女生類型,然而他們並不知道,沈青完全沒在聽,一概答「不對」。

在他們快猜完一輪的時候,翔龍走了進來,將一個劍匣丟向東方不敗。

「師、師父!」陳年好酒站起身,恭謹的喊道,但若往下看,就可以看到他的雙腳抖個不停。

沈青看了兩人一秒,便繼續思考等等可能發生的事,以及如何防範。

翔龍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徒兒在這:「呦!好好加油啊!」語畢,離去。

「怎麼給劍匣?我要的不是劍嗎?」東方不敗一邊碎念一邊把劍匣給收起來。

「小陳,有進步,只有腳在抖。」雪梟稱讚的看著陳年好酒,其餘人士都在憋笑。

「你們就別笑話我了!」陳年好酒很無奈,但是師父真的很可怕啊!

於此同時,虎山附近有一位灰髮美男子在散步。

但若是跟著他走,就會發現他似乎一直在同個地區繞圈,感覺像是找東西。

男子煩躁的抓了抓頭,將頭上的髮簪拿下。

秀髮因少了固定用的髮簪而落下,一陣風吹來,露出了那陰狠的眼神。

「究竟是誰,把迷陣藏起來的?」

不久後,沈青告訴他們座標後,皆拿著東方不敗的傳送符傳送。

由於迷陣位置地形複雜,所以他們傳送到了不遠處稍微平坦的地方。

沈青眼看人都齊了,便走在隊伍前端,開始領路。

一路上什麼都沒有,除了幾隻原本就在這裡的怪物之外。

那些怪物基本上威脅不到他們,有些怪物基本上才剛冒出頭就被一根箭矢射穿腦袋,化為白光。

甚至有些怪物根本還沒察覺玩家的存在,就被一把匕首給刺穿。

沈青不經感嘆,真不愧是第二小隊。

以往她如果要打死一隻怪,必須下陣法,但時常剛下完陣法怪就跑了,又或者已經攻擊到她了,非常的不切實際。

之後,她再也不用陣法打怪,而是徒手揍怪,效率比較好。

至於怎麼不拿劍砍呢?因為那不是她的劍。

她來到了一面牆之前,上面佈滿了青苔,長滿了草和有著些許的昆蟲,與一旁的山壁相同,並無差別。

其他人看了看山壁,正要發問時,沈青雙手結印,十一根陣柱從山壁裡飛了出來,有秩序的飛到了她的面前。

同時,山壁的模樣淡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漆黑的山洞及入口的石碑。

上面刻著「虎山迷陣」四個字。

眾人不禁驚訝的看著她,原來傳說中不見的迷陣真的只是被藏了起來。

東方不敗看著她泰然自若的把陣柱收起來,雖然早就知道了陣法師的厲害,但沒想過真的可以改變遊戲樣貌,若將她收攏的話,一定會對幫派有很大幫助。

但⋯⋯先不管她是不是一個叛幫之人,光是讓她有想再度加入幫派的念頭,就很困難了。

難道龍蕭幫只剩一條路——得到城主令了嗎?

沈青將陣柱收好的剎那,殺意襲來,她突然呼吸困難,身體沉重無比。

殺意為遊戲特殊的系統,當一個人對目標的敵意大到一定境界,便會對目標造成呼吸困難和沉重的效果。

這時若有第三人熱烈的注視目標,便會知曉目標遭到殺意影響。

「任務中止。」東方不敗神色凝重:「有其他人。」

暗處的人趕緊收回視線,沈青終於可以喘口氣。

「怎麼突然中止?幫主,難道有除了沈大哥之外的人知道這裡嗎?」陳年好酒直接將疑惑說了出來。

「有,一個傀儡師。」沈青繼續說:「不知其名,我剛發現這裡時,裡面有尚未控制的傀儡。」

也就是說,當初只知道這裡有傀儡,但沒看到傀儡師其人,但⋯⋯

「這麼重要的事你怎麼不早說啊!」東方不敗有點小崩潰。

沈青看了他一眼,歪頭。

東方不敗直接看懂了她的肢體語言:「啊,忘了。」

第二小隊成員們看到沈青的動作時不禁暈倒,這個時候賣萌有用嗎?

東方不敗撫額,要不是他剛好注意到,不就很有可能會被暗算嗎?

「所以,面對傀儡師,你們要退縮?」面具下姣好的面容微笑著,都來到這裡了,就沒有回去的可能。

「怎麼可能!」陳年好酒回:「我們可是第二小隊,區區傀儡師,我們怕嗎?」

「不怕!」其他人附和。

東方不敗眼看眾人沒有回去的念頭,只好同意繼續任務了。

反正,傀儡師應該也不會傻到在迷陣裡點火吧?

半小時後他發現他錯了,錯的離譜。

此時迷陣內因傀儡師操縱一傀儡跑進迷陣深處點火,導致高溫的火焰撲面而來,逼得他們只能往入口逃離。

而入口因迷陣爆炸,內部劇變,跑到山頂上去了。

眾人的動作都不敢馬虎,趕緊的往上爬,但終究比不上火焰的速度。

東方不敗見勢不妙,從懷中掏出一片龍鱗,往後一丟,龍鱗散發出碧藍光芒,在隊伍後端形成屏障,抵擋了火焰。

龍鱗為青龍使者的信物,每24小時可成為一次屏障,該屏障可抵擋一次傷害。

待火焰消散,隱藏在暗處的傀儡師發現對方豪髮無損,只好再操縱一隻傀儡往迷陣衝去,假如沒辦法全殺,那就殺那個陣法師好了。

這個時候第二小隊的眾人才剛爬出迷陣,根本來不及阻止那個傀儡,只能喊道:「幫主小心!」

東方不敗與沈青抬頭一看,見到氣勢洶洶的傀儡往這邊衝來,一人低頭喃道:「煉體。」,另一人則是持劍迎了上去。

傀儡原本要攻向沈青,但因為東方不敗擋在前面,擋住了攻往她的招式。

沈青行囊內的兩百根陣柱化為齏粉,陣柱內蘊含的靈氣湧入她體內,角色負重減少20公斤,靈氣加成下,力量與速度大幅提升,血量增加百分之一百二十。

這是煉金的特殊技能。

煉金和匠作不比煉丹、蠱毒、符咒,可以在戰鬥上輔助,於是給予了選擇這些生活技能的玩家特殊技能。

在煉體完成的剎那,沈青一把抓住東方不敗的後襟,把人往上丟。

同時東方不敗收到沈青的密語,愣住了。

原本與傀儡打的難分難捨的東方不敗被強行停下戰鬥,順著本能反應利用這股力量往上跳出迷陣。

傀儡見銀面具人有破綻,直接抱著她,沈青由於突如其來的力量失了重心,腳滑掉入迷陣深處。

掉下去還好,但傀儡還從袖中拿出打火石,星火冒出,隨即又是一次爆炸。

沈青暗道不妙,從懷中掏出朱雀羽,往上飛丟,在入口處形成了屏障,成功的保護第二小隊和東方不敗。

東方不敗看著下方被火焰吞沒的身影,臉色越發難看。

接著,入口由於因爲第二次爆炸,迷陣變動,消失於眾人眼前。

「哈哈哈哈,這什麼情況啊?你跑去救人,結果他為了讓你脫離危險,把自己犧牲了,這什麼八點檔?」灰髮男子從樹蔭下走出,看相東方不敗的眼神盡是滿滿的嘲諷。

他沒有回傀儡師的話,只是在想著她剛剛說的話。

「不用救我。」這話什麼意思?

與灰髮男子同時出現的,是他的十幾隻傀儡們,已經將東方不敗等人給團團圍住。

隊伍裡最上進的愷堯一眼認出來人:「是渡鴉。」

看起來,是傀儡們的數量壓制了他們,但東方不敗等人毫無畏懼。

「看來你自信滿滿,覺得你可以打敗我的傀儡們。」渡鴉微笑道,壓根不把東方不敗放在眼裡。

渡鴉挑釁的話語激怒了第二小隊,而東方不敗壓根不想理會他,只是繼續思考沈青為什麼這樣說。

她是覺得我們救不了她嗎?

想到這,東方不敗有點惱怒。

發現自家幫主沒回應,陳年好酒戳了戳東方不敗,才將陷入思考的他拉回神。

「怎麼了。」東方不敗語氣極差,打算等等要好好詢問她什麼意思。

陳年好酒抖了抖,硬著頭皮說:「傀⋯傀儡師在跟您說話。」怎麼好好的突然生氣了?

東方不敗抬眼看灰髮男子一眼:「抓活的。」

語畢,便不理他們了。

第二小隊聽令,直接與傀儡們戰了。

他拿出事前沈青給他的地圖,上面標著一個個迷陣入口因爆炸出現過的位置,思考尋找下一個入口。

幸好,迷陣入口的出現地點具有規律性,地點並不遠。

他收起地圖,看向身旁的戰鬥,第二小隊人數雖少,但配合極好,再加上裝備就算不是極品,也是上上乘的好裝,很快的解決所有的傀儡,抓住了渡鴉。

傀儡師與其他職業不同,本人並沒有戰鬥能力,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傀儡們沒有能力上限。

愷堯拿出繩索,將渡鴉綁起來,灰髮男子被綁也不掙扎,則是笑嘻嘻的看著他們。

「為何襲擊我們?」隊長火龍蹲下身,看著渡鴉。

渡鴉被綁也不見慌亂,甚至還看不到一絲狼狽:「我就只是想教訓一下你們,尤其是那個陣法師,把我煉屍的地方藏起來,害我找不到。」

「呦!好誠實!」陳年好酒道。

東方不敗撇了他一眼,也沒打算理他:「一人等著,讓黔有來接人,押牢。」

「是。」雪梟答道。

「喂!東方不敗!我人心善,跟你說一件事吧!」渡鴉表示他才不想被關。

心善?一干人等翻了白眼,剛剛誰暗算他們的?

東方不敗壓根不想理他,自顧自的帶著其餘人走了。

「那小子用了陣法師的專用技能煉體,使用條件是身上所有明柱會被消耗,體力血量力量上升,持續15分鐘,時間結束後會虛弱。萬一他碰到了Boss⋯⋯嘖嘖⋯⋯」渡鴉看到東方不敗停下腳步,暗笑。

這個沈青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危險!

「雪梟,歸隊。」東方不敗說完便給其他人座標,消失了。

剩餘眾人面面相覷,這人還要抓嗎?

「走吧,現在是救人重要。」火龍聽懂了自家幫主的言下之意。

腳步聲越來越遠,渡鴉附近出現一位黑衣青年,黑色的眼珠、蒼白的面容,是渡鴉最強的傀儡——蒼。

蒼替渡鴉解開了繩索,他按壓著剛剛被繩索磨的不舒服的手腕,喃道:「我記得這個戴面具的傀儡師⋯⋯好像以前有看過。」

—————俺是分隔線—————

渡鴉是私心創的角色,然後我就塞進來了(´・ω・`)

先別噴女主,她會這樣通常是習慣要自救,因為以前也是這樣的。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