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你不是失蹤了?」

01.

冬天是非常寒冷的季節。

他不喜歡冬天。

不是因為冬天發生的殺戮比其他季節還多亦不是下起雪來戰鬥會變成非常麻煩;他的理由很單純。

他怕冷。

如果有人問起的話,可能還會忍不住大笑著他的愚蠢,就算如此他還是願意承認懼寒這件事實。

他猜不透為什麼有人要把這種不算致命的弱點藏起來——如果你夠強大的話壓根不用懼怕別人知道你的任何弱點。

少年暗暗的搓起冰冷的手心。

儘管身在屋內,一旁還有冒著紅光燃燒著木材發出劈哩啪啦聲響的壁爐,但他仍覺得很冷。

為了轉移焦點,他選擇看向窗外,外頭正下起翩翩的雪花,少年蹙起眉頭,覺得現在出去是一個很受死的決定。

然而很多東西不是自己能抉擇的,他必須離開這個還算溫暖的屋子去到外頭才能到達現在要去的目的地。

他嘆了口氣,戀戀不捨的點了點頭,回應從剛剛開始就被自己忽視的某個下等黑手黨部下。

——「你出去吧,我等會就過去。」

——「上頭吩咐我得看著您進入轎車裡,尊貴的十一代首領。」部下低著頭,語氣冰冷而僵硬的回到。

少年聞言嘖了聲表示極為不滿。

——「我記得我還不是首領吧?」

——「您即將是了。」

少年冷眼的掃過眼前的人,最終把目光盯在了對方身後的門口,緩緩的說了一句:「那麼,現在身為首領的我命令你離開。」

語畢,就見部下的軀體像是被什麼拖著一般已一個肉眼可見的速度撞向了後面的門口,接著狠狠的跌到了走廊的木製地板上。

整段過程也就在少年說完話後幾秒內完成。

對方甚至沒有看清楚少年做了類似開匣的舉動,整個人就飛了出去。

他呆楞的不能回神。

少年沒有看見對方錯愕的面容,只是在木門自動關上的前幾秒悠悠的說了一句:「我說在外面等著的。」

*

外面真的很冷。

義大利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籠罩在白雪下。

少年對此只能嘆口氣,表示極為無奈。

轎車裡除了他之外就剩下一個駕駛與坐在副駕駛那個前幾分鐘被他弄飛的部下。

少年無聊的想了幾下這個部下的身分,想到幾個可能的答案後也只是打了個哈欠,草草的收拾起內心的想法。

沒有任何結論。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少年已經在車上睡了有幾分鐘的覺,他現在整個人非常暴躁。

——等下最好給我個可以強迫人出門的信服的理由。

少年咬牙默默的在心裡對現在叫上他的人狠狠的加上一筆大過。

但叫他過來的人完全不介意他的記仇,只是悠閒的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就著背光的陰影擋住了微微勾起仿佛知曉一切的笑容,他側著身軀躺在椅子上,把雙腳交叉在辦公桌上,一隻手抵著了因為慣性滑到面頰的禮帽——也因為天氣實在太陰了這邊的燈光又設計的比較灰暗再加上帽子的陰影,少年真的看不清對方的面容,只知道他實力很強然後地位看上去也非常高,而且對方還知道他是下任彭格列繼承者⋯⋯

估計是彭格列隱藏的內層的人物吧⋯⋯

少年猜測著。

「彭格列將來的首領是吧?」坐在椅子上的人有著非常清脆而乾淨的聲音,而裡頭隱含絕對命令的語氣讓少年有那麼一點點的不滿,但他還是選擇不說話。

「我要給你一個任務。」

「什麼?」

少年聞言像是沒聽見一般拔高了聲線,難以置信的回道。

男子微微的挑起眉頭,緩緩的直起身子,把上半身往前伏著桌子,用著同樣的語氣,道:「你的耳朵有問題嗎?聽不懂我的話。」

⋯⋯!

這不是聽不聽懂的問題好吧大哥!

少年下意識的想那麼回,但深深的刻在心裡的謹慎本性,讓他把堵在心口的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少年選擇不回應。

他知道他沒有任何選擇。

因為由這種隱密的處所跟男子房間忽暗忽明的燈光的擺設皆傳答了這是個機密的訊息,重點是,少年有著強烈的直覺,它告訴他這是個沒有經過彭格列高層的決議的命令。

少年非常相信他與生俱來的直覺。

如果這個想法對的話,那麼對方可以躲過彭格列隱藏起來的眼線還能毫髮無傷的帶他來到這個地方就足以證明眼前人的強大。

他就像踏入陷阱的白兔,只能被動的接受迎面而來的傷害還無法反抗——雖然他可以戰鬥但是⋯⋯他贏不了眼前的人。

「你很聰明。」男子讚賞的點點頭;「跟上一代差多了——十代目是個非常愚蠢的人。」

「但是⋯⋯」少年蹙眉正打算反駁,但張開嘴正打算說出口的話毫不預警的被一旁他以為是部下的人打斷。

「極限的不准說澤田的壞話!」他就好像終於忍不住似的掙脫了十分聽話的部下的外殻,雙手抱拳,面容流露出一絲絲氣憤,倔強的說著。

「嗯?」那人撇過頭,有些疑惑的問道:「那麼了平覺得蠢綱做了個非常好的決定?」

「毀了彭格列然後把他的守護者踢出家門,流露街頭這件事非常好?」少年不知道他有沒有聽錯,他似乎從對方的語氣裡聽出了濃濃的狠意,只見男子把手放在桌上輕輕的敲著節奏;「最後回來了之後沒過多久守護者還一一消失,剩下你,這件事呢?」

這句話似乎深深的刺在名為了平的部下的心口,他張開口想說些什麼,最後卻也靜聲了。

⋯⋯了平?

好熟悉的名字。

少年在回憶裡翻了一下,而後想到了什麼似的愣了好些時候才難以置信的開口:「你是十代目的晴之守護者?那個歷代最強陣容裡的晴首?」

了平皺起眉頭,困惑的說著:「最強什麼?那什麼意思,我極限的聽不懂,但我確實是十代目的晴首沒錯。」

「你不是失縱了?」

少年錯亂的回應,眼神發亮的仿佛看到偶像似的——這個畫面其實很怪,這讓了平渾身都不對勁起來了。

「我沒有失蹤,我是⋯⋯唉,這說來話長。」了平習慣性的搔搔頭,正思索著如何回應眼前小小的將來的十一代目時,有人插了話進來——

「這現在不是重點。」男子嘆了口氣,歪著頭露出了隱藏在衣領下捲起的鬢角,他道:「我現在要你去日本一趟——任務詳情,我會讓了平跟你解釋,現在可以走了。」他話說到一半便朝著了平那個方向示意,再得到對方點頭的回應後,便整個人往後倒躺回了一開始那個姿勢,疲累的閉上眼睛也不讓少年回應什麼,接著再道:「如果順利的話,你會在日本遇到你將來的守護者。」

「了平會先暫時當你的晴首,但你得曉得他無法當任太長時間——最後,你的耳朵果然有問題,對吧?」他不滿的微睜墨黑的瞳孔,身後仿佛散著濃濃的黑霧;「我說,你可以走了。」

呃,火氣真大。

少年在轉過身才發現一旁的守護者早就打開門離開了,一邊對對方隱藏的氣息跟動作完全沒讓自己發現這點訝異一邊讚嘆對方果然是十代目的守護者,實力果然堅強。

而後在背後冒出的黑氣即將蔓延到他身上前才急急的離開。

看著對方離開辦公室男子才收回了壓抑的氣場,睜開深的不見底的瞳孔,對著空無一人的空氣默默的勾起往日的記憶——

那個有著溫暖的氣場跟同樣溫暖的微笑的自家學生扯起難堪卻又無可奈何的微笑緩緩的對他說著至今仍無法遺忘的言語——

我知道你理解我,里包恩,我的老師,所以⋯⋯我只能拜託你。

然後,他只能淡淡的嘆息,雖然這些嘆息通常都伴隨著無數的暴力行為,但他知道他總是會無條件答應自家那個讓他又得意又頭痛的學生。

所以作為學生最後的請求,他只能極為無奈的選擇接受。

誰叫他是稱職的家庭教師呢?

「你可別讓人失望啊,澤田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