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不被記住的初吻

「LOVE!」

我抬眸,快門喀擦聲果斷地響起。

等視線調節清楚後,我才望見攝影組的萌寵系小學弟正瞅著我笑,瞬息,單純真摯的笑容燦爛了即將暗下的天色與街景。  

「別拍,我沒有盛裝打扮呢!」

「妳就是妳,有沒有打扮都還是妳!」

他說這話的時候,那雙深邃的眼睛閃著亮光。

平常總看慣他穿高中制服了,但今天他穿著一件寬鬆的運動衫與同色系棒球帽,渾身飄散著大男孩的青春氣息,此外,也帶點   Old   School   的街頭感。

瞧瞧這副萌樣,難怪當初被學生會外派過來支援我們畢聯會活動拍照的時候,差點被會裡的那些飢渴姐姐給扒皮吃了,因此獲封萌寵系學弟的封號,真是當之無愧。

不過……

「怎麼聽起來,是說我再怎麼打扮都沒救的意思啊?」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遲鈍開口。

「欸,是張子毅耶,嗨,萌寵系小學弟!」

「學弟,可以請你幫我們拍張照嗎?要拍得美一點唷!」

「學弟,那拍完可以請你跟我們一起合照嗎?」

他還沒來得及答覆,後面那票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同屆畢業生已經一擁而上,擺出各種撩人姿態要小學弟拍照,要不是知道今天是我們畢聯會舉辦的送舊晚會,那些女同學的濃艷妝容恐怕還真讓人誤會這是什麼場合。

我搖搖頭,不置可否的轉身,回到我的幕後。

當初,晚會場地大膽的選在這間酒吧而不是一般餐廳,就知道會惹來爭議,但這間酒吧的背後經營者就是家長會長本人,也正巧是我們畢聯會活動組長顏靜靜的父親。

於是,再怎麼惹來非議,在謝絕校外人士參加、店內不主動提供菸酒等等前提之下,校方還是睜一隻眼、閉一知眼的默許了。

真正開心的莫過於剛剛那票花枝招展的女同學們,平日穿著的純白色高中制服早已掩飾不住她們早熟的臉蛋與玲瓏有緻的身體曲線,悄悄等待著得以展現自己的契機,瞬間花朵一樣的綻放開來。

而我,身為畢聯會的副會長,今天的任務是負責場控而已,當然不需要濃妝豔抹、更不需要盛裝打扮了。

進入店內,無暇沉醉於現場充滿大人味的聲光氛圍,我查看起簽到表的出席率,預估再五分鐘,活動就可以宣告開始。

「欸,副會長,可以幫我支援一下嗎?我想去上廁所,順便再補個妝!」我被負責簽到的小惠絆住。

「唷,去吧。」

「副會長,等等妳可以幫我搬一箱礦泉水給工作人員嗎?」然後,路過的阿海也匆匆丟下這句。

「唷,我待會去。」

好吧,我承認,畢聯會副會長這個職位聽起來好像權高位重,但實際上,常常卻只是個顧門口的、或是打雜的。

在這個畢聯會裡,真正掌握實權的除了會長王立恆,再者就是家世背景了得的活動組長顏靜靜。

此時此刻的兩人正站在前台交談,活動組長雖然名叫靜靜,但本人可是一點也不文靜,正在跟會長兩人聊得開心,不知道聊到什麼,兩人都笑開了,尤其那個顏靜靜,臉頰都已經快貼上會長的胸膛了。

她不是有個交往穩定的校外男友嗎?

大概察覺了我的視線,會長心有所感的朝我這邊看來,我們兩個的視線就這樣撞在一起,今晚的他看起來氣質成熟且沉穩,是因為穿了合身襯衫的關係吧,那樣修身的剪裁使得會長頎長的身型更加挺拔。

他朝我微微頷首致意,我的心跳因此驟然加速。

其實,當初會加入畢聯會,也是因為偷偷暗戀著他的緣故,就這樣默默注視著他就好。

我可是很擅長暗戀的。

小惠不知道到哪個平行世界上廁所補妝去了,店內主持人都已經宣告晚會開始很久了,她卻仍遲遲沒有出現,我乾脆直接幫她結束簽到的差事,稍作收拾後,又到後面去搬礦泉水。

轉身,在某個黑暗的角落撞上一個突然竄出來的身影。

我定睛一看,又是小學弟,而他也奇怪的望住我。

「你怎麼還在這裡?」

「妳怎麼還在這裡?」

於是,我倆幾乎異口同聲的脫口說出一樣的話。

他見我頗吃重的樣子,順手幫我把整箱的水接過去。

我莫可奈何的輕嘆,「就幫忙顧門口到現在啊,還被交待去搬這箱礦泉水,唉,副會長真不是這麼好當的。」

「妳真得很弱耶,我都在裡面兜過一圈、也拍照拍了一輪了,妳居然還沒進去裡面過?」

「算了啦,反正我也不適合這裡,」

我搖搖手,絲毫不在意,「謝謝唷,小學弟,每次我們畢聯會有活動你都從學生會那邊過來友情贊助我們!」

「謝什麼,請我來的又不是妳,倒是妳,畢業生,今晚也是屬於妳的,快去享用吧!」

「什麼畢業生,沒大沒小的,是學姐,請叫我楊學姐!」

「是,楊學姐。」因為手上還端著紙箱,他只能用臂膀推推我,催我入場。

其實,我居於幕後也挺好的,突然被小學弟一推進到室內,反而顯得有些不知所措,大家聊天的聊天、吃東西的吃東西、跳舞的跳舞,就連會長和顏靜靜都已經頗融入的跳起舞來,那樣的畫面太美好,旁人反倒都像他們的陪襯了。

而我,卻還突兀的站在原地,有種『我是誰、我在這裡做什麼』的恍然。

我只好轉身裝忙,伏在吧檯前,卻惹來服務生的關注,「要來一杯嗎?」

我吶吶的,「麻煩你。」

沒多久,他便端上一杯透明色冒著氣泡的飲料。

「這是……」

「香檳汽水。」服務生冷酷的解釋。

「唷。」

我咕嚕咕嚕的一飲而盡。「哇,這很好喝耶,香香甜甜的,請再給我一杯!」

不知道就這樣灌了幾杯,我的身體開始發熱,思緒混沌,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想走去洗手間洗把臉,發現已經有人擋在角落,情不自禁的熱吻起來。

我興味打量,甚至傻笑起來。

天哪,這對也太激烈了吧,我還想再走進一點看熱鬧,腳邊卻踢到旁邊擺飾的盆栽,驚動熱吻中的男女,他們才要回頭察看,我的嘴邊已經被突然憑空伸出的一隻大手給摀住,在還沒被他們發現之前就被拉著就跑掉了。

直到來到酒吧外頭的防火巷,那手鬆開,我才望見原來方才帶我落跑的是小學弟。

「吼,為什麼把我拉開?我還沒親眼看過這麼香豔刺激的耶!」我忍不住埋怨起來。

「我不知道妳對這方面這麼有興趣?」他垂眸,唇邊綻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我也會想要談戀愛啊!但戀愛都不想找我談!」

說到這個,我就一肚子悶。

賭氣的轉身,踢踢腳下的臺階,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

小學弟站在矮我一階的臺階上,湊近我看,半晌,開口,「妳喝酒了嗎?」

「是香檳汽水啦!」

「那怎麼會醉成這樣?」

「我哪有醉?你看我,還能單腳站咧。」

為了證明自己,我立馬來個金雞獨立,殊不知單腳站立不過三秒,身體便失去平衡的傾斜,踉蹌一步,整個人順勢直接滑入小學弟的胸懷。

「……」

「……」

因為隔著夏季薄透的衣料,所以能夠明顯感覺到男孩的體溫,即使瞬間屏息,那樣驟然的脈動依舊強烈。

他微溫的氣息吹起我額前的碎髮,像有什麼說不出的細微情緒從心底撩過,癢癢的,熱熱的。

釐不清那是什麼,我抬起迷濛的眼看他,而他也望住我,我們兩個,靠得很近。

曖昧的氛圍悄悄蔓延在我倆之間,只是,當時微醺的我並沒有發現。

我被那樣閃著點點亮光的真摯眼眸給吸引住了,他倒是先回神來,要把我擺正、像個物品般的物歸原處,我卻扯著他不許他動,凝著那雙澄澈眼底倒映的我自己,喃喃道,「是不是只有在你的眼裡,我才看得見自己的存在……」

「LOVE,妳喝醉了啦。」

「是嗎?但我怎麼覺得自己好清醒。」

我伸手,將他遮住眼睛的略長瀏海掠到一旁,他不自在的想要別過臉去,我卻霸道地捧住他的臉龐,要他看我。

「別動,我想再清楚的看看我自己,是不是真的這麼糟糕,不然,為什麼別人都對我視而不見?」

「LOVE……」

思考片刻,小學弟像要說些什麼,但話到了嘴邊,卻又就此打住,最後,只驀地喊了聲我的暱稱。

只有他會這麼喊我。

「嗯?」

我意興闌珊的瞇起眼睛了,小學弟的胸懷好溫暖啊,「突然覺得……」

好想睡。

我還沒說完,身體已經放軟,完完全全的賴在小學弟身上,他攔腰抱住我的那瞬,唇邊劃過柔軟的觸感,還沒有會意過來那是什麼,我已經睡著了。

所以到了最後,我還是沒聽到他欲言又止的,到底要說什麼。

♡♡不想戀愛的不要看♡♡

「我,王立恆,喜歡妳很久了,請問妳願意跟我交往嗎?」

「呃……」

今天是愚人節?

不對啊,今天也不是四月一號啊?

Love向著會長乾瞪眼,所以呢?現在是要怎麼回答?

會長見女孩還猶豫著,在她耳邊低語,「快答應我啊,妳不是喜歡我很久了?」

糟糕,秘密被發現了。

♡   怦然心動中

♡   待續

˶⚈Ɛ⚈˵       (啾一個,要乖乖看下去呦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