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伍、留春(3)

      趙清雪一下車進到公寓,著急得連等電梯的耐心都沒有,幸好她住的樓層不高,爬幾層樓梯還是可以的,但這一趕起來,整晚和身體相安無事的酒精卻偏偏奏效了。

      她伸手進包裡翻找鑰匙時視線已經不大清,頭昏腦脹地開了門鎖,不知怎麼支撐到進臥室打開遊戲的。

      大概是想到顧瀟慍怒的表情吧。

      他會不會覺得她在拖延時間呢?

      趙清雪突然有股挫敗感。她一開始怎麼會自以為是誇下海口要維護顧瀟的名聲?

      從前她可以不在意別人說她什麼,可是如今她想釐清過去的事,往後勢必會再起波瀾,要是讓顧瀟的名字和這樣的自己搭在一塊……她晃頭,甩掉這些多餘的念想。

      總之快點解除關係吧。她會遠離他的視線,讓他們的遊戲生活退回兩條平行線。

      曾經有一段時間,顧瀟厭倦了天天被人追著跑,不得不尋覓人少的地方,掛機做事也好,自己練習也好,總之不想被打擾。

      然後他找到了這裡。

      地圖的邊緣、迷霧不散的地方,空氣牆另一端有個與之相對的鏡像世界。

      美麗、空曠、遺世獨立,非常完美,缺點是憑一己之力不太容易進去。顧瀟試了很多辦法才掌握訣竅,他私心不想傳授出去。

      那時候和現在,他都沒想過會有一個人可以輕易來到他身邊。

      顧瀟回到電腦前的時候,用了天涯與共的清歌入夢正圍著他的角色繞圈子,想盡辦法要吸引他注意。像極那日她在俠侶頻道怎麼喊他,他都負氣沒有回應。

      其實剛剛也是,一邊心急沒有她的消息,一方面又不希望她真的準時上來「談分手」……這樣的情緒到底算什麼?

      【俠侶】清歌入夢:對不起,我晚了。現在解除俠侶嗎?

      看著這句話,顧瀟開始好奇,這些天以來,清歌入夢是怎麼看待他的呢?這段一起玩的時光對她而言有著什麼樣的意義?她不像最初那樣積極找自己,是怕被他討厭嗎?還是只是達到目的了,就對他失去興趣?

      相處太短暫,改變卻太迅速,他必須慢下來好好的想一想,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

      所以,要留住她。

      【俠侶】孤城蕭然:我用語音說吧。

      這是要開始興師問罪了?趙清雪誠惶誠恐地點進顧瀟附上的連結,彈跳出的視窗上寫著:孤城蕭然邀請您加入頻道「山河故里」。

      轟──

      這、這是顧瀟他們自己人開黑用的群!

      顧瀟還一邊扣字。

      【俠侶】孤城蕭然:他們說的我考慮過了,妳要來我們戰隊嗎?

      趙清雪心如擂鼓,不敢相信。怎麼會是這個發展?

      【俠侶】清歌入夢:……不擔心被人說閒話嗎?

      【俠侶】孤城蕭然:妳先進來再說。

      顧瀟很堅持,趙清雪只好按下確認邀請,顯示成功加入時,指尖都在輕顫。尤其當顧瀟的聲音透過耳機傳來,帶點微磁,聽得她耳朵好像要融化了。

      「清……呃,小清。」

      開口那聲「清」字在意識到什麼後,陡然截斷,來不及收回的尾音發散。接著,顧瀟稍稍遲疑地改喚他給她起的小名,溫聲問:「聽得到嗎?」

      嗚嗚嗚,又來了!那是她當年初次入耳,從此魂牽夢縈至今的嗓音。

      明明他看不到,趙清雪卻無法克制地拼命點頭。

      【俠侶】清歌入夢:聽得見。

      好奇怪。她摸摸自己發熱的臉頰,醉意早不在,怎麼還這麼目眩神迷。好似聽他絮語輕談,自己就會化為一池春水,溫和柔軟。

      當他只對著她一人說話,周遭其他聲音彷彿都被抽去,只餘他的聲息在耳畔縈繞:「歡迎加入山河故里,新成員。」

      【俠侶】清歌入夢:欸?不是說我進來再說?

      「我說的是進戰隊再說其他的。」顧瀟低聲地笑,「妳覺得沒誠意的話,那我再問一次,要不要?」

      就算心裡有很多「為什麼」,又怎能在這充滿誘惑的口吻中說不呢?不能怪她不爭氣呀!

      趙清雪恍惚間按下了發話鍵,似埋怨又似撒嬌,「哪有人這樣……」

      完了,今晚要睡不好了。

      結果這萬千星輝映照成河的景象伴著她入夢裡,顧瀟這廂卻失眠了。

      他翻來覆去想著,當初阻止清歌入夢上麥還真是阻止對了,真要讓她在他的直播間裡獻聲,他這主播位置還能保住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