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1-0 結局之後(1)

     

      那時候我和他說,你只要看到這條手鍊就會想起我。

      還是在同一個地方,精品櫃上同樣炫目得刺眼的燈光,但是光景不候人,所以此刻站立在我面前的,也不再是我的騎士。

      而是我的王子。

     

      「邵韓櫻。」

      安宰彥忽然停下了腳步,喚了我一聲。

     

      我順著他的視線,停留在他一旁的玻璃櫃上。一只又一只別緻小巧的飾品井然有序地羅列在其中,應有盡有。專櫃小姐的視線敏銳地搭了過來。

      我的無名指是空的、手鍊嫌工作麻煩摘掉了,項鍊會撓得我脖子癢,唯一有在戴的就是耳墜,但今天只是出來替安城那小子買個生日禮物,我只化了淡妝便出門。

      我將身子往玻璃櫃上靠近了一點,寬鬆的袖口擋住了陳列的商品,頭低垂,貼在臉側的瀏海擋住了我空蕩蕩的耳垂,和安宰彥他停靠的視線。

      也許在周遭來來往往的過客眼中,我們就像買了孩子玩具還不夠,仍要繞到精品區來秀秀恩愛的正常新婚夫婦。然而我仍是找不到一個他為我在此駐足的理由。

      我問他,「你幹嘛?我想要可以自己買的。」好歹也是在國外留學跟工作了數年,就算沒有我爸這背景在,我收入也不至於差到買不起自己喜歡的東西。

      安宰彥全身上下最好看的那雙眼睛,細細地彎了起來,「我知道,我以前從教時帶了那麼多學生,就妳錢途最為光明璀璨。」

      我抽了抽嘴角,這句話其他人說都還算合適,可是安宰彥?他轉職後這幾年,雖然老早跟他爸親子關係淡薄,無爸可靠,但仍然在商場上順風順水耶。

      「不過,妳穿制服都是十年前的事了。早過了想要什麼就偏執地非得要得到什麼的年紀,過去得太久了。」

      我低頭淺笑,時光若風逝,我無可挽留。

      就算是在有勇氣賭上一切的那時候,我也還是走到盡頭才驚覺,我連自己想要什麼,都搞錯了。

      安宰彥不再對此作回應,僅是話鋒一轉,說是連安城那小子都有一整袋的兒童玩具,為求公允,我也應該要有禮物才對。

      雖然雙眼緊緊盯著櫃姐根據安宰彥要求所拿出的那幾款耳飾,但我嘴上還是很不誠實地說道:「欸你,走了啦,我也過了需要被送禮物才會開心的年紀很久了!」我邊說邊掏出手機,指著鎖屏上方顯示的時間,「你快點,我要睡美容覺。」

      安宰彥忍不住發笑,這理由連我都知道爛到不行。

      「嗯,很漂亮。」

      他還真的忽視了我的嗔怪,只把重點放在我鎖屏新換上的照片:前陣子我抽空去聖托里尼自助行,穿著水藍色禮服,伴著金黃夕陽,混在一片藍白風情之中,請偶然路過的當地人,隨手拍下的。

      一旁的店員用曖昧的目光看著我們,我馬上把頭甩到一邊,「又不用你說,我一直都知道我很漂亮。」

      安宰彥點頭,隨後撥開了我落在臉側的髮絲,露出了我沒有墜飾的耳垂。視線的死角讓我錯過他眸光流溢的溫柔。

      「嗯,妳的確從很小的時候就漂亮到現在了,所以我幫妳買對耳飾,不也是天經地義?」

      我看著那對被我一眼相中的耳墜,淡紫色的水鑽,鑲在銀白色的翅膀上,但這對翅膀卻連著同樣精貴的絲絨盒子,封入了印有品牌浮印的紙袋裡。而那個紙袋的體積,相較於從玩具城拎來的那一個,小多了,小了非常多,就像天空和鳥籠。

      小心翼翼將成品遞過來的櫃姐眉飛眼笑,我寡淡的表情打斷了她奉承的下一句話。而安宰彥手裡的兩袋禮物矛盾又和諧,似乎是找到了一個平衡點:小孩的玩具,和女人的飾品。

      我撞入了他的目光中,結局好像早就有定數了,我們誰也無法停止留戀過去。甚至無從尋起令人最為留戀的人,哪怕近在眼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