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畢業泰尋常

2009   年   7   月   4   日,我的本科生活正式結束,四年的大學生活就這樣畫上句號。在進大學前,總聽到長輩們說高考是人生中一個重要的決定,一個轉折點,可是他們並沒有教導我們進入大學後應該如何或者怎樣。大學的大門如今一直敞開着,擴招的政策削弱了高考的難度,易進易出的門檻也就造就了一大批應屆就業的壓力。即使大學並非由你玩四年,可是不得不承認不少人都是這樣玩過來的。早前看到台灣新聞在講述一政大博士生畢業後回家賣雞排,引發不少爭論。這又讓我想起二〇〇九年時的自己,作為應屆生在大四的最後一年,開始迷失自己,不懂得畢業後到底應該干甚麼,倘若說高考是一個重要的決定,那畢業的抉擇不是更為重要嗎?

正如日劇《求婚大作戰》一樣,我們總自以為時間有很多,明天過後還有明天,我們總在後悔着某些事,總想着如果可以從新開始就好了,可是時間不等人,一晃就這樣畢業,有同學很不開心,也有同學很不甘心,也有同學恨不得早日畢業,到最後我們還是得從校園這個偽社會踏入真真正正的社會。一直以來,我們的生活軌跡也幾乎只是讀書,可是讀書外的世界我們從來沒想過,校園外的世界並不是溫床,在畢業的那一刻,大家都面臨着就業、考研、留學的分岔路,有的人7x24小時都呆在圖書館,最後還是落榜了;也有的擠破頭通過公務員的筆試,卻又在面試上被鄙視了;還有的人也就選擇了一些野雞大學,繼續假裝永遠不會畢業。現實,就像從睡夢中醒來一樣,夢中無論出演的戲有多精彩,醒來的那一刻只有呆滯的表情,甚至不知自己身處哪裡。然而畢業這件事卻是如此的普通,普通到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太尋常,終將有一天我們需要長大,我們將隨着時間的流逝而慢慢蛻變,只是當初的我們不肯去面對這個結果。作為應屆生,我當然也逃不過這種非常時期,由於朋友的一句話,傻乎乎地也跟着申請香港的學校,毫無準備結果就是吃了個閉門羹。申研的路上,既錯過了找工作的好時機,又讓自己身心上受盡自責,周遭總瀰漫着那些讓人透不過氣的壓力,昨天你又聽到某某同學找到好工作,今天你又聽到某某朋友申請上不錯的學校,明天你也許會聽到哪個二貨也通過關係內定好公務員了。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發生在他人身上,這種時候壓力除了來自身邊外,家庭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長輩們就更應該多點支持,然而往往事與願違,長時間沒拿到錄取,當然會有反面的聲音,心的承受能力有限,又如何可以頂得住如此沉重的千斤重呢?  

無論是零九年還是現在,我所聽到的那句「今年市場不好,失業率很高。」幾乎從來沒變過,其實有哪一年市道好過了?只是從前我們在校園裡,沒關注過而已,這就跟樓價下調一樣自欺欺人。在眾多煩擾下,我最終也只有放下心中的一切,讓自己安靜下來,選擇前往泰國曼谷,對於這個選擇當初有很多人不解,也許我自己也不解,只能說從心出發吧。但是至今曼谷的那段日子還是成為我旅行啟程的一個轉折點,如果當初沒去曼谷,也許不會有現在的事,也許一切都會不同,但是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如果,我們並不能總活在假想社會中,現實終究毀滅一切假想。是的,活了二十多年的我,從來沒出過遠門,從來沒坐過飛機,也從來沒有旅行過,頂多也只去過廣州跟香港而已。在去曼谷之前,我一直以為自己第一次坐飛機一定是前往國內的某個城市,然而第一次坐飛機竟然是去出國去了,從來沒有跨省的我突然變成跨國,匪夷所思的決定實在是毫無先兆可言,也許是當年的年輕,也許是當年的衝動。

青春,也許是讓我們這批即將奔三之八零後傷感的話題,也是一個一直聊不完的話題,開始我們逐漸懷念那個一去不復返的青春,感嘆着那麽的過去,嘟囔着現在不上不下的狀態,拼命地爲未來而努力,生活猶然只剩下一個累字。越長大我們就越害怕選擇,沒了從前的衝動,沒了從前的生機,在抉擇上可以說是成熟了,也可以說是算計了。成人的世界,一切都變了,我們的生活重心開始轉變,交友也越來越有目的性。然而曼谷的慢生活跟中國的快速雄起又全然不同,無論是文化上,還是生活細節上,當然也有所不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