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抽好禮!
HOT 閃亮星─佐渡遼歌 POPO改版Q&A付費章回空白教學耽美稿件大募集完本獎勵計畫

回憶總是太美,美得讓人心碎(1)

如果當初妳像個過路人一樣,對我不聞不問,現在的我就不會陷入絕望的深淵裡。

為什麼要給我希望,卻又毫無徵兆的,把我推回原本黑暗的世界裡?

妳怎麼捨得對我這麼殘忍?

為什麼要在我面前演戲,假裝一切都很好?

妳知不知道我有多重視妳這個好朋友,我甚至把妳看得比我自己還重要。

但卻再一次,換來無情的傷害。

妳用溫柔包裝妳的別有居心。

跟妳共處同一個屋簷下,我竟看不出妳有這番心思。

不,認識妳到現在,我從來不知道妳對我的好、為我做的事,都是假的。

全都是假的。

真心換來絕情,從以前到現在,總是如此。

如果,連妳,連我最要好最信任的姐妹,都可以輕易的背叛我,把我的心踐踏的破碎不堪。

那麼,這個世界上,究竟還有誰,是我可以信任的?

妳認識藍天皓不及我久,我們是旁人都羨煞的好姐妹,不是嗎?

妳為什麼要把我努力建立的這一切全都摧毀,為什麼......

我將辦公桌上的東西全都用手掃下,玻璃碎片都插進我的手裡了,卻絲毫感覺不到痛意。

我望著手臂上不停湧出的鮮血,一愣。

以前只要看見我受傷,雨靈都會馬上衝到我身邊,溫柔地替我擦藥,然後緊緊皺著眉頭,痛罵我怎麼這麼不小心。

雖然挨罵,可是心裡卻是暖的。

只有我知道,妳很怕血。

明明只要看到一點血就會嚇得渾身顫抖,可是在替我上藥的時候,妳硬是撐起笑容,為的就是不讓我擔心。

能不能別告訴我,妳為我做的這些,全都是假的?

為什麼都給了我承諾,就算不是真心的也好,妳為什麼不騙我到底?

妳真的夠狠、夠了解我。

直接給我迎頭痛擊,讓我痛苦到死。

真有妳的。

「天啊,薇洛妳在幹嘛?」

門忽然被打開,一道清亮的女聲傳進我耳裡。

我微怔。

一模一樣。

跟當時我在雨中痛哭的時候,雨靈看見我時說的話,一模一樣。

我不敢抬頭。

我怕我見了那張臉,會忍不住衝著她哭吼為什麼。

我不想讓她看見自己這麼狼狽的模樣。

我不想要......

「薇洛妳的手都是血啦,天啊,妳到底怎麼了?」

我沒有說話,就這麼定格在原地,靜默著。

「薇洛?薇洛!」

我依舊垂著頭,看著淚水一滴一滴落在手上。

妳拿走了我的真心,妳奪走了我所有的真情。

妳要我拿什麼再面對妳?

我覺得好累,真的好累......

「薇洛妳抬起頭來看著我,我是甯希,不是那個女人!」

她將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使勁搖晃。

我緩緩抬起頭,眼淚猙獰的在我的臉上撒野。

這樣真的蠢到家我知道,可是沒有辦法控制。

那些美好的回憶排山倒海的向我襲來,我無力抵抗。

我覺得我好像就快要死了。

是被自己的好朋友殺死的。

是不是回憶總是太過美麗,在看清現實以後,才會覺得這麼痛?

太過美麗,美得令我心痛。

「妳別管我,我現在這個樣子不適合輔導妳,妳先回去吧。」

我深吸了口氣,用盡所有力氣,努力擠出一抹再難過不過的微笑,說道。

「妳在說什麼啦?妳傷得那麼重,還管我幹嘛?趕快去包紮啦,妳都不會覺得難過嗎?」

「不要再和她說一樣的話,不要再用同樣的方式傷害我,求求妳了......」

我望著甯希那張和雨靈有幾分相似的臉,哭著哀求。

「我叫她來接你回去。」

「不必了,不需要麻煩她。」

與其讓她來看我笑話,還不如我自己回去。

她的溫柔是最殘忍的毒藥,我已經無力再接受。

就算我死了,也與她無關。

我不要她同情我。

我不要到了最後,我們之間,只剩下如此廉價的同情。

-------------------------------------

「洛?是妳嗎?」

雨靈從廚房裡跑出來,一看見我,驚愕地杵在原地。

很駭人吧?

全部都是血。

妳最怕的血。

我微勾起嘴角,剛要走過妳身邊,就被妳拉住。

「洛,妳的手都是血,妳到底怎麼了啦?」

我到底怎麼了?

這句話,應該要原封不動還給妳才對吧?

我們之間,到底怎麼了?

為什麼還要裝作關心我的樣子,妳還想傷我傷到什麼地步妳才甘願?

「放開我。」

我冷冷道,語氣裡再也沒有半點感情。

「洛,算我求妳,不要這樣對待妳自己好不好!」

妳哭著對我大吼,我望著妳,眼神空洞。

為什麼要在重重傷害我過後,還虛情假意的這樣哭著哀求我?

妳真的把我當成白癡在耍是嗎?

妳的一顰一笑,妳的每滴眼淚,妳的每句誓言。

究竟有哪些,是我可以相信的?

妳向我說出一切事實的真相,妳自己心裡舒坦了,可是我呢?

留我一個人獨自承受這種傷痛,妳還是以前的那個紀雨靈嗎?

請妳放開我,放我自由,別再這樣折磨我。

別再這樣踐踏我的感情。

我想回到從前,回到那時美好的記憶裡。

至少那時的我們,是真的快樂。

至少那時的我們,對待彼此是真心真意,沒有半分虛假。

那些記憶都是那麼真實,每一幕都像幻燈片一樣清晰。

所有的回憶都是我們要好過的證據。

妳就這樣抹煞掉,毫不留情。

「別再騙我了,我不會再相信妳說的每一字每一句,妳的關心對我來說太過沉重,我無法接受。」

我甩開妳的手,緩緩走上樓,關上房門。

我已經看不清楚真正的妳。

妳的眼淚、妳的關懷,什麼是真的?什麼又是假的?

我們也許還是朋友,我們也許無法真正切斷彼此之間的感情。

可是我對妳已經心死。

妳扼殺了我對妳的所有真情。

妳也許根本就不明白我的感受,因為妳從來都沒有像我在乎妳一樣在乎我。

現在的我真的痛不欲生,這種傷痕反覆被撕裂的痛楚,妳根本不曾體會過。

我拿出碘酒和繃帶,默默替自己上藥,俐落的綁好繃帶。

前前後後,我連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

漠然地望著前方,一切都是那麼真實,似乎什麼都沒變。

也好像什麼都變了。

一切還是如舊,只是這次,妳不會再陪伴我。

我們不會決裂,但再也回不到從前。

對不起,我沒辦法再接受妳的好,那只會讓我的情況變得更糟。

所以,別再關心我。

別再讓我以為妳還是在乎我的,進而把我傷得更深更重。

別再假裝對我好、在我面前演一場再完美不過的戲,然後再告訴我:

全部都是假的。

全部都是算計好的,沒有任何東西,是真的。

我真的好痛苦,真的真的好痛苦......

忽然,門毫無預警的就被推開,我沒有回頭。

「妳別再來打擾我,我說過不會再相信妳的隻字片語了。」

語調是那麼冷漠,冷漠的教人感到心痛。

「薇洛,妳不要這樣傷害自己,我很難過妳知道嗎?」

一聽見那道熟悉的低沉嗓音,我愣住,回過頭,望見的是幾乎每天朝思暮想的人。

「紀雨靈知道她說什麼妳都聽不進去,也知道現在進來只會觸怒妳,所以才叫我來。」

他坐到身邊,眉頭深鎖,目光落在整片的白色繃帶上。

「妳這到底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

「我沒有自虐傾向,當然是不小心的。」

你輕嘆著搖搖頭,顯示出你壓根就不相信我說的話。

是啊,正常人是不會不小心把桌上的東西全砸了,玻璃花瓶的碎片還插到自己的手上。

我撇過頭,不敢再繼續望著你的臉。

那會讓我想起昨夜她的話,還有太多太多以前的回憶。

那些回憶都太過美好,美得讓我心碎。

我,不願再想,也不願再憶。

「妳不要再這樣下去了好嗎,就當是為了我也好,算我求妳了。」

「你懂那種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耍著玩的痛苦嗎?你懂那種掏心掏肺的對待某個人,可是她根本就不屑一顧的痛苦嗎?你懂那種明明就很氣她,可是卻沒辦法恨她的痛苦嗎?你懂嗎......」

我對著他咆哮,所有情緒在剎那都湧上來。

壓得我就快喘不過氣。

「別難過,我會保護妳,從今以後,我都會陪在妳身邊,不離不棄。」

你緊緊擁住我,聲調溫柔的讓我崩潰大哭。

我們,再也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上一章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