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1章年少輕狂

      用了兩世我仍錯過了你,我想下下輩子都會傾盡全力替你斬斷黑暗,做你唯一的光--白子衿。

      夕陽之下,一個女孩快速從草叢裡穿越,完全不顧身上繁瑣奢華的衣裙,橘澄的光線輕灑而下,身穿豔麗奪目被染紅的雲彩成了新娘火紅的嫁衣。

      左手鑲著滾金邊的袖口一個不小心被樹枝給劃破她仍然馬不停蹄往前走,經過時可見到草叢間那零星地點綴著的小白花,她忍不住淚水潰堤。

      “我會報仇!我一定會為他們報仇!”一張精緻的小臉蛋,可以看得出長大之後絕對是個傾城傾國的美人,秀眸滿是堅忍不拔之色。

      金黃色的釵子原先插載頭上,一個不注意確是從髮間滑落,那一瞬間一個銀光一閃。

      一個身姿頎長的男人提著刀在她脖子上,來人那節骨分明的關節泛白,只穿著簡單黑色夜行衣,背脊挺得筆直,微微一昂那菱角分明的下顎。

      冷峻的臉上是一雙深邃無比的眸子,那是鄙睨眾生萬物的眼睹。

      男人一眯眼上下打量來人,厚重的嫁衣把她嬌小玲瓏的身姿掩蓋住,又看見她一雙茫然的眼。

      盡然讓他突生一種想要保護她的感覺!

      對於一個突然出現陌生的男人,還把臉遮住了大半,加上太陽快落下。

      怎麽看他氣場就是個富家的公子哥,出現在這裡又是什麽理由都是說不清。

      來人身上的血腥味,太重了!

      就在她神遊之際,頭頂上傳來低沉而又冷清的聲音緩緩響起——

      “你叫什麽名字?”

      名字?

      居然如此無禮質問本公主的名!

      她眼眸一眯,眉一挑,“敢問公子頸上的刀可否放下?”

      她的語氣不是那麽好,分明就是倨傲之言,伴隨她的話音一落,這時脖子上的刀一挺。

      一道血痕在那細緻白皙的肌膚上留下痕跡,男人的眼神鋒芒銳利就如同他手中的那把刀,下一秒必傷痕在她身上。

      “說。”男人言簡意賅,似乎沒有多大耐心。

      女孩那雙稚嫩乾淨透徹的眼在眼角淚珠未幹,撇過臉才低聲:“雪白的白,子虛烏有的子,青青子衿的衿,准許你叫我阿衿。”

      “白?”男人為此難得皺起眉頭,下意識地道:“白子衿?!”

      一下子身分被戳破對她很不利,男人毫不直諱執直呼她名字。

      白子衿穿著上頭滿是繡花的鞋猛然向前一步,黑亮的髮絲分明隨之星眸一抬,襯著她的稚嫩的聲音儼然一股強勢。

      “放肆!”白子衿也不在乎脖子上的灼熱。

      一瞬間只剩下風吹過樹葉颯颯的聲響,眼前男人被夕陽的餘暉照射住側臉。

      男人冷峻的輪廓蔓延點點冷意。

      一時之間白子衿盡然無法從他身上移開目光,那冷然煞氣卻是直撲她而來。

      “小丫頭,你可知道我是誰?”男人鼻腔一哼,眼底翻湧而出是殺氣。

      她回望著他,波瀾不驚的眼,不是不諳世事的,一時她的一切反應讓男人盡收眼底。

      這個小丫頭不怕他?

      忽地,男人收回那殺氣,唇角微勾。

      白子衿相當不以為然地說道:“不知道。不過,你要是敢欺負我,我就讓我夫君收拾你!我未來夫君可是阿琛!東裡國的儲君!”

      一句收拾理直氣壯地回答。

      “阿琛......?”男人難忍笑意更深,一抹詫異極逝消失的無影無蹤,男聲意味深長拉了長音。

      男人扯下遮住半張臉的布,薄唇溢出玩味之色,揚眉瞬目的道:“沒有名?只叫阿琛?還敢說是你的未來夫君?”

      白子衿一個窘境徒升有些懊惱不已,稚嫩的臉一紅,聲音欲下:“那個字我還沒學會……夫子都不敢念那個字啊!”

      東裡是五國之中之首的強國,傳言東裡國的儲君殺伐決斷,長相俊美個性卻是陰晴不定。

      最古怪的個性就是不喜他人念他的名字,所以外人都只稱呼他儲君。

      各國之間流傳,據說只要在外喊過他名字的人,無一被下令砍頭。

      “念墨,墨琛是他的名。可會了?”

      白子衿摸著脖子一縮,“mo琛......?”

      小嘴才剛說完,下巴一疼逼的她眨眨眼,迫使她晶亮的眸子對上男人,大手捏著她的下巴,指腹不斷摩挲她的唇角。

      “小丫頭,是墨琛……”男人眼一眯,聲音有些低沉嘶啞地說道。

      “墨、墨琛?”白子衿很是無辜,聲音有些軟軟,黑眸如琥珀般色澤耀輝。

      直視他的眼睛,白子衿震驚心想:好一個生的比女人還精緻的臉,唔,長的可真妖孽!

      男人眉一挑,很是滿意她癡迷的模樣,沒想到長了個好皮囊就能迷住這小丫頭!

      當男人好奇心驅使下,伸手正要將白子衿更拉近一分時,咫尺的小人兒顫顫巍巍地推一步。

      驟然一陣腥味竄起,不知如何的白子衿手捂著嘴,“噗!”的一聲。

      一大口鮮血從她嘴裡吐出,腦袋一昏的她向後一仰,腰上的手猛然大力一攬。

      白子衿最後一個意識不清,耳中是男人低沉緊張的喝斥聲:“小丫頭!”

      身體四肢都很沉重,她只知道前往東裡路上的路程,遇上刺客所有人都被人劫殺,而她被人護送到樹林中獨自逃脫。

      不,不會吧!......她,她該不會還未及笄就這麽死了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