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感應少女A,今日很厭倦。I'm   tired   of   myself.』安羽沫在自己AL的部落格上發文,總是習慣在網路上宣洩自己,真是糟糕呢。

AL是最近興起介於社群網站和部落格中間的系統,全名好像是AirLine,安羽沫忘了是什麼意思,不過廣告總說:用一條空氣的線串連所有朋友ヽ(*´∀`*)ノ,非常受到時下青少年的歡迎,可以即時的發表心情,也可以發表網誌,介面簡潔,使用者的自由度也很高,可以分享照片和影音,許多素人歌手就是在這平台被發掘。

AL除了有個人網站外,還可以成立粉絲專頁,而且只有好友才可以看到個人網站較私密的資訊,還有社團等諸多功能,安羽沫相當的喜歡使用。

安羽沫發文後,下面就是一大堆粉絲的留言,一堆外貌協會組成的,安羽沫有一雙死靈般的雙眼,黑瞳無神卻異常的大,配上慘白的肌膚在黑色長髮下襯出病態的美,她不怎麼喜歡拍照,但為了吸引人來看她的專頁只好放上自拍照,果不其然人數和之前差了很多,或許安羽沫是那種愛慕虛榮的人,但這個粉絲專頁是她生存的希望之一,她不會因為沒有網路而死亡,但是自從上了國中到現在即將進入高中,只要她感應到什麼而沒有公之於世,她本身就會如同蝕心般的痛苦,只要越多人看到,她就越不會痛苦,但是她真的非常討厭討好別人的行為。

「為了別人而活的我,到底算什麼呢?」安羽沫在電腦前自言自語,將一旁的眼鏡戴起,眼前突然出現畫面。

安羽沫強忍住腦內諸多的不適將眼鏡拿下,不出所料,電腦上出現了一個以黑色為背景,儘是些血腥畫面的網頁,她不喜歡在用網路時戴眼鏡,因為總會和一些東西產生共鳴,她非常的厭惡這些。

『因為做錯一件事,男孩在那些被稱之為朋友的人,凌虐下致死。』安羽沫不想多加解釋的將剛剛突兀冒出的網站附上,她不害怕那些血肉糢糊的照片,只是自己竟然對同類的死亡沒有感覺,感到恐懼了。

她不懂為什麼自己會有感應到將死亡之人的影像,似乎只要透過眼鏡,她的眼睛就不再閃耀的屬於人類的光芒,真正的煎熬不是接觸死亡的影像,而是當感受到身邊人即將死亡之時,她卻什麼都不想阻止。

明明只要有眼鏡她就可以嘗試著阻止身邊人的死亡,她卻只是看著他們和她感應到的一樣,逝去,或許她根本阻止不了。

-

蒔蘿|Auset女神又預言了~~~~~~

沫兒|就說了不是預言嘛.

榛昔|Auset女神每次的PO文都很準呢!

無語|Auset女神我最愛妳了<3

橙品|樓上告白自重!

-

安羽沫並不知道那些人們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在觀賞她的粉絲專頁,尋求刺激抑或單純的崇拜,她從不和粉絲們接觸,因為她討厭身邊所有的人類,所以就保持什麼都不知道的這樣就好。

明明被身邊的人排擠著,卻在網路上被成千上萬的粉絲推崇著,真是諷刺。

安羽沫莫名的心煩,她披上外套走出去散步,黑色的長髮在晚風的吹拂下輕輕飄逸,習慣的走進附近的便利商店,一樣的巧克力奶茶配飯糰外加尹殺的新書,安羽沫還隨性的拿了巧克力,太愛吃甜食了,她在心裡嘲笑著自己,對這種甜甜的東西一點抵抗都沒有呢。

尹殺是最近頗有名氣的小說家,聽說相當的年輕,不論出席簽書會或其他活動都一定會帶面具,從不露臉,是個個性很孤癖的作家,但是安羽沫就是非常喜歡他的文筆,可以把人性的黑暗寫得淋漓盡致,安羽沫看過的書不算少,但能讓他如此著迷的作家,只有尹殺。

「總共148元。」店員面帶微笑的結帳,安羽沫卻覺得哪裡怪怪的,戴上眼鏡,丟下200元拿著商品就走了。

沒想到那個假店員等會殺害店長的殘忍行徑在安羽沫腦中徘徊不去,感覺到身後有所動靜,那個兇手想再殺人滅口吧。

安羽沫拿出手機,「喂,警察局嗎,我要報警......」,她用最快的速度走回家,明明只是很短的距離,她卻覺得很有壓力,一回家就立刻鎖門,打開電腦。

『殘忍的殺害,只為一點小錢,喋血的商店,感到無比驚恐的壓力。

By   the   way,害我連看尹殺書的心情都沒有。』

-

蒔蘿|Auset女神真的遇到了?

橙品|Auset女神好像很喜歡尹殺呢。

沫兒|\請大家跟我一起支持尹殺/

榛昔|尹殺超棒的www

無語|尹殺怎麼可以讓我的女神大人那麼喜歡!

橙品|Auset哪是你的ˋˊ

蒔蘿|Auset女神是大家的!

茱迪|呿,一個沒什麼文化素養的小女孩還敢自稱什麼女神?說什麼可以感應一定是騙人的!跟這種人相提並論根本是在玷汙我的尹殺大人!

-

說什麼預言呢,就算她能夠感應到身邊的人即將死亡,但是如果被發現可以知曉人類的死期,她會被囚禁吧?如果只是假裝著公布死後的情景,應該就可以了吧,安羽沫這麼想著,但是這和預言又有什麼不同呢?

安羽沫受不了這樣的質疑,隨手關上了電腦,走向浴室去沖冷水澡,明明命運使然,註定須救贖那些罪孽者,安羽沫擅自把那些被感應到的人們稱為罪孽者,因為既然她是「彌賽亞」,那麼被救贖的人,應該算是罪孽者吧。

冷水不斷的沖打在安羽沫身上,讓自己冷靜下來,有人說:在洗澡的時候總會思考人生大道理,腦中千萬思緒如同電波般雜亂無章,她帶著疲憊的身軀坐進早已放好熱水的浴缸,一冷一熱的刺激安羽沫清醒多了。

把整個頭埋進水裡,這世界原來這麼安靜。

「この人生が   ボクのモノなら   どうしてボクは主役じゃないの――」(Neru/小生劇場)安羽沫的手機突然響起,但正在泡澡的她自動忽略了,任由熟悉的鈴聲響著,安羽沫不自覺的跟著哼,因為自己有一半是日本人的血統吧,對日文卻格外的有興趣,她英文很好,因為是在英國出生,但是就是很難對這個語言感興趣,但是對日文歌就很容易朗朗上口。

安羽沫眷戀著熱水的溫度,但因為手機鈴聲不斷響起,到底是誰在這種時候打擾呢。

圍著浴巾,安羽沫的長髮滴著水,反正整個家只有她一個人,實在不需要顧慮什麼。

「安羽沫......珮蓁她......死了......死了啊......」安羽沫一接起電話就聽到正在顫抖的聲音,腦中第一個閃過的想法是:為什麼班上同學會有她的手機,不過算了沒什麼差別,安羽沫嘆了口氣,胡珮蓁這種人死了只能說她自造孽。

「那又如何?更正確來說,為什麼要特地告訴我?」安羽沫打開冰箱拿出巧克力牛奶。

胡珮蓁是個很自以為是的學妹,以為有男朋友就很了不起,到處惹事生非的人,自己的行為非常不檢點,還會一直說一年級學妹哪裡不好,根本自婊,全三年級學姊都非常厭惡她,前幾次還說安羽沫勾引她男朋友。

電話另一頭的人一直不說話,安羽沫不耐煩的說:「是妳們殺了她――還是懷疑我殺了她?」

對方終於給了回應,「沒有啊......就......妳和她好像有......有過節......」,安羽沫口中的巧克力牛奶差點噴了出來,簡單來說就是懷疑她是殺人兇手。

胡珮蓁還是那種會賣弄自己可以和靈界有感應的人,這種人不論是被人抑或非人類殺死都不意外,更大的可能是被那三人眾,也就是打電話給安羽沫的那人和其他兩人殺死的。

「妳們和她就沒過節?不要牽扯到我身上。」安羽沫講完就掛了電話,心煩的事一件接著一件來,她打從心裡討厭人類這種生物,但是會用如此直白的的反諷語氣實在少見。

安羽沫又打開了電腦,這次她開啟了胡珮蓁的AL,並戴上眼鏡,將手放上螢幕,果然胡珮蓁死前的影像被安羽沫感應到了,安羽沫嘖了一聲,果不其然是那三人眾,最近她對自己的能力控制愈來愈好了。

安羽沫累了,正想關電腦時,看到了尹殺AL的交友邀請,她很意外,但她今天真的倦了,沒回應就關上電腦,睡覺。

安羽沫在床上輾轉難眠,很久沒失眠了,因為習慣了,今天卻難得的怎麼都睡不著,她看了看手機,已經快十二點了,忽然間,她覺得腳底發麻,略帶恐懼的看向房間門邊,不料卻什麼都沒有。

「我多疑了嗎?」安羽沫喃喃自語,一抬頭,長髮垂在她眼前,一個女孩以上吊的姿態在她上方。

「sh*t――」安羽沫忍不住罵了一聲,閉上雙眼,在心裡默念平常就熟記的佛經,手上的水晶頓時變成渾濁的黑色,細線更是斷裂,水晶散落在床上,她再次睜開眼睛,幸好已經消失。

竟然沒戴眼鏡就能看到,這件事嚴重了,安羽沫撿起床上的水晶,無奈的拿去丟掉,戴上備用的佛珠。

從那哀怨的眼神,和上吊的姿勢,安羽沫一眼就認出那是胡珮蓁,真是難纏,還跑到她家裡,安羽沫實在對胡珮蓁這個人沒什麼好感,但是實在不得不處理。

「喂――安雨瞳我要水晶。」安羽沫拿出手機撥給好久沒聯絡的姊姊。

「不會自己去買喔,還有死小孩給我叫姊姊。」安雨瞳口氣慵懶,哪有人在三更半夜打電話要東西的。

「算――了――我自己去買,誰要叫妳姊姊,呿。」安羽沫氣憤的掛掉電話,果不其然安雨瞳並不會幫她,畢竟她也很久沒跟家裡有聯繫了,說更明白點,她是被遺棄的吧。

先用佛珠撐過今晚,安羽沫繼續在心裡默念佛經,希望可以安然無恙的度過。

*備註:airline是航線或航空公司的意思哦,拜託不要聽作者在唬爛什麼AL,因為我真的想不到什麼好名字了(#,如果有什麼建議拜託跟我說(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