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主廚的菜單》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很久很久以前……

那究竟是多久呢?

恐怕寂寞的妖怪自己也數不清。越是擁有漫長的時間,越不會去在意時間的流逝,他什麼都見過,什麼都做過,卻唯獨沒擁有過另一個妖怪,另一個人,另一個能交流的靈魂。

所以你能明白,他第一次發現自己能被人看到的時候有多開心嗎?

就像是無限大的白紙上陡然出現一個墨點,就像是永遠不會放晴的連綿陰雨天中突然升起一道彩虹。你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視線不落在那裡,那是生命和靈魂的本能。

那是之前已經無法計數的時光累加起來都無法媲美的,僅僅一天的奇跡。

所以你也能明白,他眼睜睜地看著奇跡從自己的期待中消失時是什麼感覺吧。

本以為之後的時間是可以連綴成串的珍珠,最後卻只拿到一顆。其餘在想像中熠熠生輝的珠串就在現實中落入和以往沒有任何區別的,死寂的時間長河,變成河底平淡無奇的粗糙沙礫。

他已經準備好送出自己擁有的一切,對方卻在他殷切的目光中從他的身邊面無表情地走過。

「我在這裡啊!」

他大叫著,卻沒再得到任何回應。

關於明天的約定,關於未來的期許,都變成了最劣等的謊言。

為什麼呢?憑什麼呢?他就只能任由那些無法實現的約定在心裡纏繞成帶刺的荊棘,那個人卻能丟掉所有的記憶當做什麼都沒發生繼續按部就班地度過每一天?

這不公平。

他這麼想著,將自己變成了跟在小女孩身後的惡靈。

恰好毀掉作業的墨水,在平地絆倒她的石頭,從樓上突然墜落的垃圾……他的惡作劇逐漸升級,小女孩的笑容卻一天比一天明媚。

於是某一天,在他看著小女孩熟練地拍掉裙子上的塵土,繼續走向學校的時候,突然被從內心泛起的某種沉重的情感吞噬,控制著路上的一輛卡車撞了過去。

卡車撞上了路邊的電線杆,和臉色煞白的小女孩擦肩而過,沒引發什麼不可挽回的後果。

但小妖怪和小女孩都能感覺得到,從那天開始,有什麼東西失控了。

從樓頂砸下的看板,蓋子突然翻開的下水井,被大風卷起,擦過小女孩腳邊的刀片……他像個手段拙劣的死神,不停追趕著自己的獵物,可不管用什麼方法,似乎都無法緩解心臟裡那種如火焰灼燒般的痛楚。

他放任自己被蔓延的黑暗吞噬,卻又不甘心只有自己墜下深淵。於是他拼命伸出手想要讓背叛者殉葬,可在此之前,是他先被扭曲成了醜陋的怪物。

「那是什麼?」

「不知道,是什麼動物?」

「長得好嚇人,叫員警來看看吧,會不會有毒哇。」

「離遠點離遠點,萬一咬人怎麼辦。」

他聽見周圍傳來這樣的聲音。

他的樣子又一次真切地映入了人類的瞳孔。

可是……

「真噁心。」

「太醜了。」

「好獵奇。」

他在一個水坑裡看見了自己現在的樣子。

漆黑一團,混沌一片,仿佛是從最髒最臭的泥潭裡爬出來的怪物。

他什麼時候竟變成了這個樣子?

為什麼?怎麼會?不知不覺間發生了什麼?原本就已經丟棄了理智的小妖怪陷入更深的瘋狂,他四處亂竄,毀壞能毀壞的一切,卻又發現原本能自由使用的力量也在從身體裡流失,他甚至感覺到了一點近似于欣喜的情緒,仿佛那些力量早就厭煩了他這個主人。

驚恐之下,他呆立在了街道上。

然後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刺耳的刹車聲,一個黑影用力抱住他滾向一邊。在司機憤怒的呵斥聲中,他看見了小女孩的笑臉。

「沒事吧?」

然後她眨了眨眼,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盯著小妖怪的臉愣神。

不知道為什麼,小妖怪心裡的恐慌居然比剛發現自己的力量在流失時更甚,他掙扎著爬了起來,跌跌撞撞地想要逃開。

可他依然清楚地聽到了身後小女孩的聲音:

「我是不是……見過你?」

——漫畫《惡作劇妖怪》

【公告】

因作者自身原因,下月起,於本刊歡樂四格欄目刊載的漫畫《惡作劇妖怪》暫停連載,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回書本頁訂購下一篇