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5我的完美男友

1-5我的完美男友

「宛舒,妳有在聽嗎?」

她眨眨眼,趕緊道歉,「抱歉,我剛好失神了一下。」

「我剛才說的那個Case是說,因應他的房屋格局上的問題,所以我就重新訂製了一組系統衣櫥,放進床邊的畸零空間,另外做出一個小邊桌來搭配。」建宇正在講解他的工作內容,平常她是很喜歡聽的,但是她的腦中縈繞不去的,都是剛才一眼瞄過的那張刷卡收據。

他到底跟誰去的Shining   Motel?是不是真的有別的情人?

上禮拜他還在說,等他年底存夠了錢,要買一棟房子在她的名下,然後開始籌備婚禮的事情,可以訂在後年的年底,這樣時間充裕,處理起來也比較不會緊張。

仔細想想,要結婚的話,她還沒有見過他的家人,見過他什麼好朋友,連同事也是少之又少。

難道她年紀太大,見不得人嗎?

她已經很努力了,不管是外貌、談吐、內涵、工作,哪一點不是兢兢業業,努力維持到現在?她到底哪一點不如別人?她到底還缺少什麼,讓他必須在外頭花心?

年輕?美貌?

「妳又發呆囉?」建宇笑著提醒她。「是不是工作累了?還是身體不舒服?這樣的話,早點帶妳回去好嗎?」

「……抱歉,我沒事的,讓你掃興了吧。」

「我們兩個之間,講什麼掃興不掃興的。」建宇迷人的微笑,原本是能夠把她糾結的眉頭熨平的絕招,但是今天似乎不怎麼管用了。「不過原本我有訂了晚上的飯店,還去嗎?」

是啊,出來吃飯之後,他總會跟他在市中心的高樓酒店欣賞美景,飲用香檳或紅酒,然後浪漫親熱一番,如今想來,她還真像是隨傳隨到的情婦。

說不定,她才是那個小三呢。

「哦。」她的眉頭皺了起來。「我剛好生理期來了,對不起。」

「那也難怪妳臉色這麼難看了,我早早送妳回家吧。」建宇拍拍她,給她披上外套。

也好,反正今天的她心神不寧,也實在沒辦法繼續約會下去。

看著車燈在她面前閃爍著,她突然覺得好累啊。

在宛舒還沒有確定建宇有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情之前,其實是不該隨便見他的,畢竟宛舒本就不是個擅長說謊的人,裝作沒這回事一樣的吃飯約會,對她來說實在太困難,也太辛苦了。

「建宇。」

「嗯?怎麼啦?」

「抱歉,今天的約會。」不知道為什麼她要道歉,但是她卻這樣開口了。

「哎,又說這種話了。」建宇笑得仍然很溫柔。

「……你愛我嗎?」

「當然。」沒頭沒尾的問出這種話,但是他卻一點都不責怪,但是宛舒卻聽得出來:這個人似乎從未親口說過愛她。

一陣短暫卻涼人的沉默之後,他說:「妳多多休息,記得要喝點熱的,別貪涼了。」

為什麼不說他愛她呢?為什麼好像敷衍她一樣的,用了「當然」這兩個字帶過呢?

她知道身為女人,是特別敏感的,但,真的是她敏感了嗎?他到底,有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她好想知道。

車已經到了她家樓下,她點點頭,跟他說再見:「掰掰,你路上小心。」

看著他的車緩慢開走,宛舒突然的衝向自己的車後方躲藏起來,然後看著他的車離開,她決定要自己去跟蹤他!

她一定要確認找到這個人劈腿的證據!

她躲在巷口,剛好看到路過有一台計程車,她馬上招了車停下,「阿伯……給我跟著前面那台車!」

「哪……哪一台?」車上的阿伯幾乎嚇傻了,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

「前面那台深藍色的Toyota,車號MBH-9677!」那台車的貸款都還是她在繳的呢!

「……小姐妳是開玩笑的吧……」

「快追!等等看跳表多少,我給你雙倍!」

「賀啦……真正嘸歹嘸誌……去督丟肖仔……」阿伯碎碎念著,抓抓頭一臉不耐煩道。

「……」宛舒雖然想回什麼,但她還是沉默下來了。

她才不是肖仔,她是傻瓜,自認為兩人陷入愛河,就可以為對方付出一切,以為兩人的距離叫做尊重,但是其實她卻連對方是什麼樣的人都不清楚。

眼見著計程車和那輛建宇的車越來越近,就這麼一同停在了紅綠燈前。

「不要停那麼近啊!」她只好縮下座位,趴躺著不敢抬頭。「要是被他發現我就……」

「這人就是妳的男人啊?安怎?劈腿哦?」

這問題,她只能隨意回答,「對啦。」

「查埔人丟喜愛古意啦,妳要找那麼緣投的,當然係欸劈腿。」阿伯說得理所當然,使得她不停翻白眼。

看著建宇的車朝著目標方向前進,跟到一半她才驚覺,這不是回他家的路啊,難道真的要去見其他女人嗎?不就才跟她吃完飯說再見,他就這麼忍不住嗎?

車子開到了三重,這一區陌生,她也不認得,好不容易他的車終於停了下來,司機阿伯也把車停在旁邊的巷口。

「阿伯等我!不要跑哦!」她輕手輕腳的跑下車,躲在招牌後面,緩緩接近。

他走向其中一排公寓的其中一棟,按了一樓的門鈴,但是很久都沒有人來應門。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他笑著與裡面的主人對話,是誰啊?她轉個身想要再接近一點,卻沒能看清對方的長相,也聽不見聲音,是男的還是女的?

門關上了,她什麼都沒看到。

可惡!她跑回計程車上,把錢給付了。「來,謝謝您。」

「妳不上車啊?」

「我要等他出來!」

「……真價是肖仔。」阿伯翻了白眼,似乎也懶得和她爭辯,收了雙倍的車錢就走了。

***             ***             ***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