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我知道我醜,後來我更知道別人哪裡醜。】

我叫李妤,是個整形外科女醫師。

目前進駐一間醫美診所,負責整形外科相關項目,我知道你現在心裡有許多問題想問……

第一,你想問你的臉夠不夠完美?想整成宋仲基要花多少錢?

第二,你想問有哪些明星來這裡整過?大整還小整?

第三,你一定想問……

「作為整形醫師,你為什麼不先把自己弄美一點?這樣不也能提升商譽?」

那位記者聽見我這麼預設他的想法,只是笑了笑說:「其實我覺得Dr.李不醜。」

「這是我聽過最客套的話了,以專業的觀點來看,我照鏡子就知道自己離完美還有很大一段差距,所謂完美是以黃金比例來測量我的五官和身形,你是為了要我答應採訪才這麼稱讚的吧?」我微笑反問。

「……不瞞Dr.李,最近我不再用外貌來評價一個人的美醜了,我之所以來找妳,是希望妳能幫我挽救一個人。」

「你說文蕾?」我拾起桌上的名片,上面寫著「王世仰」我記得他是時常替文蕾寫新聞的記者。

就連最近一次的「整形女星大整理」也是他寫的,其中一個就是文蕾。

真夠缺德,我怎麼可能會相信他是真的想挽救文蕾被公司冷凍的窘境?我猜他不過是想再撈一手獨家而已。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天經地義,人之常情?

「就是她……」他演得一手落寞好戲,只差欲語淚先流了。

「就是你爆的料,還談什麼挽救,我倒是想問你,文蕾紅了之後,看在你一直是她死忠粉絲的份上,給你不少獨家新聞,為什麼你現在反而擺她一道?」

「我……」他語塞,我猜他心底藏著難言之隱。

人們害怕說出來的話,通常是因為那些話足證內心有多醜陋。

「為了錢、點閱、業績?你要升職了?不當八卦娛樂線記者了?」

「沒有,我沒那麼幸運爆點料就升職,更可悲的是……如果我沒爆這個料,就準備被裁員了,公司來了一個新人試用期三個月,寫娛樂新聞一篇比一篇勁爆,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才一時糊塗出賣文蕾!」他悲憤地望著我。

「所以你想怎麼救?從我這裡挖點新的八卦?我是醫師,不可能洩漏客戶機密,更不可能替你證實文蕾有沒有整形。」我面無表情地回應。

「我知道,我只是想採訪妳,妳可以不說文蕾的事,但請妳說說來整形的美好意圖,我想這多少能讓外界對她的敵意少一點。」他天真地說。

「嗯……」我尚且猶豫,畢竟我從不接受媒體專訪,也不想露臉。

「幫幫我!也幫幫文蕾!」他欲哭無淚地催促我決定。

「好,我正好也有點話想跟一般大眾講清楚。」

我不說文蕾。

但要說說我的案例。

變美,是大多數人認為「能最快改善生活的方式」,所以有許多業務、小模、店員,甚至大學生都為出社會做準備,踏進這間診所大整小整。

他們多半要求整得自然、整得不知不覺,以便將來有人問起,他能說自己為了減肥做了很多運動和節食,不是靠抽脂或手術。

他們怕自己做了這些事,外人會把他們當成「為了追求美」而變得病態的人,但問題是……他們害怕這種眼光的瞬間,早已病態。

通常這些案例我不會馬上接受,會趁諮詢和議價的機會讓他們多考慮幾天、幾週、幾個月,因為他們該整的不只是外型,還得整整內心。

有些案例不同,例如W。

W從小就知道自己想要走什麼樣的路,他也知道自己外在資質不足,所以早早存了錢,來到診所說是為了實現夢想改頭換面,他的眼神堅定而理智,甚至對自己即將要動手術的項目十分清楚,包括材質、技術、設備,我跟W對術前術後的溝通基本無虞。

所以我乾脆並且盡力替他改頭換面,讓他變成心目中的自己,往夢想前進,然而,我知道他即將踏進的地域──是個戰場。

他堅強撐過術後復原的不安和痛苦,但我依舊不敢想像他在踏進戰場之後,將受到什麼樣的競爭排擠。

不敢想像他究竟下了什麼樣的決心,才把夢想設定的如此遙遠。但事隔多年,他似乎成功了,我慶幸當初為他打造的新面目,真能為他帶來成功。

我並沒有告訴大家,W就是文蕾。

她是個敬業、自律、善良、高情商的演員,在整形風波出現之前,幾乎零負評,也或許因為她過度完美,才讓整形風波的震撼彈威力加劇,將她的前途不留餘地一次炸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