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甜蜜的開端

要求脫離家庭的是勇敢者還是罪人?

聽了很多類似的傾訴,好像「獨當一面」是一個說不完的話題,牽扯婆媳,父母對兒女的放手,兒女對自身擔當的意識,雖說都是站在一個「換位思考」上......

「多體諒父母,不要讓父母那麼辛苦」「我不想再當家裡奴隸了,也不希望自己妹妹遇到這樣的男生跟家庭」「重點是要讓父母信任你能獨當一面」「我兒子都是跟你這種女人交往才變不聽話」「她只會要求我脫離家庭」

今天想來分享一下這段曲折轉變的故事。

男主人翁小松,與女主人翁小安,相識半年多後,是一對相約走向婚姻的戀人,本來眾人羨慕那甜甜的氛圍,但感情轉捩點偏偏就出現在「體諒父母」這事情上。小松是家中唯一的兒子,有一個已婚姊姊與一個妹妹,跟著父母親三個人一起做生意;小安則是家中最小,上面有著都已經結婚的兩個哥哥一個姊姊,她有著不錯的學經歷,在一間好公司裡有著一份很多人稱羨的工作,是經典獨立自主很有想法的女生。兩人在企業家二代的圈子中認識,小安的父親在圈子中有著很高的社會地位,小安比小松多待了一年,小松則是父親委託朋友將他送進這圈子。

[羨煞旁人的甜蜜開端]

「你對我好好,我家人都沒人會這樣照顧我在乎我」

交往第一天開始,小安每天下了班就是到小松家裡報到,陪著小松跟小松的家人,有時也常下廚煮飯給小松,或切水果擺盤給小松全家,假日就是陪著小松忙事業,或是一大早去小松家煮早飯,又或是看到小松的母親在廚房裡孤單忙著備料給全家人,就跟著幫忙,只因小安心疼著小松母親的辛苦。

「切的好漂亮呀,看了真捨不得吃」小松母親每次看到小安切的水果擺盤,有的驚呼聲。

「這我女朋友切的,你要不要吃?」小松拿著小安切的水果雕花拼盤,向姊姊與姊夫炫耀著。

「這我女朋友煮的哦~好吃嗎?」小松向妹妹炫耀著小安煮的早餐。

小安幾乎放棄了原來的才藝課還有與自己朋友家人相處的生活,但看到小松拿著她煮的東西,做的甜點或是切的水果雕花跟家人炫耀,小安認為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交往第一天,小安到小松家裡作客,她看到了一個讓她震驚的畫面,全家人坐在餐桌前開飯,餐桌前除了小松的父親,還包括姊夫、姊姊妹妹。只留小松母親在廚房裡一個人繼續忙著,而且餐桌上完全沒有小松母親的座位,跟小安的成長背景有段落差,她心疼著這畫面,一口未動。

「你怎麼不吃」「趕快吃呀」小松跟小松的父親開口問了小安。

「我去幫阿姨的忙好了」小安不知該怎麼表達,於是起身說道。小松才意識到狀況不對,起身去幫母親的忙,見著小松母親終於可以走出廚房來吃飯了,小安說「那我的位子給阿姨坐好了」,小松才又趕緊去拿了張椅子給自己的母親坐。

 

「快去跟你媽說一聲『你辛苦了』,她會很開心的」每天晚上作客用完飯後,都跟小松這麼叮嚀,小松也都照做,每次看到小松母親因此露出的笑容,小安感到欣慰,小松也常說覺得自己三生有幸。小安也常常跟小松叮嚀說,不要讓自己母親這麼辛苦,看了很心疼。

 

「我們家的事業,每次我跟客戶喬好了,客戶都打給我爸重新喬時間,爛尾都我要收」

「我爸居然不記得要給客戶的東西,他以前從來不會忘的」當小安陪著小松忙他的事業時,小松常抱怨自己父母對事業的藍圖有限,每次都要他收爛尾,或是開始甚麼忙都幫不上。

「不要再讓父母操心了,而且不要把父母幫助你當成理所當然,你可以自己用就自己用,自己扛責任,這樣才不會對父母一堆怨言」「再說這年紀一堆人都是靠自己闖事業,你還有父母可以依靠,應該心存感激。」面對小松對於父母在事業上的抱怨,小安最常勸小松的是希望他能有自己的擔當,不要把責任都推給父母。

 

有兩次小松生病了掛急診,小安隔天要上班仍然徹夜在急診室照顧小松,看到小松說「你對我好好,我家人都沒人會這樣照顧我」「他們都只顧著要我多賺錢」,小安有些狐疑,但看到小松感動的眼神,讓小安有很多勇氣為這段感情去努力付出更多。

這中間大家可能狐疑有這麼美好嗎?   當然沒有,其實都是有小事件警訊出現,小安的家人朋友也不時出諫言。

[旁人:別人家女兒感覺死不完?]

「他從小被寵大,以後有甚麼事麻煩你多包容他一點」

「他跟以前的女朋友這種糾纏不清的事情,他媽媽還要跟你說為什麼要糾結在這種小事情上,以後他如果更傷害你了,他媽媽不會同情你的,可能還會跟你說不要那麼計較」

「他自己想要有吻痕,他就跟全家人說都是你想弄的,你都有拒絕,都是你主動,你確定沒問題嗎?」

「出了事情他把所有問題都推給女生,說都是女生主動的,女生糾纏他,這男生感覺很沒有肩膀,你要小心點」

「沒有肩膀的男生談談戀愛就好了,而且他們家給人感覺『別人家女兒死不完』」

 

交往第一週與第二週發生的事情,小安周圍的朋友與家人都給出了相似諫言。

小安想說既然兩個人決心要走下去,她選擇包容對方的處事不成熟與信任對方,又送了對方三萬多的皮夾,說是符合小松現在的工作狀況跟業務需求,希望小松以後就算兩人分開了,也可以記著她的好。意外的是,相處到第二個月時,小松阿嬤也說出了類似的話。

 

小松阿嬤在嘗過小安做給小松全家的聖誕節蛋糕時,對著小安與小松這麼說了

「手藝好好,趕快把她娶進來」「他從小被寵大,以後有甚麼事麻煩你多包容他一點」

小安聽完當下沒想太多這樣的警訊,直到更後面發生的事情。

對小安當下來說,她能理解的是,全天下母親都會希望別人家女兒對自己兒子很好,多包容自己兒子的不好。

 

但過程中,聽不進家人朋友的諫言,小安都沒有碰過讓她擔心的事嗎?肯定有的。

交往一個多月,有次小安碰上飛機狀況必須睡機場晚一天回來,小松跑去接剛受了一氣又沒什麼睡的小安回到小松家休息,甫進門,小松父母們問起發生什麼事,說完自身受的委屈好險碰到有人拔刀相助讓自己安然回來的過程,小松父親一聽完脫口而出

「我們家有香港航空的VIP,像我們家就不會碰到這種事」讓小安當下有些錯愕。

 

「你的成長經歷絕對不要告訴他,他不會明白你的堅強,只會在發生衝突時把全部問題倒在你身上」這段小經歷讓小安周圍的好友,包括了小松與小安在企業家二代圈子的朋友們都再次跟小安叮嚀,絕對不要告訴小松,自己的成長經歷,還有家裡發生過的變故。

 

此時只剩下小松多年高中好友們對他的評價,是讓小安好奇的了。在年底與小松朋友們的聚會,小安聽到了小松朋友們當著面說「你放心,你跟他以前交過的型不一樣」、「你放心他人很好,真的」。

[如雷貫耳的委屈埋怨]

「以後我的地位大概只會比你高吧」「我家人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他們只把我當奴隸」

看似很有家庭向心力的小松,在交往後,小安卻發現小松每天都會冒出如雷貫耳的抱怨。一開始不以為意,直到小松的母親讓兒子來問小安說,要不要提早搬出去同居,看兩個人生活適不適合,看要搬出去還是住家裡都可以,問問小安想要哪一個,說不希望兩人像小松的姊姊跟姊夫一樣,結了婚每天吵吵鬧鬧才發現根本不適合一起生活,還要全家人一起分擔兩人的婚姻問題。小安當下欣慰小松媽媽感覺很體諒別人家女兒,小安問了小松怎麼想的

「我全家人都只會欺負我」「以後我的地位大概只會比你高吧」

「他們都只會強求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我家人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搬出去我家人可能會不高興,因為他們甚麼都要我做」「以前連我大學住外面,家裡有水管壞掉他們就放爛兩三周等我回去修」

「我不想開車當他們司機,就只好傍晚喝酒來說我不能開,不然沒人放過我」

「我姊夫嫁進我們家都還要靠我養,他跟我姊姊結婚兩年,所有他不會做的事都我在做,他是個甚麼都不會的廢物」

 

小安過程中嘗試告訴小松,為什麼要把其他家人都當作自己說的那樣沒用,還有自己跟家人意見相左時,為何都沒有好好溝通讓得到家人的認同,換來的是每天小松如雷貫耳的「我家人都不尊重我」「我本來就沒有自己的時間空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小安只有問小松「你希望以後自己的老婆兒女都跟你一樣嗎?小孩發燒了但是你要先回去幫狗狗擦藥因為沒人想做?」「你就那麼不想承擔一家之主的責任嗎?」

 

小安嘗試讓小松多認識自己的朋友們,打開小松在這個圈層的眼界。看著小安的朋友們生活方式,有的朋友雙親癌症、父親下獄、家裡小時候被潑漆,這些朋友們現在都能讓自己過得不錯,也能妥善照顧父母。小松說他感到很羨慕,說著他不想再當家裡的奴隸,想要擁有自己的時間空間,也不希望自己妹妹遇到跟他一樣狀況的男生,想為了這個未來努力。

 

這邊可能會想說,小安這樣心疼小松母親的相處過程,又懂體諒父母的狀態,常跟小松說要多體諒父母的辛苦不要讓父母那麼累的心情,又嘗試讓小松打開視野對事物有更多包容心,讓小松振奮著說想努力未來,到底哪裡開始出了問題呢?

一不小心就寫了很多字......下回......

「你讓我有勇氣去追尋自己很想要的東西,你願意跟我一起扛嗎?」

「你跟你家人的這些矛盾,你的家務事,是身為一個男人自己要扛的,不是一直叫她幫你扛」......

下回待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