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相遇

外頭突然下起了大雨。

烏雲佈滿了天空,豆大的雨水從窗戶上流下,操場上有一群人往走廊跑去,有顆球被遺忘在場邊。

祈允熙看著那顆球,它滾啊滾,滾到了大樹旁。

教室裡充斥著老師講課的聲音,伴隨著細碎的悄悄話,還有微微的鼾聲。

祈允熙看了下錶,還有三分鐘,但事實上再一分鐘就打鐘了,學校時鐘老是不準。

她開始收起文具,桌上只留下應付老師的課本。

待會去買個晚餐,就要去補習班了,想到這祈允熙的心裡又開始不耐煩了。

這是正常高中生的生活嗎?

大家放學都在做什麼呢?

話說他們今天下課似乎討論著要去唱KTV,自己沒能參與。

一成不變的生活,除了補習還是補習,就像是活死人一樣。

真煩躁啊這種生活。

但這就是媽媽希望的啊。

哥哥上了醫學院後,全家的焦點都放在了升上高二的她。

說著妹妹妳的成績不行呢,去補個習吧,看看能不能跟哥哥一樣當個醫生。

我根本不想變得跟哥哥一樣。

我不想。

下課鐘聲響起,老師說著今日的功課,同學們早就收拾好書包,興奮的說著放學的行程。

終於老師講完了,大家陸陸續續離開了教室。

「允熙!要不要跟著去啊?」

「啊......不了。」

「哦......好吧!」

祈允熙看著原本要好的一群人嘻嘻哈哈的離開了教室,嘴裡說著要去哪裡玩,心裡有點難受。

該走了,祈允熙背著裝滿書的背包,走出了教室。

這雨下的真大。

祈允熙撐著傘走著。

她刻意不走大路,選了安靜的小路。

她不想看到大家開心的模樣。

雨水滴滴答答的打在傘上,皮鞋上都是水漬,黑色長襪似乎也被雨打濕了一部分。

整條路只有她一個人,像這種小路大家都不敢走吧,因為旁邊的巷子都非常漆黑,看起來格外詭異。

「喵。」突然一隻黑貓出現在祈允熙面前。

祈允熙停下腳步,跟貓咪對望。

好詭異,這隻貓咪。

「痾......啊......」

突然,小巷裡傳出了男人的呻吟聲。

祈允熙抬頭望向烏黑的巷子,黑色小貓咪跑進去了。

「貓咪。」祈允熙踏出步伐,往巷裡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濕氣太重的緣故,巷子裡有種難聞的腥味。

越往裡走,那味道越重,直到走到了一個拐彎。

昏黃的燈在轉角處閃啊閃,牆面上照出了人影。

祈允熙的心臟漏了一拍。

是個男人,他在這裡幹嘛?

他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的,特別奇怪。

而且他手上似乎還拿著什麼。

好奇心催促著祈允熙,所以她走上前。

那男人全身穿著黑色,還帶著黑色的面罩,只露出一雙眼睛。

身形精瘦,頭髮似乎是深藍色的,身高目測有一百八以上。

他手上拿著利刀,而且還沾著血。

還有,一個倒在地上的男子。

肚子被剖開,腸子露了出來,那眼睛還沒闔上就死了。

而且以那西裝和皮鞋來看,是富人。

祈允熙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手不聽使喚的抖著,拿不住手上的東西,傘掉在了地上。

男人發覺她的存在,犀利的眼神看了過來。

「啊啊......」男人低沉的聲音從暗處傳來,伴隨著踏水聲,身影漸漸暴露在昏黃的燈下。

祈允熙突然明白了。

這腥味不是因為潮濕的關係散發出來的。

而是血啊。

濃厚的鐵鏽味摻雜在潮濕的空氣裡,顯得刺鼻。

祈允熙不禁作嘔。

「不小心被你看到了呢。」男人的臉用黑布遮著,只露出雙眼。

多麼美麗的眼睛啊!但那雙眼睛彷彿說著——

又有獵物了呢。

「哈......對、對不起!我……」

祈允熙倉促的往後走了幾步,關節變得僵硬無法邁開步伐,纖細的雙腿顫抖著。

男人向前捉住祈允熙的雙手,接著熟練的抽出腰間的繩子,綁住她的手。

手腕被粗繩用的生疼,再加上太害怕的關係,祈允熙無力掙脫。

「哈哈哈哈!」男人突然大笑,那笑聲帶著猖狂,眼神是那麼的瘋狂,就像是瘋子一樣。

不,他就是個瘋子。

祈允熙盡量裝的一副堅強的模樣。

是啊,一直以來她都在假裝,假裝不在意上補習班,不在意朋友的疏離,不在意自己到底快不快樂。

假裝也不過這麼一回事,不是嗎?

突然男人掏出手槍,抵著她的腹部,用那帶著沙啞的聲音笑道:「come   on!baby!笑一個我看看!」

祈允熙緊咬下唇,眼淚混著雨水流了下來,皮膚蒼白的像是死人。

但那眼神依然倔強。

她不甘願在這種人底下屈服。

「哦,哭了啊。」男人用指腹抹去祈允熙的淚水。

這男人是瘋子!是瘋子!是瘋子!

「真可憐。」男人用指腹慢慢蹭著祈允熙的唇。唇被她咬出了血痕,在蒼白的臉上,看起來格外鮮紅。

接著男人粗魯的吻了上來,那吻是這麼的狂妄自大,就像是在掠奪般毫不留情。

祈允熙拼命掙扎著,但男人的力氣出奇的大,她無法應付。

好髒!好噁心!為什麼神要這樣對待她!

她明明一直以來都很聽大家的話,都有做好他們交代的事。

但為什麼……

為什麼她必須接受這樣的侮辱。

赫然,祈允熙感到腹部一陣熾熱,有東西像鑽頭一樣快速的穿過身體。

「啊……啊……」祈允熙捧著腹部,跌坐在地上。

制服迅速染上了一層深紅,鮮血流到了地上,被雨水沖刷到附近的水溝。

自己的結局就這麼悲慘嗎?

從小到大一直都是照別人的話行動,別人說什麼她都乖乖照做。

一點自己的意見都沒有。

然後現在,自己又死在瘋子的手裡。

祈允熙,你也太狼狽了吧。

祈允熙抬頭,看向男人。

他的眼裡映著自己痛苦的臉,他在笑嗎?表面上沒有,但那雙眼睛卻在嘲笑她。

明明活得這麼痛苦,但為什麼呢?

「救我……」祈允熙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吐出這句話後,便倒在血泊中。

為什麼自己卻還想留在這世界上?

「允熙啊。」

是媽媽的聲音。

「你看哥哥考上了哪裡!是醫學院啊!」

真的嗎?真不愧是哥哥。

「所以我們允熙也要加把勁才行喔!跟哥哥一起當醫生!」

為什麼我也要一起呢?

「要加油喔!」

我的夢想不是當醫生。

不是……我不想跟哥哥一樣……我不想……不要……

我不想!!!

「嚇!!!」祈允熙睜大雙眼,突然喘不過氣。

但嘴巴要吸氣的剎那,腹部傳來陣陣疼痛。

「啊……」

祈允熙原本要起身往疼痛的地方看,卻發現四肢都被綁住了。

她在哪裡?

她躺在一個金屬板上,冰冷的表面令她哆嗦,身體上方吊著一顆閃著微光的電燈泡,也是這裡唯一的燈源。

她看不清楚周圍有什麼東西,漆黑一片,感覺黑暗隨時會吞噬她般。

是誰救了她?

是那個瘋子嗎?有可能嗎?

祈允熙就這樣靜靜的躺著,這裡很安靜,一點聲音也沒有。

這裡應該是地下室,或者是更隱密的地方,沒有任何光線和聲音,除了地底下別無他處了吧。

祈允熙現在毫無時間概念,等了很久,也等不到任何一個人。

在這麼寂靜的空間裡,連呼吸聲也變得吵雜,心跳聲似乎也敲擊著金屬板發出嗡嗡聲。

她快瘋了。

自從她醒來後到現在,她預估已經過了三小時多。

但沒有任何人。

她就像是躺在棺材般,像是死人一樣,什麼事都不能做。

不,墓地還比這裡吵。

突然,祈允熙聽到轟轟聲,像是機器運作的聲音。

從左邊傳來。

接著叮的一聲,轟轟聲停止了。

她知道這是什麼,是電梯。

電梯門打開,光線透了出來,有個人影從電梯裡走出。

祈允熙還沒看清楚,電梯門就關上了。

周圍又陷入了黑暗。

從身形看來,是個男人。

空氣中明顯有什麼東西改變了,多了他的味道,還有呼吸聲,和走路的摩擦聲。

「是你吧。」祈允熙開口說道。

似乎是太久沒說話的關係,聲音有點啞,嘴巴也有點乾燥。

對方什麼都沒回答。

祈允熙感到全身不對勁,她知道他在盯著她看,就像是觀察獵物一樣。

他要對自己做什麼?

大卸八塊嗎?還是跟那個富人一樣,慘死在刀下?

又或者,一槍斃了她。

這也是不無可能,畢竟自己真的差點就死在他槍下。

想到這,腹部又痛了一下。

「妳很有趣。」突然男人開口,聲音依舊低沉,但卻沒有當時的兇狠,而是好奇。

「什麼?」祈允熙疑惑了,她應該沒有表現出任何能吸引人注意的事情。

男人走到了光下,祈允熙倒抽了一口氣,他沒戴面罩。

他的外表跟他扭曲的性格完全成反比。

俊秀的臉龐,高挺的鼻,帶點血色的唇,和那雙毫無溫度的雙眼。

以現代審美觀來講,他就是屬於那種非常受女性歡迎的男人。

雖然是被他的外貌給驚訝到了,但一想到他是方才對自己開槍的瘋子,祈允熙就心冷了。

突然,男人俯下身,雙手放在祈允熙頭兩側,身體都快貼到她了。

他冰冷的雙眼離不到她十公分,而且還直直的盯著她看。

「你做什麼?」祈允熙皺眉,這人突然靠那麼近到底想幹嘛?

瘋子。

「為什麼要說救我?」大概過了三分鐘男人才開口問道。

「甚麼?」

「那時我明明,在你眼裡看到了絕望。」男人不帶任何溫度的聲音,正抨擊著祈允熙的心臟。

的確,當下腦裡確實浮現了想死的想法。

——就這樣死了也沒什麼不好。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都這麼失望了,對這世界一點想法都沒有,自己卻還是在倒下前,對眼前這瘋子求救。

「不知道。」

男人聽到這答案,眼睛似乎閃過了一絲情緒,但祈允熙不明白那是什麼。

但比起搞懂這奇怪的男人在想什麼,祈允熙更在意她身處何處。

「這裡是哪裡?」祈允熙聲音沒有一絲畏懼的說著。

男人挑眉,似乎對她的提問感到驚訝。

「妳還是第一個敢在這裡提出問題的人。」

「什麼意思?」祈允熙蹙眉。

「因為關在這裡的人,通常不是痛到說不出話來,就是再也無法開口說話。」

言下之意就是,不是苟延殘喘就是死了。

祈允熙吞了一口口水,試著想反復自己的心情。

突然,電梯那頭又傳來了動靜。

「聽說你又帶回來一個小玩具,我來看看這次這個能活多久。」男人帶點趣意的聲音傳來,突然啪的一聲,電燈被點亮。

太久沒接觸光線的祈允熙瞇起雙眼。

「等等,牧丞。」男人一看到祈允熙後,有點驚訝的拍了拍牧丞的肩,「我都不知道你對學生妹有興趣。」

啊......原來他叫牧丞。

「閉嘴,古子軒。」牧丞冷聲道。

叫做古子軒的男人似乎一點都不怕牧丞的嚴厲,依舊一副嘻嘻哈哈的樣子。

終於適應了光線,祈允熙趁兩人在鬥嘴的同時,環顧了周遭的環境,不禁打了個冷顫。

在她躺的金屬桌四周,擺滿了各種刑具,還有一些她不懂的金屬儀器。

儘管沒見過這些東西,但祈允熙明白這些東西都可以折磨人致死的。

這塊金屬板到底沾了多少人的鮮血,祈允熙仿佛能感受到曾經在這塊板子上受折磨的人所發出的哀號,一想到這,她便不禁顫抖。

不行,不能認輸,死在這種瘋子手裡,太冤枉了。

牧丞注意到祈允熙逐漸蒼白的臉,上前就把她四肢解開。

這舉動讓古子軒震驚到嘴巴合不起來,要知道沒有人可以從這塊金屬板上活著離開的。

「過來。」牧丞說道。

祈允熙動了動許久沒動的四肢,手腕上有著方才被銬住的痕跡。

「快點,不然我殺了妳。」男人的聲音參雜了不耐煩。

祈允熙聽到這句話,當然是乖乖地從金屬板下來,她可不想被這些奇怪的儀器解剖。

而在一旁的古子軒則是饒有興趣的看著祈允熙嬌小的背影,這個小丫頭到底是哪一點特別了,居然能讓牧丞不大開殺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