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裴甯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妖之緣》01

仲夏時節,烈日當空。

自百年前孟武帝起義,平定亂世,後續幾位帝王又選賢舉能、仁愛黔首,大瀾國便維持著國泰民安至今,百姓安居樂業,無不讚揚聖上賢明。

而今居於帝位的孟文帝,亦是百姓們稱頌之賢君,不僅降稅收、停戰事,他對先皇后的專情更是令人動容。想他貴為九五至尊,後宮佳麗三千,卻只為先皇后動心,從不對其擺君威,十分尊敬妻子。

再說說這位先皇后司空氏,出身相門,飽讀詩書,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溫柔賢淑,更有傾國傾城之貌。怎奈紅顏薄命,多年前司空氏遭人毒害,雖保住一命,卻落下病根,大多時日都臥床不起。之後替聖上誕下一女,沒多久便撒手人寰。

先皇后逝世,孟文帝大慟,將妻子唯一留下的女兒視作命根子,對其萬千寵愛,甚至到了溺愛的程度。小公主名為孟清歌,孟文帝在她滿月時,封其為元和長公主,賞賜之物遠勝尋常皇子公主,堪比一方藩王。

十六年後,元和長公主完美繼承了其母的傾世容顏,以及那一身卓越才華。前去公主府提親的世家公子們幾乎踩破了門檻,就算無法成為駙馬爺,也想一睹公主的絕世芳華。

這天,午時。

崇光寺後山,一抹清麗的倩影流連於萬綠叢間,徐徐行了幾步,便拿起絲帕,抬手拭汗。

「公主,這正午的日頭毒辣得狠,要不還是讓奴婢扶您回去歇歇吧?」說話的,是跟在女子身後的小丫鬟。她頭上梳著垂掛髻,著松花色衣裳,舉止端莊秀麗,衣飾呈上等,完全不似尋常人家的婢女。

前頭的女子聞聲卻不佇足,仍是朝前邁去。她溫聲道:「翠玉,妳要是乏了便回頭找紅玉罷,本宮還想多走一會兒。」

女子的嗓音輕柔舒緩,卻暗藏著一絲威嚴,叫人下意識的順從。此人便是大瀾國最受聖上寵愛的公主——元和長公主,孟清歌。

「奴婢不乏。公主若要繼續散步,奴婢自當跟著。」翠玉以手遮眼,略微抬首,自指縫間窺探高掛的日頭。

她話音方落,不遠處便傳來幾聲碰撞,頓時驚了二人好一大跳。

「還是莫要再往前了,萬一遇上歹人該如何是好?」翠玉渾身緊繃,護在孟清歌身前。

豈料孟清歌繞過了她,閒散道:「若真是歹人,本宮定當將其繩之以法。」

聞言,翠玉面色焦急不已,「公主乃千金之軀,若不慎出了好歹,奴婢縱使有十條命也不夠抵罪呀,求公主饒了奴婢吧!」

「噓!」孟清歌豎起一指,抵在那嬌嫩欲滴的朱唇前。

翠玉被她搞得緊張萬分,卻也只能由著自家公主,陪她慢慢地靠近聲音的來源。若真出了什麼事,就算以命相搏,她也要護公主周全。

兩人尋了片刻,便找到了那製造聲響的罪魁禍首。

「啊!」翠玉驚叫出聲,顫聲道:「是、是狼……」

斜睨了被嚇得花容失色的翠玉一眼,孟清歌這才又轉頭盯著距離自己幾步之遙的「狼」。

沒錯,是狼。

那匹狼毛色烏黑,部份則是雪白的,牠身形高大,光是站著就及尋常成年男子的腰,此時正朝二人呲牙咧嘴,發出壓抑的低吼。

「咱們還是跑吧,公主……」翠玉面色鐵青地勸。

「不。」孟清歌與那匹狼對視著,「牠的後腳卡進洞裡,一時半會兒是掙脫不了。妳瞧,那血都染遍了那處的草地,該是傷得不輕。」

翠玉聽罷,默了好一陣子。

「您該不會是想救牠吧?」她問。若說自家公主的性子,翠玉自認了解八分,公主平時喜靜,但骨子裡卻剛烈得狠,膽子還不是一般的大!碰上這等事,只怕也絲毫不懼。

「聰明。」孟清歌讚了翠玉一句,便小心翼翼地走向那匹狼。

「嗷嗚——」

她才上前兩步,那狼就在原地撲騰起來,不顧傷口被牠越弄越大,只想儘快掙脫那束縛。

「還是算了吧,公主,這畜生天性兇殘,那爪子要是不小心傷了您該怎麼辦?」翠玉急喊,一個跨步,就緊緊地攥住孟清歌的衣袖。

孟清歌聽若未聞,只緩緩地彎下身子,柔聲道:「別怕,本宮不會傷害你的,只是想幫助你。」

「吼!」回應她的,是牠猛地揮過來的一爪子。

翠玉見狀差點嚇暈了過去。

「別怕,相信本宮,本宮保證不害你。」孟清歌面不改色,依然輕言輕語。

來來回回反覆了幾次,最後那狼像是看懂了她無意傷害牠,警戒地瞪了孟清歌幾眼後,便慢慢安靜下來。

「好孩子。」孟清歌見此笑了笑,緩慢地繞到牠身後,撥開雜草,總算瞅見了困住牠的石洞。那石洞的邊緣坑坑疤疤的,口子又小,也不知牠是怎麼把腳給陷進去的。

她伸手,欲抽出牠的腳。

「嗷、嗷嗷!」

貌似弄疼了牠,牠回首朝著孟清歌就是一頓吼。

「乖,會有點疼,忍一下。」孟清歌屏氣凝神,幾番確定那石洞的大小和形狀,便一鼓作氣,拔出牠的後腳。

「嗷!」

一得到自由,牠立馬飛奔出去,就如那鬆了弦的箭羽。

「呀啊!」翠玉尖叫一聲,疾步跑向孟清歌身邊,就算害怕也將她死死護在身後。

本以為那狼會對自己不利,豈料牠只是遠遠地躲在樹下,舔舐著自己的傷口。

「公主,您快把奴婢給嚇死了!」確定牠沒有發狂,翠玉這才大大鬆了一口氣。

「這不沒事嘛。」孟清歌勾唇,朝那匹狼招了招手,「過來,本宮給你包紮傷口。」

「那是隻畜牲,聽不懂人話的。」翠玉覺得好笑又無奈。

誰知她才說完,那狼竟乖乖地走了過來,一跛一跛的,絲毫沒有方才的嗜殺,溫順無比。牠用頭蹭了蹭孟清歌的腿,嚶嚶叫了幾聲,彷彿受了委屈的孩子,正向大人討抱。

「真是奇了,這畜生竟聽得懂人話。」翠玉瞠目結舌,滿臉的不可置信。

孟清歌蹲下身,從懷裡掏出帕子替牠包紮,「看來這匹狼頗具靈性,實在難得。」

「是啊,不過……這崇光寺的後山怎會有狼呢?且不說狼是群居動物,先前也未曾聽聞有狼徘徊於此地呀。」翠玉面露不解之色。

「許是落單的吧。」孟清歌憐惜地摸了摸牠的頭,笑道:「你想跟本宮回去嗎?」

此話一出,正欲說什麼的翠玉差點咬了舌頭。

孟清歌不過隨口說說,沒想過讓牠回答自己,豈料那狼聽了她的話後,眼前一亮,大力點頭。

這一幕讓主僕二人嘖嘖稱奇,也讓孟清歌打定了帶牠回去的主意。

「不好吧。」翠玉的頭搖得跟波浪鼓似的,「就算牠有靈性,可要真帶回府裡,那些下人們可是要瘋的。」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祟,孟清歌隱約看見了那狼眼底流露出的失落。她心下一緊,正色道:「本宮心意已決,這狼就跟本宮回公主府,不得再議。」

「公主!」翠玉驚呆了,眼睛瞪得老大。

「走吧。」孟清歌無視她,笑著摸了摸那狼的頭。

牠吐出長長的舌頭,似討好地笑。

「呵呵,真乖。」孟清歌笑。

這狼真有靈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