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碎裂

金碧輝煌的大廳,水晶吊燈高掛在天花板上,琉璃珠子點綴著炫目耀眼的金色招牌『華瀛會所』

      一旁豎立著玲瓏剔透的雕樑畫柱,就連大理石地面都採用華貴高雅的金色,流光溢彩、交相輝映

      門口來來去去的皆是百萬豪車,穿著名貴的富家子弟們齊聚一堂,各個端著酒杯假意寒暄著

      這裡,是S市最著名的大酒店,雖然被稱作會所,實則卻是一個淫亂不堪的地方

      黑社會勾結、買賣交易、賭博、嫖妓樣樣少不了

      會來這裡的人,多半都是富貴人家的年輕公子或千金,他們就喜歡這樣糜爛的生活

      “哎呦~李公子來啦!快、快,過來好好伺候著,可不能怠慢了!”

      說話的人是這間酒店的老鴇,莫如嬌,今年已經四十多歲了,可身材和臉蛋卻是風韻猶存

      她16歲便入了這一行,會所裡的姑娘都喊她嬌姨

      “嬌姨,我去吧!”人群中某一個身材姣好的女人自告奮勇的說道

      “好,你去!記得,好好服侍李公子,不能得罪了啊!”

      “知道啦!嬌姨!”   那女人嘟著嘴說

      她叫曉夢,今年不過18歲,身材高挑,還是標準的瓜子臉,有胸、有腰,十足的妖精一枚

      她今夜穿著黑色蕾絲的緊身裙,細肩帶、深V的領口,裙擺也只勉強蓋到大腿根部

      腳下一雙7公分的豹紋高跟鞋,更顯得她嫵媚動人...

      “李公子~您好久沒來了~”   一開口,嬌軟的身子就靠了上去

      “呦!本少爺確實有一個月沒來了,好久不見夢夢了,嗯?”   他一把攬過曉夢的腰笑道

      他是S市市長的姪子,李聰,生性好色,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嗯~~人家陪您去喝酒好不好~”   曉夢轉頭靠在李聰的肩膀上,魅惑的問

      “哈哈哈,好!今天晚上本少爺不醉不歸!”

     

      三樓,vip包廂裡。

      程安霖翹著腳坐在紅色的長沙發上喝著酒,她一頭棕色及腰的捲髮,濃眉大眼,豐厚的紅唇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更加妖嬈

      「扣扣扣———」敲門聲響起

      “.....進來!”   程安霖放下高腳酒杯說道

      “霖姐,王董又來了,那麼多小姐讓他挑,他偏偏就要點您一個人,怎麼辦?”  

      來人是華瀛會所的服務生呂婷,她戴著黑色的圓框眼鏡,一頭黑色的俏麗短髮...

      “又來了?”   聞言,程安霖皺了皺眉頭

      “是啊霖姐,這個月第三次了!怎麼辦?您要去嗎?”   呂婷又問道

      說來有趣,程安霖是這間酒店的頭等紅牌,在業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小姐

      若不是熟客,她幾乎不會出場,算起來...她也有2、3年沒出檯了吧!

      那個王董,本名王建成,他是一個50歲的禿頭胖子,滿臉油膩,可偏偏人家有錢

      那些剛入行的小姑娘,硬著頭皮也得上場伺候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才見過程安霖兩次面,每次來都硬要她出檯陪

      雖然,程安霖現在沒有固定的金主,不過她也是個有原則的女人,打死都不願意陪那個死老頭

      第一次見到的時候,他就用一副色咪咪的表情緊盯著程安霖的胸,這讓她很想吐

      幹這一行的女人,又有哪個是自願的呢?

      她亦然,身不由己的待在這種地方,差不多也有七年了....

      “不,讓嬌姨安排其他人過去!”   程安霖冷冷的說道

      “是,我這就去跟嬌姨說”   說完,呂婷就離開了包廂

      隨後,程安霖從酒桌下拿出一包煙和打火機,點燃香煙,自顧自的吞雲吐霧起來

      想當年,她百般無奈的被人送進這裡,自己的清白也硬生生的被奪走了,她也曾崩潰痛哭

      可是淚水也換不回自由,當過坐檯小姐的人都知道,就算有一天,有人把你贖出去,旁人依舊會用異樣的眼光對待你

      這麼多年的歲月,程安霖早就看淡了一切,世俗的事物猶如浮雲,她不敢奢望....

     

      另一邊,可就沒有這麼平靜了。

      “他娘的!老子今天就要她出檯,一晚五十萬,讓那婆娘給老子滾下來!”

      王建成今天手底下的公司被人陰了一把,心情正差,偏偏程安霖又不肯出檯,他氣的直爆粗口

      “哎呀!王董您息怒呀!咱們霖霖今天正好身體不舒服,我給您找了好幾個小姑娘呢!王董您別生氣,挑一個唄!”   嬌姨急忙跳出來打圓場

      “我呸!那小賤人!老子給她砸了多少錢,連個屁也沒見到!讓她給老子出來!”   王建成一把揮開站在旁邊的小姐們

      “王董啊....要不這樣,今天晚上,我莫如嬌請您了,您儘管玩,費用我給您包了!您看行嗎?”

      「匡———」王建成大手一揮,一把掃下桌上的酒杯,剎那,玻璃碎了滿地

      “X的!”

      “好了好了,妳們幾個留下來陪王董,剩下的把東西收拾好都跟我出去吧!”   嬌姨見王董有點服軟的意思,連忙指了3、4個姑娘吩咐道

      “是,嬌姨~”

      “好啦,王董您大人有大量,就別跟霖霖計較了,今晚您好好享受呀!”   嬌姨邊說邊叫來了幾個服務生,順便給王建成開了一瓶紅酒

      “算你識相,夠了,都給老子滾!”   王建成大吼一聲,把跪在地上收拾玻璃的小姐們都趕了出去

     

      出了包廂門,某個服務生就急急忙忙的衝上前來告訴嬌姨,說是有個大人物來了

      嬌姨回頭又交代了幾句,連忙上樓迎接去了

      “哎呀!實在抱歉!安少大駕光臨,讓您久等了!”

      嬌姨上到二樓,走進一個私人包廂裡,一見到人,笑盈盈的招呼道

      “哈哈…嬌姨不必客氣,今天是本少唐突了”   安家大少爺安宸州朝嬌姨點了點頭

      “安少!這可不敢當呀!欸?不知...這位是..?”

      嬌姨忽然看見,沙發另一邊還坐著一個氣質不凡的男人

      他一身筆挺的軍裝,不苟言笑的獨自喝著酒,脫俗的氣質相當出眾,一點兒也不像是會來這種地方的男人...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