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只是一開始

第一章

在李湘妍國一的時候,第一次接觸英文,淒慘到只會寫ABCD,中間還會落漆。

她好討厭英文。

背單字對她這個用注音符號記發音的人來說,簡直是一項酷刑,尤其是當她的班導要求所有人單字小考要一百分,默課文要九十五分才算過關之後,班導就成了所有同學心中的惡魔。

至少在她心中是個壞人,因為她的英文實在是太爛了。

看著自己課本上一行行課文之間的空白,都被她寫上注音符號的悲慘狀況,不難看出她讀得很辛苦。

雖然一次只會考二十個單字左右,但是對她來說要考到一百分實在太困難了。

她的腦袋無法將單字的意思和中文連結,越來越討厭英文了啦!

不過這樣的情形在她累積六七百遍的英文罰寫之後漸漸好轉,不是導師的斯巴達教育顯現出成效,而是她的手不願再為考了滿將紅的考卷浪費時間,還有配套措施的實行。

「現在每排選出一個小組長,負責補考的部分喔。」導師在講台上宣布,表情像平日一樣的一絲不苟。

每一排都有一個英文比較好的人,所以那一個人就理所當然得當上小組長,替沒有在單字和課文之間考到標準分數的同學補考。

李湘妍當然是每一節下課都跟在小組長後面跑,因為她有太多沒過的部分了,只要考過了就不用罰寫了。

幸好每一排的小組長都可以當監督補考的人,不然她那排的小組長就會被她煩死,因為她實在有太多需要補考的部分了。

「我快瘋了……!」她抱頭,感嘆自己笨啊啊啊!她拿著英文課本猛K,如果吃下去就可以記起來,她真的會吃掉課本的。「唉……連靜玟,如果我有你的一半聰明就好了。」

她的朋友連靜玟是班上名列前茅的女生,而她是吊車尾的傻瓜,話說她們為什麼會成為朋友,就是因為補考啊。

連靜玟理所當然的是小組長,而她是不斷補考的人,這考著考著就變成朋友了。

郭媛伶在一旁笑道:「還說咧,你回家一定沒有好好看書吧!我還記得你說你的作業都是邊看卡通邊做出來的!」

的確啊,她無話反駁,放學是五點,回到家將一切準備就緒是六點,打開作業和電視,從哆啦A夢開始播、六點半是神奇寶貝、七點要換台,是數碼寶貝、七點半再換台,櫻桃小丸子之後是迪士尼頻道,作業總會準時的在九點卡通播完的時候做完……然後洗個澡就十點,她就很想睡了咩!

「那你咧!」她不甘示弱的反駁,郭媛伶才是一直玩線上遊戲咧!

「我承認,我也是來補考的啦!」她揚揚手上的小考答案卷,諂媚的對連靜玟說:「靜玟,放點水嘛!」

連靜玟微微一笑,堅定道:「不行!」

「湘妍,你又在補考了喔!」

「孟筑,你今天沒去打球啊?」李湘妍看向來人,是下課時間都不會忘記去練籃球的孟筑……因為孟筑夢想長到一百七。

「人太多了沒搶贏場地,下節的下課再去打。」孟筑就著礦泉水瓶一連灌了好幾口水,看著李湘妍得天獨厚的身高,羨慕的說:「啊啊,如果我也有一百六十五公分就好了!」

「我才國一耶,誰知道照我這樣長下去,畢業的時候會不會變成女巨人……我也很煩惱的耶。」

「好啦,你們還要不要補考,湘妍跟媛伶要考的部分是一樣的,就一起考吧。」連靜雯抽起她們的課本,說道:「我要念第一題了,MUSEUM……好了嗎?第二題……」

李湘妍拿著一百分的補考考卷,討厭的事又解決了一項呢。

上課鐘聲響,李湘妍回到座位上,身為班上最高的女生,她總是坐在最後一排,梅花座的位置依照身高排列,所以隔壁的人幾乎不會有什麼變動,因為大家都在長高嘛。

數學課發下了上次的考卷,數學老師一一唱名發著考卷,給每一個同學鼓勵或訓示。

「李湘妍。」

她離開座位到講台前戰戰兢兢的接下考卷,老師說道:「錯在粗心大意,下次要注意喔。」

「嗯……」她回到座位上,瞥向左手邊的人,他的考卷上除了打勾之外還是打勾……九十八分啊,真好……!

數學課也是她討厭的……看著自己的分數欄,七十八分的感覺有點不妙,她有種預感,這已經是自己所能拿到的最高分數了。

「你考幾分啊?」齊皓安探向她的考卷,沉默了。

「還好啦,有及格。」無奈啊,她真不是讀書的料耶……「齊皓安,你的考卷借我訂正一下吧?」

「喏。」

「謝啦!」她接過考卷,拿著紅筆在錯誤的地方抄寫正確的解法,一邊喃道:「原來是這樣……啥?!我根本在一開始就完全寫錯了嘛!」

解答明明只有兩三行,為什麼她在考試的時候就是寫不出來咧?看著齊皓安字跡整齊的正確答案,她再一次感傷自己的笨腦袋。

「……欸,這裡是怎麼算的?」

「這個啊,把X以三帶入,然後……很簡單啊。」

「太快了、太快了!」這什麼運算速度啊?!

「這是最簡單的問題耶!……你有沒有在聽課啊?」

「……」看到齊皓安明顯瞧不起的眼神,她卻什麼也無法反駁,可恨啊!聰明了不起啊?……如果可以遊刃有餘的在各科目間,是很了不起啊!「唉!」

「各位同學要把錯誤的地方好好訂正,第一次段考就要到了,有不懂的地方要弄清楚,知道了吧?」數學老師說道。「考卷訂正好的人可以下課了。」

李湘妍頭皮發麻,第一次段考啊……除了國文之外,她對其他科目完全沒把握。

「我慘了……」

***

放學之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由車棚出發,李湘妍牽著自己的腳踏車,步履蹣跚的走著。

她是跟著孟筑、郭媛伶一起回家的,她們看著她頹喪的步伐忍不住笑起來,說道:「有沒有這麼誇張啊?!只要有及格就好了吧。」

「我希望自己可以有好一點的分數嘛……」

「不讀書的人還說什麼大話,世界上哪有不勞而獲的事。」有人騎車從她身邊掠過,淡淡的說了這句話。

她很清楚的聽見了,那人說的是事實卻很讓人生氣啊!她惱羞成怒的對著那遠去的背影大喊:「成績好了不起喔!   」

「是林梓淵耶。」郭媛伶說,有點咬牙切齒。「那傢伙真的超討厭的……湘妍你就不要管他了,那那種伶牙俐齒的人吵架一定吃虧的。」她就因為嘴上吃過虧,所以超級超級討厭他們班上第一名的臭屁鬼林梓淵。

「唔……真是令人不甘心啊!」看著手背上的光影,她突然有所感觸。有些人天生在陽光普照的樹頂,有些人就一輩子只能待在樹底,受到些許光輝的照射。

林梓淵是樹頂人,她是樹底人。

「哈哈哈!」孟筑聽了她的論調哈哈大笑。「你以為你是蟬喔?!」

「蟬是在土裡啦!」埋藏在土裏經過六七個寒暑,羽化到樹上,為了尋找一生的伴侶而嘶鳴短短兩個星期……然後等待死去。「這也太可憐了啊……啊啊啊!」

她的頸子後方傳來一陣噁心的觸感,她不敢亂動,僵硬的叫道:「什麼東西?!什麼東西掉在我身上了啦!」

齊皓安從她的頸子上拿起那不明物體,特意在她面前晃了一晃,說道:「你的同伴啊。」

「什麼、什麼東西啦!」她捉住齊皓安逼近的手,看清楚他手上的不明物體之後嚇得放手,是一隻死掉的蟬。「呀!」

「你好無情啊,看到你的樹底人同伴還嚇得倒退三步。」他很清楚的聽到她們剛才對話,什麼樹頂人還是樹底人嘛,人其實不該為自己設限。

「齊皓安!」李湘妍全身發毛,她很怕蟲。「拿走!走開啦!」她騎上腳踏車奔逃,齊皓安則是惡作劇上了癮,在她後面窮追不捨。

孟筑和郭媛伶看著前方兩小無猜的戲碼,互相以手肘頂頂對方,臉上掛著曖昧的笑。

「欸,齊皓安是不是喜歡湘妍啊?」

「還難說吧。」孟筑看著他們在人群裏略顯高挑的身形,還是忍不住羨慕。

郭媛伶何等的心思細密,立刻就看出孟筑的眼神是癡癡的盯著某人的背影,「齊皓安還蠻帥的耶。」

「嗄?」孟筑一驚,對上好友充滿捉弄意味的眼……被發現了,她也承認,說道:「不要跟別人說喔!」

「哈哈!這我就不知道了!」她笑著追上李湘妍和齊皓安,回頭對孟筑叫道:「趕快過來啊,太陽就要下山囉!」

齊皓安已經讓那隻蟬入土為安,騎上他的單車先走一步了。

「啊,他走了。」郭媛伶看著拖拖拉拉來跟上的孟筑,可惜的道。

「走了就走了,關我什麼事啊?」

李湘妍看著孟筑臉上可疑的暈紅,和郭媛伶相視而笑,「……喔,是這樣喔?那我可以喜歡齊皓安嗎?」

「什麼?!」孟筑心一驚,她可是從國小開始就喜歡齊皓安了!「不可以!」

孟筑啊的一聲,她有什麼資格說不可以……她又不是他的誰。

「開玩笑的啦,他才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咧!」李湘妍說,眼睛亮光光的看像遠方,「我喜歡的是傑尼斯類型的,像花一樣的美男子……啊啊,不然像『阿壹』那樣子的人也可以,好帥喔!」

「阿壹」是她現在很迷的少女漫畫的男主角,像王子的外表下有一顆因為前一段感情受創的心,雖然寡言卻毒舌,但是卻會偶爾不經意的對女主角流露出溫柔體貼。

郭媛伶白李湘妍一眼,同是身為少女漫畫的愛好者,她不禁要說:「拜託,阿壹有什麼好?要選當然是選大也啊!大也活潑開朗又沒有陰霾,哪像阿壹一直為失敗的戀情悲傷春秋的,大也好!」

「阿壹好!」

「大也!」

「阿壹!」

「喂,你們兩個幼稚鬼!」孟筑失笑的喊,跟她們在一起還真是不會無聊啊。

一行人笑笑鬧鬧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不時說著今日的趣事和別班的八卦,那是一段開心的日子。

回到家,李湘妍照往常的標準程序,要一邊看電視一邊做作業,但是在手指即將觸碰到電視開關的瞬間,一道清冷的聲音在她腦袋裡響起來──不讀書的人還說什麼,世界上哪有不勞而獲的事。

「……瞧不起人的傢伙!」她突然怒火中燒,賭氣的開口:「不讀書?我就讀給你看!」

她先翻開英文課本,用她的笨方法硬是將單字一個一個記下來,先在白紙上寫下中文意思,再自己考自己,寫出英文單字,其中還不斷的重覆抄寫,終於算是讀完。接著她又拿出今天發下來的數學考卷,把答案蓋起來重新算一遍,不懂的地方又照著課本所講解,算了三四遍才了解到底為什麼……一連串下來,她不免感到得意,大笑道:「林梓淵可以,我也可以!」

在她做完其它作業時也只有九點半,更棒的是她還有複習耶!洗完澡,她躺在床上抱著小熊抱枕翻滾,囂張的情緒漸漸平穩,想到班上其他人,哪個人不是每天都這樣過的?她不過實施了一次,有什麼好驕傲的……也許她應該再認真一點。

才這麼想而已,她看著天花板上亮晃晃的大燈竟也沉沉入睡了。

鬧鐘在六點整響起,她迷迷糊糊的將鬧鐘按掉,用輕到不能再輕的聲音和動作,起身漱洗穿衣準備上學去。

在她將要關上大門的時候,裡面傳來一到聲音:「湘妍。」

「爸爸早安,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

「很久沒跟你好好說話了,在學校過的愉快嗎?」

「很好啊,我有三個好朋友,只是學校成績不怎麼好。」

「只要你努力過了就好了,考什麼分數沒有關係,開心最重要。」他深深看了女兒一眼,說道:「……如果成績跟不上也可以去上補習班啊。」

「不會啦,不要在那裡想太多了,補習班太花錢了,我會試著靠自己唸書的,爸爸你趕快回去睡覺啦!我走了喔,拜拜!」她有些粗魯的跨上單車,踩下踏板前進。

李父看著愛女一點女孩子氣都沒有的動作,頓覺愧疚──他一個單親爸爸帶著一個小女生著實不容易啊,他不是沒想過再娶,而是社會新聞上有太多後母的邪惡橋段,讓他不敢冒險。

他目送女兒的身影,直到看不見為止,才關上大門,回到房裡去睡回籠覺。

亞熱帶國家的台灣,十月還是有夏天暑氣逼人的影子,但是早晨開始有秋天清爽怡人的風了。

李湘妍騎著單車迎著風,享受早晨的清涼舒適,想到今天的英文小考她可能一次就會過,心情一整個大好。

從車棚裡三三兩兩的腳踏車來看,她今天是太早到學校了,她把車子停在自己的位置上,背起書包然後上鎖,走到離車棚有點距離的教室去,「啊,我還以為我是第一個到的。」

她小聲的喃喃在空盪盪的教室裡顯得很清晰。

第一個到達教室的人自書本裡抬起頭,看向聲音來源,語氣平靜的說:「早。」

「早、早安。」她有些結巴的回應,意外那個人會跟她打招呼。

她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不敢發出太大聲音的,她隨便拿出課本閱讀,眼神不時的往前方飄去,看著那個和她相隔五列距離的背影,然後發起了呆。

「湘妍!」孟筑情緒高亢的聲音響起。

李湘妍嚇了一跳,回頭道:「早安啊。」

她剛剛在做什麼?

教室裡漸漸喧嘩,學生一個接著一個出現,郭媛伶也來了,看到李湘妍坐在位置上看書,打趣說道:「哇!湘妍你竟然在看書啊!天要下紅雨了嗎?我今天沒帶雨衣耶!」

「我偶爾也想認真一下嘛,都要考試了說。」她沒有不悅,事實上連她也很驚訝自己捧著書本,在昨天被林梓淵激了一下之後,她好像就有點怪怪的?尤其是剛才,教室裡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她好像是攤著書本看著他發呆耶……?

「好像有點熱吼?」她說,把臉頰上驟高的溫度怪罪於台灣特有的秋老虎氣候。「希望冬天趕快到。」

「對啊,我不過騎了一下腳踏車,太陽就讓我滿身大汗,濕黏黏的超不舒服。」郭媛伶一邊擦拭著額頭的汗一邊抱怨,為什麼她不是生在溫帶國家。

看到孟筑下意識的整整群襬,李湘妍把頭轉向左邊,果然是齊皓安來了。

齊皓安在她身邊的空位坐下,整理東西的同時,看到她在早晨難得的閒適,驚疑的說道:「欸?李湘妍你今天不用趕功課啦?!」

平日,在早自修開始之前,李湘妍總是拿著不知道又是跟哪個倒楣鬼借來的作業猛抄,不是她不寫作業,而是她常常天兵的忘記,落東落西。不然就是忘記有小考而在那裡背書,她今天一反常態是很令人驚訝啊。

李湘妍撇撇嘴:「很愛挖苦人耶,我難得把作業都做好了,你就當作沒看見不行啊?」

他一笑,「看你可以持續多久?不會只有今天吧?!」

「當然!」大概吧?她心虛得很快,誰知道她一時心血來潮會跌破大家眼鏡,不過就是開始讀書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再說,「讀書是學生的本分嘛!」

「哇!湘妍,你說的話好老喔,哈哈哈!」

早自習的鐘聲響起,同學們紛紛回到座位上,安靜、收聲、靜悄悄迎接他們萬年結屎面的班導。

在鐘聲最後一個音符落下,班導沒有延遲半秒的走進教室,眼神環視所有人,半响過後,她說:「開始考試。」

國文小老師認命的從座位上起立,在黑板上寫下題目,填空式的,他們要考的是成語。

他們的班導是教英文的,話說為什麼會考成語,就是因為──「我還不都是為你們好,你們長大之後就會感謝我了。」

所以,除了班導所教的科目之外,在沒有升旗典禮的早自修,他們又加上了成語考試,姑且不論長大會不會感謝老師,現在大部分的同學對班導只能用「痛恨」兩個字形容。

「時間到,從後面收上來。」班導說,表情沒有半點變化……。

所以他們私下戲稱班導為鐵面人。

午休的時候,大家遵循鐵面人的規則,一定要乖乖趴著睡覺,不然就會被風紀股長記下名字。

李湘妍睡的迷迷糊糊,聽到身邊有腳步聲,她抬起頭來看著身旁的人──鐵面人!她的瞌睡蟲瞬間羽化變成蝴蝶還是蛾的,全部飛走一隻不剩。

鐵面人看到她呆憨的表情,露出微笑,拍拍她的頭,輕聲的說道:「乖,繼續睡。」

她立刻趴下,冷汗涔涔。

她懷疑自己的眼睛,鐵面人剛才是在對她笑嗎?她不敢妄動,直到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她起身,揉揉麻掉的手臂,對上齊皓安帶笑的眼睛。

「幹嘛?」她沒好氣的,「手麻掉了不行喔?」

「被嚇到吼?」他說,午休的時候他根本沒睡,在鐵面人背對他的時候,他清楚的看到李湘妍嚇呆的表情,嘴巴裡面可以塞一顆滷蛋了。

「你剛才沒睡覺喔?」

「當然,吃完午飯馬上就午睡,這種吃飽睡睡飽吃的行徑,又不是豬,你說對吧,豬小妹?」齊皓安這個人是不會放過任何挑侃她的機會的。

「什麼豬小妹啊?」

「吼!孟筑!」李湘妍自座位上忿忿的站起來,拉住剛剛走來的孟筑,「陪我去廁所!」

到了廁所,她看著鏡子裡那一張猶帶睡痕的臉,李湘妍轉開水龍頭沾濕手掌,胡亂拍打這一張沒有清醒的臉部肌肉,就是因為還迷迷糊糊的才沒辦法對齊皓安的話有所反駁。

「真不知道你為什麼喜歡他?」她從鏡子裡看著好友,百思不得其解。「如果你坐在他旁邊應該很快就會幻滅了。」

孟筑無奈一笑:「如果可以就好了。」

其實李湘妍比較希望像孟筑這樣,嬌嬌小小玲玲瓏瓏,一看就是個可愛女生的樣子,而不是從小學三年級以來就「傲視群雄」。雖然她比所有男生高的現象在升上國中時解除,但她依然是全班最高的女生……一點都不可愛。

「欸?幹嘛愁眉苦臉的啊?」郭媛伶走進廁所,被她們之間的沉悶嚇到。「……哇,湘妍,你臉上的睡痕好明顯喔!」

「反正我就是豬小妹嘛。」她自暴自棄的將剛才在教室裡發生的事告訴郭媛伶。

「是唷,齊皓安還真無聊。」她下了這個結論便去上廁所,出來之後洗了手,看到好友們還僵持著,一手勾一個返回教室。

上課鐘聲響,國文課。

國文在眾多科目裡,算是她心裡的綠洲,聽著國文老師在講台上之乎者也,她連忙將黑板上的注釋抄近課本裡,不管是怎樣的筆記,起碼寫的是國字。

「如果你其它科目也這麼用功,不是很好嗎?」

「齊皓安,你少說兩句沒人會當你是啞巴。」

國文老師看了看座位表,點名道:「李湘妍、齊皓安,上課時間不要聊天。」

李湘妍白他一眼,碎念:「無妄之災。」

他回她一個欠揍的微笑。

下課時間,孟筑揣著教室裡的籃球飛奔到籃球場,李湘妍跟著跑了出去。

「孟筑……你在生氣嗎?」

「……沒有。」一個帶球上籃,孟筑俐落的勾回球,運了幾下又投進一個空心球。

李湘妍看著那張毫無表情的臉,心有點急,搶過孟筑的籃球,運沒幾下就失手,狼狽的跑到場邊去撿球,真是,她跟所有球類都不合。

「啊……我的運動細胞真的很爛。」

孟筑搶回球,輕輕鬆鬆又進了一球,打球讓她平靜了一點,向李湘妍說道:「你不要誤會,我沒在生氣。」

「真的?」她還以為孟筑在氣她和齊皓安同時被國文老師點名……是她想太多了,她們家孟筑才不是這麼小心眼的人,不過,為了一株她沒興趣的草跟姊妹吵嘴太不值得了,她還是說清楚好一點。

「我一點也不會為了你這麼輕易就可以跟他搭話而生氣。」孟筑賭氣的說,投出長射失敗了。

李湘妍乖乖得跑去撿那顆被用來發洩的球,回來的時候看到孟筑背對著她坐在階梯上。

「唉唷……孟筑!」李湘妍挨著孟筑坐下,討好的扯著好友的衣角。

「你明明知道我喜歡他……」面對李湘妍,臉上有些怨懟。

「好了啦,……大不了齊皓安說什麼我都不要理他,這樣可不可以嘛?」

「這樣他不是太可憐了?」

「那請問孟筑大小姐,到底我該怎麼做才好咧?」好友喜歡的人愛捉弄她,她到底是招誰惹誰了?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孟筑看天上雲朵看地上螞蟻,就是不對上李湘妍的臉。

雖然她知道不是李湘妍主動去跟齊皓安說話的,但是她就是感覺心酸酸嘛,如果是她坐在齊皓安身旁多好?都怪她長不高、都怪李湘妍長太高……什麼論調嘛!

孟筑想著好笑,施恩的對李湘妍說了:「……你自己看著辦。」

李湘妍學著古裝劇裡的婢女,拿出隨身攜帶的手帕往後一甩:「遵命,親愛的孟筑公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