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發現她本來醜,就開始否定她任何美。】

「妳能想像嗎?」文蕾在媒體爆出整形風波當天,心情低落地來找我喝酒,關於整形的事情她向來只能跟我說,因為除了至親以外沒有人知道她整形。

「我當童星的時候,他們覺得我值得期待,但我會長成什麼樣子也不是我能控制的,小時候像媽媽,長大就越像爸爸,當他們從追蹤報導裡,看到我少女時期長歪了,有想過他們是在批評我爸長的醜嗎?」

我只是靜靜聽她發牢騷。

「偏偏我還是一心想成為一名好演員,童年時期那些工作為我帶來莫大成就感和使命感,我心裡沒有期盼別的,我只想回到從前那個環境,用大人的身分重新挑戰這份工作,哪裡錯了?」

「沒什麼錯。」我說。

「我用原本的臉去演女主角,有人想看嗎?我自己都知道那種戲不會好看,丑角,醜角,是有絕對關聯的,我不相信那些天真的看法,什麼內涵最美,要在演藝圈混出高度,除了內涵也要有過人的容貌,這是入場門票啊!」

「這也沒錯。」所以我才當整形外科醫師,不當藝人,不拋頭露面。

「沒有天生麗質就不能有當演員的夢想嗎?法律規定的嗎?」她吞下一口威士忌,氣憤說著。

那張精緻的側臉,連生氣都美得令人目不轉睛。

我是如此欣賞我的作品。

「公司說我有整型應該在簽約時提出,所以冷凍我。我不懂他們到底什麼標準,他們選人不是看外貌、看身世、看演技、看資質嗎?我變美才應徵不是已經做到基本條件了嗎?報備是為了什麼?把我降格嗎?天生麗質的更高貴嗎?」她說著說著,竟哭了。

梨花帶淚就是指這一幕吧?

我不禁繼續欣賞我的作品。

「Dr.李,妳有在聽我說話嗎?」

「有啊!」只是我聽膩了,來診所的病患沒有一個不這麼憤世嫉俗,因為他們都不是天生麗質的那一群。

即便偶爾真有天生麗質的人出現,卻在走進診所的當下,就已經否定自己與生俱來的資產,他們依舊想改變,變成另一個模樣。

原因百百種,但說到最後總歸都是──討厭自己現在的樣子。

「妳說我該怎麼辦?」

「妳不怪那個記者嗎?」我問。

「……。」她的眼神從氣憤轉而失望,想必她從踏進酒吧包廂之後就絕口不提王世仰,是因為真正打擊她的,根本不是公司冷凍她,而是她被信任的夥伴背叛了。

「他或許有什麼難言之隱吧。」文蕾許久才吐出這句話,這就是她,總是為別人著想,自己的事情卻很少麻煩別人。

「會做這種缺德事能有什麼難言之隱?我猜不是為了錢、就是為了錢,或是……為了錢。」我想不出別的。

總不會像小學生,靠欺負喜歡的女孩子來表示愛意?那這種欺負也太狠了,直接讓她這幾年在演藝圈累積的好名聲歸零。

有時候,當我了解一個案例的個性之後,會把他整成「他該有的樣子」,例如文蕾善良又充滿智慧,所以我給了她一雙水靈的大眼、清純的鵝蛋臉、小巧的鼻子和一雙圓潤的嘴唇,以及一對自然的C罩杯。

加諸她後天的努力,維持白皙的膚色,穠纖合度的腰身加上那雙長腿,七頭身的比例,保證她站在鏡頭前就是一副優雅女伶的模樣。

很符合她的內心和夢想的外殼。

我覺得做出這種改變的決定沒有什麼不對,外人沒有經歷改頭換面的痛苦,也沒有出錢給他們動手術,根本沒有資格對他們提出批判與抨擊。

一如《丹麥女孩》就是想把自己變成女孩,那才是「她」該有的樣子。

答應採訪之後又過了一週。

輿論並沒有因為我這個整形外科權威的言論稍有平息,他們甚至挖出文蕾的舊名字、高中、國中、國小、幼稚園,徵求那些「整形前」照片。

這才終於爆出她小時候是連續劇童星的真相。

也再一次挖出她少女時期被嫌醜的照片,再一次拿舊事攻擊她……

「原來是長歪才會去整正,不意外!」

「還有哪些女神是整來的?」

「會不會那些女神原本都是男的?」

文蕾對於這一切失控的輿論、抓不到方向的發展,百般無奈更加無從遏止,只能窩在家裡等待被公司冷凍前拍的電影上映,那是她最後能出現在公開場合為自己說話的機會。

如果票房不錯,她或許會被公司解凍,再用不如從前的價碼,被安排去接一部她沒得選的戲,她已經快三十歲了,出道累積到現在重質不重量的經營方式,被一個「醜聞」抹滅,從此她得看人臉色,委曲求全?

「這算什麼完成夢想?」她一邊嘆息一邊輕笑。

謎樣的黑色氣息逐漸壟罩著整個空間,從那一刻起她陷入憂鬱,深信沒有一件事會往好的方向發展,在她眼裡,這個世界宛如一塊塊黑磚,開始崩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